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年“样式雷”家族与圆明园:夭折的重修

[摘要]皇帝、皇太后和内务府大臣、堂郎中向样式房下达差务,都是直接找掌案雷思起,雷思起若有病或不在样式房,则由雷廷昌应差。

今年6月,话剧《样式雷》将再次登上国家大剧院的舞台,向观众揭开执掌清朝皇家建筑工程200多年的雷氏家族的神秘面纱。雷氏家族共出了七代“样式雷”,他们的名字鲜为人知,但是,他们设计修建的畅春园、圆明园、静宜园、静明园、清漪园、颐和园、天坛,以及京城大量的衙署、王府等,都是著名的旅游景点。而话剧《样式雷》,则演绎了第六代和第七代样式雷在重修圆明园时的故事。说起清朝同治年间重修圆明园的往事,实在是一波三折,后来戏剧性地夭折。

二百年“样式雷”家族与圆明园:夭折的重修

负责重修圆明园的雷思起

1、雷家执掌样式房二百多年

对“样式雷”这个词,好多人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在清代,样式房是皇家建筑样式的专门设计机构,所有的皇家建筑和大型建筑都要经过他们的设计与监管施工,它在清代皇家建筑体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就相当于现在的建筑设计院。而雷家连着几代都是样式房的掌案头目人,也就是现在所说的首席建筑设计大师,因此被世人尊称为“样式雷”。

样式雷祖籍江西永修,从第一代样式雷雷发达于康熙年间由江宁(南京)来到北京,到第七代样式雷雷廷昌在光绪末年逝世,雷家有七代长达二百多年为皇家进行宫殿、园囿、陵寝以及衙署、庙宇的设计和修建。

雷发达在很长时间内被认为是样式雷的鼻祖。在样式雷家族中,声誉最好,名气最大,雷发达修建皇室宫殿担任工部样式负责人,康熙中期,他修建了故宫三大殿(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其中规模最大的数太和殿。太和殿始建于明永乐十八年,先后称奉天殿、皇极殿。清康熙初重新修建,改名太和殿。最受朝廷赏识的应是第二代的雷金玉。他因修建圆明园而开始执掌样式房的工作。康熙在《畅春园记》里曾经提到他非常牵挂一位杰出的匠师,即指雷金玉。

直至清代末年,雷氏后人都在样式房任掌案职务,负责过故宫、三海、圆明园、颐和园、静宜园、承德避暑山庄、清东陵和西陵等的设计。雷氏家族进行建筑设计方案,都按1比100或1比200 的比例先制作模型小样进呈内廷,以供审定。模型用草纸板热压制成,故名烫样。

民间对雷家设计的建筑留有不少传说。比如样式雷奉命设计颐和园,正苦心思索,一个普通打扮的老汉来了,送来一只桃子。后来样式雷看到一只蝙蝠落在桃子旁,张开翅膀护着桃子,突然得到启示,以“仙蝠捧寿”为基调,决定了颐和园的构思。他要先挖一个桃形的湖,用土堆一个蝙蝠形状的山,再修一道长廊当作翅膀。他的设想得到乾隆皇帝的赞许,于是一座著名的园林,就这样从纸上逐渐变为实实在在的建筑。

那老汉是谁?这倒是一道人人可以加分的题目,他就是建筑行业的祖师爷鲁班他老人家。他在关键时刻总是挺身而出,像故宫的角楼就是他用蝈蝈笼子来启发工匠的。这样的传说,实在是多,出现在样式雷的传说中,没有别的目的,就是为了突出建筑的奇妙和传奇色彩。

事实上,样式雷家族对中国建筑艺术卓越的贡献,是空前绝后的。正如王其亨教授所说:“在全世界,找不到这样一个家族,前后延续二百多年,在国土辽阔、人口众多、文明程度很高、历史也非常悠久的国家,一直从事最高级建筑的设计,遗留下来的作品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就有故宫、天坛、颐和园、避暑山庄、清东陵、清西陵等。在作品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世界各国古代建筑师中,恐怕找不到一个样式雷这样的建筑世家。”

二百年“样式雷”家族与圆明园:夭折的重修

“样式雷”制作的重修圆明园天地一家春的烫样

2、重修圆明园是紧急工程

圆明园1860年毁于入侵的英法联军之手。清同治年间,清廷曾计划重修,这样的任务肯定非样式雷莫属。如今在国家图书馆、故宫博物院等单位收藏的样式雷史料中,除有大量的建筑画样、烫样外,还有不少文字资料。其中非常引入注目的是旨意档(或称上谕档)、堂谕档、司谕档。这些旨意档中,就包括样式房记录的皇帝和内务府官衙关于修建圆明园的谕旨和指示。

在重修圆明园的初期,雷氏档案中大量反复出现“赶紧办”、“赶紧做”、“速进园”、“赶紧烫样”、“赶紧进呈”等这类急迫地催促加快进度的字样。例如同治十二年(1873年)十月二十九日,内务府督促样式房掌案雷思起“赶紧烫样”呈内务府堂。十一月十一日又催促“赶紧烫样进呈”。十三日又发出通知:“著算房赶紧按烫样造具做法清册,著会同样式房合对丈尺,如有遗,惟算房、样式房是问。”二十二日,内务府郎中贵宝对所需的珍贵装修材料,要求雷思起“赶紧斟酌好手艺雕匠赶紧承做”。其他如“昼夜赶办”、“赶紧一月内修齐”、“赶紧于午刻进呈”向皇帝进呈装修烫样等催促工程进度的指示随处皆是。

重修圆明园为什么如此紧急呢?这是因为此项重修工程任务量大、时间短,还有一些人为的因素,都要求加快进度,迅速完成。同治十二年开始进行的重修工程,按同治帝和慈禧太后的想法,除清除英法联军焚园后的劫毁房基、残垣断壁和堆积如山的渣土废料外,按照呈准的烫样,应该修建的殿宇房间不下三千余间。按样式雷在重修工程前所制作的画样、烫样的顺序,依次是:圆明园内的安佑宫和万春园内的天地一家春、清夏堂,圆明园大宫门、正大光明殿、勤政殿、上下天光和中路各堂,圆明园的双鹤斋、杏花春馆、同乐园、武陵春色、万方安和,长春园的海岳开襟等。此外,还有大量的需要修筑的道路、桥梁、河道泊岸及围墙、门楼等附属工程。需要动工修建的大约相当于原修建圆明园工程总量的三分之一。

如此巨大的工程量,必须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完成。因为同治帝重修圆明园的目的,就是要在新建的皇家园囿为慈禧庆祝四十大寿,为此还降旨将绮春园改名为万春园。而慈禧的诞辰是十月初十日,即重修圆明园的工程必须在同治十三年十月以前完成。同治帝在十二年十月初二日(1873年11月21日)正式颁发了谕旨,以尽孝为由,下令重修圆明园。

这是一项紧迫的工程,又由于帝后有浓厚迷信思想,更增加了工程的紧迫性。按照迷信说法,同治十三年“太岁冲犯”,不宜上梁。于是由钦天监选了个好日子,在同治十二年十二月十六日提前供梁。在紧急清理了二十三座殿宇基址后,搭起临时高架,然后把正梁置于高架上,这就算象征性地完成了供梁工序,以待来年最后建成殿堂。为准备急用的二十多根梁木,不得不从园内藏舟坞以及清漪园、静明园、静宜园以至海淀镇灯笼库等处,拆卸下成批旧木料充用。样式房档案在这一天专记了供梁一事。

3、重修前皇帝要求保密

在正式宣布重修圆明园开工以前,同治帝即“秘密”进行准备工作,当时这是十分机密的工程。

对于重修圆明园,同治帝原是持反对态度的。同治七年(1868年),御史德泰曾奏请重修圆明园,同治帝痛斥德泰“荒谬离奇”、“丧心病狂,莫此为甚”,并将德泰革职逐出朝门。但慈禧太后面谕军机大臣“养心殿地太迫窄”,暗示要重修圆明园。朝廷中希图邀宠和从中渔利的官吏,竭力鼓噪怂恿。皇帝不敢违拗太后懿旨,便积极做重修的准备,并于同治十二年十月宣布正式开工。但御史沈淮、游百川立即分别上书表示反对。正是由于要尽量防人耳目不事张扬,又因为所修园苑为皇家禁地,是皇帝越跸问政和两宫皇太后寝居之所,便使这一工程需要保守机密。

据样式房旨意档十一月初九日载:皇帝在召见内务府大臣明善、堂郎中贵宝时,“问:圆明园内尚存多少处?贵回奏十三处:双鹤斋,慎思修永,课农轩,文昌阁,魁星楼,春雨轩,杏花村,知过堂,紫碧山房,顺木天,庄严法界,鱼跃鸢飞,耕云堂。明、贵遵旨,著交样式房机密烫样进呈”。贵宝所奏十三处,是圆明园浩劫留存的建筑,实际上不止这些。在样式雷遗存的画样中,有很多处都粘有“现存”二字,如《南路勤政殿图》之圆明园司房、吉祥所及《中路重修图》之敬事房等,还有园北部的一批建筑组群,都是当时未毁的建筑。第二天,皇帝“二起召见明、贵,著机密烫十三处样”。还特别强调:“此十三处系密旨,派明、贵交样式房机密呈览。”雷氏档案又记载:上级要求雷思起十三日午点钟到宅,有紧要机密之事相商,还是关于九洲清晏和同道堂装修的绘画图样问题。

二百年“样式雷”家族与圆明园:夭折的重修

“样式雷”重修圆明园建筑之一的烫样

由上述雷氏档案记载可知,重修圆明园之前,是皇家一项极为重要的、机密的巨大工程。

4、帝后亲自参与重修方案制定

在重修圆明园开工后,从确定重修的规模和重点、筹措资金和建筑材料,到建筑设计和装修样式、嘉奖赐爵和惩治罪犯等等,同治帝都要与闻、决策并颁发谕旨。

据《清穆宗实录》载,在同治十三年(1874)春夏之交,同治帝每月一次、共四次亲临圆明园检查和督促重修工程。样式雷堂谕司谕档也记载了同治帝到圆明园检查时的陪同人员、行进路线、检查事项、吃饭时间等,以及同治帝认为七间殿的院子小,并现场审阅设计的图样,评论方案得失,发出修改旨意。

同治帝多次召见主持修建圆明园的内务府大臣明善、堂郎中贵宝和样式房掌案雷思起等人,审查画样,修改设计方案,督促建园进度。工程还没上马,雷思起一班人便被皇帝推到最紧张繁忙的岗位上,限一个月内把第一批施工的殿堂建筑图样呈给皇帝审定。孟总管给雷思起下旨:著雷思起制作的各座殿堂的装修图样“要奇巧玲珑”,后来还提出“要豁亮,要暖和”,对设计风格和形式美观提出了具体的、很高的要求。后来又降旨:“派明、贵查万春园,带同样式房雷思起于辰正到万春园等处查勘,添改各座丈尺,赶紧更改烫样呈览。”

重修圆明园最优先建设的重点工程,是奉祀祖先的安佑宫、皇帝上朝问政的正大光明殿和勤政殿、慈禧和慈安两太后的寝宫天地一家春和清夏斋,而慈禧太后的天地一家春更是重中之重。天地一家春原来是圆明园九洲清晏东路的一座宫殿,咸丰时是懿贵妃(即后来的慈禧太后)的寝宫,后被英法联军烧毁。此次重建,慈禧太后将建在原址的新殿宇赐名承恩宫,以示纪念。而在万春园昔日敷春堂故址新建一组建筑群,赐名天地一家春,地处万春园面积最为广阔的一片陆地,位于大宫门内迤北。

据金勋先生撰《北平图书馆藏样式雷藏圆明园及内庭陵寝府第图籍总目》载明,仅北平图书馆即藏有样式雷为天地一家春制的画样、烫样三十一张之多。天地一家春的总体设计是皇帝、皇太后多次审样修改才确定下来的。其中内檐装修图样为慈禧太后亲笔所绘,要求雷思起按御制画样修改原先设计。仅此一次谕旨,即提出了四十多项具体修改设计的明确要求,包括“殿前檐大木上安横匾一块,写天地一家春”。

天地一家春的工程由天和局商人王家瑞、王程远承包,他们先后三次到内务府提前支取银两。而这项最先开工的工程,清理房基和采购建筑材料的工作,也进展很快。不过,重修圆明园的工程被迫半途停工,慈禧太后也没能在新建的天地一家春度过她的四十大寿。

5、第六代样式雷负责方案设计

重修圆明园时,样式房共有面样、烫样工匠十六名。雷氏档案中有雷思起禀文向内务府堂提交的样式工匠名单。从名单可以看出:雷家是样式房的主力,不仅两位掌案头目人是第六代和第七代样式雷雷思起、雷廷昌父子,雷思起的胞弟雷思森、侄雷廷芳,还有同族旁支的堂兄雷思耀及其子雷廷栋也是样式房的员工。雷家是样式房的权威,不仅是几代相传的建筑世家,在建筑技艺上高人一筹,而且在人员的地位和数量上也占有绝对的优势。雷家众人与其他几名工匠关系相处融洽,合作得很协调。

样式房并非任何时候都是十六位工匠。如同治十二年十一月初四日皇帝召见明善、贵宝等人时,降旨圆明园“中路烫样过二十日呈览”,明善回奏“现在烫画样人不足十名,此次之样式系昼夜赶办,实在赶不及”。皇帝也只好“允准”暂缓呈览。

皇帝、皇太后和内务府大臣、堂郎中向样式房下达差务,都是直接找掌案雷思起,雷思起若有病或不在样式房,则由雷廷昌应差。进园踏勘或办事,也是掌案头目人前往。但有时也带烫画样人进园。

内务府对样式房的工匠有奖惩办法。重修圆明园时,皇帝降旨“赏雷思起二品顶戴,雷廷昌三品顶戴”。二品顶戴是七代样式雷世家获得的最高品级,反映这个两百多年的建筑世家在同治年间达到了事业和荣耀顶峰。

参与重修工程,对样式雷来说,是一个难得的施展祖传建筑技艺的大好时机,当然也是挣钱发家的良机。雷思起非常珍惜这个机会。他在日记中记载:“万不做负心人,也不想之发财,实因前辈办过各座装修,现在恭遇皇上重修圆明园各等处工程,蒙夸兰达栽培,实因声名脸面,自当尽心竭力当差。”

样式房丰富的图文裆案资料,记录了雷思起大量的入园实地踏勘,进行建筑设计,制作画样、烫样,反复修改设计方案,与算房联合勘估规划及预算,监督和指导承包厂家施工等多方面的具体工作,显示了样式雷在此一巨大的皇家工程中不可替代的作用。皇帝降旨,要雷思起进园勘查当时遗存的十三处建筑,限期呈交烫样,又要求速将优先建筑之重点工程的烫样呈览,并几十次提出修改设计方案。雷思起带领样式房工匠,在几个月内制做成无数张画样和烫样。仅北平图书馆保存的样式雷设计的圆明园建筑图样即有2000余份。图样中有全图、宫殿组群、单体建筑、桥梁、大墙等的草图、画样、立样等多种形式的建筑设计方案和修改样稿。这成百上千张画稿都融进了样式雷的智慧、心血与汗水。由样式雷制作的烫样,用毕必须交样式房保存,以备后用。正因为那么多烫样都收归样式房统一保存管理,这些文物才得以保存下来。

雷思起在重修工程中承担着重要的差务,繁忙而又紧张,他同时还担负着修建皇帝、后妃陵寝和三海工程的设计任务。建园修陵都是皇帝交下的差事,两头兼顾,不可耽误。

6、缺钱使重修工程中途停止

同治年间重修圆明园是在国势衰微、内帑支绌的困难情况下进行的。法国正加紧侵略越南,直接威胁到中国的西南边疆;日本开始发动侵略我国台湾的战争;新疆又爆发阿古柏叛乱;左宗棠率军西征,日夜为难以保障的庞大军需发愁。自鸦片战争以来的几十年间,中国的外患内乱不断,清政府的财政危机日益加剧,连办紧急军政大事的财力都无法保证,此时却还要大兴土木重修圆明园,根本就拨不出款来。同治帝命王公以下大小官员量力报效捐修,总共才筹措到23万余两。加上各种进项,全部收入仅40万两。对巨大的重修工程来说,这只是杯水车薪。

除了缺钱,还缺木料。把京西皇家园林中塌倒的宫殿旧木料统统拆卸下来,尚不足工程所需的十分之一。清廷又下令中南各省每省采办大件木料3000件,还招商前往出产木材各地设法去买。此时出现了一名广东无赖李光昭,打着为圆明园工程收购木材的旗号,进行欺诈、骗款自肥。

李光昭当时是个候补知府,他来京贩卖木材时与几位内务府大臣相识,知道这是一个发财的机会,便谎称自己在许多省份都购有木材,可以报效朝廷。他与内务府有关人员互相勾结,经内务府出面奏请后,他便打着“奉旨采办”的名义南下办理此事,而且胆大妄为地私刻了“奉旨采运圆明园木值李衔”的关防。

由于此事办得极不顺利,他只得到香港向一位法国商人购买,签订了购买三船价值五万两木材的合同,货到天津即付款。李光昭回到北京后,却向内务府谎报自己购买了价值三十万两的木材。货到天津后,同治帝闻讯大喜,急令直隶总督、北洋大臣李鸿章免税放行,迅速运京。不想李光昭根本无力付款,便称木材尺寸与原议不合,拒绝提货付款。法商当然不干,由法国驻天津领事出面,照会称李光昭私自废约有意欺诈,要求清政府扣留李光昭,令其付款并赔偿法商损失。李鸿章本就不赞成此时修园,急忙将此情况奏报同治帝。同治帝大怒,责令将李光昭先行革职后交李鸿章严厉查办。李鸿章在查办此案时才发现,李光昭不仅根本无力购买这些木材,而且欺骗朝廷多报了二十多万两的货价;更严重的是,他竟私自以“圆明园李监督代大清皇帝”的身份与外商立约,几乎要引发一场严重的外交纠纷。根据有关律令,李鸿章判处李光昭斩监候,秋后处决。

在重修圆明园工程进展缓慢的情况下,各级官吏请求缓修、停修的奏折不断送到朝廷。在发生李光昭的事件后,恭亲王奕訢、醇亲王奕譞、大学士文祥等十余名重臣联名上奏,请求停修。同治帝被迫于十三年七月二十九日(1874年9月9日)发布上谕:“所有圆明园一切工程,均著即行停止。”

此次重修工程历时将近一年,总共支出工程费48万余两。圆明园大宫门、出入贤良门、勤政殿、圆明园殿、同顺堂、安佑宫宫门、蔚藻堂、明春门等基本完工;天地一家春、清夏堂、承恩堂、奉三无私殿等,只完成了基础或修好了台基;其他殿堂除清理渣土或供梁外,基本尚未动工。慈禧太后在新建的天地一家春欢度四十寿辰的幻想破灭了。

但是,历史给我们留下了样式雷为重修圆明园所制作的数千张建筑画样和烫样,还有一批样式房的文字档案。这是中国古代造园艺术和样式雷高超的建筑技艺的实证,是先人遗留下来的珍贵文化遗产,中国现代建筑学家自豪地称之为罕见的“国宝”。 (文/张宝章)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fredaluo]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