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丁·雅克:邓小平时代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转型期

思想报道腾讯思享会马丁·雅克2016-05-05 17:51
0

[摘要]19世纪末以来,中国需要不断地适应欧洲化的国际机制。而现在,中国虽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它已是一个强大的发展中国家,不再需要简单地去适应世界其他国家的模式。

【编者按】“对邓小平而言,外交政策是次要的,当时也的确如此,更多地是作为一种推进实现国家经济目标的手段。而就目前而言,外交政策的重要性则不可同日而语了。”日前,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资深研究员、中国问题专家、《大国雄心:一个永不褪色的大国梦》作者马丁•雅克在北京大学发表了主题为“中国模式与世界秩序”的演讲,全面解析中国发展模式与西方模式的异同以及中国为何有能力引领世界的未来,腾讯思享会联合主办。马丁•雅克认为邓小平时代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一个转型期和增长期。现在的中国已经发展成为世界强国并能领导全球新秩序的重塑,因此中国政府必须开始转换思维模式,重视外交政策的核心地位,思考中国应该成为一个怎样的大国。以下为部分演讲实录:

经济增长是邓小平时代的主要目标

马丁•雅克(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资深研究员):邓小平时期的主要目标,首先就是经济增长。当时中国还非常贫穷,国力还非常弱,其它的目标都被看作一种奢侈的追求。比如说当时中国的外交政策,本质上而言,就是如何为中国经济增长创造最有利的条件。所以,邓小平时期,中国政府跟很多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当时他也看出来了,其实跟美国的关系是很重要的,这是中国进入国际体系的重要门户。

马丁·雅克:邓小平时代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转型期

1984年5月29日,邓小平会见来华访问的巴西总统若昂·菲格雷多

在我看来,这是人类世界历史上最成功的一个转型期和增长期。2014年中国的GDP以购买力平价计算超过美国,IMF预测在2019年中国的经济规模将超出美国19%~20%。这个阶段的人均增长同样非常瞩目,人民生活水平也在不断提升。1978年的水平大概只有美国的2%,而现在已经超过美国生活水平的20%。

很多美国人对中国的全面崛起感到忧虑

当时的目标实现得如此顺利和成功,以至于中国现在需要换一种思维模式。这就是大家比较熟悉的GDP增长率的下降,这一现象是从2009年左右开始的。这也让我们想到了另一个问题:邓小平时代之后,中国会是怎样的一个局面呢?邓小平的年代,我指的是大概一直到2012年,当然其中也有江泽民和胡锦涛。

习近平在上任后不久就推出了“中国梦”这样的一个战略和概念。在此之前,中国的崛起更多地被看作一种经济现象。实际上很多美国评论员认为,它也只会是一种经济崛起。很多美国人非常吃惊地发现,中国的重要性越来越广泛,并为此感到忧虑。因为之前他们觉得,中国对美国仅仅会有经济上的一些挑战和威胁。这种观点,在美国和相当数量的欧洲人当中都非常普遍。

中国在不断地定义“大国”的含义

19世纪末以来,中国需要不断地适应欧洲化的国际机制。而现在,中国虽然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但它已是一个强大的发展中国家,不再需要简单地去适应世界其他国家的模式。中国现在可以问出19世纪以来很难问出的问题,比如说:中国在全球的位置和角色是什么?中国的追求是什么?中国希望成为怎样的一个大国?什么是一个大国?其实中国也在不断地定义一个大国的含义。

现在中国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在我这本书的第一版当中,我提出这有可能会发生,但是没有想到,在2012年、2013年就会有这些新的突破。《大国的兴衰》中,作者保罗•肯尼迪说这些国家的兴起首先是经济的崛起,之后是去考虑政治、文化、军事方面的各种影响。通常而言,这个过程是需要一些时间和空间的,比如说英国和美国。可是在中国的案例当中,看起来似乎并不是明显按照这样的一种顺序和阶段的发展。

外交政策对于逐渐成为大国的中国越来越重要了

中国政府现在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中国想要成为怎样的一个大国。对邓小平而言,外交政策是次要的,当时也的确如此,更多的是作为一种推进实现国家经济目标的手段。而就目前而言,外交政策的重要性则不可同日而语了。对于中国政府而言,从某种意义来讲,外交政策越来越有着核心的重要性。

邓小平时代的第一阶段,中国的转变在国外没有太大影响,更多的是本国的转变,可能只对附近的邻国有一些影响,本质上是一个国内范围的努力。可是在21世纪的头十年,大概从2001年到2012年的样子,中国的转变不仅仅对该区域的国家有着重要影响,对世界各地也都有影响。世界上现在大概有128个国家的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是中国。我们可以很清楚地说,从1978年到现在,中国已经有了一个改革性的转变,影响到世界的很多其它国家。

我想中国一定要进入第三阶段。在这个新的阶段,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会以一个不同的思维方式来看待问题,这也是现在中国正在做的。中国的这样一种转变也正在改变整个世界。作为全球转变的一个关键引擎,中国要有什么样的责任、什么样的机制、什么样的框架?所有这些都是很大的问题,之前这些实际上都是美国的一些问题,但是现在,中国已经切入其中。显然,中国已经到了一个可以提出这些问题的重要位置。

美国依然是国际体系的“大家长”和最大受益者

我想邓小平为中国留下的一个优势,就在于至少他让中国加入了一个国际系统当中,可以享有相对来说比较自由的贸易,所以中国的这种出口策略可以在世界上很多地方打出市场来。经济全球化对中国来说也是一个优势,因此有很多外国投资进入中国。与此同时,中国也受到美国更多的批评,美国一直以来都在说中国是自由贸易和国际体系的破坏者,中国从全球化中受益,却并没有为之做出太多贡献。

对于这样的批评,我认为一个回复是中国是一个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刚刚达到勉强温饱的阶段。而且中国和美国在国际体系中的位置是不一样的,当前的中国肯定是一个参加者,但是美国呢?它是属于整体的一个大家长,是国际体系的一个“地主”,而且也确实是最主要的受益者。中国虽说也是国际体系的参与者,但还是一个“租户”“佃户”,和美国是不一样的待遇。美国在这个体系当中有着更大的影响力,而现在中国的地位也正在发生一个关键的转变。差不多从2012、2013年开始,中国的两大提议就真正地代表着中国已经不再是国际体系中的“搭便车”的人了。

亚投行对于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可能形成潜在的威胁

亚投行是2014年10月正式提出的,很多国家进入了这个体系。从1945年开始,很多人都把英国描述为美国的“走狗”,英国突然在2015年宣布要加入亚投行创始国,美国是很抗拒的。因为美国害怕很多国家加入,对他们当前的体系是一种潜在的威胁。英国的参与开启了一扇大门,很多欧洲国家,还有世界各地的一些国家,包括韩国也加入了亚投行。这是中国第一次尝试来建立这样一个多边的或者国际机构对话的平台,而且已经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亚投行在地缘政治方面是一个非常大的改变。亚投行的目标是促进基础设施的融资,亚洲对此肯定有巨大的需求,这里有很大的基础设施的缺口,而且很少有基础设施的融资渠道,所以这是一个需求很大也非常及时的提议。

中国欢迎美国加入“一带一路”规划

差不多在同时,中国也宣布了“一带一路”的战略规划。这个规划的规模可以说是前所未有。在人类历史上,这也应该是最大的一个国际性规划。“一带一路”的目的是要恢复中国曾经在历史上的一个地位,重新成为一个全球的中心。

马丁·雅克:邓小平时代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转型期

“一带一路”是指“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它将充分依靠中国与有关国家既有的双多边机制,借助既有的、行之有效的区域合作平台。(图片来源于百度百科)

中国的经济增长是基于大量的国家投资的基础设施之上的。如果说这样的一种投资策略,对于中国这样庞大的国家是非常好用的,那么,它对于其他国家,是不是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呢?比如中亚许多的问题,就是在全球化当中,它们缺乏道路交通,距离海洋遥远使得它们的对外贸易非常困难。基础设施可以帮助它们充分释放增长的潜力,这也是中国考虑“一带一路”的核心。“一带一路”是一个包容性的项目,欧亚国家也是很愿意加入其中的。中国对这个项目的态度也是开放的,对于美国的加入也是欢迎的,当然美国愿不愿意加入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一带一路”会使中国的重心开始向西部省份转移

中国对于国际贸易的一个态度是互利共赢、共同发展等,这一点对于很多的大陆,像非洲、拉丁美洲都是重要的。“一带一路”已经被拿来和二战后的马歇尔计划相比拟,其实马歇尔计划的规模比我们现在所说的“一带一路”要小得多。“一带一路”会取得成功吗?我也不知道,我想这应该是一个长期的规划。即便它取得一半的成功,也是前所未有的转变。它会彻底或者是部分地改革整个欧亚大陆的机制,这个部分占世界人口的63%,可以有非常大的变化,我不想低估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如大家所知,这个项目的部分地区是不太稳定的,也具有一定争议性的,而且项目所需的资金规模是非常大的,中国不可能提供所有的资源。但是这肯定是一个规模宏大的计划,而且我想它非常可能会造成巨大的改进。

大家可能也知道,中国在历史上是一个基于陆上的大国。从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开始,中国也希望能够成为一个海上的强国。中国在过去两百年的薄弱之处,就是不像美国和欧洲国家都是基于大海上的国家,他们在海上进行了很多活动,通过海洋开展贸易。

另外,“一带一路”也会重新改变中国的格局,让中国的重心开始西移,进入西部的省份,特别是新疆在这一战略中将会扮演极其核心的角色。有一回我去新疆开会,大家讨论的话题有“一带一路”,其中的内容跟我之前在中国参加的很多会议都不一样,因为大家关注的是中亚这个区域。以往我们谈的是沿海区域,而他们眼中的整个中国的重要性的分布是完全不一样的。

美国在全球化事务中开始倾向于保守

“一带一路”实际上也标志着中国和全球化的关系的一种深刻转变。目前中国主要是全球化的参与者和接受者,至少到目前为止,中国主要扮演的不是主导者的角色。在未来,中国的角色可能会发生变化,成为全球化的塑造者和推动者。我甚至可以说,中国在这方面的重要性会超过美国。因为针对这样一些话题,中美所处的阶段是不一样的,中国现在在向前看,而美国相对更加保守,这就让我要谈到美国和西方的话题。

我当时写书的时候,在英国,包括学者普遍的看法是中国的经济转型将会遇到瓶颈,是不可持续的。这种观点背后的原因是他们认为中国的政治体制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它没有西方式的民主,会遇到危机。现在的确遇到了巨大的危机,可是危机并不出现在中国,而是西方,而且是西方的资本主义心脏地带,就是美国。

经济复苏乏力影响了美国的信心

金融危机之后,西方的经济复苏乏力。美国现在的经济规模仅比2007年略大一点,英国也是如此,欧洲大部分地区的经济规模还没有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西方国家没有出现强势的反弹,现在我们看到的增长率最好的可能也就是1%~2%,也就是说西方经济体大部分处于停滞状态。直到最近,也就是美国提高利率之前,欧洲其实都是一种可以说是“在重症监护室中用着维持生命设备”的经济状况,而且短期内相关的利率提升工具的有效性也是需要打问号的。

现在西方在经济方面仍然非常疲弱,甚至有人担心有可能出现另一次严重的衰退。欧洲在过去的十年是断崖式的下降,美国情况略好,但也好不到哪儿去,这也影响到美国的信心和它看待世界的方式和态度。不仅仅是经济形势,美国的外交政策现在也在做出调整。之前美国投入太多资源到中东,在阿富汗,包括其他地区,这些都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所以现在美国人在外交方面非常谨慎,包括从中东撤出,而且也没有参与叙利亚事务的倾向。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美国在全球化等事项方面是更为保守了。

特朗普的崛起源于他表达了很多美国人的心声

但这些其实也有着重要的背景,比如特朗普的崛起,他表示了怎样的核心观点呢?他其实是最不受欢迎的人,没有任何魅力可言,但是我们要听听他所表达的信息,他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他表达了很多美国人的心声。很多美国人都认为,在过去三十年,全球化没有给美国的相关人群带来福利。很多美国人在过去的二三十年工资要么没涨,有的甚至还下跌了。特朗普认为,在美国,不管是华尔街,还是国务院,追求的其实都是与美国大众利益相悖的一种政策。除了他的排外情绪,他还说我们需要调整重点,我们不需要把每一件事情都做好,我们需要重塑美国,给美国注入活力。美国的基础设施在很多方面与东亚相比,其实是在不断地老化,情况并不乐观。

马丁·雅克:邓小平时代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转型期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

虽然特朗普不太可能最终获选,但是政治真正的作用是新的趋势、新的思潮崛起之后得到大众的支持,它可以影响整个政治圈。可以说,在美国,包括政坛,似乎有一种后退、谨慎,至少是一种反思,即美国是不是一个真正全球化的大国,利益牵扯如此复杂广泛的做法是不是最好的选择。这个话题是我们谈到美国角色的时候,需要记住的。

我们其实也能够感觉到美国在国际体系当中扮演的角色不断削弱,所以它在不断地防御,比如说G7变成了G20。WTO的角色也被一些区域组织,尤其是东亚的这些集团削弱。世行在未来有可能成为次要的机构,IMF也可能被不断削弱,不是说它会被彻底放弃和取消,但是很可能从重心变成次要的位置。(编辑:陈菲)

马丁·雅克:邓小平时代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转型期

《大国雄心:一个永不褪色的大国梦》(英)马丁•雅克(Martin Jacuqes)著中信出版集团2016年3月出版

【相关阅读】

1.《马丁•雅克:中国有哪些资质可成为全球的领导国家?》

2.《马丁•雅克:重建世界秩序中,有时钱最具说服力

本文系“腾讯思享会”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腾讯思享会”微信ThinkerBig,分享思想之美。

马丁·雅克:邓小平时代是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转型期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fredal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