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仲敬:秩序是文明的关键词

[摘要]文明的繁荣是消耗秩序生产力的结果,如果消耗超过生产,就会盛极而衰。没落意味着秩序出现赤字,对应大一统帝国需要蛮族输入秩序,而以前的多国体系向蛮族输出秩序。

【编者按】“衰败的形式总是相似的,从富有生命力的多元体系,沦落为僵硬的大一统专制主义,最后在蛮族征服中灭亡。”刘仲敬如此描述华夏文明的兴衰线索。他认为:“秩序才是文明的关键词。文明,就是产生剩余秩序输出的能力。”近期(2015年9月初),刘仲敬推出了他的新书《经与史:华夏世界的历史建构》一书,被何怀宏先生誉为“一位奇人,一部奇书”。作为一个普通读者,该书里诸多跳跃性的结论会令你豁然开朗、备受启迪,但诸多生僻的用典以及少量未必严谨的推理也会让一个追求完美的读者感到困惑不安。腾讯文化高级编辑杨子云,通过微信向刘仲敬老师提出了以下问题清单,得出的回答如下。

子云:你在《经与史-华夏世界的历史建构》一书的序里提到重建认知结构的三个借鉴:两希文明和日耳曼-萨克逊宪制,你如何定义的你的认知结构?你重建了一个什么样的认知结构?

刘仲敬:秩序是文明的关键词

刘仲敬(左) 杨子云(右)

刘仲敬:如果你坚持坦桑尼亚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主战场,朝鲜是朝鲜战争的主力军,毛泽东和斯大林平等,遣唐使和鉴真平等,非洲中心论和西方中心论价值相同,造成的体系跟地心说一模一样,丝毫不会影响材料的准确性,但对理解能力的破坏远远超过数据错误比第谷更多的哥白尼体系。

认知结构就是观测体系,哥白尼体系和托勒密体系的差别在于繁简不同。认知同时包括了删除冗余和补充缺环,否则垃圾淹没和线索不足同样有害。低劣的认知结构会把宝贵的线索淹没在垃圾信息和谬误信息当中,也可能遮蔽或阻碍关键线索的出现。一般人只注意后者,忽略了前者。范式转移就是抛弃不合用的旧认知结构,启用更合用的新结构。新结构不一定需要更多信息,但肯定能更简洁地解释材料。如果以地球为中心,本轮均轮(由古希腊天文学家阿波隆尼斯提出的宇宙结构理论,编者注)就必须越加越多。如果以太阳为中心,体系就会非常简洁易懂。当你发现解释体系极其扭曲混乱时,就要考虑认知结构本身有问题,不是仅仅补充信息就能理清的,错误的因果设置和格局前置才是关键。

认知结构像哥伦布的鸡蛋,打破了非常简单,混乱和矛盾立刻迎刃而解,但你很难有打破的勇气。人类没有能力认识物自体,依靠认知体系犹如婴儿依赖奶瓶,夺走婴儿的奶瓶无异于天崩地裂,世界的意义在刹那间瓦解。所以这种事情相当于圣保罗的大马士革路,会导致实质上的宗教战争。

子云:基于这个认知结构,你发现了华夏文明什么样的兴衰线索?是祭权让位于王权?还是其他?

刘仲敬:衰败的形式总是相似的:从富有生命力的多元体系,沦落为僵硬的大一统专制主义,最后在蛮族征服中灭亡。华夏的特殊之处,在于文明毁灭和人口替代过程中,出现了阑入蛮族的冒名顶替现象。如果没有适当的参照,就会产生无限同化之类的神话。文明灭亡之后肉体灭亡之前的残民依靠消费腐败尸体为生,造成了埃及和其他没落文明常见的费拉特征。这些特征其实不是任何文明的特性,而是所有文明尸体腐烂时都会出现的现象。

子云:我从你书中看到诸多精彩的论断,但尚未梳理出你的历史观。想请你谈谈你的历史观是什么?比如说,马克思有历史唯物论及发展阶段论。斯宾格勒有帝国降临的论述。说近一点,吴思老师提炼出“潜规则”与“血酬定律”,你历史观的核心概念是什么呢?

刘仲敬:秩序才是文明的关键词。文明,就是产生剩余秩序输出的能力。原始部落秩序大体是自给自足的,随着秩序生产力的升级而进入文明。多国体系是自发秩序扩展的顶峰,对应于孔子时代和近代西方。文明的繁荣是消耗秩序生产力的结果,如果消耗超过生产,就会盛极而衰。没落意味着秩序出现赤字,对应大一统帝国需要蛮族输入秩序,而以前的多国体系向蛮族输出秩序。输入秩序的蛮族一般不是原始部落,而是刚刚进入文明的新人,有剩余秩序可以向没落文明输出,在表面上延迟了后者的灭亡,但可能因此浪费自己创造新文明的机会和资源。

系统的内在可能性有天然限度,例如子宫的发育无论如何不会产生五金杂货。人性和环境的关系只有为数不多的模式,违背模式的反应纪录可以肯定为伪。如果系统演化的某些部分有缺环,就可以用演化阶段性推测,理论的用处就是弥补材料的不完整,否则没有人需要理论。

子云:你在书后的跋文《读史早知今日事》中论述了史料与格局的关系。如果说史料不重要,格局靠什么变得可信?比如说,你第一章讲原始丰饶,是否有足够的史料支撑?如果史料不够,是不是有点是“想象的丰饶”?我读过杨鹏的一本书《上帝在中国源流考》,揭示中国上古宗教祭权被世俗王权取代的过程。如果以两希、日耳曼-萨克逊为借鉴,对照我们的上古祭司文明,似乎并不丰饶。

刘仲敬:秩序是文明的关键词

《经与史:华夏世界的历史建构》,刘仲敬 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年9月

刘仲敬:文明的资源跟地缘格局,中心的交流比边缘大得多。日本在各方面都是亚洲的英格兰,但能够接触的资源少得多。日耳曼入侵和西周入侵非常相似,但前者直接继承了两希的资源。中亚旋转门和印度大陆对东亚大陆长期输出,主要是因为后者更加边远孤立而前者更接近中心。东亚祭司阶级不可能跟东地中海核心比,论辈分就晚了一代。两河祭司产生了细密的资本主义法典,东亚从来没有达到过这样的复杂程度。

子云:如何理解“原始丰饶”?

刘仲敬:原始丰饶是指高生育率和高淘汰率,从而产生有效的达尔文演化场和规则实验场。是习惯法规则库的形成。

子云:还有几个细节问题,你说到“有建制的祭司的集体背叛”,中国上古这个“有建制的祭司”类似于希伯来文明中犹太教中的那一类人?圣殿祭司?

刘仲敬:殷商的祭司跟阿兹特克人非常相似,在上古时代并不特殊。特殊的反倒是犹太人,他们不是毫无理由地自诩与众不同的。

子云:翻译休谟的《英国史》四卷对你的认知结构有什么影响?

刘仲敬:《英格兰史》是用来打击人造塑料语言的冯·诺伊曼机,跟我的思想没有关系。我在孕育体系的时候,是什么都不说的。说话的时候,已经是在有意释放meme了。(腾讯文化高级编辑 杨子云 采访整理)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katrina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