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去龙泉寻一把宝剑,假装是个侠客

[摘要]离开了战场杀敌和彰显身份的功用,宝剑现在依然存在的理由是什么?既已无日常功用,铸剑师们又为什么执着于追求:以最好的材料、最高超的技艺,铸造出最锋利的宝剑,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去龙泉寻一把宝剑,假装是个侠客

走在龙泉青瓷宝剑园区的街上,几乎一半数量的店铺是售卖青瓷,一半是宝剑。甚至,龙泉几乎家家户户都挂着宝剑,几乎每个人都能说出宝剑的一点故事,据说这是一种传统。当我们去寻访龙泉宝剑之前,最困惑的几个问题是:有杀伤力的宝剑是否属于“管制刀具”?离开了战场杀敌和彰显身份的功用,宝剑现在依然存在的理由是什么?既已无日常功用,铸剑师们又为什么执着于追求:以最好的材料、最高超的技艺,铸造出最锋利的宝剑,可吹毛断发,削铁如泥?

在老字号剑铺看铸剑

沈州是老字号“沈广隆剑铺”的第五代掌门人,“沈广隆”是龙泉子承父业一脉相承的中华老字号宝剑生产企业,始建于清朝光绪年间。

沈州告诉我们,宝剑铸造始于春秋,诞于龙泉。楚王命欧冶子铸造宝剑,欧冶子开启了铁剑时代的先河。他遍寻江南,终于在今浙江省龙泉市一带找到铸造利剑必需的铁英、寒泉和亮石,在龙泉铸剑三枚,曰龙渊、泰阿、工布。自此,龙泉宝剑名闻天下。唐乾元二年此地置县,即以第一把宝剑为县名,叫“龙渊县”,因避唐高祖名讳“渊”字,改称“龙泉”。龙泉剑的往事越千年,欧冶子的铸剑技艺在龙泉深深扎根,世代相传,直到今天。

1956年以后,沈家剑铺五兄弟中四个渐渐放下了这门手艺,唯独沈州爷爷坚持下来。老匠人63岁时,为了不让沈家技艺失传,把当时13岁的儿子也就是沈州父亲带进铸剑之门。父子俩每天打铁铸剑12小时,其中的辛苦一般人难以想象。

“严寒酷暑,每天都是铁与火的日子。”沈州说。以前学艺的时候,老剑铺在半山腰,每次做不好,父亲就把他做的东西扔出去,从半山腰扔到山脚。但是想着祖传的东西不能丢,自己就会偷偷跑到山下捡回来,重新熔铸重新打造。一天下来,手被火花烫伤、起血泡、手抖到夹不起菜都是家常便饭。

去龙泉寻一把宝剑,假装是个侠客

沈州热情豪爽,在沈广隆剑铺,他带我们近距离体验了一次铸剑过程,拍摄之前,沈州反复提醒我们,在锻打时火光四射,离得太近容易受伤,并给我们看了他的几处旧伤,火星四溅的那种穿透力,是即便隔着衣服也能到肉的。拍摄时,我们已经已经离得很远,可面对铺天盖地的火星,其实是躲无可躲的。我们面前,两位铸剑师傅锻打正酣,汗流浃背。

龙泉宝剑的制作工艺复杂,从原料到成品需要经过炼、锻、铲、锉、刻花、嵌铜、冷锻、淬火、磨光等28道精密工序。钢坯加热后迅速锻打,反复捶打长条剑坯,历经千锤百炼,一把刚柔并济的宝剑才塑造成型。宝剑锋从磨砺来,考验的是磨剑人的耐心和细心,传统的手工磨光需要经过多次粗磨、细磨和精磨,直至宝剑寒光逼人。在这里,“千锤百炼”不是形容词,而是实打实的步骤。

据沈州讲,一把普通的剑大概要磨制24小时,其间重复相同的动作,同时还得不断观察刀面变化。以前技术不精,觉得很枯燥,常常会伤到自己。磨剑这活儿就得沉得下心,不能有半点儿马虎。完成制作的龙泉宝剑,通常是全角度手工开刃,刀口非常薄,锋利无比。

接下来试剑,沈州事先将一卷碗口粗的竹席备好,凝神静气,恍惚间挥剑破空,竹席瞬间断掉,耳畔剑光闪闪、金戈铁马,不夸张,不寒而栗,又爱不释手。

沈州告诉我们,他曾听说有一把伴随唐太宗安邦定国的宝剑“圣剑”,随着太宗的离世而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就像《兰亭序》一样无处追寻,只留下太宗“文爱兰亭,武爱圣剑”的悬念。素有“天下第一剑”之称的沈家,世代传承的不仅仅是铸剑工艺,还有唐太宗圣剑的传说,几代人未曾铸造出来的圣剑,成为沈家沈州铸剑的追求。

去龙泉寻一把宝剑,假装是个侠客

关于“圣剑”的记载少之又少,难识庐山真面目,为了铸造出唐太宗圣剑,沈州查阅了大量史料,考察各地博物馆,研究形制、种类、装饰、功能上均有异同的不同古剑,并幸运地在朋友的家乡神话中捕捉了圣剑特征。在此基础上,沈州开始铸造。剑身寒光凛凛的八面刃,流畅自然的卷云纹,细腻柔润的紫檀剑鞘,银光耀眼的装具,镶嵌华丽宝石。宝剑铸成,沈州将它命名为紫英圣剑,象征紫气东来与英雄之气,一如唐太宗当年拔剑威震天下,令八方臣服,沈州希望它带给现在人们的也正是这样的壮志豪情与英雄伟业。

沈广隆宝剑大都需要定制,也会根据市场需要,让不同需求的人都能选到合适的剑。武术队训练和比赛用的宝剑一般都会在沈广隆定制。如今的沈州,除了责任外,更多的是家族的荣耀和自豪。

吴宇森御用铸剑师的忧虑

龙泉铸剑师名人云集,说起来,“剑村”胡小军曾经只是龙泉铸剑师里的后辈。

1996年,19岁的胡小军大学毕业后留在大连工作。有一天,他突然发现在大连有一家外资企业专门从事刀剑修复,做出来的东西跟当时大量制作武术用剑的龙泉本土有很大的区别。深入了解后得知,这家店的老板来自台湾,祖上世代造剑,他们的热处理技术是敷土烧刃,这些制剑工艺都是我国唐代以前就有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优秀的刀剑制造工艺在国内已经失传了,但在受中国文化影响极大的日本却保留了下来。当胡小军看到这些工艺出现在大连这家外资企业时,他如获珍宝,于是专程到这家企业拜师学艺。

烧起小土炉,鼓起皮风机,自嘲没有家族传承的胡小军一切从头学起。在羊角墩上,六斤草钢经上万次锻打,方能打出一把两斤左右的剑身。每一锤下去,火星四溅;每一次折叠,都在提炼,这就是“百炼成钢”。草钢也叫炒钢,里面杂质较多,需要在高温下反复折叠锻打提纯。折叠层数一般在三万多层。

去龙泉寻一把宝剑,假装是个侠客

2006年7月,在大连锻打八年携技返乡的胡小军,办起了自己的“剑村”剑厂。龙泉剑有很多老前辈,很多跟胡小军同龄的高手,铸剑的氛围很好,但当时龙泉只生产低端刀剑,效益不好。“出道晚”的胡小军想要选择走和别人不一样的道路,有创新才会有奇迹出现。于是他下定决心要走手工孤品的路子,做“私人定制”。

真正让胡小军的“孤品”剑天下扬名的机遇是电影《赤壁》。当时,吴宇森的《赤壁》剧组遍寻全国铸剑高手后,偶然慕名找到他,结果是《赤壁》全剧的刀剑均由胡小军的“剑村”制作。当影片《赤壁》公映,道具宝剑成了片中的一大亮点。此后,《孔子》、《浣花洗剑录》、《画皮Ⅱ》、《大闹天宫》《王的盛宴》、《太极》……胡小军承担了一系列大片里的刀剑制作,并成为好莱坞大牌导演吴宇森的御用铸剑师。

在剑村炽热的炉火中,将炙铁取出,起手,落锤,这就是铸剑师胡小军的日常。在龙泉,传统的铸剑原料叫草钢,是由龙泉特有的铁英炼制而成。而胡小军的习惯,是将自己以往收集来的曾上过战场的汉代古剑条,夹在草钢中一起锻打。按他的话说,这是与古代铸剑师的直接对话,共同铸剑。

对于胡小军而言,研究古法铸剑并不苦,苦练技艺也不算难,刀剑文化的传承和发扬才是最大问题。在他的内心深处,始终有着抹不掉的焦虑。他忧心的是,这传承了几千年的刀剑文化,会不会就这样逐渐消散于时代变迁之中了。究竟有没有一把剑,可以真正代表龙泉宝剑?

用陨铁为原料,打造真正的传世宝剑,是胡小军的愿望。“但并不是有很多人想要一把这样的宝剑,即便是锻造出来,又卖给谁呢?”这个问题,从我到龙泉的第一天,就很想问。胡小军说,他最初的想法只是要打造一把最好的剑,传给自己孩子,多年以后,子子孙孙能以拥有这把象征中国文化侠义精神的传世宝剑为荣。如果有人能真的了解宝剑的好,是一定会想要拥有的。如今,他希望每个拥有定制宝剑的人的后代,都能有这份自豪。

去龙泉寻一把宝剑,假装是个侠客

想象中的文化符号

如今,龙泉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刀剑生产基地,至2016年,龙泉宝剑年产量已超万把,在长期的发展中,经过历代铸匠精益求精的钻研,龙泉宝剑在产品的质量上形成了坚韧锋利、刚柔相济、寒光逼人、纹饰巧致四大传统特点。龙泉宝剑千余年的制作历史,造就了一批能工巧匠,他们积极创业,招徒授艺,代代相传,带动了龙泉宝剑这个行业的兴起。

但我们也看到了它不得不面对的问题。除成规模的宝剑厂外,有一些小家庭作坊式的宝剑厂,经营状况不如人意,销售进不了大市场。宝剑锻造工艺复杂,制作太辛苦,后继无人。产品质量参差不齐,严重影响宝剑信誉。比如,龙泉宝剑厂有限公司为“龙泉宝剑”商标唯一合法所有人,然而,全市个体剑厂、剑铺、宝剑行业使用“龙泉”、“龙凤七星”商标已是不争的事实,外地也在加速对“龙泉宝剑”商标的侵权。假冒宝剑的出现,使得许多厂家为争得一定市场份额,纷纷以低价位进行竞争。在对龙泉宝剑的宣传上,远远欠着力度……

其实当我们得知这些问题的时候,并不太意外,我们走访的几乎所有手工艺生产的地区和机构,大都存在这些问题。对于所有的手工匠人来讲,之所以受人尊敬就在于他们日复一日的精心打磨,器物往往承载着他们所有的精神情感,而后,通过不断对器物赋予更多的文化意义,来渴望别人的理解和认同。如同在龙泉青瓷匠人眼中,没有任何一件器物,能像青瓷这般体现出含蓄内敛、温润如玉的中国传统文化特性。相对神秘的铸剑师职业也是如此,从小学艺,铸剑就是日常,他们找到的宝剑的文化意义就是正义和尚武精神。

去龙泉寻一把宝剑,假装是个侠客

对于铸剑来说,无论是“祖传手艺”,还是“半路出家”,在已无侠士的当下,铸剑师们都希望能通过铸剑让“尚武精神”在这世上依然有寄托。提醒人们宝剑并非“凶器”、“管制刀具”,它所传达的“尚武精神”是一种顽强,一种侠气,一种做人的尊严和自信。除了影视剧和传说,这种精神在生活中也应该一直存在。代表着“尚武精神”的宝剑作为礼器的意义比利器更为重要。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剑道”。除了打造宝剑的精湛技艺,他们希望向更多的人传达宝剑的背后的文化意义:没有任何一种东西,能像宝剑这样,代表国人的地位与身份、智慧和勇武。

但是,人们在接受起来,并不像他们想象得那样乐观。虽说不开刃的宝剑不属于“管制刀具”,但即便如此,宝剑也是不允许通过安检,不能被带上交通工具的。并且从消费水平上来说,由于原材料难得和制作工艺的繁复导致的过高的价格,也使得大多数人难以拥有一把制作精良的宝剑,所谓的“剑道”在一定程度上也成了空谈。

在武侠小说里,宝剑出鞘,寒光所至,万籁俱寂。当我们来到宝剑之都龙泉寻一把宝剑,也只能是透过冰冷的钢铁材质,穿过寒光剑影,赋予人文情怀的观照来解读剑的风骨。我想除了铸剑师、武术团队、古装片影视剧组,以及宝剑收藏者,恐怕我们普通人这一生中都不会出现宝剑,而宝剑的锻造技艺也逐渐演变成了五金工艺,这是我们能看到的一部分锻造参与生活的痕迹。对于喜欢剑的人来说,宝剑更多的只是一个符号,一个遥远的梦,是一个想象中的书剑江湖。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anya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 01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