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军事专家解析抗战时期中国军队战力

[摘要]军事上,蒋受的军事训练非常有限,去日本所学的是基础教育。国民党的黄埔将领作战能力有限。很多人当到将军时很年轻,历练不足。

战斗能力跟国力一样 是很多综合力量加在一起

张瑞德:传统的战役史书写,在华人世界中是非常普遍的,千篇一律,军事史直接指的是这个。我觉得要开创新举,很想知道,就花了很多力气看欧美学者怎么研究欧美军事史。那时候欧美学界兴起了新军事史。新军事史讨论战争跟社会之间的互动关系,尤其近代战争是一个所谓的总体战,整个国家都被卷入。西方从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就是总体战;军人由哪些人组成,他们的出身和教育背景是什么,通过什么样的途径进入军队,进入以后透过什么样的方式使他从一个老百姓训练成一个军人;军队怎么样运作。军队像一个机器一样,有人把它叫做战争机器;战斗能力跟国力一样,是很多综合力量加在一起的,考虑的因素比较多元。

我受到这个影响,开始决定研究国军的战力。因为职务上的方便,有权利自由进出档案库,我随便翻,看到很多有兴趣和机密的材料,包括俞大维的日记。他是50年代、60年代的台湾“国防部长”,哈佛大学的博士。日记为英文,很珍贵。

最吸引我的是国军的一个部门,这是一定层级以上的所有名册,非常详尽。我找到两三种不同时代的人,分析他们的出生背景、升迁、流动,那是我的基本材料。后来我有机会到斯坦福大学胡佛图书馆,里面收藏的军事资料非常多。我花了好几个月时间,从第一本看到最后一本,让我对国军内部每个方面都有初步的理解。后来大陆开放,我去了南京档案馆,看到很多材料,包括军政部、军定部、军训部,后来的国防部。我书写得不好,但资料都很珍贵。讲了很多军队内部的细节,包括统计数字。这是我这本书的基本架构。

两岸军事专家解析抗战时期中国军队战力

抗战中期以后 军事方面才逐渐黄埔化

张瑞德:第一,早期的军队是国民党军队,黄埔军校全名是“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国民政府成立以后,法理上是国军,实质上如魏德迈所说的一句话,中国的军队不是一支军队,是好几支军队拼凑而成的。蒋介石有意培养自己的所谓子弟兵,可这些子弟兵一直到抗战爆发时都还不成气候,很年轻。所以是保定那一批居主要位置。到抗战中期、后期以后,领导阶层,军事方面才有逐渐的黄埔化现象,由黄埔那一批人取代原来保定那一批人。法理上,国民政府成立时就已经是国军,可实质上很多地方部队不一定听中央的,中央军跟地方军产生了一些非常微妙的互动关系。

怎么样把国家军队变成中央化?蒋介石一直想做,但做得一直不很成功。自清末以来一直想军事改革,蒋介石掌权以后,很多人建议搞军事改革:这个部队这么多人,吃不饱,装备又不好,改革应该怎么做?——裁员,省下军费做他们的伙食。讲起来很简单,史迪威跟蒋介石也是这样建议,跟民间企业一样。美国军事改革也是这样干的。

中国军队地方实力派的势力很大,蒋介石指挥不动,史迪威更不可能。所以,蒋介石的军事改革一直想要做。长期主持军政的何应钦和蒋介石看法不一样,他觉得地方势力派虽不完全听命于中央,中央对他们要公平对待,理念跟蒋介石不合,蒋介石就认为他是军事改革的障碍。到陈诚主政时,他主张把地方的部队大幅度裁减,美方的物资完全由中央军分配,杂牌军分不到。强力推行改革,得到蒋介石的支持,但因此也付出了惨痛代价,杂牌军后来倒向中共。所以军事改革非常不容易。

两岸军事专家解析抗战时期中国军队战力

部队没有指挥协同作战能力 步兵打步兵,炮兵打炮兵

张瑞德:清末以来的军事改革过程完全接受西方理念,包括军事思想以及战略思想。近代西方人认为作战有几个要素,比如火力至上和主动攻击。有思想就得有配套措施,中国的配套措施、物质条件不具备,勉强实施这样的军事改革,后果常常很糟糕。所以现在西方学界对此有很多批评,萨义德写了一本书《东方主义》,批判“西方中心”的论点,对东方包括中国有一些刻板印象和偏见。

国民党的缺点是只接受西方的,忽略了自己跟本土的传统关系。这方面,共产党的军队有其强项。国民党对共产党的强项缺乏体会。所以现在对蒋介石的评价非常混乱。台湾地区民主化以后,他的地位被下降得很早。以前因为没有言论自由,老百姓不可以随便批评,一旦有言论自由以后,所有意见都发表出来了,所以蒋介石的地位在台湾非常低。大陆开放以后,越来越讲究事实,蒋介石不是蒋匪,地位变高了。

我认为蒋介石的地位比台湾现在的评价高一点,比大陆评价低一点。蒋介石摆在中国历史来看:第一,他掌握了多少资源?国民政府的财政,到抗战前都是非常有限,这当然跟其财政能力有关,即汲取能力,把税、人员物资集中到中央的能力,近代中国非常弱,跟传统时代几乎没有区别。所以把蒋介石跟历代中国统治者进行比较,他不差。不管怎么看,中国领土是完整的,把那么现代化的日本拖垮,而且黄金十年有很多建设,为中国现代化定下基础。

军事上,蒋受的军事训练非常有限,去日本所学的是基础教育。国民党的黄埔将领作战能力有限。很多人当到将军时很年轻,历练不足。所以蒋介石常常讲,中国同样的营长、团长、师长跟日本同一级根本不能比。

余戈:我作为这本书的一个读者,看完后发了一个微博。那是读完书以后的第一反应,而且限定140字里,把这本书给我的反思的信息传达过去,而且肯定是对本书有一个基本评价。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评估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可以从民族性、信仰、统帅、装备等角度考察,这本书则是从人力资源及其相关制度的角度切入,包括官兵素质、教育训练、人事制度、福利政策等等层面。按照黄仁宇所说,后者所生成的战斗力比较质朴、可靠。

我所做的是微观研究,投入到滇西,具体来说是抗战后期滇西这样一个特殊战场。我所了解的,恰好说明张老师书里的结论。比如滇西战场,当时有美式的武器装备,直接跟英国人、美国人合作,所以选拔的都是特别好的军队。选将也是选黄埔中的学霸们,表现很好的。

我的感受是,当时部队没有指挥协同作战的能力,基本上是步兵打步兵,炮兵打炮兵,空军过来以后,和底下呼应很困难。炮兵把自己的步兵打死的太多,整个滇西战场上,多少步兵是被自己的炮兵打死的,步炮协同太差了。还有空地协同也很难。打龙陵时就有这种情况,71军《战斗详报》的记录我没有看到,日军的记录我看到了。日军有一度等于是撤出龙陵,留了四五百人。

从官方记录上看不到我们掌握了这个情报,给人感觉是我们不知道。但因为我认识了陈明仁的孙子,跟他取得联系后才知道,陈明仁的日记从1936年一直记到1946年,每天都记。我看了后发现完全是清楚的,知道日军撤了,那么多军队围着龙陵城,日军只留了四百多人,仍然不敢攻,为什么?惠通桥勉强修复以后,后勤保障、物资弹药系统一直弄不过来,所以全部寄希望于尽快把弹药、粮食送上来。

部队当时完全饿着肚子等炮弹,日本只有四百多人,我们也打不下来。我们从官方史料看到的情况是什么?——是因为不掌握龙陵是个空城,以为在龙陵日军仍很充实。其实不是,陈明仁在自己的日记里披露得清清楚楚。陈明仁在日记里骂,骂后勤系统,后勤系统太慢了。这个设计很复杂,把桥修好后还要运输,这一切使他的部队没有办法。接触具体战役后,会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张老师建立起来评价抗战中国军战斗力的框架,会对某一个点有怦然心动之感。所以我特别推荐这本书。

两岸军事专家解析抗战时期中国军队战力

描述抗战期间军队现状 用了很多低端的个体记录

张瑞德:最近日本出版了一本研究日本军队作战力的书,大陆有兴趣的学者可以翻译成中文,使用起来比较方便。这篇文章,我自己反省有比较大的缺点,跟共产党军队做了比较,但还不够深入,为什么?因为在二十年前,这个领域完全是空白,无从比较起,中文世界里,没有人做相关研究,所以做了很多比较。从全球史的角度去看,比较欧洲、美国、日本的军队,有点舍近求远,最应该比较的应该是共产党的军队。所以希望大陆朋友,有兴趣的话,应该做共产党军队作战能力的研究,出来以后,做国共两两军队的比较,那么就水到渠成。

余戈:我有一个感受,很多事情好像命中注定只有一个人能做,比如这本书我感觉只有张瑞德老师能做。为什么我这么说?我跟大家讲一下我所接触的军事。比如非军方的研究所,那些没有军旅经历或者没有军方背景的人士研究军事有很多障碍和困难,一个是其本身缺少履历上的经历,军事经历给他带来的东西他没有。再一个,一些核心东西他很难接触。

从军事而言,只有在很高层次的人才知道这些是战力生成的核心东西。我们一般人接触战争,评价战斗力,基本上都是从外行切入,即有没有很牛的将帅,然后是一些零散的战斗记录,哪一场战斗中有一些什么样的片断记录,我们主要是从这儿来评价的,基本认为一个将领很厉害、很传奇,脾气、个性等魅力因素,或者他的智商好,说起薛岳或者孙立人,大部分是从这个角度去说的,给他多少人,都照打赢。老百姓从一般的视角是这样评价的,看不到张瑞德先生书里所说的内部层面,而这些内部层面是西方早已经确立的对一个军队内部考察的战斗层面。

张老师为了有说服力,描述当时抗战期间军队的现状,用了很多低端的个体记录,比如日记、回忆录,有一部分是大陆的文史资料,非常丰富。我过去有一个印象是有些学者很轻视文史资料,觉得文史资料层次太低,大部分是省里头、县里头的记录。但一个很厉害的研究者确立特别好的框架后,会发现这些是很重要的东西。我现在有一个感受,张老师这本书对抗战时期国民党军队战斗力的评估搭了一个架子。我所做的是微观研究,投入到滇西,具体来说是抗战后期滇西这样一个特殊战场,我所接触的东西恰好能特别强烈地从张老师书的结论里看到,即我所了解的事,恰好说明张老师书里的结论。

两岸军事专家解析抗战时期中国军队战力

【讲座现场提问】

提问一:这些年来有一些文章把国民党的战斗力提到很高的位置,我认为要客观地评价战斗力,比如我们所说的五大主力,包括黄维被俘后说了一句话说得很清楚“我们这些人之所以被俘,是因为我们在抗日战争中打了一些漂亮的仗,所以能够被提到高级将领位置上”,但是他为什么说国民党军队失败了?

张瑞德:政治教育,国民党军队宣扬“八股”,政治教育不行,但我觉得比政治教育更重要的是党军关系。国民党军队表面上看起来跟共产党军队一样,但实质上做不到以党领军,这是很明显的差别。升迁的话,我书里有专门一节进行了讨论,大家有机会的话,可以指教,谢谢。

提问二:张老师,我想问您,早年大陆有一个传说,关于抗战。抗战中出现大量的中国军队投降日军,成为伪军,包括汪精卫、包括华北自治政府,以前大陆一直有一个说法,说早期的伪军全部都是国民党、国民政府的西北军以及地方的杂牌武装,黄埔系的,蒋介石的嫡系部队是完全没有的。最早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最近这些年看到一些资料,发现不是这样的,黄埔军校毕业的也有少量投降日军,成为日本的伪军。不知道您接触的资料包括台湾方面,对这些人对这件事情是怎么评价的?

张瑞德:伪军的题目,台湾最近几年出版了一本非常好的书,年轻学者写的书,书名就叫做《伪军》,有兴趣的可以找来看看。

余戈:我正好有一个小问题,滇西这场反攻有一个特别大的我方的失误,这个失误我百思不得其解。我们的一架飞机在1944年2月(后来我看到是因为迷雾)迷航,以为降到宝山,结果下降到下面是腾冲,一下被日军给抓了。飞机上有一个少校,带着密码本和人员编制表,这被日军掌握后,把密码破译后就提升了。在我们反攻的前五天完全掌握了我们的部署,而且把我们的反攻部署下达为日方反击作战的敌情的第一条。我们打以后,觉得日军完全掌握了我们的情况。这点让我特别困惑,一架飞机迷航摔掉,抓了一个少校级的情报参谋身上带着密码本和人员编制表,这种在战场上为什么不能及时地更改密码本,而在战略层面上丢了这么大的分?这个分丢后,先天就决定了后面的结局,一大半的损失是因为这个引起的,因为你在暗中,他们完全明白,为什么犯了这么大的错而不纠正?这事搁到现在,密码本丢了,肯定马上要换。

张瑞德:详细情况,因为我没有看到资料,不能说明。但国民党的情报不能跟共产党相比,也不能跟日本人相比。中共的军事情报是学国民党的,后来青出于蓝,得到苏联的协助,所以国民党的情报比较差。现在有很多神话,说珍珠港事件是国民党先制造的。其实这都是过分夸大的。好的情报研究非常难做,要看很多国家档案,尤其要看情报能力强的国家档案。情报弱的国家之间情报作战的细节,在情报强的国家监控下,通通能掌握。《雅加达密约》不让中国参与,传统的解释是认为怕有种族歧视,其实保密也非常重要。珍珠港事件的密码破解,跟国民党完全没有关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fredal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