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青年学者王进玉:与“墨”结缘,“缘”来已久

青年学者王进玉:与“墨”结缘,“缘”来已久

王进玉

王进玉,安徽宿州人,现居北京。知名青年学者、艺术评论家、书法家。现为中国新水墨画院研究部副主任、学术委员会秘书长,《美术报》、新浪网等知名媒体评论专栏作家,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在《中国文化报》《中国美术报》《中国书画报》《中国日报》《湖南日报》《美术报》《书法报》《书法导报》《中华英才》《艺术中国》杂志,以及人民网、光明网、新华网、中国网、新浪网等专业性媒介发表艺术评论、诗词、杂文等百余万字。诸多评论文章在业内引起强烈反响和讨论。出版有评论集《发现》、诗文集《爱在继续》、书法集《王进玉自作诗词书法》等多部,并曾举办个人自作诗词书法展等。被权威媒体及圈内人士评价为“最具艺术典范的青年艺术家代表”“最具新锐思想的青年评论家代表”。曾受邀参加由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与浙江省文联共同主办的中国青年文艺评论家“西湖论坛”等重要学术活动。(注:本文根据王进玉先生访谈,节选整理而成。)

青年学者王进玉:与“墨”结缘,“缘”来已久

王进玉书法作品欣赏,2017年

(一)

听母亲讲,我三岁以前特别爱哭爱闹,且不论时候,但只要母亲拿出一支毛笔来哄逗,随即便不哭也不闹了,高兴得很。母亲惊讶,忙给父亲说。父亲也惊讶,忙给祖父说。祖父是私塾老先生,见识广、懂得多,又知风水,还会看相,尤好书法。祖父命母亲抱孩儿给他看,并吩咐置一杆笔、一碟墨于近旁。母亲欣喜,照办。祖父见孩儿后,故意用木条痛打之,然孩儿不哭,目光直落在笔墨处。祖父令母亲将其移往它地,孩儿竟目光紧随。祖父又令母亲将其藏于暗处,孩儿不见,终于大哭。

祖父言:日后孩儿若用功塑造,定与水墨书画之类结缘,并可成大器也。父母听罢,俱乐,心想岂不得一宝矣。于是开始对吾恩爱倍加,且每日必使吾握笔于手中。邻人见之,称奇称怪。然逢此,母亲必耐心与人做解释,从不嫌麻烦。

(二)

果然被祖父言中,我是个对书画情有独钟的孩子。四岁便开始爱上父亲从书市买来的字帖,且常独个儿闷在书房里把玩、临摹起来。但往往都会把书房搞得一片脏乱狼藉,桌椅、地面均墨迹斑斑。当然,手上、衣服上,甚至脸上也逃脱不掉“厄运”,它们似乎都是水墨的好去处。这时候,我的滑稽模样若被母亲看到,定会责怪起我的不小心,然后赶紧为我洗手、洗脸、换衣。但父亲却不这样,他只会站在一旁偷乐着,且边偷乐边竖起拇指夸奖我好样的。

青年学者王进玉:与“墨”结缘,“缘”来已久

王进玉书法作品欣赏,2017年

(三)

上小学的时候,学校里每周二都会开一节书法课,但教授书法的并不是专业的书法老师,一般是由语文老师兼任。所以在当时特别尊敬和崇拜语文老师,坚持认为凡是语文老师都可以写出一手漂亮的字来。而每到上书法课的时间,我也格外精神和用功,先是一丝不苟地听老师分析讲解所授字的框架机构,以及其基本含义。然后再仔仔细细地观察起老师整个儿的运笔过程,每一步骤、细节,都丝毫不敢疏漏和错过。

可有一次,一位颇为调皮的大个子同学在上书法课时不但不听讲,还捣起乱来,严重影响了整个课堂秩序。老师虽然点了他的名字,可他却依旧肆无忌惮、我行我素。这时候,一向胆小瘦弱的我不知哪来的勇气和力量,竟破口大骂起他来,并猛地拎起坐在屁股下的小板凳朝他扔了过去。结果他的头部被砸出个小窟窿,血流不止。老师吓坏了,忙抱起他奔向学校的医务室,而我却一点儿也没有害怕的意思,倒为失去一堂书法课委屈地哭上了大半天。如今想来,实在觉得太不应该这般伤害自己的同学,若镇静一下,或许能找到其他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四)

每当春节写春联的时候,我都会紧紧站在祖父或者父亲的身旁,耐心地看着他们写各种形式、各种字体的春联,且看着看着手便会跟着不自觉地在空中比划起来,甚至脚也会跟着在地面上一块儿比划,很是痛快。但自从上了小学四年级,也就是我大约十岁的样子,这种情景便不再出现了。因为打那以后家里每年的春联都归我来写,而祖父和父亲则在一旁站着耐心地看,偶尔会给予指导。

经常,祖父还会让父亲把我写得不错的作品送去装裱店装裱,并嘱咐父亲把它们悬挂在自己家的书房或者客厅里。每有客人来,祖父都会很得意地向他们介绍说这是他可爱的小孙子在几岁几岁时写下的。

青年学者王进玉:与“墨”结缘,“缘”来已久

王进玉书法作品欣赏,2017年

(五)

十三岁那年,参加了省里举行的首届中学生书法比赛,得了个头奖,春风满面。可在颁奖典礼上当主持人问到获奖感言时,我竟激动得不行,最后不得已才嘣出那么一句令自己和所有观众都始料不及的话来:我很高兴能够获奖,但不获奖,我会更高兴。主持人不解,打愣了一下之后,便紧接着问道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我垂下头不好意思地回答:如果不获奖的话,我就不用这么紧张地站在领奖台上发表这个比创作书法作品还辛苦百倍的获奖感言了。

主持人又继续追问起我,说学习书法真的感觉很辛苦吗?我诡秘一笑,随即向主持人要了张宣纸,用楷书在其上面郑重地写下了四个大字:乐此不疲。

(六)

随着年龄的增长、知识的丰富、阅历的增加,对书法似乎更加痴情了。我曾开玩笑说,就像很痴情于写作,很痴情于谈恋爱一样,只可惜至今还没有真正地谈过一场恋爱。

空闲的时候,不经常去逛街或者散步,只贪恋在自己的房间里“舞文弄墨”。的确,文章已写过不少,墨迹也留下过许多,但似乎都难以登大雅之堂,而我却仍乐此不倦着。

说也奇怪,当一个人一旦对某种事物产生强烈好感的时候,自我的忘形与失控往往是在所难免的,仿佛又是情有可原的。曾几何时,我开始了通宵达旦地读诗书、品古贴、赏美文、习墨字。也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我是伴着星星和月亮完成地那一幅幅自认为很满意的作品。朋友骂我疯了,说怎么可以彻夜不睡呢?怎么可以这么不负责任地对待自己的身体呢?其实他们不懂,在做这些我钟爱的事情的时候,我的整个身心是欢喜的,也是甘愿为之付出的。其实我也不懂,一个不知道合理安排休息时间的人怎么可能科学而有效的工作呢?

青年学者王进玉:与“墨”结缘,“缘”来已久

王进玉书法作品欣赏,2017年

(七)

每到图书馆,总爱拿有关书画类的图书、杂志等来阅读。我不仅会把玩其中的每篇文章,还会细品其中的每幅作品,且动情之处总要破声念叨几句,或者用手于桌面上比划一番,而做这些时均出自无意,却不想惹来了近旁读者的惊愕,甚至愤怒,以为一神经质也。无奈,只好为自己的荒唐道歉,尔后仓皇逃离。

常有人问道:一支笔、一方纸、一碟墨,枯燥至极,何以痴之深?何以得其乐?吾常引用某书家一段话曰:好!如瘾君子嗜抽,虽倾家荡产而不能戒;如梁上人嗜偷,虽腰缠万贯而不洗手。

此语乃吾真心语也。

(八)

每写完一幅书法作品后,我都会默默地端看许久,看这幅作品的用笔,看这幅作品的结字,看这幅作品的布局与章法,那出神的样子被朋友拍下过,很可爱,也很滑稽,不像是书者在品评自己的作品,倒像是一个色魔在痴迷地注视着迎面而来的美女。

是的,我爱把一幅作品比作一个人,作品里的每一个字都是人的身体零部件,比如首字为人头,尾字为人足。而作品所散发出的气韵便是人的精神。这样,作品的优劣便是人的优劣了。所以,我会努力让自己完美一些,再完美一些。

青年学者王进玉:与“墨”结缘,“缘”来已久

王进玉书法作品欣赏,2017年

(九)

前两天在书画展上认识了一位老者,当时正在点评我的作品,给我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也谈及了他个人的心得体会。其中有一席话让我震惊了好久,也思索了好久。他说:“一个搞艺术的,不吃点苦、不受点罪、不狠点心、不发点狂是难成大气候的。”他还说,“书品即人品。一个真正懂得书法的人,他的人品不会差,即使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同理,一个人品很差的人,他的书法不会好,即使好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平日里,一定要学会陶情,学会养气。”

的确,没有随随便便的成功,一如没有无缘无故的失败。没有优秀的品格以及深厚的文化底蕴也便成不了真正的方家大师,一如没有肥沃的土壤便长不出满园的绿叶红花。总之,凡事凡物都遵循着前因后果,大概人生也是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gregli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 01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