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讲故事:貔貅精

[摘要]《长脖子女人》是纯粹的老人讲故事,是纯粹的故事书了,有奇妙的传说,精彩的民间故事,还有各种怪谈,谈狐说鬼,是原汁原味的民间故事集。

本文摘自《长脖子女人》,姜淑梅 著,浙江人民出版社,2015年9月

老人讲故事:貔貅精

图源网络

从前,山里有家打猎的,有儿有女。闺女长得俊,取名大俊。儿子从小胆子大,取名二愣。平常,娘不让大俊出门,说山里野兽多,出去就没命。爹总领着二愣出门打猎,二愣才十五六岁,就能自己打猎了。

有一天,二愣出门打猎,爹娘有事出去一会儿,到家一看,大俊不见了。爹娘四外找,没找着。

第二天,他们让亲戚邻居帮着找,找了好些天,还是没找着,就不找了。

二愣惦记姐姐,每次打猎都往深山走,又找了好几年,还是没找着。

有一次,二愣走到一个奇怪的地方,这地方荒草深,树木高,大鸟好像受了惊吓,乱飞乱叫,叫得很难听。他有点害怕,但还不死心,接着往前走,脚下一滑,掉了下去。

二愣想:“完了,好像是个无底洞,就是有底,也得摔死。”

没想到,落地的时候脚底下软乎乎的,摸一摸全是草,就是眼前黑得很。二愣试探着往前走,走了很远,看见前边有亮,越走越亮。

走到亮的地方,前面有个草屋。走到草屋前,屋里有个女人在给孩子喂奶。

二愣走到跟前说:“请问大姐,这是啥地方?俺咋能出去?”

女人抬起头,两个人都愣了,她正是大俊,姐弟两个都哭了。

哭了一阵,二愣问:“姐姐,全家人找了你这么多年,你咋跑到这儿来了?”

大俊说:“都怪俺不听话,爹娘总看着俺,不让俺出门,那天他俩有事出去,俺偷着跑出去玩了。俺正采花,刮过来一阵黄风,刮得俺晕头转向。风停了,一个熊一样的怪物站在俺面前,说自己是貔貅,修炼好多年,已经成精了,他看上俺就把俺抢过来,让俺给他当媳妇,要是不答应,他就把俺吃了。你说俺能有啥办法?叫这怪物吃了,爹娘不知道俺去哪里了,得惦记俺一辈子;答应了,留条命,家里人要是找到俺,俺还能回家见爹娘。”

二愣看看那个孩子,一半像人一半像熊,他问姐姐:“这是你的孩子?”

大俊说:“是。跟那个怪物过了几年,生了这个孩子。”

姐弟俩说话的时候,那个孩子瞪着眼睛,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他还没见过外人呢。

大俊把孩子拉过去,指着二愣说:“孩子,他是你舅舅。”

孩子没说话,他好像听明白了。

大俊生火做饭,拿出腊肉炖上,又摊了煎饼招待弟弟。姐弟俩有说不完的家常话,吃完饭接着说。

正说着话,外面刮起很大的风,大俊脸都吓白了,说:“貔貅精回来了。”她四下看看,不知道把弟弟藏哪儿好,一眼看见装兽皮的大木缸,就把大木缸倒扣过来,把弟弟扣在缸下。

貔貅精打猎回来,一进家门就觉得不对劲,他说:“有生人来了。”

大俊说:“咱这地方哪来的生人呀?”

貔貅精又吸了吸鼻子:“不对,有生人。”

那个孩子翻滚下床,跑到他爹跟前说:“舅,舅,皮缸扣,煎饼卷腊肉。”

大俊一看露馅了,紧忙跪到丈夫面前说:“俺弟弟找俺来了,求你看在咱们夫妻多年的情分上,不要伤害他。”说完,不住地磕头。

貔貅精哈哈大笑说:“咱们住在深山老林,一个亲戚也没有,小舅子来了,咱得好好招待。”

貔貅精把木缸翻过来,二愣从兽皮里钻出来,胆战心惊地拜见姐夫。

貔貅精说:“你大老远来了,多住几天再走。”

二愣答应了,在那里住了一夜,夜里不敢睡实,怕貔貅精吃了他。

第二天吃完早饭,貔貅精出去打猎,姐弟俩商量咋能逃走。

大俊说:“他以前啥都生吃,现在也跟俺一样吃熟食了,就是不洗澡,咋说也不听,常闹眼病。”

二愣说:“那就从眼病下手。”

大俊说:“这些年,貔貅精对俺很好,俺下不了手,你也不要伤害他。”

二愣说:“姐你放心吧。”

几天以后,貔貅精打回来很多猎物,有山鸡,有野兔,他说:“这些东西都是送给岳父的,小舅子要带回去。”

二愣说:“好。”

吃饭的时候,二愣问:“姐夫,你的眼咋这么红呀?”

貔貅精说:“这几年,可叫眼病害苦了,小舅子有什么好办法吗?”

二愣说:“有,家里有个祖传的药方,专治眼病。”

貔貅精说:“太好了,你给姐夫试试吧。”

当天晚上,二愣把鱼胶和碎麻掺在一起,抹在貔貅精的眼睛上,说:“姐夫,三天之内你不能睁眼。要是睁开眼,药就不管用了。”

貔貅精很听话,点点头,一会儿就睡着了,睡得很香。孩子玩累了,早睡着了。

临要走,大俊舍不得了,低头盯着儿子看。

二愣小声说:“姐姐,你要是带这样的孩子回去,得把爹娘吓坏了。”

说完,他先出了门,大俊只好跟着。

家里的老两口先丢了闺女,又丢了儿子,求亲戚求邻居找了好几天,正在家里抹眼泪呢,闺女儿子一起回来了。娘抱住闺女,爹抱住儿子,都大声哭,老两口太高兴了。

貔貅精第二天醒了,不敢睁眼睛,大声喊:“媳妇!小舅子!”

没人答应。

儿子说:“娘和舅不见了。”

貔貅精很生气,知道上当了,想睁开眼睛,那些东西粘在一块,怎么也睁不开。他用拳头使劲捶打眼睛,疼得自己哇哇叫,眼睛里出了很多血,才冲开一道小缝。

貔貅精借着那道小缝,背起孩子直奔山下,他看不清东西,比平常多费了很多劲。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才走到媳妇家。家里门窗都关着,一个人也看不见,一点儿动静没有。

貔貅精又累又饿又渴,眼睛又疼,他一屁股坐到院里的石碾上,歇了一会儿大声喊:“媳妇,好媳妇,快出来吧!孩子饿了,你出来喂喂孩子!”

貔貅精一声接一声地喊,大俊在屋里坐不住了,几次要开门出去,都叫家里人拽住了。

娘说:“闺女,咱是人,咋能跟野兽住一起呀?人家知道了都得笑话!”

爹说:“一步走错步步错,你不能再回去了!”

大俊哭了,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俺的命苦呀!俺的命咋这么苦呀?”

貔貅精在院子里喊了一夜,没人出去,天亮的时候,他背着孩子走了。

貔貅精回去歇了歇,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背着孩子又来了,他还是坐在石碾上喊:“媳妇,好媳妇,快出来吧!孩子饿了,你出来喂喂孩子!”

貔貅精的喊声越来越小,越来越没力气,让人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喊了一夜,没人出来,天亮的时候,貔貅精背着孩子走了。

爹说:“咱总躲屋里也不是办法,貔貅最怕火,下次再来,咱把他骗到屋里,封死门窗,烧死他!”

二愣说:“不中,他跟姐姐是多年夫妻,咱要了他的命,姐姐得怪罪咱一辈子。”

知道貔貅精还得来,二愣用木炭把石碾烧热。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貔貅精背着孩子又来了,又坐到石碾上。就听见吱啦一声,貔貅精的皮毛都烧焦了,疼得他直跳。

临走,他冲屋里哀哀地号叫两声,背着孩子出了院子。

打那以后,貔貅精再没来过。

大俊想儿子了就哭,哭了好几年,谁劝也劝不住,她没再嫁。

老人讲故事:貔貅精

本文摘自《长脖子女人》,姜淑梅 著,浙江人民出版社,2015年9月

《长脖子女人》图书简介

作者的前两本书,《乱时候,穷时候》《苦菜花,甘蔗芽》都是讲家事、国事,回顾中国近百年来的苦难历史,忆苦思甜,属于个人色彩比较浓的回忆录。

这本书是纯粹的老人讲故事,是纯粹的故事书了,有奇妙的传说,精彩的民间故事,还有各种怪谈,谈狐说鬼,是原汁原味的民间故事集。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duff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