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片无人问津,下跪解决不了问题

[摘要]有人发现,即便是深夜场或者早间场,《百鸟朝凤》依然获得了“还可以”的上座率。一些观众就将《百鸟朝凤》低票房的责任推给了院线,认为电影院排片不给文艺片机会。

作者:陈阿娇

第四代导演吴天明遗作《百鸟朝凤》自5月6日上映以来,一直以高评分低排片的遭遇让业内人士扼腕叹息。但由于拍片稀少,出品人方励不惜一跪,求院线能在黄金时段给该片排片。文艺片得不到院线黄金时段场次,往往叫好不叫座,这种问题由来已久。一方面导演不敢拍,另一方面想看有思想的文艺片的观众买不到票。这种现象要解决,需要多方努力。

文艺片无人问津,下跪解决不了问题

制片人方励下跪磕头为《百鸟朝凤》求拍片(图片来源于网络)

一、电影院放电影是商业行为,文艺片排片少不能怪院线心黑

电影《百鸟朝凤》上映后,票房十分惨淡。原因是该片在电影院线的排片场次太少,且大多避开了周末和晚间的黄金档。有的影迷想一睹此片,要么工作日一大早去影院观影,要么就得等到半夜才有排片的场次,而且还多数是小厅。

与票房成绩惨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部电影赢得了良好的口碑,得到了徐克、韩寒等名人的力捧。该片的豆瓣评分从映前的7.9分一路升至8.4分,目前仍保持上涨趋势。同时,猫眼电影评分9.5,格瓦拉电影评分9.1,在目前所有上映电影中均排名第一。

有人发现,即便是深夜场或者早间场,《百鸟朝凤》依然获得了“还可以”的上座率。一些观众就将《百鸟朝凤》低票房的责任推给了院线,认为电影院排片不给文艺片机会。

于是,5月12日晚8点,《百鸟朝凤》制片人方励在互联网开启了直播,聊起该片幕后的各种不易,末了竟下跪磕头,恳求院线经理在接下来的周末为这部吴天明导演的遗作《百鸟朝凤》增加排片。

但“下跪”并不能解决当下文艺片在国内院线排片场次少、场次差的问题。

电影诞生之初就带有商品属性。在国内电影市场上,文艺片遭遇票房惨淡的现象简直是一种必然。影院经理都有票房任务指标,为了完成工作,必须把有限的场次安排给票房风险最小的商业片,文艺片排片少是在文艺片不卖座的惯性指导下进行的。

方励的一跪,让很多电影人心有戚戚,也打动了很多艺术片爱好者,拥有排片权的院线在电影人哭诉对比下,显得有点“黑心”。但实际上,电影院线也不容易,它们往往开在繁华的商业地段,承受着高昂的房租,再加上支付购买电影版权的费用和其他运营支出,给文艺片增加排片量容易,但是收回成本并盈利却是小概率事件。

电影市场有其客观规律,艺术片电影人和电影院线经营者谁更弱势,还真的不好说。

二、文艺片要想叫座,是个长期的观众培养过程

与其责备院线给文艺片排片太少,不如真正追问为什么文艺片叫好不叫座。

电影的质量和观众的审美水平实际上是双向互相影响的。文艺片能否实现票房的胜利,归根结底还是要看观众的口味,也就是说审美水平能不能达到欣赏文艺片的程度。

在目前信息碎片化、文化娱乐化的大环境下,多数观众走进电影院,还是希望能够得到2个小时的放松,因此商业片特别是国产喜剧片、爱情片和好莱坞大片占据主要排片场次的现状一时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即使如方励所呼吁的那样,增加文艺片的排片量,观众的审美需要跟不上,也仍然会导致空座率太高。“有投无赚,再投很难”,空座率一上去,对于文艺片到稳定持续的投资、实现长远发展没有好处。特别是一些文艺片虽然被划分在“文艺片”的类型下,但影片水准实在一般,观众用脚投票的结果也并非冤假错案。

但这并不意味着文艺片要自生自灭。实际上,此次关于《百鸟朝凤》是否该获得更多排片的讨论,恰恰反映国内文艺片观影热潮在抬头。经过几年市场井喷式发展,中国电影观众的审美水平也在提升,一些更加关注艺术与审美需求的观众开始从主体观众中分化出来,他们正是文艺片的潜在受众,特别是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大城市,聚集了大量愿意为文艺片掏钱买票的观众。

在去年和今年的北京电影节影片展映环节,一些非常小众的文艺片在没有任何商业宣传的情况下,都一票难求。例如由张扬执导、历时一年深入藏区拍摄的《冈仁波齐》,在北京电影节展映期间的所有场次均瞬间售罄,上座率100%,而这部电影被冯小刚称为“脱离了低级趣味,撼动人心,是中国电影的巨大进步”。

人们的观影趣味不会一直不变。实际上,在2014年文艺片受众群就已经冒出了苗头,一部名叫《失孤》的小成本文艺片,在《超能陆战队》《灰姑娘》《飓风营救3》等好莱坞大片的夹击下,竟在上映后首周获得破亿元票房,且业界和观众的口碑亦在合格线之上。高质量文艺片突破小众市场的局限,进入大众的视野,也并非不可能。2015年,王小帅导演的《闯入者》和贾樟柯的《山河岁月》,虽然没有获得票房上《失孤》那样显眼的成绩,但至少被媒体和观众们关注,混了个脸熟,也是一种商业成功。

也正因为观众对那些具有较高思想性、艺术性的文艺片的期待在提高,“《百鸟朝凤》一票难求”的状况才会引发讨论。

观众的审美需求的转变是一个比较长久的过程,但这个过程正在发生。文艺片要想不输票房,不应依靠行政手段强买强卖。对抗市场规律并不可取,电影人和院线应该做的是顺应和利用市场规律通力合作,实现文艺片票房的突破。

文艺片无人问津,下跪解决不了问题

电影《百鸟朝凤》海报

三、文艺片困境是个全球性问题,设立艺术院线是现阶段合理的解决办法

无论是欧洲三大电影节,还是被称为学院奖的美国奥斯卡,大部分情况下都颁发给广义的文艺片,或者说“严肃电影”,旨在鼓励优秀电影的创作与发展。这是因为文艺片往往比商业片更具道德内涵和美学期许,以人文关怀滋养世道人心,也灌溉其他类型电影的创作,地位不可或缺。因此无论美国队长的形象多么威武正义,也永远的不到小金人。

然而文艺片的票房困境,却并非中国特色,而是全球性难题,即使在文艺片传统历史悠久的欧洲,娱乐大片也还是冲击着电影票房。但他们有一套成熟的办法,尽可能帮助文艺片找观众,帮助观众找到他们心仪的文艺片,实现电影和观众双向提高的互动。

在法国,文艺片拥有自己单独的独立院线,不同类型的电影共同组成多元化的电影市场。独立经营的艺术与实验影院的存在,让观众能欣赏到各个历史时期的经典艺术片、传记电影、纪录片或以专题形式推出的合辑艺术片。相对商业院线,这些独立影院票价不高,上座率却不低。而任何一部电影的排片率,都不可以超过全天排片总量的三分之一。

而在商业电影最为成熟发达的美国,也很注意文艺片的保护,这种保护是一种尊重市场规律前提下的引导,例如文艺片的档期安排避开类似《星球大战》系列或者漫威超级英雄系列之类的超级商业大片,而不是类似《百鸟朝凤》这样迎面对抗《美国队长3》和《北京遇上西雅图2》这样的商业电影。

为文艺片设立独立的“艺术院线”,选择合理档期,无疑是文艺片冲出票房困境最直接也最有效的办法。

此外,大数据时代下,文艺片的排片应该根据不同地域的不同需求,采用更科学合理的方式精准投放。一些新的模式可以被运用于场次安排,例如众筹。2015年上映的文艺片《少女哪吒》的导演和主创团队选择以“众筹”包场的方式开辟一些市中心影院的黄金时间场,在《小时代4》和《栀子花开》两部国产“巨无霸”商业片夹击的恶劣环境尝试找到更加合理的档期资源配置。

方励直播下跪的一幕通过网络疯传,不少影院方表明支持态度。华谊兄弟影院发声力挺《百鸟朝凤》,宣布为该片增加黄金场次。如果将方励的这一跪看成一种宣传行为,这无疑也是《百鸟朝凤》的一次小胜——是的,要想争取到更多档期,在宣传上,比起商业片,文艺片还应该更走心一点。

【结语】文艺片的票房困境是世界性难题,这是市场决定的,仅仅依靠下跪解决不了普遍窘境。观众的审美需求决定什么片子能获得排片,文艺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通过设立艺术院线、运用大数据或众筹安排场次等方式,都有可能帮助文艺片获得黄金档。好作品应有好票房,这是所有人的一致期待。

本文系腾讯文化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fredal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