从海权来见证美国海军的发展

[摘要]1889年的时候,海军规模比美国大的国家有11个。对当时的美国来说,至高无上的海洋利益是商业,而不是安全或者威望。威望建立在繁荣之上,而海军则服务于海上贸易。

从海权来见证美国海军的发展

《美国海权百年:1890-1990年的美国海军》,[美]乔治·贝尔 著,吴征宇 译,人民出版社,2014年8月

本文摘自《美国海权百年:1890-1990年的美国海军》,[美]乔治·贝尔 著,吴征宇 译,人民出版社,2014年8月

1890年之前,很少有美国人会认为美国是一个海洋国家,它的安全与繁荣有赖于对海路的控制,或者这个国家需要一支进攻型的战舰舰队。南北战争之后,美国人一直以为处于孤立状态的美利坚合众国是安全的,幸运地坐拥两大洋于东西,而南北皆是弱小邻国。地缘环境对美国的优势地位来说十分重要,但同等重要却很少被认识到的另外一个因素是政治。欧洲的均势以及欧洲国家的无心经营使得西半球免于军事入侵,由皇家海军拱卫的英国自由贸易政策使得海洋一直向美国的商业开放。有了这些在很大程度上不受其控制的优势条件,美国只需要一支规模不大的海军便可满足基本的需求。在如此有利的国际环境中,美国海军可以廉价运营,而美国享受的这一切被称为“免费的安全”。1889年的时候,海军规模比美国大的国家有11个。

对当时的美国来说,至高无上的海洋利益是商业,而不是安全或者威望。威望建立在繁荣之上,而海军则服务于海上贸易。战时的海军——至少在战争爆发的最初几周,在对手将商船改头换面挂起中立国家的国旗之——用来劫掠敌国的商船。这种“追逐战”不需要大规模的海军或舰队,甚至不需要一个母港。例如,在南北战争中,南方邦联的三桅帆船“阿拉巴马号”俘获敌船69艘却一次也没有停靠邦联控制的港口。1874年,海军高级军官大卫·波特写道:“一艘像‘阿拉巴马号’这样在大洋上纵横驰骋致敌手沉没或重伤的舰船远比一群披着铁甲的笨重家伙四处游弋寻找同样嘴脸的敌船更能带来和平。’

当时的美国和它的海军军官们都不认为延续美国繁荣的使命需要制海权。尽管美国的巡洋舰编队遍布全球,但彼此之间没有战略联系。在帆船时代,它们不需要什么给养。风是免费的,物品到处都买得到,还有友邦的港口供军舰停靠,因此,美国完全可以避免获取殖民地的代价和负担。

当时的海军功能是有限的。就沿海防御而言,静态战略就足以应付。监视系统、水雷与陆军炮兵同心协力便可保卫母港免受攻击。因为大部分的海上运输航线很靠近陆地,所以多用小吨位的近海战船清扫对沿岸水上交通的封锁。人们不指望战舰能够远程出击摧毁阻断远洋贸易的威胁,此一类贸易对国家而言远非生死攸关。这种近岸防御的规模很小,国家对海军的需求因此较为有限。

至19世纪80年代,造船工程技术的发展和国际形势的变化迫使美国重新全面思考海军的目标。蒸汽船的使用要求设立相应的装煤站,德国和英国海军都在世界范围内寻找适合的目标。战船一律包上钢甲,装备更重型的枪炮,射程大大提高,战斗力远超美国的巡洋舰。19世纪长久和平所依赖的欧洲各国的均势状态已经让位于帝国式的竞争,而这种角力多半是在海上进行的。美国的海军军国十几年来头一次面对强大的外国舰船可直捣美国领土的可能性。防御薄弱的加利福尼亚州在南美洲的海上力量看来好比囊中之物。加勒比沿岸则暴露在欧洲的威胁之下。从加勒比海的基地出发,一个欧洲大国可以轻易掌控经过地峡运河的各路贸易,并且,只要派遣战船穿过运河便可威胁美国的西海岸。与德、英两国因萨摩耶群岛问题而产生的争执——萨摩耶群岛上有美国的一个装煤站——显示了即使在远太平洋地区美国也可能受到欧洲政策的影响。世界上的每个岛屿、每条航线都似乎成了争夺的目标。在帝国主义的狂热之中,保持孤立已不可能,美国战略上的牢不可破不再是理所当然之事。

《美国海权百年:1890-1990年的美国海军》图书简介

乔治·贝尔的这部经典作品以客观的笔触对现代美国海军的历史进行了详尽的描述,将其组建与演变同各个时代的海战教义紧密联系在一起。本书追溯了这支鼎定美国霸主地位的军事力量在1890年后的一个世纪之中如何进行自我定位,如何在急剧变化的政治、战略和技术环境中不断自我革新。在冷战的漫长岁月里,它试图挽救大势已去的海权原则,却遭遇政府极力避战的对外政策。苏联的解体最终彻底解除了马汉主义对海上力量以击败敌国舰队为首要目标的律令,美国海军迎来了濒海作战的全新时代。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