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懂《诗经》所必需的动物学常识

[摘要]过去的研究《诗经》的人对植物学、动物学都很陌生,好多外行,很多老夫子都在书斋中度过了一生,除了看见鸡鸭鹅,还有谷麻雀、老鸦,没有看过其他的鸟。

作者:流沙河(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当代诗人,作家)

【《关雎》完整版之五】

“关关雎鸠”中“关关”是叫的声音,就“呱呱呱”,吵闹地叫。我们注意到,这种鸟是“呱呱呱”地叫,声音很大的,叫“雎鸠”。很多种鸟都叫“鸠”,最小的就是我们常见的斑鸠,最大的鸠可能就是这个“雎鸠”了。这雎鸠是什么样的鸟呢?从汉代起就很糊涂,后来历代还有那么多文人在那儿讲诗加注解,但都糊里糊涂的。因为过去的研究《诗经》的人对植物学、动物学都很陌生,好多外行,很多老夫子都在书斋中度过了一生,除了看见鸡鸭鹅,还有谷麻雀、老鸦,没有看过其他的鸟。

“雎鸠”指的是什么?是非常有争论的,而且这跟这首诗的内涵,极有关系。历来都说是鱼鹰,抓那个鱼的有一种鹰叫鱼鹰。长江流域说的鱼鹰,跟我们川西坝子说的鱼鹰各有所指,古人不了解,混淆了。

长江流域说的那种鱼鹰,名字叫“鹗”,鹗是类似鹰跟雕这一类的,也抓鱼。鹗是怎样抓呢?鹗,第一是单独行动,不成群的,就跟老鹰一样的,很多猛禽猛兽都是不合群的,独来独往。鹗也是,嘴巴有个勾勾,肚子底下白的,背上是棕色的,头上有一道白一直拖到脖子下,个头很大。鹗捕鱼,是滑翔,贴在水面上飞,看见鱼了,立马就把它抓起来,并不沉入水中,而且有的时候,鱼要浮到江面上来,一下就被它抓到了。鹗叫的声音类似老鹰叫,“咯儿咯儿,咯儿咯儿”,声响很大,很清亮。虽然是猛禽,但声音还是挺好听的。所以就弄清楚了,这个鹗虽然叫鱼鹰,但不是“雎鸠”,因为雎鸠叫的声音是呱呱呱的,不仅呱呱呱,而且还是一群在那儿叫。

我们川西坝子说的鱼鹰叫鱼老鸦,就是古代蜀国的鱼凫。因为鱼老鸦样子有点像鸭子,而鸭子又叫凫,所以川西坝子的鱼鹰就叫鱼凫,专门抓鱼的。古代蜀国,很可能就是中国最早的一个把鱼老鸦养家用来捕鱼的部落。鱼老鸦捕鱼是很好看的——有时候几个渔民联合起来,把船聚在江中,几十只鱼老鸦围到一起放下去,这些鱼老鸦一扑下水的时候,全部“呱呱呱”地叫,所以就叫鱼老鸦。它叫的声音是“呱呱呱”,就是“关关关”,弄懂这点是很重要的。

这样,我们就了解了这首诗的地理环境,绝不是华北了,也不是长江下游,它们那里都没有“雎鸠”。只有两条汉水流域——汉江和西汉水有这些养家了的鱼鹰——鱼老鸦。于是,你就明白了,这里是在围捕鱼类,放了很多鱼老鸦,一起扑下河,这是它们的战术,是天生的,它们一起叫,呱呱呱的,而且用翅膀不停地扑水,故意把水打得很浑,呱呱呱、呱呱呱。我们就晓得这首诗所发生的地方了,下游不远,正在捕鱼,而且是在围捕,很多鱼老鸦呱呱呱地叫,远远听到了。

读懂《诗经》所必需的动物学常识

流沙河,摄影:唐吉科德

在哪里叫呢?那条河中间的小岛上面——“河中可居者谓之洲”,可以是一片沙滩,上面长点芦苇,也可以是一个小岛,反正在河的中间。这些不是野鸟,也不是哪只野鸟单独活动叫的声音,不是呱呱呱的那个鹗。这种鸟在动物学上叫鸬鹚,就是我们喊的鱼老鸦。鸬鹚,为什么叫“鸬”?颜色深黑就叫“鸬”,这种鱼老鸦就是黑不溜秋的。北方人没有见过,直到唐代杜甫,都还不认识这个,杜甫在三峡里边写了一首诗,写三峡里面家家户户的生活,叫“家家养乌鬼,顿顿食黄鱼”。那一种鸟,杜甫写的名叫“乌鬼”,这可能是当地的方言,杜甫也不认识,看到了觉得很稀奇,觉得家家户户都养了这个乌鬼,都有鱼吃,“顿顿食黄鱼”,这是用来捕鱼的。杜甫是河南人,没有见过这个,所以我们理解《关雎》时一定要知道这个。

为什么花这么多气力讲这个雎鸠?你才知道这首诗的地理环境,不是在黄河流域,而是汉江流域,因为这一带捱着古代的蜀国,早已经把那一种名叫鸬鹚的,养家了,驯化了,变成鱼老鸦,变成鱼鹰。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独家-大家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lanxinda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