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公知热胀,科学家冷缩

[摘要]科学与文学的鸿沟越来越阔,因为前者的演进如斯诺所说,远较后者缓慢。何况,现代人拿起手机便有数不清的免费娱乐,叫人花脑筋思考宇宙奥秘的确是一件十分困难的差事。

作者:邝重平,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工程学与数学双博士,英国电机工程师学会院士,香港工程师学会院士。于香港中文大学三个工程学系任教逾二十七载。

【大家】公知热胀,科学家冷缩

C.P. 斯诺 (C.P. Snow) 1959年在剑桥大学 Rede Lecture 上发表《两种文化》,纵论文学家与科学家的鸿沟。自此,《两种文化》这篇著名讲稿便成为讨论人文与科学之间文化差异的经典。斯诺在物理圣殿,剑桥大学的卡文迪许实验室获得博士学位。后来阴差阳错他转行当作家,写了一系列广受欢迎的小说。由于这种特殊背景,斯诺的友好既有诸如布莱克特(Patrick Blackett) 的大科学家,亦有着名的人文学者如巴赞 (Jacques Barzun)。他对这两种文化所存在的差异自然较其他人有更强烈感觉。

斯诺经常与受过高深教育的社会精英聚会。有一两次他问大家谁可描述热力学第二定律,结果令他大失所望。斯诺认为,这基本物理问题等同于「你有没有读过莎士比亚?」对于精英们科学见识之贫乏,英国数学泰斗哈代 (G.H. Hardy) 曾经对斯诺表达他的慨叹:「你有没有注意到『知识份子』这个词今天的用法?新的定义肯定不包括卢瑟福、爱丁顿、狄拉克、艾德里安或者我在内。」哈代口中的卢瑟福、爱丁顿、狄拉克、和艾德里安,无一不是殿堂级的科学家。时至今天,文学与科学似乎仍难以对话。诺贝尔奖得主,粒子物理学家格拉肖 (Sheldon Lee Glashow) 为哈佛文科生写了一本物理学教科书《由炼金术到夸克》。在书的序言中他开宗明义,重申科学家与人文学者的歧异:「有些人视科学家为既不善于写作,也不喜欢阅读的文化盲,只懂得将自己困在狭窄的专业,人文学者冷待他们是理所当然。这些人错了。我们当中大多数人都颇为博学,面对历史学家、文学评论家、哲学家亦能公平较量。反之,某些人文学者不通数理却以此为傲。我们跟他们对话一定要配合他们的兴趣,而非讨论大家共同关心的事情---为了进入他们的地盘我们必须调整心智。正如我妻严正要求:『进餐时请勿讨论物理!』。」也难怪格拉肖语带调侃。环顾四周,文采风华的科学家易得,出入科学大门自如的文学家难求。斯诺、张系国、陈之藩这种 “两栖动物” (诗人余光中语) 可能是少数,但像钱德拉塞卡 (S. Chandrasekhar)、戴森 (Freeman Dyson) 这类文理皆精的科学家,虽不至汗牛充栋,但也绝非凤毛麟角。

如果斯诺今天在北大讲他的《两种文化》,他问听众的问题可能变成「谁可以讲一下什么是上帝粒子?」接着他或会将问题等同:「你有没有读过红楼梦?」我相信54年后的斯诺如今失望更大,因为一般人更难理解现代物理的复杂问题。事实上,科学与文学的鸿沟越来越阔,因为前者的演进如斯诺所说,远较后者缓慢。何况,现代人拿起手机便有数不清的免费娱乐,叫人花脑筋思考宇宙奥秘的确是一件十分困难的差事。

多数科学家也许并不像哈代般太介怀是否被定义为知识份子,他们跟文学家吵架的机会也少之又少。不过,缩窄一般民众与科学的鸿沟却是大事。在陈独秀提倡「德先生」和「赛先生」94年后今天的中国,赛先生的样子好像越来越模糊了。虽然这并非中国的独有现象,但西方学者、甚而政府,都好像比我们着急得多。例如美国数学学会 (American Mathematical Society) 就在上世纪末开始积极推动普及数学。总统奥巴马更明言以科学教育拯救美国经济,并付诸行动。他在2009年推出《以教育创新》计划 (Educate to Innovate),鼓励年青人投身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 当国外的《新科学家》、《美国科学人》等著名科普杂志已屹立了数十、甚至一百六十七个寒暑,我们在同一方向的发展,除了协助外国杂志出中文版或者翻译人家的科普读物,还是不成气候。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以 “学术也一样让你听得懂” 为宗旨,本来是一个向民众推广深度知识的有效渠道。可惜2001年讲堂启播以来跟科学有关的讲题是乏善可陈。至于如何改变这种现象, 除了科学家们要首先愿意放下身段,将所学带下凡间,政府的全力支持也不可或缺。毕竟,普及科学知识是其中一种提高国民素质的文化教育。

英国学者李约瑟 (Joseph Needham) 不需要我在这里介绍。他的十八册《中国之科学与文明》,启显著名的《李约瑟大哉问》:「为什么中国在明朝以前科技世界第一,之后却被西方远远抛离?」姑不论原因为何,我们只知道这距离到现在还没有大大缩窄。乐观的华人科学家认为、也期望中国快有本土出产的诺贝尔奖或菲尔兹奬科学家。他们所持的一个主要论点是在中国接受高等科技教育的人口众多。如果我们能够重视科学知识的普及并付诸行动,不单止能催生桂冠学人,更能促进全民社会进步吧。

作者原题《“红楼梦”与“上帝粒子”的两种文化》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大家-独家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duff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