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马家辉:我的行为生猛 我的言谈痞气 我的思想干净

[摘要]如果包括黄老师以及其他评委曾说我这部书“很生猛,痞气,却又很干净”,我想厚脸皮地说,可能因为,我的行为生猛,我的言谈痞气,我的思想干净。文如其人,所以如此。

马家辉:我的行为生猛 我的言谈痞气 我的思想干净

作家马家辉

晶报:当我们上周六在深圳公布“年度十大好书”时,您正作为评委在台北金马奖的颁奖现场,是第一时间知道自己的小说获奖么?

马家辉:金马奖决审评委是个非常耗神的体力活,连续十二天,关在电影院里,每天看四至五部片子。看到了上周五日晚上,开始讨论;周六早上,再讨论,直至傍晚六时,有结果了,前往颁奖礼会场。讨论过程里,没收手机,不准跟外界通讯联络,直至晚上十点半左右,颁奖礼接近尾声,才把手机发回给我。我第一时间开机刷屏,看到了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书”的得奖通知,当然感到光荣和高兴。

当时,陈建斌坐在我旁边,我对他说,“皇上,我也得奖了!”这位北方壮汉猛力拍一下我的肩膀道:太好了,兄弟,祝贺呀。李心洁亦在身旁,亦对我说恭喜。“年度十大好书”的奖我还没有领,但两位大明星一左一右向我说恭喜,当时我的感觉也像领奖了一样(笑)。说来也蛮好玩的,我在评审别人,别人也在评审我,而这是在同一天发生,感受特别奇妙。唯一可惜的是,我没法像金马奖得主那般,站在台上,向曾经帮助我鼓励我支持我的人,认真而公开地致上感谢。我也有一张长长的感谢名单要念出来呀。我决定自己在家里办个颁奖礼,由女儿揭奖,由老婆颁奖。邀请我爸妈坐在沙发上当观众(笑)。

晶报:现在就给您说感言的机会。不过说起来,您的第一部小说就获得如此的褒奖,而很多作家十年上榜都没中奖过,真的要好好发表一下感言。

马家辉:我的感言是:从我十年前开始担任“年度十大好书”评委的第一天,就曾暗暗对自己许诺,总有一天我也要拿这个奖。而十年后,如愿以偿,说到做到。自问我自己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我没有背叛自己的承诺。——当然,我老婆是不同意这句话的(笑)。

晶报:评委止庵点评您这部《龙头凤尾》时,用了“元气始终”四个字,以此来说明小说中那股贯穿始终的精气神。您是怎样把自己的个性和一股气融入小说,变成了生猛、痞气却又“很干净”(评委黄子平语)的语言特色?

马家辉:我的行为生猛 我的言谈痞气 我的思想干净

《龙头凤尾》 马家辉 著 四川文艺出版社 2016年10月

马家辉:我猜,对一位小说初手而言,很难避免把自己的性格和故事写进作品里面。我不一定是“元气始终”,却很希望做到止庵老师说的“元气始终”,所以,这回我应该是把自己的期待写进小说里,而不一定是成功做到的自己。黄子平老师对文学的评论和观点,我向来敬佩,他有许多文章分析香港文学,我都读了,都受教。如果包括黄老师以及其他评委曾说我这部书“很生猛,痞气,却又很干净”,我想厚脸皮地说,可能因为,我的行为生猛,我的言谈痞气,我的思想干净。文如其人,所以如此。评委老师们,请别笑我。

晶报:听您说过打算再写两部香港背景的小说,是要写马家辉的“香港三部曲”吗?新的小说已经开始写了么?

马家辉:《龙头凤尾》是第一部,写上世纪三十、四十年代。第二部,打算写五十、六十年代。第三部,写七十、八十年代。都是香港,都是江湖。本来明年二月要交出第二部,出版小说后,杜琪峰导演再改编为电影。可惜这半年我承担了过多的教学工作,比预料中忙碌十倍,到如今,半个字都未写出来。只好,明年努力吧。

晶报:内地版《龙头凤尾》没有王德威先生的序言,也没了粤语注释,可谓两大遗憾,毕竟很多内地读者不懂粤语,读不出您文字中的妙处与深意。您对这些读者有什么好主意么?没有出修订版的打算?

马家辉:感谢王德威老师给《龙头凤尾》写序,真是我画龙,他点睛。内地版为了编排上的某些考虑,把序言另印成别册,配图,非常精美,亦是对王老师的尊重。而网上亦早流传王老师的文章,故,读者若真喜欢小说,即使拿不到别册,亦不会读不到序言。至于粤语,虽然没注释,但,其实都不难懂。有心去读的人,再难懂的书也读得懂。无心读的人,再浅显的书亦读不下去。所以,跟序言一样,对读者,我放心。(文/欧阳德彬 晶报记者 实习生/林淑婷)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junjichen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 01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