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如何取代传统神话,演绎全新英雄传说?

澎湃新闻张经纬2016-08-11 06:38
0

[摘要]扮演神话中英雄角色的运动员们,在追求最顶尖技能道路上的角逐,通过新闻报道的形式,最终就变成了他们每个人的传说。

奥运如何取代传统神话,演绎全新英雄传说?

2016里约奥运会点火仪式

里约奥运会在今夏如期开幕,中国队奖牌不断,终于在错过了若干“首金”后登上金牌榜首位。不论最终拿上多少金牌,至少能在此时平和一下国内观众躁动的心灵。对于巴西而言,从开幕之前备受质疑,到开幕时的惊艳表现,终于让人打消疑虑。不过,所有这些都表明奥运受到关注的程度,奥运会从一百二十年多年前诞生至今,早已成为全人类的盛会。

现代奥运会创始人顾拜旦爵士在一百多年前曾预言揭示:“现代田径运动的特征之一就是它将构成一种宗教。”为什么他不预言奥运会呢,因为当时的奥运并没有那么多项目,田径比赛已经构成了奥运会的主体内容。而今,顾拜旦的预言已经毫无疑问地实现了,至少在今年的八月里,所有的新闻都会被奥运的夺走头条。而一次次登台领奖,或者痛失、憾负,以及忍受伤病坚持比赛的故事,都会成为媒体和观众津津乐道的话题。

那么,奥运会为何会成为这样一个举世瞩目的活动,成为世界上参与程度最高的世界性节日?法国历史学家乔治·维加雷诺有一本名叫《体育神话是如何炼成》的作品,将体育活动比作了一种神话。既然体育是一种神话,作为体育盛会的奥运会,毫无疑问就成了一个神话全集。现在,畅想一下这个占据了我们今年八月生活的神话,或许是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奥运如何取代传统神话,演绎全新英雄传说?

奥运体操比赛

平等参与

维加雷诺概括的体育神话有三个特征,第一个就是:平等参与。奥运会体育项目的设置概括了人类本能的大部分活动。跑步、跳远、游泳、举重,稍微复杂一些的射击、射箭。虽然参加比赛的年轻选手离不开天赋和辛苦的训练,但参加这些运动的基本条件,只需要具备合格的生理运动机能。而选手们比拼的也是这些纯粹的技能水平。财富、地位,从某种程度上讲,包括教育水平,都让位给了最单纯的运动本能。

在公平竞赛的精神下,所有(财力)装备、(科技)药物带来的外在优势,都被尽力屏除在比赛之外。参与者在比赛时穿着极简的服装,抹去了社会地位的烙印。脱掉了外在的装束后,王子和平民可以站在同一条跑道面前。比赛给了所有参赛者同样的机会,选手用最简单的方式,比拼的是与生具来的能力。

正如在此次奥运会上出现的难民代表队,这是首次组织一支不代表任何国家,完全由各国难民运动员组成的队伍。不论是刚果(金)、南苏丹这些多年来一直困扰国际社会的难民输出地,还是叙利亚这样新晋的难民来源国,奥运会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更为纯粹的场合,虽然只有短暂的赛会期间,但正如里约奥运会的开幕仪式(难民代表团在东道主之后第二个出场),象征性地回到了“创世纪”那个没有战乱威胁的初生的安宁瞬间。

因此,可以说正是奥运会让所有的选手,都仿佛回到了一个原初的,社会没有分工、阶级没有分化的神话中的社会。这种平等的理念不仅体现在夏季、冬季奥运会上,同样在之后即将举行的残奥会上得到充分呈现。

英雄事迹

体育神话的第二个特征是英雄们的事迹。作为一场技体育的盛会,追求胜利和卓越的成绩是参与者的重要目标,这一点和平等特征并不矛盾。

因为,人类各类运动比赛的所有项目,本质上都与觅食的技能有关。换句话说,体育是人类最古老狩猎技术的再现。狩猎、觅食技能与体育项目的高度吻合并非巧合。奥运最大的金牌大户,田径比赛追求的跑得快、跑得久都有助于捕获猎物,其所需要的力量和耐力更是如此。游泳、划船等水上项目,则与滨水环境的觅食行为相关。不用说射击、射箭一类的项目了,准确击中目标,在任何时代,都是稳定获得食物的保障。就连足、篮、排一类大型项目,也起源于精准击中目标的投掷活动。

那么,在平等参与的基础上,狩猎技术最佳的个人,将得到最多的收获。在过去,拥有顶尖的单向技术,就是食物来源的有力保障。在今天,那些追求更高、更远、更强的体育明星的运动天赋,则展现出他们在具体能力上的最高水平。

正如在觅食过程中遇到的种种挑战(巨大的猛兽、恶劣的自然条件),今天参加同场竞技的运动员们,同样会为象征性的猎物(桂冠)展开拼搏。他们在追求这一猎物时经历的挑战,受到的挫折,以及最终获胜的喜极而泣,都如同神话中,勇士寻找宝物的历险史诗。正是这些仿佛冒险的经历,成为观众口耳相传的英雄事迹。这些事迹既可以有龙清泉这样顶住挫败,卷土重来的勇士重生,也可以有傅园慧这样具有自己独特标签的个性英雄。

扮演神话中英雄角色的运动员们,在追求最顶尖技能道路上的角逐,通过新闻报道的形式,最终就变成了他们每个人的传说。那些与众不同,具有个人色彩的英雄事迹,就像神话中每个神祗的传说,标志着猎神、农神、战神的不同属性。

奥运如何取代传统神话,演绎全新英雄传说?

奥林匹斯的众神

从平等的参与者,到个性的英雄。奥运会已经具备两个神话特征了。像所有的神话故事一样,一个英雄往往无法满足人们的渴望,人们需要一个“英雄联盟”,一座众英雄化身众神的奥林匹斯山。因此,体育神话的第三个特征应运而生:让世界各民族的英雄济济一堂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就此诞生。

非常有趣的是,奥林匹克这个世界最著名运动会的名称,也源自希腊众神栖居的神山——奥林匹斯。这两者的相似性并非一种巧合。就像里约奥约会在开幕式五环展示环节呈现的绿色畅想,这个诸神的宫殿与绿意盎然的自然之巅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在进入宫殿的冒险中,平民英雄需要在体育比赛中,凭借人类最基本的天赋,力量、速度、耐力、敏捷性、平衡感以及一点点运气,在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我们倾向认为,这些能力与社会地位、财富、外表无关,只取决于自身努力的程度。所有参与者在各自晋级的道路上,拼力前行,留下自己的英雄事迹。获胜英雄最终被赋予了进入奥林匹斯山巅众神殿的资格,与所有留下卓越事迹的英雄们把酒言欢。

这些加入神殿的英雄,来自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有着不同的语言和肤色。但当他们踏入最终的领奖台时,他们就不再代表个人,而成为全人类的表率,新的众神之一。他们创造的奥运纪录,不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纪录,而被称作世界纪录,意味着全人类作为一个整体,任何一个优异的比赛成绩,都代表着所有人所能达到的更高、更快、更强的水准。

最快的短跑选手,最快的自由泳选手,最神准的弓箭手,分别代表了这个领域里最杰出的能力者,他们组成了一座神殿中所有的偶像。在古老的时代,他们或许会被称作海格力斯、阿基里斯或阿波罗。不过他们现在将以自己的名字留在这项运动的历史上。

回到生活的本质

具备这三个特征,在古老宗教神话衰微之际,奥林匹克神话就有机会取代古老传统,演绎一幕幕全新的英雄传说的机会。人们观看奥运,无论是在电视屏幕还是网络,事实上,都相当于亲眼目睹了一场神话的诞生。虽然,在奥运神话登场的道路上,民族主义、现代传媒和消费主义同样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但一切都离不开,古老脉络铺设的,人们在平等中追求超越的愿望。

换句话说,我们对人类本能天赋的追求,并没有偏离神话时代祖先的标准。法国人类学家拉图尔曾用“我们从未现代过”,将现代社会的种种与我们认为已经远离的前现代表征对应起来。在这里,我们同样找到了奥运会与古老的神话的连接点。

人们参与奥运的同时,实际上完成了对神话世界的回归。通过运动这项来自纯粹本能激发的活动,暂时性地打碎了现实世界给定的身份,从世俗的日常生活中回到天然的状态。像一个长途追踪猎物的猎手一样,用各种天赋的能力,完成各项技能的竞赛。其中角逐出的优胜者,证明了自己拥有英雄的事迹,与其他英雄一道进入全人类的殿堂。

四年一度的盛会,带给我们每个观众的,除了与英雄的运动员一道完成冒险的刺激,更多的还有重新回归平等社会的可能。正像里约奥运开幕带给我们的体验,不仅仅是国家实力的展示,而是回到生活本质的开始。(文/张经纬)

转自澎湃新闻:http://www.thepaper.cn/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sophiaw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