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绍华:要对现代性的两面保持警醒

[摘要]现代性是把双刃剑,它给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契机,同时它也给这个世界各地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政策环境之下,不同的社会变迁状况之下,带来了不同程度的痛苦。

2015年1月6日,由腾讯网与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社联合主办的腾讯•商报“华文好书”评选活动揭晓出炉,并在京举办颁奖盛典。

刘绍华凭借《我的凉山兄弟》获2015华文好书评委会特别奖,其获奖理由:这是一本独特的民族志,文笔沉静优美,故事震撼人心。作者刘绍华花十年时间在凉山地区进行田野调查,从人类学、社会学、经济学、民俗学的角度进入,记录凉山诺苏人在现代化转型浪潮中的遭遇,直面毒品与艾滋病等社会问题,并试图找到出路和答案。以下为刘绍华与解玺璋的现场对话实录:

刘绍华:要对现代性的两面保持警醒

解玺璋(左)和刘绍华(右)

世界需要多一点耐心和理解

解玺璋:祝贺获奖。我读您书的时候,一直在纠结一个问题,如何理解你所说的地域和同时代的差异?

刘绍华:我先谢谢腾讯网和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给我这个奖。关于差异,我们要进行保护还是希望它能够随着时代调试而改变,我想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是先去理解。大家还没有花力气理解,就想要先找到一个不管是解决之路,还是答案,或者价值判断是比较困难的。这个世界需要多一点耐心,我们要先学会理解,面对这个世界变化的时间和空间,这是最好的一种状态。我们用比较平等的状态共同去思考,不管是我的还是对方的,还是我们的,共同要面对的未来,这可能是比较好的模式。

现代性是把双刃剑

解玺璋:顺着这个问题,几百年以来,大家追求所谓的现代性,现代化。不管是现代性也好还是现代化也好,它究竟给人类带来福祉还是带来祸患?

刘绍华:我先简单区分一下现代化和现代性的差异,一般大家比较熟悉的词汇是现代化。人们一般会将现代化和传统决裂开来;而我们认为现代性则是迈向现代化过程当中的一种心理状态。这种心理状态所要达到的方向,其实不见得一定是进步的。我们心目中所谓的进步,很可能会造成退步的结果。从这个角度来讲,当我们说现代化或者是现代性的时候,比较重要的是具体要谈我们到底想要走的方向是什么,我们希望达到的目标是什么,比你单纯追求一个抽象的现代性或者现代化可能更重要。

我们认为现代性是把双刃剑,它给人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契机,同时它也给这个世界各地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政策环境之下,不同的社会变迁状况之下,带来了不同程度的痛苦。全世界在思考现代性对人类福祉和痛苦造成影响的同时,我们要记住这是一个两面刃,追求它的过程当中我们要知道要付出代价,保持这样的情形很重要,它对于我们要判断怎么往前走很重要。它不一定是美好的,也不一定是痛苦的,它通常是两个同时发生,重点是我们要保持清醒。

人类学和社会学

解玺璋:您了解的群体遭遇这个经历的时候,内心有很多跟他们追求的感觉不一样的东西,比较复杂。而且我们有时候常常觉得现代化也好,现代性也好,会把它当做一个好的东西,用某种方式强加给我们群体。实际上没有考虑到群体自身的感受,比如您是研究人类学的,人类学和社会学有什么区别,感觉人类学在叙述上有一种温度,带来很多同情的东西,而纯粹社会学可能比较理性?

刘绍华:这里面的问题很复杂,中国的学科分类情况跟国际不完全是同一套标准。中国国内人类学是放在社会学之下的学科,可是在国际上,这是两个平行的不同的学科。早年费孝通先生作为著名人类学学者,他把人类学定义比较社会学,不同的社会里面之间所进行的社会学的研究,但是是具有比较意义的。

国际上大致上怎么区分这两个学科,这都是刻板上的区分,不能够完全表达所有的学者一定是这样操作,因为它们之间的关系非常密切。社会学可能比较是着重在自己社会内部,属于自己文化社群当中的问题研究。人类学它从先西方创立起来就是很强调对于异文化的理解,超出自己的文化界限之外理解与自己不一样的人。

比如,美国早年很有名的人类学者玛格丽特•米德,他早年做研究发现有些的确的青少年并没有经历我们概念当中青春期的躁动。他发觉那边的青少年非常的自由、开放,所以他就把这样的分析带回美国社会,去反省美国社会从教育体制开始对青少年造成的伤害。我们研究异文化的目的除了了解他们,很重要的一点也是在反省自己,这可能是人类学和社会学的差异。现在人类学也在做自己文化研究,社会学也在采用人类学者的方法做其他社会研究。

我们需要不断的反省

解玺璋:在呈现文本的时候,他们的方式还是不一样?

刘绍华:有可能有不一样,比如说我们人类学研究的方式,通常需要长期追踪,写《我的凉山兄弟》这本书,我从2002年到2009年期间长住在凉山,在我所研究的乡镇就住了20个月。我需要很长的时间跟他们一起生活,一般而言社会学的学者不会花费这么长的时间。当跟他们在一起生活那么长的时间,其实很自然的我会变成他们的一部分,作为一个研究者,我又知道我不是他们的一部分,在书写上,主观跟客观就会处在来回摆荡的状态,那是一种永远的张力,那种张力可能就是反省。

解玺璋:我看你的书就是这种感觉,你有既身入其中又超越在外的一种视角,这可能是带给我们感动的地方,谢谢刘老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eironhu]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