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宋教仁:严复有话说

明德史馆微信公众号杨之2016-02-01 16:27
0

[摘要]严复在1911年占了许多卦,其中事关清廷“国运”的是2月20日的“占卦”,他据此预言清廷到这年秋天将遭遇“诸凶”。

题记:上期发出《神算子:严复的隐晦形象》之后,本期刊出严复如何用《周易》古朴的辩证法去观察理解他所处的时代的问题。其中,关于袁世凯在清末民初的“得势”与“失势”,特别是关于近代史上著名的“宋教仁刺杀案”(简称“宋案”)、以及与“宋案”相关联的“应桂馨案”、“赵秉钧”案,时人皆谓“袁世凯是幕后真凶”,对此,严复表示“存疑”。总之,严复是清末民初乱局中为数不多的“乱世清醒客”。他的不少历史见解,与时人以及后世许多历史学者的看法显得“格格不入”。不过,严复对于袁世凯复辟、宋教仁被杀等案的看法,终究是“一家之言”。现在,明德史馆发表此文,让我们一起体会历史的复杂性和丰富性。如果读者能从中获得某些启发,则幸莫大焉。

刺杀宋教仁:严复有话说

严复像

严复在1911年占了许多卦,其中事关清廷“国运”的是2月20日的“占卦”,他据此预言清廷到这年秋天将遭遇“诸凶”。严复当时还兼任清朝“资政院议员”职务。当预感清廷大事不妙时,他决定辞去“议员”职务。1911年6月5日,他写信给好友汪康年,透露说:“今岁秋间,必将辞职,盖年老气衰,不能复入是非之场”。

辛亥革命的爆发,被严复视为一场“灾祸”。他在给商务印书馆元老张元济的信中写道:“吾国于今已陷危地,所见种种怪相,殆为古今中外历史所皆无,此中是非曲直,非三十年后无从分晓耳。”1911年11月7日,严复在给《泰晤士报》驻华著名记者莫理循的信中,写道:“中国从此将进入一个糟糕的时期,并成为整个世界动乱的起因。直截了当地说,按目前状况,中国是不适于有一个像美国那样完全不同的、新形式的政府的。中国人民的气质和环境将需要至少三十年的变异和同化,才能使他们适合于建立共和国”。其实,严复是不反对“共和制度”的,他只是认为当时的中国还不适合推行美国式的民主制度。严复认为,中国目前只适合搞“君主立宪”,就是“保留帝制,但受适当的宪法约束”。

刺杀宋教仁:严复有话说

大总统袁世凯

1912年,袁世凯出任中华民国正式大总统之后,应袁之聘,严复出任京师大学堂总监督(北京大学校长)。按照前清官秩,这一职位是一个“三品实缺京堂官”,月薪“三百余两”,而根据当时的白银购买力,算是“天文数字的高薪了”。但严复尚嫌其少,他说:“大学堂月薪不过三百二两,然事烦责成亦重,敷衍不可,稍一整顿,必至开罪多人”。其后,严复又出任袁世凯总统的外交、法律顾问。虽蒙袁世凯礼遇甚厚,但严复内心已与袁世凯疏远。1914年2月28日,严复委托阮忠枢转呈,向大总统袁世凯“告假”,在这天日记中,他写道:“黄花既晚何用好,病桔虽多亦奚为”。

随后,袁世凯在杨度等人的蛊惑之下,意图复辟帝制。杨度甚至不经严复允许,擅自将其列名臭名昭著的“筹安会”,令严复懊恼万分。1916年1月5日,袁世凯在中南海大宴文武百官,特招严复赴宴,严复婉言谢绝。3月21日,严复日记记载:“大总统取消帝制”。5月27日,严复记载:“袁不见客,或言已去”。6月6日,严复日记记载:“巳时,洹上薨”。这里的“洹上”即袁世凯别称也,“薨”,是帝王驾崩之谓也。袁世凯号称“洪宪皇帝”,故其去世称“薨”。

刺杀宋教仁:严复有话说

1916年6月6日,袁世凯去世后,其灵柩运往河南安阳,埋葬在洹河边上。毛泽东在文革时期,说袁世凯可以作为历史的“反面教材”保存下来,故而袁世凯墓地幸免于难。袁世凯墓今称“袁林”

袁世凯的复辟闹剧,让严复不得不关注日益恶化的时局。袁世凯“不得善终”,也是严复十多年前早就预料到的。但不确定的是,袁世凯的结局是否也是严复占卦所得。1916年,他在给“忘年交”熊纯如的信中,写道:“夫仆之不满意于洹上,而料其终凶,非一朝夕之事。不独乙巳季廉之函,可以为证,即自庚子以后十余年间,袁氏炙手可热之时,数四相邀,而仆则萧然自远者,可以见矣”。

这封信中,严复所说的“季廉”,是熊纯如的哥哥熊元锷,为严复的得意门生。乙巳年是1905年,今已无法查找严复这年写给熊季廉的信。但是,严复在1904年1月11日写给熊季廉的信,可以佐证严复对当时在仕途上正如日中天的袁世凯前途的“预言”。严复信中说:“项城始颇有意于复,嗣以不佞萧然自远。……死权操进,茫不自知。不出三年必败。彼与庆邸虽有因循鲁莽、麻木狂躁之殊,其实皆满清送葬人才也”。读者诸君且注意了,严复这几句话何其了得!虽是短短几十个字,严复却已经道破了袁世凯的官运劫数,以及大清王朝的结局。

袁世凯出生在河南项城,时人尊称其“项城”。严复所说的“庆邸”,是指庆亲王奕劻。1904年1月严复说出此言,1908年年底,光绪皇帝与慈禧太后先后死去,由载沣出任摄政王,辅佐年幼的宣统皇帝溥仪。载沣很快将袁世凯罢免,恰应验严复的预言:“三年必败”。至于,严复说袁世凯与庆亲王都是满清的“送葬人才”,后来的历史已经证明,兹不赘叙。

刺杀宋教仁:严复有话说

严复的著作《老子评点》

熊元锷与熊纯如两兄弟,都酷爱研究《易经》与老庄之学。道不同不相为谋,出于对周易老庄的共同嗜好,严复与熊氏兄弟成为非常好的“忘年交”,“亦师亦友”。他们经常书信往来,探讨易经老庄之学。严复曾著有《老子评点》一书,他对周易、老庄之学,评价极高。1904年1月11日,严复致信熊元锷,说:“中国哲学有者必在《周易》、《老》、《庄》三书,晋人酷嗜,决非妄发。世界上智人少,下驷材多。以不相喻,乃有清谈误国之说。……吾辈读书,取适己事而已。天下可哀之徒,古今不可一一数也”。

严复的好友、历史学者夏曾佑在为严复的《老子评点》序中写道:“老子既著书之二千四百余年,吾友严几道读之,以为其说独与达尔文、孟德斯鸠、斯宾塞相通”。这又是严复汇通中西之学,用西学阐释中学,又一证明也。

1906年4月23日,熊元锷因病死去。严复痛心不已。其后,严复与其弟弟熊纯如又成为忘年交,两人经常讨论《周易》研究心得。如1916年,严复致信熊纯如,交流周易占卦心得,严复写道:“欧战,德必终凶。”严复还告诉熊纯如怎样研读《周易》,他说:“《周易》终无通诂,可先看王、程、苏三注,取触意绪而已”。

唐代易学大师孔颖达有句论述周易的名言,他说:“《易》有三名,易也,变易也,不易也”。其意是说,《易经》之“易”有三层意义,即“简易”、“不易”、“变易”。孔颖达还说:“盖《易》之三义,唯在于有,然有从无出,理则包无”。孔颖达的周易哲学观,令严复心领神会。严复是将《周易》的“变易”哲学运用于观察人类历史变迁,亦如司马迁所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

刺杀宋教仁:严复有话说

1913年《真相画报》刊登的与宋教仁案相关的嫌疑犯。图中几位除了袁世凯是病死的外,其余都是被暗杀的。后世学者认为,这些人是被袁世凯杀人灭口的,但严复认为不可能。

还在袁世凯未败亡之际,严复在与熊纯如的信中,就探讨袁世凯在清末民初的“得势”与“失势”。他说:“自辛亥改步以来,洹上之得有首位者,无他,旧握兵权,而羽翼为尽死力故也”。至于时人言之凿凿,举世公认的几起袁世凯制造的“凶杀案”,如“吴禄贞案”、“宋教仁案”、“赵秉钧案”、“应桂馨案”、“郑汝成案”、“黄远生案”,皆以为是“袁世凯所主使”。对于这些历史“迷案”,严复有独到见解,他说:“夫杀吴、宋,虽公孙子阳而外之所不为,然犹有说,至于赵秉钧,郑汝成,皆平日所谓心腹股肱,徒以泄密灭口之故,忍出于此,则群下几何其不解体乎?事极冥昧,非经正式裁判,吾曹不敢遽以为真”。不过,严复承认,这些被认为与袁世凯有关的“凶杀案”确实客观上让袁世凯最终陷入众叛亲离的悲惨结局。

刺杀宋教仁:严复有话说

1913年3月,宋教仁在上海火车站被刺杀

1916年,严复的气喘病加剧,他在病中仍然手批《庄子》。1920年,严复自知大限不远,乃南下福建老家,颐养天年。1921年10月27日严复去世之前,亲书遗嘱,内列三事:一,中国必不亡,旧法可损益,必不可叛;二,新知无尽,真理无穷,人生一世,宜励业益知;三,两害相权:己轻,群重。这三件事,第一条是告诫国人,不要丧失民族自信心,中国不会灭亡,不要背叛中国的传统文化;第二条是劝告人们要追求真理,滋养智慧;第三条是要有“大局观”,要有“家国情怀”,不能盲目地搞个人主义。观此三事,可知严复一生汇通中西之学,到其临终之际,还是不忘“中体西用”。用鲁迅先生的话说,严复的确“与众不同”,他是那个时代“中国感觉最敏锐的人“。

转自“明德史馆”微信公众号,腾讯文化合作媒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标签: 宋教仁严复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zola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