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中国诗词大会》惊艳圈粉,然后呢?

[摘要]热闹和喧嚣总会散去,后《中国诗词大会》时代,希望能引发更多阶层的思考。这是超越了这档节目却让人忍不住遐想的预期。

2016年很火的一句话: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诗歌这一古人言志传情的载体,俨然已成为现代人日益陌生和疏远的文学想象,被设定在生活的对立面供人瞻仰。

然而,2017年开年便火爆网络、引发如潮关注的一档电视节目——《中国诗词大会》却强势扭转了人们的固有观念和刻板印象,让人惊觉诗歌就在身边,溶解在油盐酱醋的琐碎日常里。

我们习惯于在特定的情境不自觉地想起古人的诗句,感受与前辈先人们“心有灵犀”、“会心一笑”的惊喜,也喜欢在遭受挫折、历经磨难时用励志热血的诗词为自己加油。在越来越感受到生活艰辛、人生不易的80后、90后等已掌握或即将掌握话语权的年轻群体里,古典诗词的强势回归和受追捧,似乎是必然的。

《中国诗词大会》惊艳圈粉,然后呢?

诗词里的人生

2月7日,《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迎来大结局,这个文化类节目所受到的关注和褒扬也达到了顶峰。统计显示,《中国诗词大会》甚至击败眼下热播的偶像剧和综艺节目,霸气当选收视冠军,成为电视荧屏中的“一股清流”。从舞美设计到竞赛环节,到百人选手、擂主、嘉宾,甚至到主持人董卿,均受到追捧。

尤其是受到热议的几位擂主,表现可圈可点。

年仅16岁的上海女高中生武亦姝,最终在极高的人气中摘得年度总冠军的桂冠,可谓众望所归。这位年纪最小的擂主自小酷爱诗词,拥有了令人震惊的诗词储备,然而让她最“吸粉”的,并不是其在古诗词领域表现出的“学霸”属性,而是其超越同龄人的沉稳从容的气质。

《中国诗词大会》惊艳圈粉,然后呢?

武亦姝

在某场比赛进行到“飞花令”环节时,她因一个小失误而让自己陷入不利局面,却很快以一首诗经里相对“冷门”的诗篇逆袭,让人惊艳。在她所有的参赛环节里,我们能感受到一颗温婉又充满灵气的女孩子对于诗词的热爱,这种热爱毫无功利意味。

《中国诗词大会》惊艳圈粉,然后呢?

飞花令 与武亦姝对决的陈思婷

而反过来,诗词对这位女生的性情和气质的养成起了重要作用。正如她自己所说的:“喜欢诗词是一件很单纯的事,古典诗词中蕴含的美感和情意,在现代语言中很难找到”,真是一针见血。在“小鲜肉”偶像当道的同龄人群体里,这位00后直言自己的偶像是李白、苏轼和陆游。这样的年轻人,真真是让人看到了美好和希望,也难怪有网友的评论“武亦姝满足了自己对于古代才女所有的想象”。

如果说武亦姝对诗词的热爱还带有“阳春白雪”的“高大上”气息,那么抗癌农民白茹云的遭遇则足以让人感受到诗词慰藉人心的“接地气”的力量。这位并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普通农民,先是用背诗的形式减轻病弟的痛楚,后又以诗歌激励自己对抗淋巴癌。生活并没有温柔相待于她,而一个柔弱的生命却表现出了不屈的意志和让人动容的乐观,以诗歌为武器。

《中国诗词大会》惊艳圈粉,然后呢?

白茹云

她答题全程表现出的认真专注、淡定从容、胜不骄败不馁,满含了对生命的热爱与眷恋,这种刻在骨子里的坚强,在其一出场念出的诗句“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中彰显得淋漓尽致。

百位选手,百样人生。我们知道了他们与诗词结缘又被其改变的人生,谁还能说诗词只是束之高阁的发黄经卷,是用以挤过高考、赢得文凭的一张凭证呢?诗词不在远方,诗词就在脚下,诗词就是生活本身。

《中国诗词大会》惊艳圈粉,然后呢?

“诗歌除外”尴尬了谁?

当然,除了见证诸多“新网红”的诞生外,《中国诗词大会》的走红,更大的意义在于激发人们重新见识古典诗词之美,激发学习的兴趣和热情。如果说这是《中国诗词大会》诞生的初衷,那么它的任务已经完成。而要更持久、更深层次地引发全民学习诗词等传统文化,根本途径在于教育。

《中国诗词大会》惊艳圈粉,然后呢?

然而现实是,一边是全民的高度热情和旺盛需求,一边却是尴尬的现实。不知从何时起,高考语文古诗词默写仅6分、作文写作里“题材不限,诗歌除外”这两项成了不成文的规定,不仅理工科生对背诵古诗词抵触,不少文科生也反感质问“为什么要背那么多古诗文?”在身负升学压力的高中生群体里,这种抵触与反抗心理更为明显。

在武亦姝夺冠后,其母校特级教师黄荣华就坦言几乎每一个语文老师都面临学生类似上述的质问。而据他的粗略统计,一个年级中,真正喜欢语文的学生大约只占30%,而真正喜欢传统文化的人又只占其中的30%。

我们当然不能浮于表面地苛责学生们的态度,而忽视了其背后的根源——应试思维。曾几何时,有多少学生、家长甚至老师,都将诗词、文言文的教育简单粗暴地等同于“熟读并背诵全文”,等同于“背会了就拿到了高考那6分”,而对古诗词、古文的语言、韵律与意境之美毫无欣赏之兴致与能力,更遑论对于古人思想与情感的领略及将此内化为影响自己人生的推动力了。

在这种功利实用之心过重的情境下,老师只是教书的工具,学生只是被动接受的机器,对于以诗词为代表的传统文化来说,实在是糟蹋瑰宝而不自知。

近年来,在传统文化的教学上,一些思想观念较为开明的学校已经在积极探索和尝试破冰。以武亦姝就读的名校复旦大学附属中学为例,教研组早在十几年前就开始在学生中推广《传统文化读本》,并指定了严格且远超教学大纲的考核标准。

《中国诗词大会》惊艳圈粉,然后呢?

面对学生们的质疑,黄荣华这样解释:身为中国人,文化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烙印终归会显现出它的力量。而告终阶段是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时期,每个学生在高中阶段都应该对中华文化有初步的认识。

但对于大部分学校,尤其是一些偏远地区、教育落后地区的学生而言,恐怕就没有武亦姝们那么幸运了。在教师和学生仍然被应试教育的大山压得喘不过气的形势下,感受和领略传统文化之精髓只能是奢谈。

这种教育观念的迥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最大也是最可怕的教育不公平,因为它直接关乎学生们健全人格和审美情趣的养成,直接关乎他们今后成为什么样的人,过上什么样的人生。

这种影响或许在当时不显山不露水,但真的会在今后的某个时刻让你惊叹自己的改变。网上有个无厘头却又引人深思的段子:人还是要多读书,不然以后见到夕阳西下的美景,你除了一句“快看,好美!”就只能词穷,而有文化的人会说上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笔者作为一个已毕业多年的中文系学生,在走上工作岗位和生活里,也越来越能感受到段子里的这种差异。每当这时,笔者总是会想起大学期间某同学问导师:学文科到底有什么用?

导师当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打了一个比方:比如有人到你家来做客,你肯定是在客厅接待他。客厅有什么用呢?不像厨房可以做饭,不像卧室可以休息,但没有人会在厨房和卧室接待客人。文科就像客厅,看着没用,但真正能体现一个人志趣和情怀的,只有客厅。

热闹和喧嚣总会散去,后《中国诗词大会》时代,希望能引发更多的思考。这是超越了这档节目却让人忍不住遐想的预期。(文/甘如怡)

转自“南风窗”微信公众号(SouthReviews),腾讯文化合作媒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中国诗词大会》惊艳圈粉,然后呢?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pingtingxu
收藏本文

标签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 01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