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何“退休早”?

[摘要]中国人为何“退休早”?理解清楚这个问题,对于理解延退和完善退休制度也会有一定的帮助。

中国人为何“退休早”?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5年10月14日,人社部部长尹蔚民在介绍“十二五”以来就业和社会保障的工作成就时透露,一经中央批准,人社部将向社会公开延迟退休具体的改革方案。拟通过“小步慢走”,每年推迟几个月,逐步推迟到合理退休年龄。

从国家研究机构提出延迟退休的动议至今,已11年。这些年来,无论民间还是官方,论争不断。即便在专家内部,应不应延退、延退能否解决问题等,至今没有高度共识。

回到现实,和是否延退问题同样重要的是:解决从业者在法定框架内,如何不“早退”的问题。据尹蔚民介绍,中国是世界上退休年龄最早的国家,平均退休年龄不到55岁。

中国人为何“退休早”?理解清楚这个问题,对于理解延退和完善退休制度也会有一定的帮助。

延退观点交锋中的共识

提到延退问题,一种观点认为,因为养老基金亏空,所以通过延退让民众“多缴少拿”来填“窟窿”。但人社部否认了“亏空”一说,因为“2014年我国职工养老保险当年结余0.3458万亿元,累计结余3.06万亿元”。

对于延退,人社部提到了两个原因:人口老龄化压力、现有退休政策滞后于人口变化。

中国退休制度,始于上世纪50年代,此后也有一些补充和调整。

比如1978年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工人退休、退职的暂行办法》、《国务院关于安置老弱病残干部的暂行条例》以及2006年1月1日施行的《公务员法》,其中对工作年限有一些调整,比如要求“参加革命工作满十年”等,变成了现在的“工作年限满三十年”或“距国家规定的退休年龄不足五年,且工作年限满二十年”等,但退休的年龄基本不变:男性年满60岁,女干部年满55岁(女工年满50岁)。

这些规定的变化调整也有历史的原因,因为过去的时代原因,参加工作的时间比较晚,所以实际在岗的时间也不长。

据人社部介绍,现在建国60多年,国情发生了变化,人口的预期寿命达70多岁。此外,国际上,很多国家的退休年龄都在65~67岁。

人口老龄化的压力,主要是目前60岁以上的人口,已经有2.1亿人,未来,老龄化的人口比例将加大。人社部官员认为,延退可以缓解未来劳动力不足的压力。

2013年11月15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首次以官方形式提出了“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人社部让社科院、清华大学、人大、武大等研究机构和高校,就此做了一些方案。

率先公布的是清华大学团队所做的“延迟领取养老金”的方案,但收获的质疑声多过掌声。涉及公共政策的问题,是不能靠情绪来解决的。相反,情绪是依靠冷静的分析和科学的判断来化解的。不过,在延退问题上,专家也出现了分野,具有代表性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和清华大学教授杨燕绥,他们有过多次的观点交锋。

杨是清华大学所做的养老改革体制方案的主要参与者之一。在延迟问题上,唐反对延迟,杨则支持。他们分裂的焦点在于:未来的中国,是否面临劳动力供给的压力?延迟退休会不会对年轻人就业带来比较大的冲击?如何化解?

不过,他们也有共识,那就是对另一种“早退休”表达了隐忧。人社部社保研究所原所长何平在公开场合表示,全国各地提前退休的现象普遍存在。杨燕绥教授调研也发现,某人口大省提前退休的比例竟达17%,数据触目惊心。

一种情况是,中央允许符合条件的人员提前退休,到了一些地方,因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变成了一种利益输送方式。

“有关系的,直接搞个病退。没关系的,真病了也不能退。”广西桂西地区一位旅游局局长告诉《南风窗》记者,按照规定,完全失去劳动能力的公职人员,可以退休。这其中,有很多可操作的空间,小地方操作就更容易。这过程中,容易出现不法的利益交易。

她介绍说,比如一些官员有更好的谋生渠道或下海经商等,这时,他们希望通过办理病退等手续,来实现提前退休。

这样一来,这些人不仅可以搞第二产业,又确保自己在退休时有保障。个别地方甚至出现领导干部鼓励老职工提前退休,以便腾出岗位,安排给自己的亲属或行贿方。

人社部社保研究所原所长何平也注意到这种情况,他指出,“在一些场合,提前退休成了寻租腐败的沃土,地方官员掌管审批提前退休的权力,借此从中牟利,助长了养老领域的搭便车行为。这是一些地方官员反对取消提前退休的一个重要因素。”

当然,赤裸裸的利益输送并不是早退的主要原因,更重要的是属地方发展困局的无奈之举。

不愿干

对于延退,很多人觉得公务员一定会支持。但《南风窗》记者和一些官员接触时,他们的反应出乎意料:“很多民众认为我们这些脑力劳动、坐办公室的支持延退,其实我们也反对。”

一名现任的领导干部告诉《南风窗》记者,现在干活主要是靠年轻人,年轻人有活力,而且为了升迁,也积极卖力干活。“在单位里,领导最怕上了点年纪的老干部,干活叫不动,即便叫得动,也无法胜任”,“叫他们下乡还可以,但电脑打字等,他们用手指头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地点着键盘,这样的工作效率是要死人的”。

在不少机关,能来办公室打卡、露脸的老领导、老干部,已算不错了。有的是离退休前的一、两年就不来办公室了,他们占单位编制,然后提前回家休息等退休。如果真是为了解决干活的问题,与其通过延退来满足,还不如下决心让他们真正工作到退休年龄再回家。但做不到这点,所以很多地方只好鼓励他们提早退休。

因此,说到中国人退休早,不能只说“因过去法定的时间太早,已经不适应当下”的问题,更值得注意的是,现实原因导致的鼓励早退的问题。此外,还有潜规则导致的早退。

因为官场升迁和年龄有很大关系,过了一定的年龄就很少考虑提拔了。这样,一些机关事业单位的“老人”—50岁以后,感觉升职无望,就开始“混日子”了。

唐钧告诉《南风窗》记者,他早年在县里、省里都做过公务员,很多地方的官场都流行“二八定律”的说法:20%的人干活累得要死,80%的人不干活或少干活。

面对这种困境,领导想做事就得依靠新生力量,但编制管控很严格,老的占着编制不干活,新人无法招进来。为解决这一困境,很多地方鼓励上年纪的公职人员提前退休或退居二线。这些提前退休的公职人员,不仅待遇有保障,甚至还有奖励。

2013年11月15日,河北黄骅市委组织部宣布:全市科级干部超过53岁,副科级干部超过52岁的全部提前离岗休养,同时提高三级工资,全市共有62名科级干部被列入其中。媒体对此报道后,上级组织部门介入调查。

即便没有踩“红线”,很多地方在符合政策、鼓励公职人员早退上,也不遗余力。比如2010年11月,海南省万宁市就在级别工资晋升、待遇补差金额、奖励等方面,鼓励公职人员提前办理退休人员手续。此外,对办理提前退休的公职人员承诺“如有新的福利政策(如购置经济适用房等),提前退休人员享有和在职人员同等待遇”。

更大规模的鼓励出现在安徽省。2013年,安徽省人社局发布了《关于服务民营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规定:允许符合条件的公务员,申请提前退休进行创业;允许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离岗创业,可以在3年内保留其人事关系,其间要求返回原单位的,按原职级待遇安排工作。

这些和当下想力推的延退政策,无疑相逆。人社部也注意到这种情况,副部长胡晓义公开表示,“在延退的同时,将严格控制提前退休”。

关于退休制度,过去的法律、规定等都有明确和严格的规定,但违规的情况依旧存在,即便不违法违规,很多地方也是巴不得这些上年纪的公职人员提前退休。重要原因就在于:在领导们看来,机关事业单位里的这些老人,不愿意干活。

比如海南万宁鼓励提前退休的背景是,当时国家刚批准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万宁迎来了千载难逢的发展机遇。但万宁市委组织部干部科介绍,“有些年纪大或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公务员,工作积极性不高、效率低、迟到早退现象严重,个别人甚至不来上班,影响了党政机关的工作效率”,所以需要进行干部人事制度的改革。

干不了

干不了,也是“退休早”的另一重大变量。

2014年7月,宁夏永宁县鼓励87名中小学教师提前退休。为此,永宁县财政拿出400万元为提前退休的教师,补助住房公积金。

永宁县此举是为年轻教师腾岗位。当时背景是,很多教师是属于上世纪90年代的民办教师转正过来的,他们普遍存在“知识老化、不懂现代教学理念、不会电教”等情况。

由此可见,鼓励早退休,有着深刻的背景和根源,蕴涵着地方发展的困境和难处。问题的关键是,延退了,这些问题就可以消失吗?

说到干不了而早退的问题,不得不提及的是国有企业改制、工人下岗。上世纪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国企进行了大规模减员增效的改革,当时有2000多万下岗职工,他们当时退出的平均年龄只有47岁。

如今,唐钧在调研中发现:普通老百姓,男的50岁,女的40岁以后,就很难找工作了。如果企业不要,延退就难以落实了。

“为什么中国人的平均退休年龄很早?”唐钧告诉《南风窗》记者,为了提高效率,企业希望他们早退,而他们本身也实在做不动了。另外,地方政府的政绩依托这些企业,财政也依靠这些企业,所以为帮助企业提高效率,政府也支持企业让那些员工早退休。

因此,如果强调延退是为缓解劳动力不足,先需要强化的认识是:在机关事业单位,很多人到了50岁,基本处于半工半休状态了。在企业,想延退一是自身身体不允许,二是企业本身不要,他们更愿意招录充满活力、能多干活的年轻人。对此,唐钧说:“现在,连工作到50岁、55岁、60岁这些标准都达不到,往后延退有用吗?”人社部社保研究所原所长何平也说,“目前把法定退休年龄坐实,都尚属不易,更何况延迟退休”。

专家的这些话可能不好听,但对存在的问题,也是到了需要认真检视和严肃对待的时刻,因为它涉及到如何鼓励人们干活的积极性。延退的初衷本来也是在变化了人口条件下鼓励人们多干活。

某县一名公职人员告诉《南风窗》记者,2015年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县以下机关建立公务员职务与职级并行制度的意见》,根据《意见》,公职人员即便没有机会获得提拔,但办事员干满8年,就可以晋升为科员;科员干满12年可以升副科;副科干满15年可以升正科;正科干满15年也可以升副处。

“在这种背景下,很多人会愿意熬到相应年限要级别。”上述这位公职人员说,这样,到时即便不施行延退政策,主动提前退休的公职人员也会很少,因此除了延退以外,还要重视解决在岗干活积极性的问题。(文/韦星 )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zola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