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军:希望每个年轻人有分房的机会

[摘要]我本身是个写建筑、城市的记者,会经常看到触目惊心的拆迁现场。那时我就会想,这个社会为什么需要“工旋律”,和对应的诗旋律是什么关系。

2015年1月6日,由腾讯网与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社联合主办的腾讯•商报“华文好书”评选活动揭晓出炉,并在京举办颁奖盛典。

王军凭借《历史的峡口》获2015华文好书评委会特别奖,其获奖理由:新华社记者王军继《城记》《拾年》之后的最新作品,内容跨越150年,聚焦中国城市建设和规划方案,直面当今中国的古城保护和城市现代化再造等关键问题,并试图对以上问题给出结论和答案,协助中国这艘巨轮闯过“历史的峡口”。堪称中国城市建设转型与改革的最佳读本。以下为王军与解玺璋的现场对话实录:

王军:希望每个年轻人有分房的机会

王军

不希望我退休时中国还是少数有房多数无房的社会

解玺璋:前几年读过你的《城记》,那时你的关注点是在城。读了你今年出的这本书,觉得你的视野扩大到了城里居住的人、结构。这些转变你是如何实现的?

王军:我也不敢说是个转变,随着自己的写作越来越深入,我对一些问题有了一些溯源。这本《历史的峡口》的一些问题,我在读大学的时候就想过。

我是80年代的大学生,那时中国在改革、转型。在这个过程中,涉及到社会基本结构的大调整,这是工学的关系。

我本身是个写建筑、城市的记者,会经常看到触目惊心的拆迁现场。那时我就会想,这个社会为什么需要“工旋律”,和对应的诗旋律是什么关系。人类为什么需要政府,政府为我们这个共同体,还有什么服务。

这些事情想的蛮多,后来就写了这本书。

解玺璋:你后面几篇文章比较关注人的社会关系和社会组织,怎么进行调整,怎么达到公司利益的平衡。

王军:是的。从战国到宋朝,你去看,城市的墙包围着居住区,沿街不能做买卖。宋朝反而拆掉了,我们看清明上河图,土地的商业价值就显现释放出来了。

我在这本书里也谈到了这事,我们看清明上河图,那时宋朝有个税,相当于高度关注的房产税。

我在北京是有房阶层,北京一修地铁我很高兴。但是我单位的年轻人就很不高兴,因为他买不起房,过去十年,我一直致力于提供一个建议。1998年,我的单位分了我一套房,我很便宜地买下来了。我觉得是不是应该给每个国民这样的机会。

我是文革时代出生的人,是超生一代。我退休的时候,中国城镇化很快就结束了,我不希望到那时中国还是少数有房阶层和多数无房阶层的社会。

没有无限期产权,怎么征收房产税?

解玺璋:我们现在虽然拥有一套住房,但并不拥有统计的所有权。住房本身如果要收不动产税,或者房地产税,它也有一个问题,因为这套房并不一定真正属于我,你却要来收。如果土地不私有,怎么能够实现你所说的这个税收的实现,首先我要有产权你才能征税收。

王军:你提的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问题。这涉及到今天要推荐的一个目标——2020年房地产税改革的政绩。如果我们都是有限期的使用权,开征这个房地产税有没有政绩,这是需要讨论的事情。但是,如果这个使用权是一个无限期,有些人就说,是不是要搞土地私有制?我认为不是。因为涨价归公,开发权有国家规定,土地的用途、容积率都是国家规定的。开发权实行国有化,这是土地通过另一种公有制的实现方式。

房屋使用快到七十年的时候,这个不动产是不值钱的,它是一个社会抵押、信用的基础。1988年规定了一个有限期的土地使用权,实际上是我所理解的再造地权的供应依赖。因为八二宪法规定了城市土地国家所有、农村土地集体所有。

解玺璋:你的理想可能会得到更多人的认同和讨论,这样推动我们这个国家在这个大的问题上取得更长足的一种进步。也是我们每个人一种幸福。谢谢。(整理:冯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eironh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