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国战将秘闻:陈赓骗彭德怀“吃鱼”

[摘要]清廉,是他们为将的起点,也是他们为将的终点,更是他们那一代将领带兵打胜仗的必备武德。

原文编者按

吴东峰《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并非战争史,也非人物传,而是着重于开国将军们一生故事的细节描写。书中采用的人物与事迹,为作者积二十余年之功,面对面采访传主及其战友、家人、子女所口述回忆,部分采用有关回忆录内容。

本文即摘自其中“清廉”一章,集中表现了粟裕、徐海东、陈赓、王树声、罗瑞卿、王建安等将军们在工作和生活中的优良作风,这正如作者所言:“清廉,是他们为将的起点,也是他们为将的终点,更是他们那一代将领带兵打胜仗的必备武德。”

粟裕大将:哨兵不识被挡之门外

粟裕将军身居高位,常轻车简从,微服出访。某日,将军至某部,哨兵不识将军,挡之门外。将军和颜悦色曰:“小同志,我有事找你们领导,让我进去吧。”哨兵横枪挡之,曰:“不行!这有规定,等会儿给你通报一声。”哨兵进请示,将军则蹲于门口,等待之。直至哨兵回复,方进。某日,将军着便服至三零一医院探视其夫人楚青。因不到探视时间,医务人员阻之,将军即怀抱一网兜苹果,坐病房大楼外台阶上,安详等待。探视时间到,方进。此两事余闻康林等将军言之。

粟裕将军喜吃狗肉。部队行军,每到一地,将军即出五元钱“请客”,派人与群众商量打狗。部属凡吃狗肉,必送将军一份,无论何时将军均喜纳之。故将军发怒时,参谋人员急传令:“打狗!打狗!”

开国战将秘闻:陈赓骗彭德怀“吃鱼”

粟裕大将

徐海东大将:打仗有瘾,喝酒有瘾,就是没有官瘾

1934年9月,中央派程子华由江西至大别山。徐海东将军主动建议程任军长,吴焕先任政委,自己改任副军长。人称“老军长”。徐海东将军自谓曰:“我这个人打仗有瘾,走路有瘾,喝酒也有瘾,就是没有官瘾。”

陈赓大将:请彭德怀“吃鱼”

抗日战争时期某日,彭德怀元帅途经河北南乐城,时任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旅长的陈赓将军欲设宴招待彭总。有人劝之,彭总性暴烈,尤恨大吃大喝,当心挨骂。将军嘻嘻曰:“无事,无事。”是日宴前,陈赓将军特请示彭总:“我叫战士到河里捞了几条鱼。今天午餐,只吃鱼,不吃别的,可否?”彭总点头称好。宴始,上菜。彭总边吃边赞曰:“这鱼确实不错。”继上菜,彭总不悦,问:“你不是说吃鱼,怎么又有肉丸子?”将军从容对曰:“这丸子是鱼肉做的,你尝尝。”彭总无言。又上菜,彭总放下筷子,问:“这鸡难道也是鱼做的?”将军不慌不忙,嘻嘻曰:“这河边的鸡主要吃鱼,归根结底还是鱼……”彭总无奈,只得食之。

王树声大将:三让建房地址

“文革”之初,上级考虑王树声将军宅陈旧狭窄,决定另选地皮建新房。初选西城城边某古庙,临护城河。将军闻该庙为某自治区驻北京办事处,曰:“这有违我党民族政策,麻烦再选一处。”次选一处独门四合院。将军闻该处为民主党派办公处,亦摇头否决。规划人员解释曰:“早被红卫兵赶跑了。”将军答:“那是胡闹,早晚得请他们回来。”第三处为玉渊潭附近,拟迁农舍而建之。将军怒曰:“凭什么撵人家老百姓?我能在这儿盖房,人家就不能在这里住!这房子我不盖了。”

罗瑞卿大将:“礼退回,人处分”

据云,有人给邓小平送礼,邓小平曰:“礼照收,事不办。”有人给周恩来送礼,周恩来曰:“礼可收,要付钱。”有人给罗瑞卿将军送礼,将军回话曰:“礼退回,人处分。”时人以此评三人原则性之风格不同。

王建安上将:最痛恨前呼后拥

王建安将军下部队轻车简从,痛恨前呼后拥,迎来送往。1977年初夏,王建安将军至厦门某军视察。见军、师领导驱车欲陪同前往,不悦,问:“你们来干什么?”答:“给首长带带路。”将军问:“怕我丢了不成?”回曰:“想跟首长学习学习。”将军怒曰:“你们去,我就不去了。”军、师领导讷讷而退。

1978年秋,王建安将军至某师检查工作。晚上放电影,将军欣然而至,见电影机前中间位置,赫然摆一排“首长专座”——条桌、藤椅、茶缸、水瓶,应有尽有,而士兵们均坐在背包上。将军问部队领导:“你们摆这个干什么?”答:“首长喝水方便。”将军问:“两个小时不喝水就会渴死?战士们都带了水瓶茶壶没有?”团领导曰:“首长年纪大。”将军怒曰:“你们要坐你们坐,反正我不坐。”言罢,取小凳子,跻身士兵之间,坐下。全团官兵见之,掌声雷动。

王建安上将:“上井冈山不是工作需要”

1979年11月,王建安将军至江西南昌某部调查研究。工作完毕,秘书建议到井冈山看看,将军答,可。将行,闻知有关部门要从南昌调专车,将军即指示取消上井冈山之计划。将军曰:“上井冈山不是工作需要,咱不能浪费这几百公里路程的汽油。”是时,王建安将军任中央军委顾问。

“文革”中物资紧缺,凡物品均按计划供应。某春节前夕,工作人员以王建安将军名,至地方商业部门免票购食油十斤,将军闻之即命补交议价油款。又某日,王建安将军视察某地收音机厂,回住处,见桌上摆两只收音机。将军问明缘由,命厂长跑步取回,并送其一份《准则》。

开国战将秘闻:陈赓骗彭德怀“吃鱼”

王建安上将

王建安上将:高干餐厅驱赶随主人入席的家属小孩

上海延安饭店,为部队军官中转之宾馆。南京军区曾规定,师、军以上军官于十一楼小餐厅就餐,饭店给予一定补助,随行人员(含家属子女)于一楼大食堂就餐,没有补助。由于涉及军师级干部,规定虽严,形同虚设。某日,王建安将军宿延安饭店。当晚上十一楼就餐,见家属、小孩、秘书、司机,皆随主人入席。将军大怒,一一驱之下楼,毫不留情。

唐亮上将:上书中央要求取消中委、后补中委提名

唐亮将军1926年参加赤卫队。然填写履历,皆书“1930年8月参加革命”。以参加红军之日算起。有人告之:“应从参加赤卫队算起,相差四年可就差了一个时代。”将军“嘻嘻”曰:“够了!够了!”1956年9月,唐亮将军被选为“八大”代表,并提名中委、候补中委。将军闻知深感不安,上书中央要求取消提名,一时传为美谈。

唐亮上将:二舅要官将军怒斥并驱之走

南京解放后,唐亮将军任市委第一副书记。将军宅于宁夏路一独院,为国民党监察院院长于右任之故居。于临行仓促,屋中字画古董放置如仪,墨宝亦甚多。将军召集家人和工作人员,嘱任何人不准动屋里一纸一墨,全部登记造册,悉数上交。

唐亮将军二舅闻知将军任南京市委书记,便来谋职。将军问:“你想干什么?”二舅曰:“要参军。”将军曰:“你都四十多岁了,怎能当兵?”二舅曰:“当兵不行,当官还不行吗?”将军曰:“你既无专长,又没贡献,能当什么官?”二舅曰:“你先放我个团长干干吧。”将军怒斥,驱之走。

唐亮上将:军区领导中著名的“困难户”

唐亮将军任南京军区政委期间,为军区领导中著名“困难户”,家中十口人,仅靠将军一人工资生活。每月开支常出现“财政赤字”。1955年,夫人张锐复员,欲到地方找工作,以减轻家中负担。唐亮将军劝阻曰:“这么个大家还不够你忙的?再说地方上最怕你们这些‘官太太’,大事做不了,小事又不干,事情做不了多少,人家又碍着情面,对大家都不好。”将军又言:“我是关起门来做‘皇帝’,你就是‘皇后’。有什么不好。”故此,张锐成了地地道道之“家庭主妇”。

唐亮将军要求子女“政治上自觉,工作上自强,经济上自立,生活上自理”。孩子们称之为“‘四自’方针”。

某日,唐亮将军夫人张锐至军区总医院看病,有医务人员见其衣着俭朴,以为农村妇女,态度生硬,并窃笑其“乡巴佬”。张锐回家后告将军,将军喜曰:“‘乡巴佬’好嘛!没有‘乡巴佬’,哪有我们吃的穿的?”

开国战将秘闻:陈赓骗彭德怀“吃鱼”

唐亮上将

唐亮上将:开会规定只供应开水茶叶自带

唐亮将军不善酬酢,有朋自远方来,仅清茶一杯,便饭一餐,有话则长,无话则短。

唐亮将军极节俭。军区召开政工会,将军规定只供应开水,茶叶自带。军区装甲兵成立,有人提出开庆祝会,会一次餐,将军规定只开“小型座谈会,不吃饭”。有关部门申请要盖大礼堂,将军批示只准“盖小礼堂”。某次军区党代会,不少同志发言激烈,批评唐亮将军“小气”,将军不置一词,仍我行我素。

1959年秋,某日。时任南京军区政委的唐亮将军于军区礼堂作报告,听众为军区直属队新提拔干部。将军举孙叔敖任楚国宰相事,某老者赠言:“位愈高而意愈下,官越大而心越小,禄已厚而慎不取。”将军曰:“你们是新提拔的干部,是党的干部,我要求你们起码做到四条:一不贪污;二不腐化;三不抗上;四不压下。”其时台下鸦雀无声,数十年后人们仍记忆犹新。

唐亮上将:“衣能裹体,食能饱腹,有车代步,病能住院,足矣!”

1963年12月,唐亮将军因病被批准离职休息。休息后,将军常自我检讨言:“我当军区政委这些年,到部队去总是在机关食堂和大家一起吃,只有一次,他们弄了一桌螃蟹非让我吃不可,至今心中还是不安。”

“文革”中,某领导至南京看望唐亮将军,问其休息后有何困难,将军朗声答道:“衣能裹体,食能饱腹,有车代步,病能住院,足矣!足矣!”

唐亮将军有一方章,小儿军光所刻,上书:“平凡翁”,阳文。将军爱不释手,凡珍贵之书,均盖此章。陈毅元帅闻之,曰:“‘平凡翁’,字字重如泰山,不是每个人都能担得起的。”

王震上将:反对为其母建“王家大院”

1952年10月,王震将军弟弟王馀美致函将军,索资为其母建一栋“王家大院”。将军阅后回函曰:“弟弟:妈妈回家去住,我负责砌两间房子,也不能靠我占便宜,更不能靠我耍威风。我是新疆人民的勤务员,要拿钱回家砌王家大院,新疆人民要斗争我,家乡父老要骂我。你定要我拿钱,我写信给农会,发动大家斗争你!把分得田地种好,按照政府的规定缴纳农业税。此复并谅。”

开国战将秘闻:陈赓骗彭德怀“吃鱼”

王震上将

王震上将:不准弟弟养鸭子吃队里的谷子

建国后某日,王震将军回乡。闻其弟王馀美家鸭子常吃队里谷子,无人敢管。将军即召生产队领导,专门开会解决王馀美鸭子问题。会上,王震将军对在场的县人武部干部胡世中命令道:“中国人民解放军王震上将命令中尉同志,跑步到王馀美家捉鸭子,全部交给供销社。”

王震上将:我年事已高,只认得同辈人,不认得下一辈人

王震将军一侄女,以将军老战友之关系,迁户口于北京。王震将军闻之,大怒,严令有关部门“遣送”其回乡。临行,将军对侄女曰:“我年事已高,记性不好。只认得同辈人,不认得下一辈人。”

1956年,王震将军被任命为农垦部部长。8月,将军至新疆农垦部队视察。某师为迎接将军,建牌楼,扎鲜花。将军见之,问:“这牌楼能打敌人吗?能长庄稼吗?能产粮食吗?”后,将军小解,又见一由新圆木围成的临时厕所,门旁挂小牌子:“首长厕所”。将军怒曰:“搞这个名堂干啥?首长的尿也是臊的嘛!”师长、政委惶惶,急拆除之。

开国战将秘闻:陈赓骗彭德怀“吃鱼”

(本文摘自秦天主编、吴东峰撰稿《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开国战将经典史记》,国防大学出版社2015年9月版。澎湃新闻经授权刊发,标题为编者所拟。)

来自澎湃新闻http://www.thepaper.cn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fredal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