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观察】八一八美剧里严苛的审查禁忌

[摘要]美剧的诸多审查禁忌,本质上讲来源于市场。如果不绕开这些禁忌,不遵从这些潜规则,那观众就会“用脚投票”,不看你了。如果说美剧有一双无形的手在背后操控,那这双手,来自观众。

进入12月以来,电影院迎来了一波烂片潮。先是错别字三部曲(《怦然星动》《不可思异》《从天儿降》)烂出新高度,后有《恶棍天使》烂出了新境界。好片可能各有各的好,但烂片都是相似的——剧本烂。在中国,观众和编剧之间常隔空吐槽,吐得最多的一个回合是这样的——

观众:“这什么破片啊,剧情能再弱智点吗?编剧脑残!”

编剧:“你行你上啊,这也不让写,那也不能写,我有什么办法!”

一个激烈的交锋回合就这样以观众骂编剧,编剧骂审查太严而告终。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发挥空间太小,禁忌太多”都是编剧为自己找的最大说辞。诚然,我们每部影视剧面世前,都要经过有关部门的审片,但如果编剧就此把剧情弱智的“锅”都扔给有关部门,则实在说不通。本文就来八一八美剧,看看貌似很黄很暴力的美剧有多少禁忌不能碰,又有多少潜规则需要遵守?

一、 每部剧都要照顾到少数族裔+LGBT

先来看几张美剧宣传照——

【文化观察】八一八美剧里严苛的审查禁忌

至今已连播12季的长寿剧《实习医生格蕾》中,集齐亚裔、非裔、拉丁裔角色,并有一对“拉拉”情侣

【文化观察】八一八美剧里严苛的审查禁忌

蝉联多届艾美奖最佳喜剧的《摩登家庭》,讲述了一个大家庭的故事:父亲二婚娶了个哥伦比亚老婆,女儿嫁了个白人,儿子与同性恋伴侣收养了一个越南女儿。

图中红圈是少数族裔,蓝圈是同性恋。如果看过那么几部美剧,尤其是无线台那种老少咸宜的剧(不是《行尸走肉》、《权力的游戏》那种很黄很暴力的有线台美剧),就会发现好像每部都有那么一两个主要角色不是白皮肤,同样每部都有那么一两对男同性恋或女同性恋,有些还有变性人或双性恋。

这不是巧合!事实上,在每部长篇美剧里安排进少数族裔和LGBT(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四种人群的合称)人群,是当下美剧编剧都必须做的一项工作,如果缺了这些,就是严重的政治不正确。

【文化观察】八一八美剧里严苛的审查禁忌

当下美国最火的喜剧《透明家庭》,讲述了一个老人晚年变性,儿女们要面对爸变成“妈”的故事。主人公生活中是左边那样,剧里边变性后是右边那样。

众所周知,美国曾经有过很严重的种族歧视和同性恋歧视。马丁·路德·金之所以高喊“我有一个梦”,是因为他所处的时代仍有种族隔离问题。在美国有些地方,法律甚至明确规定黑人与白人在公交车、餐馆等公共场所内需分隔,且黑人必须给白人让座。直到1964年美国国会通过《民权法案》,禁止在公共场所实行种族隔离和歧视政策,美国才从法律意义上还黑人以平等权利。

美国的种族歧视虽然从法律中剔除了,但依然还在人们心中。直到今天,白人警察枪杀黑人后无罪释放的新闻还不时出现。

同性恋平权的路途更为艰辛。2015年6月,美国最高法宣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但包括首席大法官在内的众多人士明确反对,全社会对此争议颇多。

【文化观察】八一八美剧里严苛的审查禁忌

2015年6月26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同性婚姻合法,男女同性恋都相拥庆祝。

在这种情况下,就是考验站队和屁股坐哪边的时候了。美国按政治倾向分,大概有左右两派。左派偏民主党,主张允许同性婚姻、允许堕胎、反对死刑等等;右派偏共和党,政治主张是:民主党允许的他们都反对,民主党反对的他们都支持。而好莱坞地处美国民主党最大的票仓——加州,演艺人员又普遍热爱自由追求解放,所以就形成了美国影视界的政治正确——无条件支持LGBT,所有族裔亲如一家。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各种肤色齐备,一对同性恋作为标配的各种美剧。其中“标配”同性恋的风潮大概从2006-2008年左右开始,有一些剧目在此之前并没有安排同性恋人物出镜,怎么办?

常言道,没有麻花现给你拧,没有拉拉现给你掰!比如这位——

【文化观察】八一八美剧里严苛的审查禁忌

《实习医生格蕾》中的凯莉(上图黑发女子)结了两次婚,第一次嫁给了男人(上图),第二次嫁给了女人(下图)。

《实习医生格蕾》中的外科医生凯莉·托雷斯,她最早在剧中出现时是一名异性恋,后来与一男人结婚,又离婚。之后,同性恋风潮开始弥漫美剧界,她就被编剧选中,强行“掰弯”,成了一名拉拉,又与另一位女医生组成了家庭。

凯莉的这两次婚姻,恰恰代表了美剧中两种最大的政治正确:种族融合与同性恋平权。她本身有拉丁裔血统,第一次婚姻是嫁给了一名白人男子,后来离婚了。而那时刚好是同性恋平权运动愈演愈烈之时,很多美剧都在剧中增添同性恋元素,以标榜自己的政治正确。所以单身的她又被编剧选中,强行“掰弯”,成了一名拉拉,嫁给了女人。至于剧情合不合理,此时都是次要的,先加一对同性恋再说。

所以你能看出美国编剧的苦衷了吧。为了实现政治正确,已经到了没有同性恋,“掰弯”也要有的境界。

二、 谁都能死,小孩不能死

除了少数族裔和LGBT这种政治正确,美剧中还有一群人会被严格保护,那就是孩子们。

再看一张血腥又熟悉的图。

【文化观察】八一八美剧里严苛的审查禁忌

侵华日军枪挑小孩图

因为过于血腥残暴,不得不打上了破坏视觉的巨幅马赛克。这是一幅展现侵华日军在中国暴行的照片,打码的地方原是一个孩子,他被日本兵用枪挑起来戏耍。这样的图,当然会激起每个中国人内心的愤怒。说这张照片熟悉,是因为很多爱国主义宣传教育展览上,甚至中小学教科书中,都有它的身影。

我们东方文化好像爱用少年儿童的死来烘托某种气氛。就像上图中的孩子被用来控诉日本侵略者的残暴一样,13岁被刺死的放牛娃王二小也被塑造成战斗英雄。80后的一代人从小就在“学赖宁”中度过,那时我们不觉得一名完全没经过训练的14岁少年去救火有什么不妥,而是觉得这个行为值得被学习。

不光中国,日本反思二战的影视作品中,最让人揪心的一部可能要算动画片《萤火虫之墓》了,看着里边卡哇伊的小女孩死去,很难不让人心酸落泪。

【文化观察】八一八美剧里严苛的审查禁忌

日本电影《萤火虫之墓》

韩国影视剧中也有不少少年儿童死去的例子。比如2015年刚在中国上映的《暗杀》中,就有日本军官枪杀韩国女学生的镜头。在用未成年人的死来反衬日本侵略者的无耻这点上,中韩步调很一致。

【文化观察】八一八美剧里严苛的审查禁忌

韩国电影《暗杀》截图,右侧的日本军官举枪杀害了左侧的韩国女孩

而在美国文化中,则完全是另一番景观。美剧有对小孩严格的限制,用一句绕口的话讲,就是所有小孩能看到的影视剧中,小孩角色都是不会死的。

大概解释一下。美剧按播放平台划分,可以分为有线台和无线台。其中有线台是用户付费观看的,付费的自然是成人,如果付费用户有孩子,那他就有义务保护自己的孩子不看那些不该看的内容。在这样的平台上播放的美剧,小孩角色是可以死的。如果按时间段划分的话,则有黄金时段和深夜档,家长同样有义务保证孩子早睡觉,不看深夜档的电视剧。

那么黄金时段无线台的电视剧呢?这些是孩子可以随便看的,所以保护孩子的任务就交给了电视台。可以负责任地讲一句,这些能让美国孩子随便看的电视剧里,小孩角色是不会死的。

这个约束在电影院同样适用。美国电影分级制里边,从谁都能看的G级到17岁以下孩子绝对不能看的NC-17级(未删节版《色戒》就是NC-17级,美国人民也怕梁朝伟、汤唯干那羞羞的事教坏小孩子),每个级别能拍什么不能拍什么,都有规定。“小孩能不能死”并未被严格限制,但按约定俗成的规矩,PG级(建议在家长指导下观看)以下的电影是绝对不会出现死小孩的镜头的。

【文化观察】八一八美剧里严苛的审查禁忌

美国电影分级制的前三档。其中G和PG级是肯定不会有小孩死去的情节的,PG-13级(建议13岁以后观看)也极少有。

所以美剧的编剧们,如果想用力煽一下情,必须想另外的办法。如果想写死个把小孩让观众落泪,别说观众一定饶不了他,制片人都得立刻炒了他。

三、谁造就了这些审查禁忌?

除了上边说的这些,美剧里还有一些很考验编剧技巧的地方。比如大部分美剧是一周播一集的,为了不让观众把某个角色忘了,就需要每一集都要照顾到所有主要角色,每个人都要分一些戏份,所以如何安排各个角色的剧情就很伤脑筋。如果出现2015热播剧《琅琊榜》中,女主角一下消失20集的情况,那编剧绝对要卷铺盖走人了。

另外,无线台的电视剧是可以(而且必须)插广告的,每集都有三四个时间节点要插进广告,这就需要编剧以这些广告点的切分为节奏来编织剧情。简单讲就是,一集42分钟的美剧,中间要插四回广告,把一集分成五份,每份8分钟。编剧要把每8分钟编成一个小故事,结尾留有悬念,才能让观众在广告时不换台。

以上困扰,中国编剧都不会有。广电总局要求电视剧中间不能插播广告,某种程度上是为编剧解套了。

当然,中国编剧有自己的苦恼,题材上有诸多禁忌,这些禁忌很少来源于观众。而美剧中的禁忌,则几乎全部来自于观众。

还举那部把剧中角色“掰弯”的神剧——《实习医生格蕾》。该剧第一季的设定中,男一号、女一号是白人,俩人是一对情侣;男二号是黑人,女二号是亚裔韩国人,他们这对情侣则构成了剧中种族方面政治正确的根基。然而这位男二号在某一次接受采访中,不小心流露出了一些对同性恋群体的歧视,这下舆论炸锅了。

因为在美国观众看来,黑人角色固然重要,但保护同性恋不被歧视更为重要。无论是谁,歧视同性恋都要“杀无赦”。于是观众纷纷要求这名演员赔礼道歉,并从剧中消失!

结果呢?结果就是剧组乖乖按照观众要求,先让这位黑人演员诚恳道歉,再与他终止合同,踢出剧组。因他是剧中男二号,所以给他安排了一个结局:在婚礼现场“悔婚”,突然脑子断篇儿,说“我不想结婚了,给你自由吧,拜拜”,然后从教堂走出去,自此彻底从本剧消失,留下那个韩国新娘在教堂的风中凌乱……

【文化观察】八一八美剧里严苛的审查禁忌

图中左下角黑人演员因言论不当而被编剧安排“悔婚”,他在剧中的老婆痛哭。

合理吗?从剧情上讲,很不合理。必须这么做吗?必须,因为观众有呼声。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观众倒逼剧情的例子。而美剧中几乎所有的审查,都来自观众,所有的禁忌,也都来自于观众“不想看”。观众觉得“我们作为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要种族和谐!”然后剧里就安排几个少数族裔;观众呼喊“同性恋平权!”,然后剧中就“掰弯”一位,或新写一对同性恋情侣;观众说“我不想看孩子死,难受!”,然后就没有小孩会在剧中死去了。

如果说美剧有一双无形的手在背后操控,那这双手,来自观众。

结语:

美剧的诸多审查禁忌,本质上讲来源于市场。如果不绕开这些禁忌,不遵从这些潜规则,那观众就会“用脚投票”,不看你了。观众少,广告也就少。所以再牛的制片商也牛不过观众,谁也不能跟钱较劲。于是“政治正确”就成了无线台黄金时段美剧的不二法则。反观中国编剧,在你们抱怨审查禁忌太多的时候,可能真得庆幸,起码观众管不了你们。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gregli]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