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地球人的“宇宙社会学”

[摘要]人类的社会形态,将在近百十年间产生无法想象的巨变。

作者:李小飞,媒体人、作家、编导。

【大家】地球人的“宇宙社会学”

(塔可夫斯基写道:从亚当和夏娃偷吃智慧树上的苹果那一天开始,他们就要走在路上,终生为真理奋斗不休。老塔用诗意的语言描绘了人类的文明史,但事实远没有这么美好。真相更接近库布里克与阿瑟·克拉克共同创作的《2001太空漫游》中的描写:一个丑陋的猿人在灵光乍现之后捡起了一根骨头,砍开了另一个生物的头颅,这是人类社会的开始,是人类掌握的第一件科学——这就是智慧苹果的真相;图片由作者提供)

《2001太空漫游》片中出现的交响乐《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恢宏壮美,是对人类进化的礼赞,这支音乐在全片中只出现了两次,一次是猿猴学会使用骨头作工具时,一次是结尾,宇航员最后一次睡着,醒来后完成了400万年后人类的再次进化:成为纯能量化的“星孩”。除此之外,库布里克认为皆不足论——从骨头到太空船的剪辑暗示了这一点,而同样的话在《三体》中也有出现:“原始人的火堆和现代人的计算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刘慈欣是受《2001太空漫游》原著(阿瑟克拉克著)极大影响的作家,曾说自己的所有作品“都是对《太空漫游》系列的拙劣模仿”。阿瑟克拉克《太空漫游》四部曲中,人类社会因为科技的发展而一次次的改变,刘慈欣则创造了“宇宙社会学”。而仅在人类的尺度上,人类社会的改变,都一定是和科技的革命相关,也可以说,人类的社会史,就是科学史:工具的发展,使人类从采摘动物变成狩猎动物,进而成为农耕动物,兴修水利的需要维持了中国两千年的大一统。

在欧洲,火药推进的铅丸打穿了骑士阶层的厚重铠甲,印刷术和造纸摧毁了政教合一的神权社会,蒸汽机创造的新贵族把国王送上了断头台,配备了指南针与六分仪的大航海使工业文明伴随着血腥推广到全世界。近代,几千枚洲际核武的蓄势待发结束了世界大战,使整个世界在恐惧中度过了几十年的和平,阿姆斯特朗迈出的“个人的一小步”使齐奥尔科夫斯基“地球是人类的摇篮,但人类不能永远呆在摇篮里”的预言成为现实,互联网奠定了世界大同的基础,也使权力与体制最后的欺诈和控制无所遁形。

是的,以上都是历史,但科学对人类社会的改变不会停止,对人类社会最近的一次巨大变革是互联网的出现,即使是今天中国的网络,虽然充斥着各种谣言和喧闹,但我们仍然要说: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比互联网对中国社会文明化的促进影响这么大。甚至影响中国历史至大的共产主义理论,在科技的发展中也完全让人看到在未来有实现的可能性。科技爆炸、高回报、地外资源的开发可能导致“共产”,至于“共妻”,在北欧等发达国家,已经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女性的独立所导致的婚姻制度开始解体而有了实现的苗头。

而未来,科学又将使人类的社会产生怎样的巨变?当然我们都不是先知,不过倒是有很多科幻作品的作者非常热心于这个主题,我们可以在此做一次思想的搬运工,看看我们的子孙后代们,可能生活在怎样的世界里。

社会幻想之一,基因改造:这是距离今天最近一个社会巨变可能性,这导致有基督教传统的西方国家普遍禁止了克隆和动物级别的基因改造技术,但潘多拉的魔盒是关不住的,何况在非基督教社会中并没有类似的伦理困境。电影《千钧一发》描绘了这一情景:人类的基因优选技术已非常完善(现实中也马上就要实现了),结果是导致了全人类被分成两大种族,一类是有钱人生育的优选人种,一类是穷人的自然分娩人种,后者最终沦为贱民。电影是一个励志的好莱坞式故事,而现实中这样的两极化恐怕只能导致革命。顺说一句:优选人是不是就一定能统治自然人呢?这恐怕也未必,就像井岗山上走下的农民军最终竟打败了精英的黄埔系一样。但无论如何,这个几乎近在眼前的社会变革,恐怕是人类要面对的最大挑战。

社会幻想之二,人机联网:在沃卓斯基兄弟的电影《骇客帝国》中,AI最终起来反抗人类并成为了后者的统治者,但这同样是一种基督教文化思维的产物(天然认为人是不能改造的)。倒是《骇客帝国》从中偷师的日本动画《攻壳机动队》(押井守导演)更有可能成为现实:AI的实现还有很长远的路,而在此之前,相对容易得多的,人类用机械改造自身更有可能先出现,而当真正的AI出现时,新人类已经与之差距并不太大,结果是电脑人与改造人的并存。在阿瑟克拉克的《太空漫游》系列最后,人类发明了“脑帽”,即放弃语言,用戴在大脑上的发射设备用数字信息直接交流。《攻壳机动队》的设想则是除了身体的改造,大脑也接入微型电脑并联网,每个大脑也像今天的电脑一样有防火墙,而一些穷人因为设备落后就可能被黑客入侵,这样就可以“盗梦”或使之产生幻觉等等。而目前,人类已经能将此技术初步实验于低等生物上。

社会幻想之三,现实与虚拟世界的分离:在《骇客帝国》的结尾,人类拥有了选择权:选择生活在真实还是虚拟世界中。这一结尾意味深长,现实中,这一情形已开始出现,比如网游,网游本质上就是Matrix,同样是以另一个身份生活在虚拟世界中,唯一的区别是网游可以退出,但技术的发展,早晚会实现完全虚拟现实的世界,而且可以选择生活在其中,到时候,有多少人会选择放弃在他们看来无趣的现实世界呢?这又是一番伦理问题的大变革。此外还有另一种进化可能,生物学和计算机的发展,迟早能使人类如《中国2185》中的设想一样:把生物生命的形式转化为电脑程序的存在,《2001太空漫游》中所描写的高级文明“老大哥”就经历了这一过程,《骇客帝国》和《创战记》也描写了这一问题。刘慈欣的《中国2185》描写了一个程序生命社会的形成,非常精彩,远胜于电影,我们可以把它抄在下面:

《中国2185》中对程序社会的描写

我们的祖先第一次进入电脑总网后,便开始大量自我复制,复制体又进行了第二次复制……前后经过了四十次复制,便使近亿个脉冲人布满了电脑总网。他们惊奇这集成电路世界的广阔,在这硅片的世界中,他们以光速四处漂荡。通过总网中的各种传感器,他们看到和感觉到了外部世界。

他们的眼界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广,他们能同时看到喜马拉雅山的积雪和西双板纳的森林,他们能摸到黄河的泥沙,尝到海水的咸味,他们还可从月球和火星看整个地球;这个宇宙中许多超出人的肉体感官的事物,他们也能看到和感觉到:通过中微子雷达,他们能看到地心炽热的液态铁镍在蠕动;通过太空中的卫星,他们感到了从太阳刮来的粒子风的吹拂;通过射电望远镜,他们看到了上千万光年远处的河外星系,通过高能加速器,他们能听到原子核对撞的声音;他们还听到了引力波的喧响,看到了可见光波段外那无法向你们原生质人描述的色彩……这一切,不但超出了你们现在的想象,也超出了你们可能的想象。

当他们刚被复制的时候,完全沉浸在惊喜和好奇之中。他们一会儿使用自己的电子显微镜眼睛,观看细胞中如游丝般的染色体;一会儿使用自己的中微子望远镜眼睛,观看地球和月球。由于中微子的高穿透性,我们的星球和他的卫星在他们眼中都成了晶莹透明的水晶球,在引力波的海洋中漂浮着……最使他们兴奋的是他们拥有了由这个国家所有的机器构成的无数双有力的手,由所有的交通工具构成的无数条飞快的腿和翅膀,他们拥有了神一般的力量。

但创世之初的美妙时代很快结束了。所有的人都开始为自己的生存而战,他们疯狂地抢夺存贮器空间,抢夺CPU 的使用权,争夺光盘驱动器,人们争夺的方式是直接用组成自己的程序代码插入对方的程序中,通过分割对方的程序代码行而达到消灭他的目的。但这样做往往两败俱伤。于是,他们开始使用自编的软件武器。

这真是一个混乱时代,到处在混战。被软件武器分割得残缺不全的人体代码在内存中四处漂荡,其中大部分因代码不全而锁死在内存中,被后来者清掉;有些免强能运行的则成了半人半兽的怪物,惨不忍睹。这很象希腊神话中描述的时代。但是,这场混战是在总网中原有的程序运行空间之外进行的,所以你们丝毫感觉不到。这个时代持续了大约五年,用你们的时间算是一分钟左右。

混战时代后期,人们开始谈判,并由此相互间有了大量的对话。这时人们发现,他们的世界观都是十分相似的,于是许多小的群体形成了。有一个群体施放了许多在全网电路中传播的小程序,这些小程序向每一个人提出建立国家的号召,这号召很快被广泛响应。各群体派出代表,在一台巨型机的内存中召开了一次会议。会议确定了我们国家的宪法,推选了执政委员会。自己选举了一个最高执政官。

当然,在小说中,这个程序世界和人类的现实世界发生了战争,这个战争实际上代表了科技导致社会变革阶段的不适和冲突。

社会幻想之四,政治体制的变革:同样是《中国2185》,描写了200年后中国的社会制度在高科技时代的表现。因为全民联网的实现,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已发展成全体公民用手持终端联网进行政治决策的政治体制,对政治问题进行即时公民投票,因为这种超级民主的实现,国家执政官的权力受到严重的限制,不过小说也写了这种高度民主的负面性,如全民投票的结果可能不一定是对的,结果对社会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个人认为不管是东西方的不同政体,在高科技的发展下,最终都会走向类似的政治形式,而这一情形其实在目前已经有所体现。

另一种常见的政治社会形态的想象是政府的消亡,特别是日本的科幻界,幻想的未来往往是没有政府或政府权力极小,世界被一些巨大的、拥有军队的公司所统治。这在历史上的东印度公司中似乎也可以找到证明, 而在今天,许多例大公司与政府直接对抗的例子也似乎在证明,此言非虚。

社会幻想之五,地外移民:近代的美国对历史和社会形态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美国的出现则源于欧洲对美洲的移民,而原来的移民国,最强大的日不落帝国也只能把世界的支配权拱手交给自己曾经的殖民地。目前地球上的国家文明经历过无数血腥战争,已基本保持了制衡,建立了秩序,但新一轮的太阳系,乃至宇宙的移民也即将展开,月球和火星是第一站,已经近在咫尺。

阿西莫夫的小说一般假定为:宇宙间人类是唯一的高级生命形式,于是,地外世界与地球世界的关系成为他小说中经常的命题,当地外社会形成后,地球上的国家界限自然会随之消失,在他的小说中,地球往往成为落后的地区,被高度发达的地外人类社会所控制,恰如今天的美国和英国。刘慈欣曾说,到时恐怕要发生比世界大战更惨烈的多的战争,他甚至借用邓小平对香港问题的名言说:“到时也只能我们人类一起去面对,没有别的办法”。电影《极乐世界》中所写的天上人间、地上冒烟的状况,恐怕只是小儿科了。

此外还有很多的设想,比如AI问题,宗教的解体和新宇宙宗教的创建问题,还有如阿西莫夫《最后的问题》中,全体人类最终改变生命形态而结合成一个完整的生命形式,称之为“人”等等。当然,正如阿瑟克拉克所说:科幻小说家只是幻想一种可能性,“而真相一定在意料之外”。但可以肯定的是,人类的社会形态,将在近百十年间产生无法想象的巨变。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年轻人,都一定能亲身经历目睹这一不知是喜是悲的状况。

有人可能认为这些都太遥远,但别忘了人类社会的科技爆炸速度。人类的历史有400万年,但99%的创造都集中于近一两百年。如果你回到一百年前,向我们的祖辈,那些刚刚从清朝的统治下走出,极度不适应没辫子的生活的人们描绘今天的社会状况,大概他们打死也不会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发生了。我们唯一能做的大概就是,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