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高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的“敌人”观念

思想报道腾讯思享会左高山2016-05-11 12:13
0

[摘要]在和平时期,到底谁有权力来认定内部敌人?是谁赋予他们这种权力的?如何来界定敌人并解决敌我矛盾?显然,这些重大问题应当通过正当的程序由法律来决定,而不应仅仅从政治上进行判断。

【编者按】“在革命时代,区分敌友是首要问题,因为这种区分不仅决定着战争,而且决定着政治。现在的问题是:在和平时期,到底谁有权力来认定内部敌人?是谁赋予他们这种权力的?如何来界定敌人并解决敌我矛盾?”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左高山在其新作《敌人论》中分析了我国宪法中的“敌人”观念。左高山认为,和平年代敌我区分的问题应当通过正当的程序由法律来决定,而不应仅仅从政治上进行判断。以下为相关部分摘录:

作者: 左高山,中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

国内敌人的认定最终应归结到宪法问题

国家可以通过制度来树立“内部敌人”。科塞指出:“由于对群体来说,目标选择是要不断进行并制度化的,所以社会制度也可能提供‘内部敌人’。”由制度所界定的内部敌人同样会被赋予“野蛮人”形象,由于内部敌人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世界,因而其比外部敌人更加真实和具体,对内部敌人的恐惧更甚于对外部敌人的恐惧,因此,对内部敌人的斗争和惩罚甚至比对外部敌人的斗争和惩罚更为残酷。例如,斯大林专制政权对“人民敌人”的清洗、中国十年内乱中被贴上标签的“阶级敌人”无不面临毁灭性的命运。

不可否认,在革命时代,区分敌友是首要问题,因为这种区分不仅决定着战争,而且决定着政治。现在的问题是:在和平时期,到底谁有权力来认定内部敌人?是谁赋予他们这种权力的?如何来界定敌人并解决敌我矛盾?显然,这些重大问题应当通过正当的程序由法律来决定,而不应仅仅从政治上进行判断。因为法律具有权威性、稳定性,而政治判断往往容易被政治领袖按照自己的意志和认识而随意改变。换言之,在没有通过法律的规定和裁决之前,并无先验的人民和敌人的区分。即使两类矛盾的“区分”者和“处理”者,其本身也是法律面对的对象,如果“区分”和“处理”不当,也应受到法律的追究。因此,国内敌人的认定最终应归结到宪法问题,即只有宪法这种根本性的政治制度才能确定所谓的“内部敌人”。

宪法作为国家的形式化表达,是对特定人民之集体认同的确认,并以此来反对其敌人。施米特认为,绝对意义上的宪法是指具体的、与每个现存政治统一体一道被自动给定的具体生存方式,它包含三个层面的含义:第一,宪法就是一个特定国家的政治统一性和社会秩序的整体状态。因此,宪法是国家的“灵魂”和“生命”。第二,宪法是一种特殊类型的政治和社会秩序。宪法体现具体的统治和服从关系,这种关系决定了政治和社会秩序。因此,国家就是宪法。第三,宪法是政治统一体的动态生成原则。这样,国家就被理解成某个不断生成、不断被重新创造的东西,而不能被理解成某个现存的东西,某个静止不动的东西。宪法的作用最终取决于主权决断,也就是作为政治统一体的人民区分敌友的决断。虽然人民是决断的主体,可是事实上几乎所有的政治决断都不是人民作出的,人民所能做的只是同意或不同意,他们所做的只是认可决断是否有效。换言之,实际进行决断的不是人民而是某些掌握了权力的人,掌权者常常假借人民的意志进行敌友的区分。

宪法“序言”中“敌人”表述的比较

新中国成立以来,除了1982年宪法未使用“敌人”这一术语,其他几部宪法都提到了“敌人”问题,具体内容见下表:

左高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的“敌人”观念

通过上表的比较,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提出的1954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初稿)》提到了各民族的“内部公敌”问题,而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和正式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则提出了“内外敌人”和“各民族内部的人民公敌”,197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只提“国内外敌人”。这三部宪法的局限性是未能正确地认识国家、社会与公民之间的互动关系。1982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序言”删除了“敌人”这一政治对抗性话语,这是新时期对人民、公民、敌人问题认识的一个巨大进步,从而也标志着国家的政治生活逐步走入正轨,回到了宪法规定的范围之内。可是,199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中又出现了“国内外的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这一耐人寻味的提法。虽然,在这部宪法的“序言”中不再使用“敌人”一词,而是改用“敌对势力”和“敌对分子”,但实际上是将“敌人”的外延扩大了。其后果是:某些人根据宪法所赋予的言论自由,在提出不同政见时,很有可能被当作“敌视和破坏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敌对分子”。这种所谓的“敌对分子”实际上就是最初宪法“序言”中的“内外敌人”,只不过换了一种说法。虽然宪法的“序言”不是宪法的条文,但是宪法的重要组成部分,指出了国家生活中的基本问题。将敌人话语(无论“人民公敌”还是“内外敌人”抑或其他表述)写入一个国家的宪法,显然体现了一种对抗性的政治立场。尽管在后来的宪法中对这一话语进行了修正,但这种对抗性仍然存在。我们必须承认,宪法作为国家的根本大法实际上是一种政治判断,无论过渡时期的宪法还是后来多次修正过的宪法,它们都是如此。这种政治判断体现并论证了宪法与法律在效力上的位阶关系。

宪政应实现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一致性

通过上述对宪法中敌人观念的分析,我们有必要弄清楚“敌人”(指“内部敌人”、“人民公敌”或“人民敌人”)与“人民”、“公民”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这种政治关系的区分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种区分会导致一种实际的后果,即持何种立场以及使用何种方式来对付“敌人”,这首先需要一种明确的政治判断。实际上,毛泽东早就认识到应如何看待这种关系。他于1957年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政治报告中就提出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数十万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分子、被划为人民公敌的事实说明,如果没有宪政民主,人民内部矛盾是无法得到正确处理的。宪政应实现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一致性。否则的话,我们就将无法逃脱“国家”或政党视人民为敌人、人民也把政府当作敌人的怪圈。

使用“人民”这个概念的目的是在政治上区分敌我,敌人当然不被包括在人民的范围内。在阶级斗争时期,“人民”被赋予了特殊的含义,它与“敌人”相对,“人民内部矛盾与敌我矛盾”之分正是这两个概念的经典表达。我认为,除了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之外,应该还存在敌人内部矛盾。毛泽东就非常重视敌人内部矛盾,并通过抓住敌人内部矛盾来获得胜利。内部敌人“应该”还是公民,但绝对不是“人民”。1954年宪法第85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当时在制定宪法的过程中存在关于“公民”和“人民”的争论,韩大元在《1954年宪法与新中国宪政》一书中对195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的制定情况有一个较为详细的陈述:

李维汉说:“宪法中的公民,包括所有中国国籍的人在内。”

邓小平说:“把全体人民改写成全体公民为好。”

刘少奇说:“这里的公民包括过去的所谓‘人民’和‘国民’在内。地主阶级分子也是公民,不过是剥夺了政治权利的公民。如果只写人民,就不能包括‘国民’那一部分人了。”

刘少奇的理解是非常中肯的

以上讨论对“人民”和“公民”进行了较为明确的区分,其中刘少奇的理解是非常中肯的。根据韩大元的研究,毛泽东同意宪法中对“公民”的界定。毛泽东对宪法草案曾做出了16条批语,其中第5条批语为:“什么是公民?举行内乱,推翻政府。包括严厉与非严厉。”《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第16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维护人民民主制度,保护全体公民的安全和一切合法权益,镇压一切反革命活动,惩办一切勾结外国帝国主义、背叛祖国、危害人民、破坏人民民主制度和破坏国家建设事业的卖国贼和反革命分子。根据刘少奇的观点,宪法中的所谓“人民公敌”或“内部敌人”以及后来国内的“敌对分子”都是“公民”,只不过是已经被剥夺或将要被剥夺政治权利的公民。按照1954年宪法的规定,如果“敌人”也属于公民的话,那么敌人和人民“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因为他们都是中国公民。

在新中国成立之初,不只是政治领导人对人民和敌人进行区分,一些有名的知识分子和社会人士也使用这种区分。例如,沈钧儒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对1954年的宪法草案发表了意见,他说:

各位代表!我们决不能忘记:台湾八百万人民还没有得到解放,蒋介石匪帮还没有全部消灭。我们决不能忘记:帝国主义好战分子还在进行侵略战争的阴谋。我们更不应该忘记:已经消灭和将要消灭的阶级,决不甘心于失败,他们有的人还会企图复辟,有些人还会进行抵抗。我们对这些内外敌人必须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沈钧儒的发言代表了当时一部分知识分子对政治形势的理解,他对“人民”和“敌人”的理解仍然遵循政治领导人对这一问题的区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全文8954个字,而“人民”一词就有262个,可见该词出现频率之高。也有学者认为:“人民的国家是保护人民的,对于人民内部,则实行民主制度,给予言论、集会、结社等各项的自由权和选举权;但对于人民的敌人则实行专政,实行独裁,压迫这些人,不许他们乱说乱动。”显然,这种理解是以政治领袖的指示为基础的。例如,毛泽东曾指出:“只有民主集中制的政府,才能充分地发挥一切革命人民的意志,也才能最有力量地去反对革命的敌人。”

毛泽东提供的一个区分人民和敌人的经典标准

在法律上确定了敌人之后,敌人就由一个特定的阶级概念转变为确切的法律概念了。虽然在政治实践中它仍然在发挥作用,但至少已经不再是政治上那个先验性概念了。从阶级视角来确定敌我矛盾在逻辑上本身就存在矛盾。例如,人民犯了法也要受到法律制裁,甚至被判处死刑,这从阶级意义上就很难解释。毛泽东也意识到了这种矛盾,他说:“这和压迫人民的敌人的专政是有原则区别的”但是,如果从法律上以行为为标准来确定敌人概念,那么这一矛盾就迎刃而解了。根据宪法的规定,在国内,只能说一切反对社会主义建设和颠覆与破坏社会主义国家及利益的人是敌人。从法律上确定敌我关系,可以避免扩大敌人的范围并混淆两类矛盾。

区分人民和敌人的标准是什么呢?毛泽东提供了一个经典的区分标准:“一切赞成、拥护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阶级、阶层和社会集团,都属于人民的范畴。一切反抗社会主义革命和敌视、破坏社会主义建设的社会势力和社会集团,都是人民的敌人。”现在的问题是:“社会主义”为什么可以成为区分人民和敌人的标准?两类矛盾的理论,本来是要分清人民和敌人的,但实际的后果是造成了人民和敌人区分的混乱,给国家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因此,我们今天从学理上分析这一问题仍然具有重要的意义。显然,上述“经典”标准本身是含混不清的,它只是一个原则性的政治标准,而不是法律标准。当然,无论苏联的领导人还是中国的领导人,他们都意识到了区分“人民/敌人”之标准的重要性,因而都曾通过政党制定过某些标准。这些“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标准把大批无辜的人民当作人民的敌人而“清洗”掉了。从“人民”变成“非人民”再变成“人民的敌人”,只是经过了一个简单的身份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在宪法之外进行的。这种身份的改变意味着敌人不再享有基本的政治权利,甚至基本的“生存空间”也被剥夺了,剩下的只有惩罚和死亡。

必须防止政治“脱宪法化”或“反宪法化”倾向

宪法对保障公民的人身权利有着明确的规定。例如,1954年宪法第89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法院决定或者人民检察院批准,不受逮捕。然而,在1957年的反右斗争中,作为公民的“右派”分子的基本权利都遭到了非法剥夺,这严重违反了宪法。然而,宪法并没有明确界定人民和敌人的界限。但是,如果我们深入分析谁是制宪权主体就能更好地理解这种区分。法国思想家西耶斯认为,只有国民才能构成制宪权主体。国民成为制宪权主体是现代宪法发展的基本特征,表明政治社会中国民的宪法地位。例如,美国宪法和德国宪法都在“序言”中明确规定了国民的制宪权主体地位。美国宪法“序言”中规定:“美国人民,为建设更完美之合众国,以树立正义、奠定国内治安、筹设公共国防、增进全民之福利,并谋今后使我国人民及后世永享自由生活起见,特制定美利坚合众国宪法。”德国基本法的“序言”中规定:“德国人民,意识到自己对上帝和人类的责任,为维护自己民族的政治的统一……凭借自己的制宪权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制定本基本法。”

通过对我国宪法中的“敌人”话语及其演化的历史分析,我们认识到:宪法所确立和保护的价值必须被当作社会的根本价值。片面地强调宪法的阶级性和工具性并把宪法当作阶级统治的工具,这是错误的。如果宪法仅仅是实现某一政党之政策的工具,那必然会破坏民主,导致独裁和专政,给国家、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不可否认,宪法在我国作为国家的根本大法与社会政治生活有着特殊的关系,它需要处理各种不同的政治利益的关系,因而宪法无法脱离社会的政治关系。但是,我们必须防止政治“脱宪法化”或“反宪法化”倾向,不然宪法的权威性必将受到损害,导致宪法不仅不能制约公共权力和保障公民权利,反而成为某些人侵犯人民权利的工具。(编辑:陈菲)

本文由出版社独家授权腾讯思享会刊发。文中图片及小标系编者所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作者简介

左高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的“敌人”观念

左高山,湖南双峰人,哲学博士,中南大学升华学者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公共管理学院院长。2010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2012年获首届“中国伦理学十大杰出青年学者”称号。主要从事西方伦理学、政治哲学等方面的教学与研究。国家精品课程《行政伦理学》主讲教师。主持与“政治暴力”相关的国家社科基金、省社科基金等项目10项。代表性的学术著作有《战争镜像与伦理话语》(2008年)、《政治暴力批判》(2010年)等。

新书简介

左高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的“敌人”观念

敌人论(国家哲学社会科学成果文库),一本研究“敌人”的著作,作者左高山在政治哲学领域下探寻敌对关系。“敌人”既是人们建构的一种观念,也是一种真实的存在。国家需要敌人来界定自己的身份。近代以来,“敌人”是基于国家利益和理性计算之后得出的政治判断,必须在“民族—国家”的理论框架中获得诠释。

【相关阅读】

1.《左高山:“人民公敌”究竟是如何被建构的?》

2.《俞可平:大政治家要避免四面树敌,善于化敌为友

本文系“腾讯思享会”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腾讯思享会”微信ThinkerBig,分享思想之美。

左高山: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的“敌人”观念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fredal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