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是怎样的一条路

[摘要]唐代丝路非常繁忙,各种各样的人到西州客馆里,客馆管吃管住,一天下来吃什么,就记在另外一个账单里。如果没有这些资料,在我们印象中它会是个沙漠充斥的地方,偶尔会冒出几个骆驼来的景象。

【编者按】有人说:丝绸之路名不符实?丝绸之路是否真实存在?丝绸之路上卖得最多的是丝绸吗?丝绸之路在唐代以后就消失了?玄奘与悟空走的丝绸之路是一样的吗?这些历史教科书上答得似是而非的问题,你的答案是什么?

11月30日,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荣新江在首都师范大学以“丝路出土文献所见的丝绸之路”为题发表演讲,或多或少地解答了上述问题。

荣新江教授通过解读部分吐鲁番出土文书和敦煌文书后认为,丝绸之路是真实存在的,汉唐朝廷官方都有专门的文献来记录道路所向。路上的丝织品的确是大宗买卖,唐初的玄奘与中唐的悟空走的路不一样,但无论是悟空之前还是悟空之后,丝绸之路一直都没有断绝过。南宋开辟海路与陆上丝绸之路的是否断绝没有必然联系。

腾讯文化记者现场记录了荣新江教授的部分演讲文字,经主办方授权发布。由于篇幅较长,特分为两篇发布,此为第一篇: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是怎样的一条路

今人所绘玄奘之路

一、丝绸之路因真实的道路记录而真实存在

1、汉代每个驿站都有里程簿,使者来了,热情款待;依据两支汉简能推出汉帝国的交通路线

丝绸之路最核心的记载仍然是传世史料,不是说有了敦煌、吐鲁番的文书才有丝绸之路的详细记录。出土文书只是丝绸之路的辅助性材料,能够充实正史记录的细节。

首先,出土文献提供了有关丝绸之路交通路线的直接记录。

典籍里可以找到丝绸之路的交通路线。张骞的旅行路线不太清楚,但玄奘一步一步走到哪,非常清楚。丝绸之路的其中一条路叫玄奘之路。

唐贞元年间宰相贾耽的《皇华四达记》有片段留存,记载了中国通向外面的道路,其中有一条从安西(今新疆库车)通向中亚地区的道路。这是唐朝丝绸之路的基本干道。

隋朝裴矩曾在张掖帮隋炀帝做生意,他招揽外国使者、商人,每来一个人就记下,写成《西域图志》。书现在已经失传——四十多个国家的内容丢了。但总序在《隋书·裴矩传》里留下来。总序记录了从敦煌一直到地中海的三条路,“总辏敦煌为咽喉之地”。

总体而言,典籍记录了粗线条的丝绸之路,需要出土文书的细化。

出土的汉简里,有两个关于“传置道里簿”的文本,置就是驿站。在额济纳出的汉简,记录了大致从长安到武威的路;而悬泉置出的汉简记录了武威到敦煌的道路。道里簿上,我们能看到驿站到驿站之间,走多少里,非常清晰。悬泉置是敦煌东边的驿站,用来招待外国使者。外国使者进了玉门关,官员恐怕担心进城里出乱子,有时不让他们进城。

汉代边陲之地,在不同地点发现了两件同类文书,能够说明什么?可以据此推断汉代帝国治下,每个驿站里都有“传置道里簿”这些材料。

现在有人说,没有丝绸之路,理由是没有详细记录。我觉得不需要那么多详细记录保存下来,有这两支汉简,就可以把整个汉帝国的交通路线全部勾勒出来。过去我们说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我认为,现在要大胆地说,有一分材料要说三分话,要说五分话。因为这是有制度规定,所以可以推演出来。

悬泉置有道里簿,另外的置也就必须有,每一个驿站都得有,不能断。官员接待使者,要把他们从这个站送到那个站,下一个站必须依据道里簿知道,多少人多少天后会到,要准备粮食。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是怎样的一条路

今玉门关遗址

汉代非常大方,使者一进玉门关,吃喝拉撒睡全包。每天要吃什么,吃了多少,都有一个账簿。有的使者出使之后,汉代朝廷和他的国家打起来了,但他不知道。结果没得吃,就质问官员,今天为什么没得吃?官员自然不招待他,甚至要处罚他。这些档案材料在悬泉置里都有发现。

长安到玉门关的路线都有记载。玉门关之外呢?

《汉书·西域传》记录了玉门关以西到罗马帝国的道路,每个西域王国的都城,记着至都护治所多少日,至长安多少日,至周边的其他国家多少日,有的还记有确切里数。这些信息都是人走出来的,不是凭空想象。把这些记录连接起来,就是具体的丝绸之路地理簿。中间可能因为个别档案丢失、使臣记录缺失等原因,道路情形空白,但基本上汉代使者所能走到的地方、外来的使者报告给汉代的道路信息,都有留存。我们不能只看到一篇文献的具体的地名、里程,还可以由小见大,理解整个汉帝国的丝绸之路。

2、唐代丝绸之路上各州有图经,记录各地道路;不能只依据出土的个别文书断定道路有无

汉以后,各朝代都有类似“西域传”的文献,到唐代就更细致了。如《沙州图经》(唐代州的图经,类似明清时期的地方志)卷三的敦煌县部分,有“一十九所驿”的记录。它是武则天时期编制、玄宗开元时期改定的文本,当是这些驿废了,没废时期的最原始的东西没存下来。唐制,每州必编图经,三年一造,报尚书省,每三年修订一次,修订完后旧的就作废,不留,当废纸扔了。我们现在能看到的,是敦煌偶然存下来的几段,其中有“一十九所驿”这一条。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是怎样的一条路

《沙州图经》

这条记录从沙州州城驿开始,记着“右在州东二百里,因州为名。东北去清泉驿四十里”,清泉驿,“右在州东北四十里”,距横涧驿多少里,……沙州到瓜州的驿站怎么走,什么时候通畅(如雪天不通),等等。图经的敦煌县部分,除了驿的部分必录之外,道(四通八达的道路)怎么走也要记录,然而道路部分的条目没有保存下来。

残存的《沙州图经》卷五,是沙州上元年间塔里木盆地东边(今若羌和且末地区)的路线记录。这里说的就是“道”。如关于石城镇部分(今天的若羌),以它为中心,有六条道路,记载得清清楚楚。又如《西州图经》(今吐鲁番的图经),也有11条道路的记录。记载得更规范,道路还有名字,如大海道、他地道等。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是怎样的一条路

《西州图经》

唐代沙州辖区很大,塔里木盆地三分之一的领土都是它的。这些路线不是随便写的,图经中每个条目的设计都是官府规定的。如果规定的条目本州没有,比如祥瑞,那也得写上“没有”。

每一个州都有道路和驿站的条目,把这些条目接起来,就是详详细细的丝绸之路,如将从沙州走到瓜州的条目、接上石城镇的条目,又走到且末,从且末又能走到于阗。这些肯定能够接起来,因为唐令规定,每个州必须三年一报图经。你不报的话,州刺史就会被撤职。修图经可是地方官的政绩。

唐朝势力进入塔里木盆地,虽然没有留下图经,但讲到于阗要造图经,这意味着地方官府也造图经,唐朝中央官府已经摸清了于阗地区的道路,推而广之,从于阗到叶城,到疏勒(喀什),这些道路都应该有,而且也会记得很详细。什么季节路会比较好走,什么地方的山路特别窄,马过不去,人可以过去,这种中古时期的交通信息的书写非常了不起。

内地的交通网络也是一样的,比如北京幽州到其他州怎么走,都有记录。把从长安向外的基本干道,接上《沙州图经》,接上《皇华四达记》,再接上于阗地区的图经,就可以把整个大唐帝国的丝绸之路编缀起来。

需要指出的是,玄奘的《大唐西域记》所记的路线,开篇就从焉耆开始,实际他应该是从高昌开始的。为什么从焉耆开始呢?高昌(吐鲁番)在他离开的时候还是西域,等他回来的时候,高昌已经被唐太宗灭掉了(高昌贞观十四年被灭,玄奘贞观十七年返回)。唐朝灭了高昌之后,把吐鲁番变为直辖的正州,立为西州。这时候,玄奘如果把西州归入西域,那就会在政治上犯错误。

所以,你不能看见一张吐鲁番契约,上面记录这么一点买卖信息,就怀疑这怎么能重构丝绸之路。别忘了,还有《沙州图经》等等文献。从出土文书看丝绸之路,要全面去看。这是我要特别强调的。

3、唐朝安史之乱后丝绸之路也没有断绝,悟空走了一遍,接下来的僧人、商人照样走

现在很多人谈丝绸之路都是依据汉籍。往往说,安史之乱后,陆上丝绸之路就不畅通了;南宋开辟了海路,陆上丝绸之路就断绝了,理由是汉文史料没有记载。其实,陆上丝绸之路,汉文史料没有记,其他文字的史料有记。

阿拉伯地理文献专门有一类讲道路,一站一站地讲,与中国典籍一样。像伊本·胡尔达兹比赫《道里邦国志》、佚名《世界境域志》都是这类书。阿拉伯、波斯的文献与中文文献正好在中亚可以交叉。将它们的记录连缀起来,就能陆上丝绸之路连接起来。

吐鲁番出土的粟特语文献《国名表》,按顺序记下了他们所知道的国家,抄得非常整齐,有学者怀疑这可能是摩尼教徒教区所在地的记录,从西到东,有拂林、波斯、安国、布哈拉、石国、粟特、拔汗那、竭盘陀、佉沙、于阗、龟兹、焉耆、高昌、萨毗、吐蕃、吐浑、弭药、薄骨律等,作为摩尼教的传播路线。可备一说。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是怎样的一条路

粟特语文献《国名表》

1920年代在北大教书的钢和泰买了个敦煌卷子,正面是藏文,背面是用于阗语写的发愿文、抒情诗,还有一段写一个使者从于阗走到沙州、朔方,又回过头来走到西州回鹘(吐鲁番),一直走到库车(龟兹),他把每一站、每个小地名写下,如吐鲁番、乌鲁木齐这些元代以后汉文史籍里面冒出来的名字,在这个卷子的地理行纪部分就有了。这是925年(唐朝907年灭亡后中原进入五代时期)的文献。

我觉得,有文献的根基在,有粟特文、于阗文所记录的这些东西,就不能否定中唐以后陆上的丝绸之路仍在运行。实际上,中原地区这边没人过去,那边的人就会过来,丝绸之路上照样通行。

我反对把丝绸之路看成是一个人从罗马走到长安的一条路。丝绸之路是“丝绸”之路,不是某个人的路。

汉代使者甘英走到底格里斯河口,帕提亚的波斯人说,那个红海里面有怪兽,你去了会被吞了,他就没有走到大秦。他本来是要去罗马帝国的,为什么不让甘英走过去呢?因为波斯人要赚中转贸易的钱。事实上,丝绸之路上的每一个民族都要赚中转贸易的钱。如果让你一个人一路走过去就不是丝绸之路了。没有人从长安直接走到罗马,但是丝绸的的确确走过去了,希腊罗马的文献里有那么多穿丝绸的记载,丝绸哪来的?还不是一站一站倒卖过去的。

陆上丝绸之路没有断的证据是,这条路上的僧人一直都在走。有的学者认为悟空(中唐僧人)西天取经回来之后,丝绸之路没有了。但在敦煌文书里出现了十几个、二十几个僧人行走的例子。原因在于,丝绸之路上的国家敌对,别的人过不去,但僧人和商人能走通,僧人有时还肩负着沟通使命。说丝绸之路断了,是后人自己设的障碍,建立了一些走不通的子虚乌有的理据。当然也有走到半截被人干掉的,也有饿死的,也有走迷失路的,比如法显说看着人骨头往前走,这是有记载的,还有没有记录的。

把阿拉伯地理文献、波斯地理文献、中文地理文献接起来,把传世典籍和出土文书接起来,我们就有了丝绸之路的基本记录。

二、丝绸之路上使者、士兵往来不断,政治角力、商贸往来很热闹

1、中亚国家派人经高昌向柔然求兵对抗嚈哒;南朝刘宋派人联合柔然攻打北魏;傀儡高昌必须出人出马迎送使者

地理文献记载了丝绸之路的交通路线。出土文书则记录了丝绸之路的一些动态、实态,有商品、动物、植物、人的活动。有些文书真是特级品,如果没有它们,一段历史很可能就是空白。

前几年我们帮吐鲁番博物馆整理了部分吐鲁番文书。有一份474年到475年间(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文献,是一张纸片。当时吐鲁番地区建立了阚氏高昌王国——一个被漠北柔然汗国控制的小傀儡国。文书记载高昌王国迎送使者、出多少人出多少马的事。

其中有一条文字,写着“九年十二月二日送乌苌使向焉耆”,意思是送乌苌使者翻过银山道到焉耆去。乌苌就是今天的北印度、巴基斯坦地区。焉耆在塔里木盆地南边。

又如“十年闰五月送焉耆王[往]北山”。北山方向就是去柔然汗国的都城。焉耆王要亲自去那里进贡,而高昌王要出很多人、马送他。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是怎样的一条路

又如“十年三月十四日,送婆罗门使向焉耆”,婆罗门就是今中印度地区的笈多王朝。

凡是到焉耆方向的,应该是从柔然汗国都城回国的使者,到北山方向的应该都是去柔然汗国。

又如“送吴客并子合使[往]北山”。吴客是指南北朝时期南朝的刘宋从建康派出去的使者。“子合”是今天叶城地区(塔里木盆地西南角)山里边的小国。刘宋使者不能通过北魏去柔然,只能沿长江到成都,走汶川、松潘,到青海湖南边,走到格尔木,由于不能去北魏控制下的敦煌,只能继续往西,翻过阿尔金山到若羌、且末。到那儿跟子合使会合,通过塔里木盆地,到吐鲁番盆地,再去柔然。

这些使者的路线图上,涉及北亚(柔然)、东亚(刘宋)、中亚(焉耆、子合)、南亚(乌苌、婆罗门)。一张小小的纸片,包含着这样大的历史画面。史书上没有这件事的记载,但刘宋曾派使者绕道去柔然、请求联合夹击北魏的事真实存在。柔然决定第二年派30万大军南下打北魏。但是等刘宋的使者回来之后,已经改朝换代,刘宋变成萧齐,也就没有出兵北上。

如果这张纸片没有挖出来,我们对这段历史就完全不知道。为什么有这么多中亚、南亚的国家的使臣要去柔然?我的解释是,因为嚈哒(yèdá)南下攻打巴克特里亚(大夏)和粟特,打败了萨珊波斯,正在占领中亚,那些小国家感到安全威胁,要向柔然求兵。公元500年以后,据北魏史书记载,许多中亚国家向北魏求兵来打嚈哒。北魏没有出兵,以至于整个中亚地区,包括塔里木盆地,基本上是嚈哒的天下。

2、中亚宁远国密集派使者来唐求兵攻打石国,石国求救大食;大唐与大食在怛罗斯大战

还有一份文书,是天宝十年(751年)西州官方旅馆接待各路来使的记录。那时西州改为交河郡,仍是吐鲁番地区。名单上记着谁从哪来了,谁到哪去了,如果这个人走了就打个勾。文献的内容很丰富,有段文字记载着“宁远国王男屋磨”。我们之前看到的吐鲁番文书许多是鸡零狗碎的小事,百姓借东西,谁家干活雇了人等等。发现这样的文书,我们心情非常激动。

名单上所记宁远国王的儿子屋磨,在《册府元龟》里被我们找到了。名单里面有很多“宁远国”字样,都是在天宝十年。宁远国就是今天的费尔干纳(即汉武帝发兵攻打的大宛国)。文书里说,宁远国第二般(般即般次、批次)首领将军等五人来,又说“奉化王(唐朝把宁远国王命名为奉化王)男一人”,“第四班将军首领”,“第五班将军首领葛勒”。这些都是宁远国的官。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是怎样的一条路

怛罗斯之战

在看到这个文书之前,据《册府元龟》所见,我们原先以为宁远国王的儿子来大唐,只是一次平常的特使来朝之事。根据这份文书,我们知道,宁远国的特使如此密集地来大唐,是中亚地区最重要的一次战役——怛罗斯之战的前奏。

怛罗斯之战的起因就是宁远国跟石国两家打起来了。石国请了阿拉伯(大食)军队帮忙,宁远国王派几班人来唐朝求兵。唐朝派高仙芝去打,在怛罗斯遇到了大食军队,由于唐军葛逻禄部突然逃跑,高仙芝大败。

又比如,其中有“天威健儿赴碎叶”的记载。碎叶就是今天吉尔吉斯斯坦的阿克·贝希姆城,曾是唐朝的安西四镇之一。天宝十年时,唐朝已经放弃碎叶,改镇焉耆,但唐朝为什么派打吐蕃的劲旅——天威军去碎叶呢?因为高仙芝的部队要打石国,担心石国盟军突骑施从后头包抄,所以发天威军用来挡住敌方援军的。这是文书告诉了我们史书上没有的东西。

文书里还有很多唐代四镇行官、兵将往来的记录。仔细分析就发现丝绸之路上非常繁忙,各种各样的人走来走去,有内廷的宦官,有各国使臣,他们到西州客馆里,客馆就要管吃管住,一天下来他们吃什么,就记在另外一个账单里。唐朝是一个文书国家,什么东西都会记着。

如果没有这些资料,我们完全不知道丝绸之路会有这么繁忙,不然我们会觉得丝绸之路是个沙漠充斥的地方,偶尔会冒出几个骆驼来。(笑)

我们搞历史的,对90%的历史都不知道,只知道那10%,但可以推出20%或者30%,我们一定要知道,文书有它的贡献和局限性。

(腾讯文化陈文嘉录音整理,本文经作者审定。)

本文系腾讯文化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duff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