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高义、裴宜理等哈佛学者悼念孔飞力

新史学微信公众号陈丹丹译2016-02-20 15:14
0

[摘要]孔飞力是历史学家的历史学家,费正清诸多学生中最受喜爱的一位;他也转而训练出研究现代中国历史的一代学者。孔飞力给历史研究设定了很高的标准,并从他自己开始。

锋按:著名汉学家孔飞力先生(1933-2016)上周因病去世,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网站贴出多位哈佛学者对这位前中心主任的悼念,颇富深情,对孔飞力对中国研究领域之持续影响做了高度评价。现特请陈丹丹女史将其译出,以让中国读者更多地了解这位倾心于中国历史的汉学巨子。

(http://fairbank.fas.harvard.edu/news/former-fairbank-center-director-philip-kuhn-1933-2016)

傅高义、裴宜理等哈佛学者悼念孔飞力

哈佛大学著名汉学家孔飞力(1933-2016)

宋怡明(Michael A. Szonyi,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主任)

孔飞力是一个很棒的学者。但我更要记住他对我和我的家人的好,还有他的智慧。他的糙笑话,让每个人和他的交流都分外轻松;这也让我们也都不那么严肃了。他的离去对我们这个集体是个极大的损失。

傅高义(Ezra Voogel,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前主任,任期:1973-1975, 1995-1999)

孔飞力是历史学家的历史学家,费正清诸多学生中最受喜爱的一位;他也转而训练出研究现代中国历史的一代学者。孔飞力给历史研究设定了很高的标准,并从他自己开始。

柯伟林(William Kirby,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前主任,任期:2006-2007,2008-2010,2011-2013)

我熟知孔飞力和他的各个角色,这是我的荣幸。费正清退休后,他来了,把费正清的学生(比如我)看作自己的学生,最后把我们都变成他的学生。他仔细地读博士论文,一直支持我们这些学生。

大约十年后,我成了他在历史系的同事。我们一起教研究生的入门研讨班及追踪现代中国史之思想世系的阅读课程。最重要的是,菲利普首先是一个非常博学的历史学家,其次才是一个中国历史学家。这一点让他与众不同。

又过了十年,当我做文理学院院长时,菲利普是东亚系的系主任。但我觉得仍在向他汇报。他充满能量的心灵、锐智、让人无语的俏皮话,使他成为他热爱并服务着的大学、学院的教员中的一个领袖。

菲利普,就像他的导师费正清 (菲利普比其他任何人都懂老师的著作)一样,是他下一代中国历史学家的一位极高要求并全力支持的老师。他的学生们,在至少三个洲定义并更新这个领域。他独创的心灵和坚持不懈的求知欲,通过他们,继续鲜活。

裴宜理 (Elizabeth Perry,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前主任,任期:1999-2002)

孔飞力属于那些稀有的学者:著作虽少,所言广大。

《中华帝国晚期的叛乱及其敌人》重新导向了现代中国领域:从固着于“中国对西方之回应”,转向瞩目于松解帝国之系统的内部动力学。《叫魂》与之相反,呈现看似怪异的民间信仰,如何维持专制统治。菲利普不只是一个杰出且影响大的学者;他也是一个慷慨的同事。他对我第一本书的过高评价,让其他历史学家更信服这本书。他邀请我在1982-83年间到哈佛做访问教授教书,将我引入这所大学丰富研究资源。做费正清中心主任的时候,他贤明(并令人愉悦!)的指导,让我多次免入歧途。

欧立德(Mark C. Elliott ,哈佛主管国际事务的副教务长,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前主任,任期:2010-2011,2013-2015)

和菲利普在一起,就是和一位因敏锐看待人与政治而欣喜的人在一起。在他洞穿某些人类小弱点(不管是来自于一个中国官僚,还是哈佛同事)的黠笑之后,是一位真君子深切又善感的人道主义。他对中国历史之研究的贡献那么大,却很少充当学术权威;他更愿意最有热诚地和他的许多学生一起卷起袖子,或在和朋友吃饭时(总是中餐)分享个“邪恶的”笑话。像他的老师费正清一样,他对哈佛、对最高标准的历史之学术、对将中国研究融入美国的学术社会,都毫无保留地投入一切。( 陈丹丹译)

转自“新史学”微信公众号(New_History2014),腾讯文化合作媒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傅高义、裴宜理等哈佛学者悼念孔飞力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zola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