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梁启超在徐志摩陆小曼婚礼上的证婚词说起

[摘要]徐志摩、陆小曼放在今天本来应该是演艺圈发生的事,但是当年演艺圈让人瞧不起,就在文人圈上演了,变成了文艺青年的传奇。

作者:李方(腾讯·大家专栏作者,资深评论人)

从文艺青年到文艺大叔,被文艺了二三十年,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己不怎么文艺的,一个硬指标就是我从未粉过林徽因徐志摩陆小曼,十几岁二十几岁时候没粉过,到现在四十几岁更没粉过。倒是经常搜林徽因照片来看,就是当美女看的,对其他事没兴趣。昨天晚上在李毅吧瞎逛,有人贴了一张陆小曼的老照片,觉得很美,就拿来发朋友圈了。今天早晨照例醒得早,突然来了兴趣,上网搜徐志摩陆小曼那些事,前边还好,看到徐陆结婚典礼上梁启超的证婚词,当场笑翻。摘录如下:

“我来是为了讲几句不中听的话,好让社会上知道这样的恶例不足取法,更不值得鼓励。徐志摩,你这个人性情浮躁,以至于学无所成,做学问不成,做人更是失败。你离婚再娶就是用情不专的证明。陆小曼,你和徐志摩都是过来人,我希望从今以后你能恪尊妇道,检讨自己的个性和行为,离婚再婚都是你们的性格的过失所造成的,希望你们不要一误再误,自误误人,不要以自私自利作为行事的准则,不要以荒唐和享乐作为人生追求的目的,不要再把婚姻当作是儿戏,以为高兴可以结,不高兴可以离,让父母汗颜,让朋友不齿,让社会看笑话,让……(此处徐志摩打断梁启超说:恩师,请为学生和高堂留点面子。梁继续说)总之我这是希望你们两个人这一辈子最后一次结婚。这就是我对你们的祝贺。”

梁启超这么不顾场合声色俱厉,很难说不是因为徐志摩纠缠他儿媳妇林徽因好多年,心中郁闷已久。遥想当时婚礼现场,我猜来宾肚里笑翻的不在少数。这么一些烂事,日后居然被炒成佳话,反复出现在每个男女文青的愁梦里。

从梁启超在徐志摩陆小曼婚礼上的证婚词说起

徐志摩与陆小曼

徐志摩就是死缠烂打这么一个人。据说他是金庸的表哥,而查家实在对这个亲戚没有好感,所以金庸在小说里写了不少表哥,没有一个好人,最典型的是《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这个慕容复志大才疏,最后疯掉。不过我觉得金庸并没有拿慕容复影射徐志摩,真正被他拿来影射表哥的是段誉。段誉对王语嫣的死缠烂打,只有徐志摩前对林徽因后对陆小曼可以相比。《天龙八部》里讲,段誉几次被慕容家的人用言语挤兑走,但不久又不请自来,“贼兮兮”地出现在王语嫣身边。而徐志摩陆小曼的恋爱中,徐志摩被从北京劝去欧洲,被从上海逐回北京,又从欧洲追回北京,从北京追到上海,脸皮之厚,阴魂之不散,金庸若非受表哥行状启发,我怎么也不相信他能构思出段誉这样一个纯恋爱物种,为恋爱生,随时可以为恋爱死,都跟徐志摩一模一样。

当然金庸是很喜欢段誉的,是那种无奈地摇摇头的喜欢,借大理段氏家臣之口,“小王爷由着性子胡闹”。我猜金庸写段誉的时候非常享受也非常放松,一方面表哥和林陆二女的影子在眼前晃,一方面再添上自己设计的诸般充满违和感的场景,达到一种荒诞的境界。作家最过瘾的事莫过于此。

梁启超在婚礼上痛斥徐志摩,金庸在小说里也设计了一个痛斥的桥段。慕容氏家臣包不同逐走外敌,与王语嫣等人一起吃饭,见段誉还不肯走,开口说:“你老是在旁听着,我说话可有多不痛快。姓段的,你这就请便吧。我们谈自己的事,似乎不必要你来加上一双耳朵、一张嘴巴。我们去和人家比武,也不必要你观战喝彩。”金庸对此的评价是“这时包不同更公然逐客”,段誉脸皮再厚,也只好起身告辞。

徐志摩陆小曼放在今天本来应该是演艺圈发生的事,但是当年演艺圈让人瞧不起,就在文人圈上演了,变成了文艺青年的传奇。我一直不喜欢,可能跟我对演艺圈没半点兴趣有关。

从梁启超在徐志摩陆小曼婚礼上的证婚词说起

林徽因、陆小曼

(编注:本文首发于作者微信公号“叔的刀法”,可通过“lifang19680320”关注)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joanzha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