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是人的一张脸面,也是民族的一个标牌

[摘要]文以载道、以文化人,网络语言是网络文化构建、传播和产生影响的重要载体,净化网络语言是培育健康网络文化的必然要求。

“就整个网络流行语而言,尤其是正能量的网络流行语里,高达九成的语言被媒体或者权威机构采用,比如去年47%的流行语进入新闻报道,包括‘主要看气质’‘获得感’‘颜值’,等等,都是媒体对正能量流行语的支持。”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副院长李未柠如是说。

近日,“2016中国网络语言文明论坛”在北京商务印书馆举行。本次论坛立足于汇聚各界智慧,以“文明网络语言 共建清朗空间”为主题进一步推动中国网络语言文明,增强网络语言健康正确使用的导向意识,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促进文化界、社科界和互联网等领域的深入交流,构筑权威性、高层次的网络语言交流平台。

别把网络语言看成洪水猛兽

人们发现,在一些流行的网络新词中,有不少词语语义负面,甚至夹杂低俗之意,但往往因其反传统、结构化、易记忆的特点在社交网络上得到大范围的传播。同时网络弹幕、表情包等也为网络俗词的传播提供了空间。

语言是人的一张脸面,也是民族的一个标牌

图片来源网络。

那么,今天又该如何看待这个现象呢?

“我认为,我们的网络语言不应当是纯净水,我们的网络语言应当是矿泉水,有各种各样矿物质的存在,对人体健康都有用。我们的网络空间不应当是无细菌的真空,而应当是充满了鸟、虫、鱼等各种各样丰富多彩的世界。”

语文出版社社长王旭明先生的观点直截了当。有些语言我们说它不雅,但不雅是不是就是低俗?“我认为在不雅和低俗之间还有一个非常大的空间是‘俗’。所以我们至少不应该把网络语言只分为‘雅’和‘低俗’这两类,至少应当分为‘雅’‘俗’‘低俗’这三类,而雅和低俗一定是最少数的,低俗毫无疑问要清除。”

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副会长金海峰教授亦指出,从古到今每当时代变革急骤之际,社会交流频繁之时,语言文字表现最为活跃。互联网使得人类突如其来面临前所未有之大变革,人人都是自媒体;可以随心所欲表达自己的思想、观点和声音。就如同自然界里,既有野草丛生又有芳草鲜活,才是丰富多彩。但是若入公园,则百花苑内,不容毒草;桃李树间无杂木。人工之美,是以文化人文明进化的要求所在。

所以,他认为,网络语言亦当如此,民间交流不宜干涉,文化出品必加规范。

网络语言粗鄙化如何治理

文以载道、以文化人,网络语言是网络文化构建、传播和产生影响的重要载体,净化网络语言是培育健康网络文化的必然要求。

那么,如何维护网络语言文明呢?

商务印书馆总编辑周洪波以教育部语言文字信息管理司组织编写、商务印书馆刚刚出版的《中国语言生活状况报告》为例指出,从众多研究报告中能够看出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不能把网络语言看成洪水猛兽,而应看作一种新的社会方言,而且是语言中一种活跃的现象。像秒杀、山寨、给力、点赞都已经吸收到《现代汉语词典》里。他同时表示,但是也有一些网络粗鄙化现象,像“屌丝”等这些网络低俗词语也引起大家的焦虑。因此,大家对网络语言应有一种共识:对网络语言存在的问题不宜一刀切。对大众要引导、要疏通,而对一些像大众媒体、教材出版这些带有窗口导向的行业,要在尊重语言发展规律的基础上制定一些规则和标准。

周洪波说,网络语言粗鄙化现象需要治理,语言是人的一张脸面,也是民族的一个标牌,需要健康地发展,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满嘴脏话的人他的精神有多么健康。所以要从根本上消除网络语言粗鄙化的倾向,关键在于要治理它赖以生存的社会文化环境,如果我们的现实社会对说脏话零容忍,一个清朗的网络环境就离我们不远了。

国家网信办网络社会工作局局长章勋宏先生表示,同心之言,其臭如兰。每一位网民同心同德的金玉良言,都是中国从网络大国向网络强国迈进过程中的重要文明体现,是中国形象、中国表达最直接的反映。“文明网络语言,共建清朗空间”是一个长期的使命,是一个全民的课题。为此,他呼吁,用你我的善语良言,来打造网络的绿水青山。

共同关心青少年网络用语

从1994年中国正式接入国际互联网,到现在已经22个年头。因为汉语和中华文化的独特性,在网络语境中也孕育出了有中国文化特色的自己的网络语言。网络语言因其生动、多样、富有表现力,以及与当代生活特别是与青年一代思想感情的紧密联系,而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和模仿。

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副院长李未柠通过自己的研究成果,分析了网络语言发生的重大变化以及当今90后的特点。她认为,现在互联网上扮演重要角色的人已经发生了变化,这类人是由互联网的原住民所呈现的,这些原住民是伴随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一代人——90后。

90后群体在现在的网络文化中,更多强调的是二次元文化,主要来自跟动漫、游戏等有关系的亚文化的传播。在二次元文化上,传播的是一种“颜文字”,即在网上回复留言变成符号。在颜文字的统筹下,又出现了一些特定的说法,比如“前方高能”(在各ACGN弹幕网的视频弹幕中经常会出现“前方高能”之类的弹幕,是预示接下来会出现激烈的内容或画面),网民经常在下面给你留言的时候变成了“6666”,就是说你很好,完全用这种数字去代替,又比如颜文字里面的“58同坑”,指80后这代父母基本是1950年代的人,把80后、50后这两代人都坑了。这是在颜文字系统下的语言生态的又一种变化。90后为代表的网民很少在微信上,更不在微博上,也不是视频等一些传统的平台,但是他们喜欢在弹幕网站、网络直播平台上。

李未柠归纳指出,在2016年,网络群体发生变化,90后成为原住民;在互联网文化里很重要的是二次元文化;以颜文字为代表一系列网络热词的产生;90后网络平台是弹幕网站、网络直播平台;斗图与表情包大量出现——这是当下2016年网络语言的六大特点。

在此次论坛上与会学者达成共识:要从关注青少年未来、维护网络文化安全、促进网络文化传播的高度,来重视净化网络语言问题。(文/史岱)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每日微信 | 如果爱打牌的胡适也有朋友圈
新文化运动领袖胡适一度痴迷打牌你信么?不信就一起围观胡适的“朋友圈”吧。[详细]
←扫我订阅腾讯文化,每天至少一篇品味文章,让你的生活更充实
[责任编辑:zolazh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