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蒋介石内战用人3大失误

[摘要]“狡如狐,猛如虎”是毛主席告戒解放军战斗人员时对胡琏的评价!因胡琏用兵极其机警狡猾,同时其名胡琏谐音“狐狸”,尤其是华中野战军苏北方言,更近似狐狸。

蒋介石在国共内战中,特别是中、后期,用人不当,致使国民党军队在辽沈,淮海,和平津几大关键性战役中指挥连连失误,最终导致国民党八百万军队节节败退,分崩瓦解,直至一九四九年不得不撤离大陆,逃到台湾。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蒋介石内战用人3大失误

蒋介石资料图(来源于中华网)

蒋介石用人最大的失误可归结于三:

1.孙立人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蒋介石内战用人3大失误

可以说是中国近代将领中学历最高,战功最卓著的一位。他的背景不同于一般的黄埔生或农民起义革命军。他从军前的人生履历就很丰富,可以堪称成功: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高材生,期间代表中国国家男子篮球队出站亚运会,后官费留学美国印第安那州普渡大学,土木工程硕士,后又报考西点军校,成绩优异,毕业后回国。到这里可以说是一超强竞争力的“海龟”了。这样的经历就是在今天也属于“成功人士”。

我觉得他的长处就是他善于接受新的东西,并和实际情况较好的结合,具有超强的学习能力和学习欲望,这和他的清华生涯应该是分不开的。他善于练兵,没有什么实战经验的税警总团能在813淞沪战场上重创日寇,成立不久的新编38师一个步兵团能在缅甸仁安羌击溃日军一个师团,解救7000英军,以及后来完整的撤退到印度,反攻缅甸时更是战功显赫。他的部队无论在装备是优还是劣的情况下,均能够把战斗力发挥到及至。可见部队的素质是相当高的,这和部队主官的能力是密不可分的。

这样的将领本来应该重用,我觉得,完全有能力也有资历在东北指挥一个兵团的作战,解放军的战术,林彪的用兵是很诡异的,一般的国民党将领到兵败被俘都不能完全领会,为什么?素质不行,说得时髦一点,适应能力差,军校学生,先前最多是个中学生。孙立人可是中国最好的大学的毕业生。东北如果让他和杜聿明搭档,至少可以把王牌主力撤出来。

即使不用在一线,也完全应该负责新兵的训练,抓来的壮丁如果没有良好的训练如何补充一线部队的损失呢?前面说道的缅甸仁安羌大捷,当时我军不仅兵力弱,装备也弱,可见其部队的基本素质,也可以看到他的训练能力。到底是读过大学的,自我的学习能力和创新能力不是一般的军校学生可以比拟的。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更应该说在军界是首屈一指的。

总之,这是一位充满了传奇色彩的抗日名将,向他敬礼,也替老蒋惋惜。

2.胡琏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蒋介石内战用人3大失误

如果淮海战役前出任12兵团司令官的是他而不是黄维,淮海战场的输赢还真不好说,弄不好就是一个平手。中野在大别山被胡琏的整11师弄惨了,一段时间某些将领简直到了“闻胡而逃”,刘伯承元帅的“安卵子会”就是针对这以情况开的。

“狡如狐,猛如虎”是毛主席告戒解放军战斗人员时对胡琏的评价!因胡琏用兵极其机警狡猾,同时其名胡琏谐音“狐狸”,尤其是华中野战军苏北方言,更近似狐狸。故华野、中野称胡琏为狐狸,十一师进军南麻时,南麻到处张贴标语,“活捉狐狸”“打碎吃掉11师这个硬胡桃”。南麻战役结束后,华野9纵伤亡重大,(伤亡4600余人),没取得任何进展,许世友打电话给粟裕说:“胡琏这只狡猾的狐狸,……

关于“猛如虎”之说:张凤集战役,中野3、6、7纵,三个纵队围攻整11师32团一个团五天五夜,最后打成平手,中野伤亡3600余人,刘伯承爱将3纵7纵19旅旅长吴大明、3纵7旅21团政委姚丕田牺牲。11师32团伤亡2700余人,32团本不想撤退,因一营营长牛镇江擅自带两个连突围撤走,团长张幕贤不得不带余部撤走。山东南麻战役,华野集中五个纵队,其中一个打援,四个纵队外加鲁中军区三个团猛攻南麻5天5夜,仅歼11师一个团,自身伤亡达1万余人。2纵5师政委秦贤安、6师18团副团长胡大炳、4师政治部组织科科长魏自强等大批将士牺牲。11师确实猛如虎。11师进入大别山之后,这只猛虎更是威风凛凛,扫荡中野,中野不但是高度警惕,几乎是轻易不敢接战,除了在北向店,为保卫刘伯承同志和中野指挥机关,不得不打了一仗,其余则能避则避(趋避之)。

11师18旅在北向店与中野1纵及中野指挥机关发生遭遇战时,整11师主力和整10师从龙升镇、宣化店赶来合围,解放军见形势不利,1纵从砦河集突围,越信潢公路北进,1纵19旅参谋长游万川同志在与11师战斗中牺牲。

如1947年12月,陈粟、陈谢大军围攻确山,中野1纵打援。12月31日,整11师先头部队118旅与1纵在正阳西北宋店猛烈交火,1纵挡不住11师的进攻,伤亡较大,11师逼近确山,粟裕不得不于31日晚结束确山战斗。

再如中野1纵绝对主力20旅(相当于师,中野纵以下辖旅)于1948年1月10日,在包信集与整11师遭遇,损失很大,其中一个主力营,4百余人被成建制消灭,当时20旅政委,副旅长听说11师来了,坚决主张撤退,不能打,旅长吴忠坚决要打,一打,打出这么一个结果。许多干部听说11师来了,带头逃跑,后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见《百战将星—吴忠》240页。)

又如中野2纵,在大别山里不停地躲避11师,(可看《陈再道回忆录》173-192页,)基本上是一个11师追着打,追着包围的过程。

还有中野6纵,基本对11师采取能避则避(趋避)的方针,但在1948年1月16日,11师突然包围了在王家店宿营的中野6纵18旅(也是中野头等主力),18旅炮兵连丢掉两门山炮就跑,轻易的把两门山炮送给敌人,旅长肖永银一听整11师来了,丢掉旅直属队,包括政治部、供给处、卫生处和在镇上的几十名伤员,就立刻撤退,使这300余人全部被俘虏。6纵副司令员韦杰要求营救这些同志,肖永银还是不顾一切撤,总算保全了18旅。王家店成为永远抹不去的痛。被俘人员中,大部分是我军干部,含两名团级军官,分别为供给处处长张玉峰,随军记者胡征,因为中野的趋避之,使11师在大别山里找不到方向。

针对当时种种情况,刘伯承、邓小平、李达、张际春于1948年1月31日联名向各纵队首长下发指示,并上报中央军委,指出:“而还有不少干部,临危并未掌握部队,抗击敌人,或单身或带少数人逃命,实为解放军极端可耻行为。”(见《百战将星——吴忠》241页。)

1943年鄂西会战中的石牌保卫战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老蒋个胡琏去电话,胡琏只回了一句:“成功虽无把握,成仁确有决心“攻击石牌要塞的日军,在付出了七千多人的重大伤亡之后,面对的仍是胡琏及麾下坚守阵地的十一师将士。日军既不能突破些许,亦无法前进分毫,遂战斗信心尽失,纷纷撤退,石牌大战宣告结束。日本人输了,石牌守住了,陪都保住了。

胡琏有张灵甫的勇,有张灵甫的智,却没有张灵甫的骄横。有黄百韬的忠,更有敢于抗命的勇气,他的口头禅是:“军队的任务在打胜仗…大开大阖,进退操之在我,绝不受国防部挟制!只要仗打胜了,即使违抗命令要砍头他也认了!”这就是他的优势,74师之败,败在张灵甫。18军之所以一直占上风,因为有胡琏,因为他敢不听国防部的命令,不仅智勇双全,更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勇气。可惜决战前夕,因和白崇禧的矛盾,那位被白崇禧讥为“步枪指挥官”的蒋校长再次帮了人民解放军的大忙,不仅用错了人,再加上胡乱指挥,断送了一支最重要的力量。

3.傅作义

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蒋介石内战用人3大失误

抗日名将,独撑塞北抗日大旗的典范,民族英雄。从1933年长城抗战,到百灵庙大捷,到红图而格大捷,再到忻口出击云中河北之战,孤军守太原,挺进绥远,连接取得绥西,五原,包头大捷,收复五原,几无败绩。内战初期,连战集宁,大同,张家口,打得聂荣臻的晋察冀部队元气大伤。非常难得的是以上的胜利几乎都是以少胜多,抗战期间,名义上是第8战区副司令长官,实际上所管的部队还是以35军的三个师为主,其余的骑兵部队都是游杂部队而已。集宁解围也是以3万破10万的经典。

如果老蒋能早点委以重任,甚至想办法取代阎锡山,并实实在在的多给点部队让他去训练去带,聂荣臻说不定早被打到东北投奔林彪去了。最经典的集宁战斗的:围魏救赵,攻集宁,解大同之围。军史上称之为大同集宁战役。

大同是我国著名煤都,是平绥,同蒲铁路的连接点,连结晋冀的交通要冲。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大同被阎锡山控制,横梗在晋绥及晋察冀两根据地中间,拿下大同即可使两根据地连为一气。

所以晋察冀,晋绥军区决定进攻大同,组成大同前线指挥部,以晋绥军区副司令员张宗逊为总指挥,以晋察冀军区副政委罗瑞卿任政委,调集两战区全部主力,共50个团,十几万人,这样的大兵团作战,是从抗战到内战开始后空前的大规模的战役,晋察冀军区1、2、3、4纵及地方部队全部参战,晋绥军区主力全部参战,具体分工为358旅,第五军分区第二团,晋察冀军区第三纵队及教导旅,炮兵团,第一军分区独立第十二,十三团担任大同攻击任务,第四纵队第十旅攻下应县后亦北上参加大同作战;以晋绥军区独立第一,第三旅,骑兵旅,绥蒙军区第七,第九团及晋察冀军区第二纵队第四旅等部,晋察冀一纵,担任阻击傅作义部队的增援,张家口卫戍司令部教导旅在完成大同外围作战后,亦赴新堂参加打援。这样进攻和打援部队都占优势,于46年7月31日发起进攻大同战役。

大同战役规模如此大,决心如此大,战略目的很清楚;一,消灭阎锡山和傅作义有生力量;二,扫除延安至张家口一线障碍,完成绥远战役未完成的战略目的。

国军大同守军为暂编38师,东北挺进军马占山骑兵第5、6师,保安总队,两个炮兵营,一个特务营和一个工兵连。共1.9万余人,由阎锡山的第八集团军副总司令楚溪春指挥。我军对其评价为建制混乱不统一,成分复杂,1,9万人部队分属7,8个单位,战斗力低下,暂38师由大量伪军编入,大同虽城垣坚固,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工事坚固,我军以绝对优势兵力是有把握攻下的。

对于傅部的增援,张,罗也预有准备,晋绥军区独一旅守卓资山,独立第三旅抽出二十七团守集宁(会同绥蒙军区两个团),骑兵旅守集宁西北土城;绥蒙军区第九团位于十八台,晋绥军区第四旅位于商都一线,作为打援右翼兵团,统由绥蒙军区司令员姚哲指挥。以独立第三旅,绥蒙军区第七团,独立骑兵团于凉城,张家口教导旅于新堂,作为打援左翼兵团,由独立第三旅旅长杨家瑞指挥。

我军于7月31日发起进攻,首先进攻大同外围阵地,经过30多天激烈外围争夺战,已占领外围所有重要据点和东关,消灭敌人2000余人,逼近大同城下。

眼看大同危在旦夕,守将楚溪春连连向阎锡山告急,请求增援,阎远水救不了近火,且太原到大同铁路已被切断,无法出兵,只得向蒋介石求援。蒋这时兵力也陷在全国各个战场,也抽不出援军.当时唯一机动兵力就是在归绥的傅作义部,而傅对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大同采取观望的态度,傅系军队在国军中可算是异类,既受了我军影响,有解放军的作风,如不怕苦,善夜战,善近战,肉搏等,同时也带有旧军队习气。蒋介石为了诱使傅作义出兵增援大同,使出其军阀内战中一贯手法,给地盘,加官晋爵,把大同划归划十二战区管辖,对于久处贫瘠不毛绥远的傅作义说来,大同煤都,盛产乌金,又是晋冀两地交通要冲,真是梦寐以求的好事。接到蒋的命令后,傅召集其亲信部将,董其武、孙兰峰、郭景云、安春山、杨维垣,刘春方,刘万春及团以上全部军官到归绥出席秘密军事会议。这些军官到了归绥(今呼和浩特),闭门开了7天军事会议,严密部署策划,参谋长李世杰率各部参谋班子作了沙盘图演。傅作义反复讲话,讲解军事要领,作战法研讨,思想鼓动。为了这场决战胜利,傅将其所有军官关在营中,不准回家食宿,纪律十分严明,比蒋的嫡系严明的多,所以也没有泄密。另外为了防止泄密,傅部不用国民党军共用密码,也使我军难以掌握其动向。

会后傅的参谋长李世杰亲赴庐山,向蒋汇报行动计划,蒋看了行动计划后极为满意,李向蒋介绍:“傅将军此次举措,乃'围魏救赵’之计。傅部发三路人马,北路由陶林兵进集宁,南路出归绥,犯凉城,中路出归绥攻卓资。3路人马中以中路为实,两翼是虚,仅为疑兵。取卓资,围集宁必定致大同我军分兵北援。只要傅部打掉我军增援部队,大同困境,自然缓解。此后傅部顺势挥师东进,直逼张家口。”这确是一个非常高明的战略战术,按一般军事常识。大同危急,救急如救火,应顺公路直插凉城,丰镇,直趋大同解围。怎么可能舍近求远,攻集宁,但仔细看一下地图,琢磨一下,便可恍然大悟,顺公路攻凉城,丰镇。我军早有防范,已无奇兵之效,且费时费力,伤亡重大,事与愿违,以绝对弱势兵力去进攻强敌事先预设之阻击,弄不好连自己一起赔进去,当时我机动打援兵力4个旅已集中在麦胡图,若傅的主力果真顺凉城,丰镇来犯。则正中我军下怀,到时大同进攻部队还可以抽出5-6旅围歼傅军。

而攻集宁,则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一箭双雕,攻下集宁,向东南可出兵丰镇,隆盛庄。从后方迂回包抄进攻大同之我军,对我大同进攻部队威胁太大,必欲除之。攻下集宁,向东可出兵尚义,张北,直接威胁我晋察冀军区首府张家口,若不回救,张家口危险。所以攻集宁乃为攻其所必救,实在是高招。也是弱势之兵想要解围和取胜之唯一奇招。是现代战争围魏救赵运用最为成功一例。

从毛泽东对集宁特别重视程度来看,解放军势必全力回援,9月5日傅部占卓资山后,贺、聂已制定坚决守卫集宁方针,并报军委,毛泽东对集宁高度重视,当即回电:“部署很好,望按实情处理。。。。。命令集宁守军死守,任何情况下不得放弃,否则执行纪律。”可见毛对集宁之重视程度。

傅军出动时机选择的恰到好处,选择在大同解放军用全力扫清大同城关,正全神贯注攻打城垣的吃紧时刻,突然大举东援。这对解放军急转身对付傅作义造成很大困难。46年9月3日,傅派其头号战将,暂三军军长董其武率主力暂三军(欠暂十师)之暂十一师,暂十七师,及另一主力35军安春山之新31师共1,3万人,由中路出动;孙兰峰之骑兵主力共3千余人由北线出动,两军为一线进攻部队,猛扑卓资-集宁方向。35军郭景云之101师,李铭鼎新32师、卫景林的机动部队,刘春方骑四师为二线部队,随后增援。敌之总兵力为暂三军2个师,35军3个师及4个骑兵师共3,2万人左右。

暂三军经福生庄向卓资进发,新31师由陶林向卓资东北挺进,两军会师后,由暂三军暂17师与新31师对卓资山进行东西夹击。101师及机动部队随后跟进,准备支援。北线敌之骑兵迂回进攻集宁西北之大小土城,威胁侧翼。南线敌之骑四旅攻占卓资山之外围据点毫切。

大同前线指挥部给王尚荣独一旅任务是要守三天,等待援军,卓资扼傅军出援之门户,首当其冲,责任重大,战前王尚荣和朱辉照政委及全旅领导深入部队做了战斗动员,落实了防御部署,精心筹划,其部署为;以二团配置在卓资山以西山顶高地组织防御;35团三营在卓资山东北高地组织防御,团主力配置在大、小南沟为二梯队,准备向西山顶等地实行反冲击;714团主力为机动兵力一个连在西南高地掩护二团侧翼。9月5日拂晓前,敌以三个师兵力,安春山新31师,暂11、17师在一个炮团强大炮火掩护下,向卓资山阵地猛攻。二团坚守阵地,顽强抵抗,击退攻方多次成连成营的连续攻击。到中午12时许,西山顶二营阵地失守,教导员王承烈牺牲。特务连和三连实行反冲击。阻止敌扩展。北线敌占领头道沟东面高地后,迅速向卓资山南实施迂回包围。沿铁路南侧进攻之敌也突破一营阵地,从西面向卓资山实施迂回包围。714团主力配置过远来不及增援,形势恶劣,其情景简直就像解放军运动包围战。王尚荣不得不在敌合围之前主动向东南方向撤走,以免被包围消灭,这是王一生中打的最不顺手的一仗。原定守三天,实际只守了八个小时,远远未能完成预定防守计划,又伤亡500余人

张宗逊原来估计,独一旅可以守三天,没想到损失那么大,那么快失守,增援部队二个旅还在路上,卓资已失守。敌占卓资山后,我军还是没有判断清楚敌之主攻方向,中央军委电报估计敌军可能有3种动向1、呆在卓资山不动,2是向凉城推进(仍旧考虑凉城、丰镇为敌之主要增援路线),第3才是进攻集宁,决定在凉城附近麦胡图集中主力以观其发展。相比其他战场,华北情报工作作得很糟,在其他战场上,这样重要敌情,我军在1-2天内应已得到全部作战计划。正是在这种没有情报情况下,9月7日,傅之主力暂3军之暂11,17师,35军新31师经平绥铁路以北的火石坝秘密东进。8日,到达集宁西北地区隐蔽集结,(用兵迅速秘密而隐蔽)。

我军由于侦察不力,迟至8日晚才知傅部已东进,马上将主力转向集宁。这时两军区决定,敌围魏救赵,我针锋相对,围城打援,主力增援集宁,我军主力相继赶到集宁,计有358旅,独一旅,陈正湘四纵队2个旅,教导旅,并令杨苏一纵队除留一个旅守延庆,另两个旅迅速赶来增援,骑兵旅,独立第三旅特务团,绥蒙军区第七团,骑兵团等等全部赶往集宁,对集宁城下敌军形成绝对优势。两晋军区仅留杨成武纵队和地方部队继续围攻大同。

我军共集中8个多旅,4万多人,配合集宁守军,准备全歼傅之先头部队董其武中路1,3万余人。黄新廷的358旅进至八英滩,和卓资撤下的独一旅靠拢,李湘的教导旅、二纵萧应堂的四旅进至八英滩附近的三股泉,四纵邱蔚11旅进至苏集车站,一纵两个旅到达集宁城东。拟乘敌向集宁进攻时,集中兵力向敌后方进行全面突击。

集宁大决战揭开帷幕。集宁我守军为绥蒙军区2个团即第9团、第五团和绥蒙军区警卫营及晋绥军区独立第三旅第27团,共3个团加一个营兵力,由绥蒙军区司令员姚哲,及政委乌兰夫指挥。集宁城壕既深且宽,城墙上配置交叉火力网点。在城外,我军又控制了老虎山,卧龙山等制高点,居高临下,易守难攻。

9月10日,敌杨维垣暂11师、朱大纯之暂17师,和安春山新31师,在空军配合下,向城外解放军阵地发动进攻,首先向城西,北两面阵地猛烈进攻,先后攻占卧龙山,南营房。逼近城垣。守军拼死抵抗。给敌人造成很大伤亡,新31师92团团长孙英年重伤,两个营长死亡。但敌不顾伤亡,继续进攻。守军因为阵地缺乏纵深,呈单线配备,10日下午,所有外围阵地全部失守,连续发动数次反攻,均未能奏效,于10日夜,余部全部退进集宁城内,准备死守。

我两晋军区主力趁敌人进攻之际,于11日,从三面对敌军形成反包围,猛烈发起进攻,意在围歼傅部于集宁城下,当时形势完全有利于我军,当日夺回了卧龙山以南阵地和土城村高地,傅部3个主力师,万余人危在旦夕,前有坚城,攻不动,后有绝对优势解放军形成包围进攻态势,逃不掉,成了翁中之鳖,处此绝境之中,董其武只有孤注一掷拿下集宁,固守待援,11日,敌于西,南二面猛攻集宁,遭到守军痛击,未能得逞。于是企图西撤,退路已被援军截断,被迫固守集宁西北狭小地区。11日晚六时,集宁外围解放军全部主力向董其武部发起总攻,经激战,到12日晨,攻占了三岔口,脑包山,玻璃图,天门山,石灰山等要点及卧龙山阵地一部,歼暂11师大部,暂17师第3团共5千余人,(其中俘敌2千),将新31师,暂11、17师残部压缩在卧龙山脚下及西南营房狭小地区,并袭击了暂3军司令部和暂17师司令部,摧毁了电台,敌军只剩31师一部电台,傅部岌岌可危。

傅见情况危急,于11日上午拟急电3封,一封给董其武,第2封给刘春方骑四师,第3封给孙兰峰骑兵师。给董其武第一封电令被围部队不要死守,应把住我军进攻的3个方向,对集宁方向,应抽出机动兵力死攻,务必尽快拿下集宁,以便有落脚点,第二封电令刘春方骑四师,火速从西南方向包抄集宁,同左翼101师呼应,对已包围集宁城下国军我军实施反包围。三封电令孙兰峰骑兵师向集宁东迂回攻击,策应暂三军和新31师攻打集宁。同时催促35军殿后主力郭景云101师迅猛攻击我军包围部队,以解暂三军之围。

当时战场形势极为错综复杂,扑朔迷离,惊险激烈,敌3个主力师进攻我守集宁3个团,我主力8个旅包围敌进攻之3个主力师,敌101师,骑四师又从后进攻我包围部队,企图救出被围之暂三军及新31师。

双方都竭尽全力拼死搏斗,这时谁出现错误,而对方能抓住机会,谁就能获胜,按照当时战场形势,董部被压缩在城西南一角,没有任何机会,坐以待毙,我军只要发起连续攻击,便可全歼这股敌人,就在此时,我军前线指挥部犯了一个大错误,因为第一天战斗伤亡大,所以没有组织连续进攻董部,整个12日白天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敌利用12日白天重新组织,集结,整顿。再度进攻集宁。

因为情况紧急,必须立刻拿下集宁,暂11师师长杨维垣当着全体军官,士兵,拿起军刀切下自己二段指头,指着二段指头说;“有敢畏缩不前者,有如此指”。所以“杨维垣断指攻城”在董部传为佳话。所部官兵也知道到了生死存亡关头,无不拼死相搏。

集宁方面,自守军10日晚退入城内后,傅军从11日开始一直在向集宁城进攻,9月12日拂晓开始,新31师,暂11师,17师发动第二次攻城,各主攻部队全线进攻集宁,在空军掩护下,12日中午过后,安春山新31师93团首先从东南角突破,进入城内,与守军展开巷战,后续部队亦蜂拥进城。随后暂11师亦由西南角突破攻进城内。集宁危急!姚哲同志,乌兰夫同志指挥镇定,组织了几次有力反击,都未能将敌人逐出,进城傅军一路抢占面粉公司要点,另以数路向通顺街发展,城内守军各自为战,沿街逐房逐屋争夺,傅军占通顺街以南后,反复向街北进攻多次,均被击退,遂与守军隔通顺街对峙,张宗逊急调杨苏纵队一个团入城增援,杨苏纵一旅第一团在团长李觉率领下跑步进城,正逢乌兰夫因无法再守,已带几十个人撤出城外,而姚哲、罗坤山等人则被包围在城内,形势危急,一旅一团迅速发起反击,双方都知道到了最后生死关头,各不相让,展开了殊死巷战,集宁城内城外,守军,援军,攻方,守方,围者,被围者界限完全失去,城里房倒屋塌,四下弹痕累累。尸体充街盈巷,几万人的鲜血流满街巷,其情景非笔墨能形容,城外田野山脊,四处皆为阵地,两军混战一团,枪击刀砍,石砸,尸横遍野,哀号满山遍野。这时仍是全歼敌的大好时机,并是最最关键时机,只要外围我军全线进攻,会同集宁守军里应外合,敌人插翅难逃,为了全歼敌军,我军于9月12日十六时开始对集宁城内外敌发起进攻,但就在这时,大同前敌指挥官张宗逊又犯了第二个错误,也是致命的错误,因为郭景云101师凶猛来援,张宗逊决定停止已开始的对集宁内外傅军围歼,无异于放虎归山,张抽调大部主力,西出大脑包山,以首先歼灭援军101师。只留4纵11旅和城内守军与董部巷战,因此两个方向都形不成优势兵力。既未能战胜101师,又未能将董部逐出城外,集宁守军经1天多巷战,伤亡惨重,无法再战,下午三点左右,董其武派城外部分援军进城与城内敌军会合,攻击更猛烈,并集中炮火向守军主阵地电话局猛攻,同时以一个营兵力迂回进攻电话局后方车站,晚上八点左右,城内大部分阵地失守,到13日晚上十点,实在无法再守,绥蒙军区命令撤出战斗,转移城外,进入山区。

13日晨,董部趁我军主力西去打援,又重新恢复了卧龙山,天门山,石灰山等阵地,并向小脑包山攻击,以策应101师东进,夹击我打援部队。

而与援敌101师的交战也极为不顺利,第一线部队与101师在东土坑山激烈交战,解放军大队援军奉张宗逊命令赶去增援,大队正隔着山运动,101师进攻山顶守军时,由于步兵进攻接近山顶,炮火须延伸射击,但因炮位低,距离近、山顶高,瞄准仰角必须加大,而仰角加大,炮弹即超越山顶而过。这样的越山炮弹,竟打了百多发。急得郭景云直跺脚,厉声命令炮兵,立刻修正角度,再把炮弹打过山顶,就要枪毙。

其实他不知道这些阴错阳差炮弹帮了他大忙,这些越过山炮弹,不偏不倚落在前山解放军的援军大部队人群中,前线指挥部又判断失误,以为这是傅作义大部队到达,有腹背受敌之危险,于是命令部队撤退,把所有战机都丢失了。与此同时,13日中午12时35军李铭鼎新32师,骑四师尾随101师前来增援,向我军阵地猛攻,实际这时解放军已决定撤退,这些部队正赶上追击。

这样集宁城失守,外围包围打援又失败,集宁战役失败。集宁失利,傅即派出援军向大同增援,大同亦无法再攻,杨成武纵队不得不于9月16日撤围大同。傅作义以弱势兵力攻集宁,解大同之围魏救赵战术达到目的。

集宁会战还有一个特殊巧合,在采访进攻集宁主将安春山儿子—安自强过程中,安老告诉我们,安春山(真名安仁)新31师是进攻集宁主力,安春山亲弟弟老四-安智(改名石基)同志当时是集宁守军主力团—晋绥军区27团团长,因为集宁未守住,战后石基同志被撤职,办学习班,检查问题。两个亲兄弟,站在不同立场上,一攻一守,拼死相搏,可说是解放战争奇观。

大同集宁战役历时一个半月,我军英勇顽强,连续作战给敌沉重打击,歼敌1.2万人,但由于指挥官二次关键指挥错误,使战役失败,大同未攻下,集宁又失守,张家口处于敌军两面夹击不利形势下。集宁失利,大同撤围,导致了晋察冀我军对敌斗争形势急剧恶化,并使西北野战军在战略上极为被动,使胡宗南得以无后顾之忧出兵延安,给中央造成极大麻烦,为华北关键战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duff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