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伟:“东方瑞士”的悲剧 克什米尔争端

腾讯思享会宋伟2016-06-24 07:08
0

[摘要]英国本希望建立一个由印度、巴基斯坦和土邦共同组成的印度联邦,但是没有获得共识。而对于撤出后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新的印度,印度穆斯林联盟和印度国大党之间也有着尖锐的分歧。

本期作者:宋伟(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宋伟:“东方瑞士”的悲剧 克什米尔争端

在中国新疆和西藏自治区以西,有一个被称为“东方瑞士”的地方——克什米尔。克什米尔(Kashmir)的全称是“查谟和克什米尔”(Jammu and Kashmir),包括印度控制下的查谟、克什米尔谷地和拉达克地区,以及巴基斯坦控制下的自由克什米尔和“北部地区”。克什米尔的面积在18万平方公里左右。从地图上看,克什米尔地区大部分处在印度、巴基斯坦、中国之间,隔着阿富汗狭长的瓦罕走廊与塔吉克斯坦相望。这里是古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是华夏文明、印度文明与中亚文明的交汇处,具有十分重要的地缘政治地位。

二战结束后,英国从印度的撤退构成了克什米尔归属问题的直接原因。1947年,英国正式向美国发出照会,希望美国承担援助希腊、土耳其的责任,甚至请求美国来调停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克什米尔的冲突。对于土邦来说,英国从印度的撤退意味着英国政府放弃了对它们的最高政治权力,但并不意味着它们自然而然就成为印度或者巴基斯坦的一部分。而克什米尔土邦所具有的特殊的宗教、地理情况,加上其重要的地缘政治意义,导致它成为印巴分治后争夺最激烈、最难解的领土争端之一,导致了三次印巴战争和延续至今的大大小小的军事冲突。

一、历史上的克什米尔一直不完全属于某一个国家

1587年,开始进入全盛时期的莫卧儿帝国第三代皇帝阿克巴征服了克什米尔,将帝国的版图扩展到遥远的西北地方。阿克巴虽然是伊斯兰教徒,但对印度教采取宽容态度,宣扬各教平等。到了17世纪中期,莫卧儿帝国迎来了极盛时期,当政的皇帝奥朗则布四处征战,帝国疆域空前广大,但他放弃了原来的宗教宽容政策,对非穆斯林征收人头税,拆毁印度教的庙宇,导致国内矛盾激化。到了18世纪初,莫卧儿帝国已经处在风雨飘摇、内忧外患之中。莫卧儿帝国驻克什米尔的总督日益变得恣意妄为,激起了克什米尔人的反抗。在这一背景下,阿富汗的杜兰尼王朝于1752年出兵克什米尔,将其置于阿富汗的统治之下。

宋伟:“东方瑞士”的悲剧 克什米尔争端

阿克巴大帝与珠坦拜王后

同一时期,印度北部旁遮普地区的锡克人开始崛起,在1801年建立了锡克帝国,以拉合尔城作为首都。锡克帝国国王兰吉特·辛格是一位杰出的领导人,他购买西方先进的武器装备,邀请法国军官担任军事指挥官,建立了一支实力仅次于英国东印度公司的强大军队。兰吉特·辛格在骁勇善战、足智多谋的古拉伯·辛格三兄弟的辅佐下,先是将阿富汗人赶出了印度河流域,然后将目光瞄准了克什米尔。1819年,锡克帝国占领了富饶的克什米尔河谷,并将这一地区的查谟、蓬奇等地封给了古拉伯·辛格三兄弟。克什米尔河谷是克什米尔地区自然条件最好、人口最密集的地区,山环水抱,风景优美,农业发达。兼并了克什米尔河谷之后,兰吉特·辛格指示他的封臣古拉伯·辛格侵略河谷东面的拉达克地区。拉达克面积4500平方公里,首府在列城,是我国西藏地区同中亚、印度交往的门户。拉达克地区在宗教、民族上接近于西藏地区,信奉喇嘛教,有“小西藏”之称,是中国的藩属国。当锡克帝国征服克什米尔河谷之后,拉达克也开始向锡克进贡,并寻求英国人的保护。1834年,在锡克征服拉达克的前夕,拉达克王请求将本区域置于英国的保护之下,但英国人为了交好强大的锡克,拒绝了这一请求。拉达克王也派人到拉萨请求支援,但当时清朝的驻藏大臣“拒之弗纳”。1840年,锡克帝国吞并了拉达克和巴尔蒂斯坦。印度历史学家对古拉伯·辛格给予了高度评价:“在冰天雪地里连续进行六次战争之后,他征服了拉达克和巴尔蒂斯坦。这是印度历史上无可媲美的开疆拓土。”

宋伟:“东方瑞士”的悲剧 克什米尔争端

1839年,兰吉特·辛格去世,锡克帝国随即陷入内乱衰落。英国人起初试图煽动锡克人清除古拉伯·辛格,但结果却是古拉伯·辛格抓住机会,在英国与阿富汗的战争中援助被围困的英国军队,从而获得了英国人的友谊。古拉伯·辛格意识到,英国人将不可阻挡地成为南亚次大陆的新霸主。英国人则向他许诺,只要他不帮助锡克人对付英国,那么就帮助他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战后将克什米尔地区转让给他。在古拉伯·辛格的运作下,锡克军队改变了原来敌视英国的态度。在1845年英国与锡克的战争中,作为锡克帝国首相的古拉伯·辛格故意采取了许多错误的战略,配合英国人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作为回报,1846年3月,英国政府与古拉伯·辛格签署了《阿姆利则条约》,以750万卢比的价格将英锡战争中获得的克什米尔地区卖给了后者,并册封后者为“查谟和克什米尔大君”。查谟和克什米尔成为英印帝国体系中的一个土邦。英国不干涉土邦的内部事务,但土邦承认英国的最高主权,与其他国家发生争端时必须服从英国政府的仲裁。条约并且规定,不经过英国政府的同意,土邦不能随意改变现有的领土边界,英国和土邦之间有相互军事援助的义务。1860年,查谟和克什米尔土邦派军队攻占了吉尔吉特,从而使其统治范围基本上等同于今天所说的克什米尔地区。从以上历史的回溯可以看出,克什米尔在不同时期有着分裂的政治实体,并不完全属于某一个国家;即便是拉达克这样的属国,也在同时向中国和锡克进贡——就好比东亚地区的一些国家在近代以前同时向中国和日本进贡一样。

二、英国和美国的分治政策

因此,查谟和克什米尔作为一个独立政治实体的形成,本质上是外来强国英国干涉的结果。在英国最高主权之下,克什米尔土邦和英国政府之间既有合作也有冲突。土邦王公一度试图向俄国求助,以制衡英国越来越强的干涉,但最终没有成功。而且,在镇压1857年的印度民族大起义中,克什米尔援军在帮助英国殖民者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尽管英国政府内部有直接吞并克什米尔地区的提议,但最终被搁置。1889年,英国在克什米尔地区成立了亲英的摄政委员会,这一地区的实际权力掌握在英国派驻的地区专员手中。一战之前,为了联合对抗德国,英国和俄国达成了协议,把克什米尔地区的瓦罕走廊划给了阿富汗,以割断克什米尔同中亚大草原的联系,使其更牢固地停留在南亚次大陆之中,也就是英国人的掌控之中。一战结束后,英国宣布将权力归还给土邦大君,但是边境和重大行政事务的权力仍然保留在英国手中。在统治克什米尔的过程中,英国人同样使用了分而治之的手法,先是站在印度教上层一边歧视穆斯林,而当印度教民族主义兴起以后,又开始扶持伊斯兰教势力,例如给一些部族长老以优惠待遇,允许穆斯林更多进入政府,以及组建主要由穆斯林构成的吉尔吉特特种侦察团。这些做法进一步加深了长期以来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矛盾。

宋伟:“东方瑞士”的悲剧 克什米尔争端

尼赫鲁

查谟和克什米尔土邦的最后一任大君哈里·辛格是在英国的扶持下于1925年上位的。他曾在英国留学,思想比较西化,上任后采取了大规模的经济和教育改革措施。到了20世纪30年代初,克什米尔成立了穆斯林会议党、国民会议党等新的政治党派。穆斯林会议党与英属印度的全印穆斯林联盟(成立于1906年)关系比较亲近,而国民会议党是从穆斯林会议党中脱离出来的,同印度国民大会党(成立于1885年)关系比较亲近。穆斯林会议党希望在英国撤退后加入穆斯林联盟建立的巴基斯坦,与联盟领袖真纳有着密切的关系。国民会议党的领袖谢赫·阿卜杜拉是克什米尔威望最高的政治人物,与印度国大党领袖尼赫鲁有着密切的关系。谢赫虽然是穆斯林,但是致力于克什米尔地区不同教派的利益,主张在英国撤退后加入印度。谢赫的态度表明了克什米尔地区宗教因素作用的复杂性。这一地区(尤其是在查谟和克什米尔河谷)虽然穆斯林占多数,有着天然的亲巴基斯坦的倾向,但是由于长期的宗教(印度教、佛教、伊斯兰教、锡克教)共处和相互影响,这一基于宗教的感情因素并不强烈。这也是后来巴基斯坦发现它并不能成功地调动起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穆斯林共同反抗印度当局热情的根本原因。

到了1947年,英国人发现自己已经无力承担之前的许多国际责任,实行了显著的收缩战略,希望尽快从南亚次大陆撤出。英国本希望建立一个由印度、巴基斯坦和土邦共同组成的印度联邦,但是没有获得共识。而对于撤出后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新的印度,印度穆斯林联盟和印度国大党之间也有着尖锐的分歧。尼赫鲁强烈反对真纳以宗教基础来划分民族的做法,认为印度穆斯林和印度教一样,都属于一个民族。自然,尼赫鲁的野心是全盘继承大英帝国在南亚次大陆的遗产,包括英属土邦。而真纳则认为,印度穆斯林是独立的民族,应该建立属于自己的国家。但不管是什么样的独立主张,印度的民族主义大潮已经不可阻挡。1947年3月,蒙巴顿将军就任印度副王,不久即提出了有关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的“蒙巴顿方案”。蒙巴顿方案主要针对的是英属印度各省的划分,原则是依据多数居民的宗教归属,分别建立印度教徒占多数的印度和穆斯林占多数的巴基斯坦(包括今天的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

宋伟:“东方瑞士”的悲剧 克什米尔争端

三、在全球打击时代还有必要争夺“地缘政治要点”吗?

不过,在对于土邦的归属上,蒙巴顿方案并没有提出明确的方案,仅仅是含糊地规定,土邦有权加入新建立的印度或者巴基斯坦,而后者也有权拒绝土邦的加入。英国不会强迫土邦加入印巴中的某一个国家。这样含糊的规定构成了克什米尔问题的直接根源:如果土邦的王公和人民都归属于印度教或者伊斯兰教,自然比较容易作出选择;如果土邦的王公和人民不归属于同一种宗教,土邦自己无法作出选择时,那么就极易引发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领土争端——除了克什米尔,诸如朱纳加德、海德拉巴都是类似的情况。后两个邦是印度教徒占多数,但是王公是穆斯林,希望加入巴基斯坦,但由于所处地理形势不利,被印度包围并最后被直接军事吞并。而克什米尔的王公哈里·辛格大君不是穆斯林,但治下的居民绝大多数是穆斯林。印度在朱纳加德、海德拉巴上赤裸裸的强权政治行为激怒了巴基斯坦,导致后者在克什米尔问题上不得不采取更加强硬的行为。巴基斯坦指出,既然印度的理由是这两个地区是印度教徒占多数,那么穆斯林占多数的克什米尔地区理应划给巴基斯坦。但是,在克什米尔问题上,印度又奉行了另一套标准,即王公决定。

哈里·辛格大君在加入印度还是巴基斯坦的问题上犹豫不决。邦内的穆斯林会议党主张加入巴基斯坦,并保证克什米尔仍然具有充分的自治权,而谢赫·阿卜杜拉的国民会议党则主张加入印度。哈里本人是倾向于加入印度的,因为他意识到加入巴基斯坦,迟早将会失去自己手中的权力,但是又担心遭到穆斯林的反对。印度方面派出了甘地和蒙巴顿去游说,而巴基斯坦方面真纳也努力做工作。在这一背景下,查谟和克什米尔河谷地区的穆斯林起义决定性地改变了事态的进程。一方面,起义导致哈里向印度方面求援、申请加入印度,完全站到了印度教势力的一方,另一方面,起义的穆斯林武装装备落后,缺乏有效的指挥,没有能够迅速控制位于克什米尔首府斯利那加的机场,从而印度方面可以迅速空运部队。尽管印度军队一开始遭到败绩,但随后很快控制了局势。巴基斯坦军队随后加入进来,战火从1947年10月一直延续到1949年1月。在联合国建议下,印巴双方停火,并于1949年7月划定了停火线。印度获得了大约60%的克什米尔区域,其中包括最为富庶的克什米尔河谷,人口占到75%;而巴基斯坦则获得大约40%的区域面积,人口只占到25%,基本上都是贫寒的高山地区。

宋伟:“东方瑞士”的悲剧 克什米尔争端

停火后的几年中,联合国和美国在印巴争端中积极调停,做了不少努力,也提出了不少的公民投票方案,但都没有获得成功。这里的直接原因是巴基斯坦或者印度在公民投票的前提条件方面不能达成一致。一开始的几年中,印度对于公民投票抱有信心,因为威望最高的克什米尔领导人谢赫·阿卜杜拉是亲印度的。但随后,谢赫的立场不断发生变化,倾向于要求独立,并与巴基斯坦政府建立接触。这导致印度政府逮捕阿卜杜拉,并对于公民投票没有信心。从巴基斯坦方面来说,虽然认为克什米尔的穆斯林应该天然亲近巴基斯坦,但对于谢赫这样的“民族主义派”的影响力也有担忧,因此不愿意冒险,没有同意印方提出的撤出巴基斯坦武装力量的前提要求。当谢赫的立场发生改变后,印度方面就拒绝进行公民投票。1952年,克什米尔制宪会议废除了君主制;1953年8月,由于反对印度国内激进教派分子提出的完全合并克什米尔的主张,谢赫被逮捕;1954年,克什米尔议会决定加入印度,正式成为印度的一部分;1965年,克什米尔成为印度的一个普通邦。印度方面认为,克什米尔议会的决定与公民投票是等同的。此后,在1965年和1971年,印度和巴基斯坦围绕着克什米尔等领土争端的归属,又爆发了三次印巴战争。三次战争各有胜负,损失惨重。巴基斯坦方面在最危急的时候数次向中国求援,中国方面给予了力所能及的帮助,但当时正处于“文化大革命”期间,能力相当有限。总的来说,印度在军事、人口和经济上优势明显。尤其是在第三次印巴战争期间,在外交上既获得了苏联的大量军事援助,也有效中立了美国。巴基斯坦失去了它的东部(东巴基斯坦,即今天的孟加拉国),从国家体量层次上来说彻底不能再对印度构成挑战。

1972 年 7 月 2 日,巴基斯坦与印度签订《西姆拉协议》,宣称此后以和平手段解决两国之间的分歧和矛盾,实际上是双方承认了控制区的现实。1974 年 11 月 13 日,谢赫·阿卜杜拉与印度政府签署《克什米尔协定》,接受印控克什米尔是印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彻底放弃此前以此坚持的克什米尔独立计划。1998年5月,印度和巴基斯坦相继进行了核爆炸,迈入了核国家的行列。印度常常指责巴基斯坦支持克什米尔地区的恐怖分子,双方也时不时发生较大规模的武装冲突,但总的来看,印度和巴基斯坦都越来越倾向于缓和地区局势、承认现状。不管是对于印度还是巴基斯坦,围绕着克什米尔长年累月的争端耗费了大量的国力,严重拖累了经济发展和社会民生。在一个早就可以进行全球打击的时代,为了一个所谓的“地缘政治要点”进行马拉松式的对抗,是否值得?印度和巴基斯坦都开始进行反思,但这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

作者简介

宋伟:“东方瑞士”的悲剧 克什米尔争端

宋伟,男,1979年生,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1997年进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读本科,本科、硕士、博士都在北京大学完成,博士期间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2007年获得北京大学和早稻田大学双博士学位。2007年起留校任教,先后担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讲师、副教授。2015年8月经人才引进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工作,担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从本科时期起就在国内顶级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到目前为止,已经发表专著两部,学术论文五十余篇。

栏目简介

宋伟:“东方瑞士”的悲剧 克什米尔争端

厚重、深远、兼容,秉持专业主义标准,汇集精英独到见解,让深刻平易近人。

腾讯思享会独家稿件,未经授权,其它媒体不得转载。

欢迎朋友们转发至个人朋友圈,分享思想之美!

关注我们,可在微信里搜索ThinkerBig添加公众号,

或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添加订阅。

微信公众号已开放置顶功能,欢迎您在本号设置页面里打开置顶开关。

宋伟:“东方瑞士”的悲剧 克什米尔争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katrinachen]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