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访苏沿途杀机重重,敌人欲炸毁主席专列

[摘要]26日深夜,毛泽东的专列由满洲里车站出发,为了确保行车安全,迷惑敌人,做到“万无一失”,第一列车内全部是空的;第二列才是担当警卫任务的前驱车;毛泽东和所有回国人员均在第三列车上。

本文摘自《见证共和国往事》,余玮 吴志菲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6年1月

毛泽东访苏沿途杀机重重,敌人欲炸毁主席专列

毛泽东和斯大林,图源网络。

1949年11月12日,斯大林发来电报,邀请毛泽东访苏。这年,12月21日是斯大林70岁生日,毛泽东决定此前率代表团前往莫斯科祝寿,并就两党关心的问题交换意见,商讨和签订有关条约、协定等。这是新生的共和国和党的领袖首次外事出访,政务院总理兼外交部长周恩来十分重视。

11月15日,周恩来将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副部长杨奇清及铁道部部长滕代远同时叫到中南海西花厅,强调说:“保卫毛主席的安全,就是捍卫新生的共和国。你们公安和铁道部门要担负起确保主席和代表团安全的重任呀!”

经过各抒己见,互相补充,一个毛泽东访苏专列的保卫方案逐渐成形了:调动三个师的部队参加护路;派出三组专列以迷惑敌人;在运输调度上让所有客货列车为专列让路;严格保密,对专列和铁道部、公安部都分别规定代号,主席乘坐的专车为“9002”次,代号“李德生”。

周恩来决定,成立一个主席专列保卫小组,由杨奇清担任组长、滕代远担任副组长,罗瑞卿主要抓肃反工作。全面的保卫工作由杨奇清负责;专列和铁路系统由铁道部负责;沿线车站人员,凡有嫌疑者,一律调离;专列上的乘务人员更须严格审查,经铁路局党委书记签字后报滕代远批准。

晚年,肖彬透露:“正当毛主席要动身之前,突然发现一部潜伏的国民党电台露头活动。中央要求公安部限期破案。于是,杨奇清亲自指挥公安部和北京、天津两市的侦察人员密切配合,协同作战,如期将号称‘万能台’(台长、报务员、译电员全由一人担任的电台)的国民党保密局北平潜伏台挖了出来。”

就在毛泽东出访的前一天,周恩来再次召见杨奇清,要求:“主席专列出发以后,你要密切注意沿途情况,及时向我通报。为了做到高度保密,主席的专列所经过之处,各地党政负责干部,一律不进站迎送,除非主席特别召见。从首都出发时,中央领导同志也不进站送行。”并加重语气叮嘱:“奇清同志,在路上你们要百倍警惕,防患于未然,绝对保证毛主席的安全!”杨奇清起身,坚定而响亮地表示:“请总理放心,我们一定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任务,确保主席访苏的安全!”

12月6日,北京下了一场雪。洁白的雪花,让京城玉砌银装,分外妖娆。

18时,北京西直门火车站里异常肃静,三辆列车静静地停在轨道上,四周戒备森严。晚7时,杨奇清与滕代远先行到车站再一次进行安全检查。不久,周恩来和罗瑞卿分别上车视察,认为满意。

20时30分许,毛泽东从一辆小车上下来。杨奇清与滕代远等向他敬礼,周恩来与罗瑞卿迎上去向毛泽东介绍情况:“主席呀!路上的安全保卫工作就由奇清同志负责。代远同志协助奇清同志,保证专列畅通无阻。”

毛泽东风趣地笑着说:“唐太宗李世民出行时带两员大将护驾,就是后来当了门神的尉迟恭和秦叔宝。我毛泽东今天是第一次出行,也有你们两员大将,再加上他们两员小将,这不是比太宗李世民还要威风吗!哈哈……”所有的人都被逗笑了。

“请主席上车吧!”周恩来做了个手势。毛泽东点点头,走向专列。罗瑞卿、杨奇清与滕代远等跟着上了专列。车头上悬挂着庄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

21时整,主席专列9002次徐徐启动,向站外开去。就在半个小时以前,停在第二站台的前卫列车已经发车。

站台上,周恩来等目送专列远去。专列一共十节,毛泽东乘坐在倒数第三节。

列车到达天津站,停车后警卫的同志上来报告:“在专列要经过的铁轨中间发现一颗手榴弹!”罗瑞卿听后大怒:“简直乱弹琴!”杨奇清也说:“怎么才发现?不是早就清理过了吗?”罗瑞卿怪道:“你们保卫工作是怎么搞的?出了问题,我们怎么向中央和全国人民交代?”

这时,站在一边的外交部副部长李克农叫人把那枚手榴弹拿来看看,原来是颗长满铁锈的旧弹,锈成一个铁疙瘩,不可能再爆炸了。后来查明是一个白俄籍“职工”所为。在铁路内部严格的检查中,天津铁路局杨村大桥的桥墩上还发现了一个炸药包,这些都被及时被排除了。

罗瑞卿当即和杨奇清商量了一下,临时决定他在天津站下车,对此事进行彻查。临别时,罗瑞卿说:“我下去后,车上的警卫工作你多费心,有什么情况我们随时联系。”

罗瑞卿带人在天津下车后作了认真的追查,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情况,估计是无意丢弃的。

清晨,一轮红日从东方地平线升起。专列所经过的路线,护路部队一公里一个岗哨,一双双警惕的眼睛密切巡视着四面八方。很快,前方已是著名的“天下第一关”山海关了。毛泽东饶有兴趣地对杨奇清与滕代远及随行人员说:“你们看,‘天下第一关’何等雄伟!我们就要出关了,到此岂有不下车之理?”杨奇清与滕代远一怔,不吭声,交换了一下眼神。

毛泽东手执香烟,笑容可掬地说:“怎么,不批准?”杨奇清说:“主席这次出行,中央制定了十分严格的保密纪律,我们没有权力违反。主席说过‘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嘛!”滕代远又补上一句:“主席,我们是为了您的安全和代表团的安全着想……”

毛泽东笑了起来:“知道知道,‘忠言逆耳利于行’嘛!我的安全由你们负责,听你们的好喽!没得办法,山海关呀山海关,这一次我只能望梅止渴喽。”在场的人都被逗得笑了起来。

列车到达山海关站后停车,加煤加水并更换机车,机车乘务人员在此换乘。毛泽东并未就此打消游览山海关的念头,神情认真地隔窗远眺。随行的中央警卫团团长汪东兴看得明白,于是找杨奇清和滕代远商议,要让主席下车去看看。杨奇清与滕代远显然都难以再坚持不准主席下车了,但杨奇清还是不无犹豫地提出:天津杨村的铁路桥梁发现了炸药包,进入东北后敌情将更加复杂……

“你们在开么子会呀?”随着响起毛泽东的声音,他已顺着车厢过道朝他们走来。听汪东兴如实报告之后,毛泽东操着乡音不无风趣地说:“蒋介石早就想要我这条命喽!可是我的命大,硬得很喽,他从前用八百万军队、全副美式装备,也没有把我这条命要去嘛!现在,他想靠几个跳梁小丑、几把手枪、几颗炸弹,就能要了我的这条命去,那才真是痴人说梦呢!你们说呢?”

杨奇清见毛泽东要下车,已不可能再阻拦,忙对汪东兴说:“外面风大,您帮主席加点儿衣服!”然后又与滕代远打了个招呼,便第一个走下了专列。

事实上,车站和月台上的执勤人员已经纷纷在心中猜测:这趟如此严格保密的专列里面究竟坐的是什么人?从所有客货列车都要给专列让道,所有乘客和摊贩以及闲杂人员一个也不准进入月台等措施,他们肯定专列里面坐的是党和政府的首脑人物,却没想到竟然是在一个多月前代表中华民族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的毛主席!

“毛主席到了山海关!”消息不胫而走,通过电话、电报迅速传向四面八方,其速度远比专列要快上无数倍。其中也包括台湾“保密局”“东北地下技术纵队”。

其时,驻台湾美国顾问布莱德已通过莫斯科的间谍获悉苏联政府正在准备接待中共领袖毛泽东,并将这一情报转告了毛人凤;而毛人凤又从“东北地下技术纵队”的电报中得以证实,当即赶到士林官邸向蒋介石报告。蒋介石当即下令:“你马上电令大陆东北地下技术纵队,让他们不惜一切代价,给我干掉毛泽东和他的专列!你要立刻派出最有经验的行动人员去东北督战,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准失败。”

毛人凤挑选了高级间谍张大平作为“保密局”特派员,派专机将其空投哈尔滨双城林场,与“东北地下技术纵队”接头,针对毛泽东的专列即速实施“A,B,C”三套作战方案。台湾“保密局”同时将这一命令以密电发给了隐蔽在哈尔滨郊外山林中一幢小洋楼里的“东北地下技术纵队”……

这份密电被公安部电讯组截获,火速将密电译文呈交给周恩来。周恩来果断地对罗瑞卿说:“这个情报非常重要,对奇清同志他们保卫主席的安全工作十分不利。瑞卿同志,你立即通知奇清同志,请他根据敌情的变化,相机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防范措施,全权处理所有突发事件。一定要确保主席的绝对安全!”

专列上,杨奇清接了罗瑞卿所传达的总理电话指示后,便与滕代远商量:“主席要思考和处理全国的大事,罗部长转告总理的指示是由我们全权处置所有突发事件,我看是不是先不要去惊动主席?”滕代远表示赞同。

“我想台湾‘保密局’现在所能够采取的行动,无非是动用地面潜伏的敌特组织,再加上空投特务督战罢了。对他们的地面力量嘛,我马上电令东北各地公安局,对所管辖地区铁路的重要部位,火速布控,来个一网打尽。对他们的空投特务嘛,来个发动群众,军民结合,全面监视,随时准备接待——”杨奇清胸有成竹地说着,将手有力地一挥。

很快,台湾“保密局”特派员上校处长张大平落进了由哈尔滨市公安局设下的包围圈,束手被擒,连夜受审。哈尔滨市公安局查清他的具体行动方案,特别是交代了“保密局”东北地下技术纵队的藏匿地点,从而一举粉碎了东北地下技术纵队的阴谋。

杨奇清当即向主席报捷。毛泽东显然很高兴,风趣地说:“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卤水点豆腐’。‘保密局’是‘机关算尽’,可是碰到你们公安部,却‘反误了卿卿性命’。今天晚上可以睡个好觉喽!”

7日晚,列车到达沈阳车站。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东北人民政府主席高岗一行人上车看望毛泽东,他主动提出要陪送毛泽东到满洲里,毛泽东没有同意。

专列在沈阳站停留更换机车,换上了1861号蒸汽机车担当牵引任务。

沿线的车站、桥梁、涵洞、制高点、居民点及所有易于隐蔽的树林、土包、暗道,都布置了岗哨。铁路沿线两侧的每一根电线杆下都站有一名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钢枪闪着寒光,他们背朝路基,警惕地守卫在专列经过的地方。

列车经过三天三夜运行,于12月9日到达中苏边境的满洲里站。车站南面是中国的长春铁路,北面是苏联铁路,因为两国轨距不同,所以在这里要转乘苏方派来迎接的专列,一列墨绿色的苏联高级专列已停在站内待命。

杨奇清、滕代远分别与苏联保卫部门负责人、苏方铁道总局负责人交接有关工作后,随即登上苏方列车,认真仔细地进行查看,直到完全放心后才走下列车,命令我方人员开始搬运行李等物品……

毛泽东整理了一下衣着,穿好大衣,大步走下车来。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莫洛托夫、国防部长布尔加宁元帅、外贸部长缅什科夫、外交部副部长葛罗米柯及苏联驻华大使罗申等前来迎接。

这时,站前广场上,军乐高奏,鼓号齐鸣。一排排穿着新军装的苏联仪仗队整队肃立,当毛泽东走过去时,“唰——”地一下,仪仗队持枪行礼,向中国人民的领袖致敬。毛泽东注目还礼。检阅仪仗队后,毛泽东微笑着与在场送行的杨奇清、滕代远等亲切握手,说:“一路上辛苦了,谢谢你们。”

毛泽东登上苏方列车,并不急于走进车厢。一直站在车厢门口向中方送行的同志挥手致意。同志们站在原地未动,一直目送列车远去。

杨奇清、滕代远随即向地方公安部门和铁路部门工作人员布置任务,要求做好充分准备,随时迎接主席专列返回任务,确保回京安全。

1950年2月17日,是中国传统节日——春节。毛泽东结束了对苏联的访问,于莫斯科时间晚上10点30分登上苏联列车启程回国。

苏方提供的认真负责的安全保卫工作,使毛泽东这次出访十分顺利。滕代远在回忆录中写道:“1950年2月17日,毛主席又坐苏联火车返回,在苏联首都莫斯科车站发表了讲话,公布了新闻消息,比出发时更为公开了,更增加了我们保卫主席安全返国的难度。我亲自布置有关工作外,还组织专列到满洲里车站迎接。”

26日下午抵达满洲里后,“毛泽东与专门前来迎接的高岗、罗瑞卿、滕代远、张策、杨奇清、汪金祥等见面时非常高兴,和他们谈笑风生,从精神上看轻松不少”,汪东兴在日记中如是写道。

国内外的阶级敌人没有放过这次“机会”。2月下旬的一个深夜,他们扒开了长春市郊外的数里铁路干线,妄图制造列车颠覆。被我地方公安部门及时发现,立即组织人员将线路修复。

26日深夜,毛泽东的专列由满洲里车站出发,为了确保行车安全,迷惑敌人,做到“万无一失”,第一列车内全部是空的,任务是轧道开路;第二列才是担当警卫任务的前驱车;毛泽东和所有回国人员均在第三列车上,主席的车厢挂在最后一节。

在返回途中,黑龙江省委书记张启龙擅自决定将专列开往齐齐哈尔,被滕代远发觉后加以制止,并严肃批评张启龙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此事致使专列在昂昂溪车站稍有延误。

3月4日20时,毛泽东一行安全抵达首都北京。至此,历时89天,毛泽东率领中共代表团完成了这次具有重要历史意义的访问。

杨清说:“毛泽东在苏联进行的这次国事访问,签订了对当时冷战格局以及中国未来发展都具有深远影响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这是毛泽东第一次以大国领导人的身份登上国际舞台,围绕这次访问,中美苏等各方力量在台前幕后都展开了激烈较量,留下了许多耐人寻味的历史瞬间。我的父亲幸运地参与了送迎的安全保卫工作,也成了历史的见证者之一。”

《见证共和国往事》图书简介

毛泽东访苏沿途杀机重重,敌人欲炸毁主席专列

《见证共和国往事》,余玮 吴志菲 著,当代中国出版社,2016年1月

回首共和国往事,波澜壮阔,风云变幻。本书作者采访了一些重要历史场合的见证者,重大历史事件的亲历者和推动者(这些事件包括:开国大典、万隆会议、庐山会议、“两案”审判等、香港澳门回归);在共和国历史上重要人物身边的工作人员(这些人物包括: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胡耀邦等),讲述这些往事背后的故事,揭开一些内幕和鲜为人知的历史细节,在某种意义上反映了新中国的历史进程。

(本文为腾讯文化签约的合作方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duff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