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蔡朝阳: 何以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摘要]在这个时代,要让我们孩子不输在所谓的起跑线上,不是让我们的孩子在起跑线抢跑,而是需要家长建立一种面向未来的教育观。

教育就是拼爹,但是拼的不是经济实力或者位高权重,而是你的教育观念有多么先进。在这个时代,要让我们孩子不输在所谓的起跑线上,不是让我们的孩子在起跑线抢跑,而是需要家长建立一种面向未来的教育观。11 月18 日下午,蔡朝阳老师在听道讲坛教育专场上为我们讲述了《 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为我们讲述了父母与孩子的相处之道。

听道讲坛 | 蔡朝阳: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蔡朝阳(独立教师 图书策划人 书评人)

瑞士父母带孩子到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常常是一只手拦腰搂着孩子,小孩子的脸朝外,小胳膊,小腿伸着,给人一种好像随时要掉落下去的感觉。冷风袭来,父母也不替孩子遮一下,就这样随意进出商店。可如果在中国,同样的情况,我觉得父母一定是紧紧地将孩子抱在怀里,让孩子的脸紧贴着父母的胸膛,以免被风吹着。举这个例子,也不是说,我们一定要学瑞典父母这个抱儿方式,只是想说,孩子不应该深受父母的禁锢,生活在父母安排好的世界中,而应该有自由发展的空间,做他想做的正确的事情,而父母在一旁担当着指导者的角色就好。

在教育方面,文学家冰心老人曾提到说,孩子应该像野花一样自然生长,但现代中国的教育体制,不尊重孩子的天性,将孩子的活动范围限制在小小的校园内,甚至是几十平米的教室中,教育方式也仅限于课堂上的传道授业。古文《病梅馆记》中被人严格修剪,没了自我身形的梅树及呈现病态的梅花姿态,真的是美丽的吗?而在当下这种教育,如果我们不再做些什么,那我们的孩子不就像那些梅花一样可伶了吗?

谢谢大家,我是蔡朝阳,今天分享的主题是: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为什么要像精灵,因为,精灵的特质就是自由。

蔡朝阳: 何以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喜欢你看不惯我,又不得不和我共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样子。

我是一个中年人,用潮一点说法,就是斜杠中年。做过 20 年的中学语文教师,做了 11 年的奶爸。因此自我介绍为“文艺中年”、“资深奶爸”。20年的中学教师生涯及 10 年奶爸旅程,我目睹了很多学生的成长过程,也目睹了我的孩子从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变成一个小学生。这个过程让我感觉到非常的郁闷,因为对于中国教育我已无话可说、无可奈何。这幅图表达了我的感受——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又不得不和我共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样子。这个就是中国教育对我们的嘲笑。

很多家长和年轻的朋友和我有着同样的想法。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尤其是我们这些新一代的父母。像大车老师,自己开了一个日日新学校,令人敬仰。张释文办了一个埃尔特教育,其中很多的资源,我也在使用。那么我自己可以做什么。作为一个斜杠中年,一个读书人,一个教育者,一个爸爸,我就想,至少要让我的孩子活的快乐一点,不要像其他的孩子一样上了学就忧心忡忡。我们知道,所有的小学生、中学生,学习无论好坏,基本都是厌学的。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孩子们像热爱王者荣耀一样热爱学习,沉迷于学习而不能自拔,就如同沉迷于游戏那般。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些什么,思考过后,我就做了一些如下的事情。

蔡朝阳: 何以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蔡朝阳老师在听道讲坛现场

投其所好,做好看的书

第一件事情就是做书。我从小爱读书,长大后做了个书评人,还开过一个不成功的书店。像我这样的读书人,一生中唯一能做的生意,就是做书。于是我和我的朋友做书去了,做给孩子看的书。孩子们厌恶语文课,但却不会厌恶听故事。我们的第一本书是《中国故事》,作者是东莞的一名小学语文老师,叫一苇,同时也是个母亲。她花了八年的时间去收集整理那些我们从小听过的故事,比如说《田螺姑娘》的故事,比如说《范丹问佛》,比如说《牛郎织女的故事》。我发现,这些故事里的传统性会被消解,在我们这代年幼年时,读到的传统故事,无一例爱变成为一个个革命故事,地主阶级和农民阶级斗争的故事。一苇老师用了八年的时间收集并改写了这些故事,力图恢复原貌,并加入我们现代的观念。我们找到了这位老师,并出版了《中国故事》。现在,凡是读过这本《中国故事》的孩子,没有不喜欢这本书的。我们想把中国传统,在当下做一个接续,用故事的方式,重寻根深蒂固的中国故事传统。

蔡朝阳: 何以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我读过的所有与儿童教育、儿童心理学相关书籍,都告诉我一个道理:对于小朋友来说,阅读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我自己,以及我的孩子的成长经验,也印证了这一点。阅读是孩子的精神初乳,是奠定一个孩子心灵成长的最为核心的东西。就如惠特曼所说的: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他最初看见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蔡朝阳: 何以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他们不喜欢语文课,但是喜欢阅读。那么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们可以为孩子做的事情,就是为他们做好看的书。除了小孩子看的书之外,我们也做那种大人及小孩子都可以看的书,比如这本《寂然的狂喜》。这是我做的第一件事情,我和我的朋友在北京运营了一个很小的出版公司,叫北京乐府文化。我们打算什么时候钱用光了,就让这个公司关门大吉,但在此之前,我们非常任性地想把自己想做的书做出来。叶芝的这本《寂然的狂喜》,就是其中一本。这本书的策划者叫涂涂,他在书带上印着一句诗:

虽然枝条很多,

根却只有一条,

穿过我青春所有说谎的日子,

我在阳光下抖掉我的枝叶和花朵,

现在我可以枯萎而进入真理。

也就是说随着我们年龄越来越大,阅历越来越丰富,我所理解的教育的真理离我们越来越迫近。我们孩子不喜欢语文,不喜欢课堂,但是没有不喜欢故事和阅读的。我们可以给孩子们提供足够多的阅读可能。

蔡朝阳: 何以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蔡朝阳老师在听道讲坛现场

解放天性,做真正的教育

第二个事情是做教育,我从体制里面辞职出来,做了个游学公司,这个是我按照自己对教育的理解而做的一件事情。2013 年我在一个叫“一席”的平台做过一个演讲,这个演讲的标题是“以自由看待教育”。我提到说,中国十二年一贯的基础教育,造成的一个结果就是:我们的孩子天真浪漫进去,歇斯底里出来。这个“歇斯底里”,我指的是衡水中学的跑操及高考的誓师大会。为什么我们的孩子本来天真烂漫,而经过十二年一贯的教育,变成了这幅模样,根源何在,因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就是在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瑞德跟狱友说的那个词:“体制化。”我们的孩子 12 年经历的,就是这个体制化的过程。

该用怎么样的办法,让孩子回到原来的样子,像精灵一样自由的成长?今年夏天我带十多个孩子去了台湾,没有家长陪同,让孩子们彼此相处。游学的主题叫做“他们在岛屿写诗”。我们找了诗人和民谣音乐,请了马世芳的妈妈陶晓清女士和著名音乐人苏来先生来给小朋友讲故事,讲民谣的历程。陶晓清被称为台湾校园民谣之母。我们就是想从一个侧面切入,整体地了解台湾,这个侧面,就是台湾的校园民谣,这个才是真正带给孩子驱动力的一种学习方法。为了去台湾,绝大多数小朋友都读完了我们推荐的 5-6 本书,包括廖信忠《我们台湾这些年》等,还看了齐柏林著名的纪录片《看见台湾》。

今年的 2 月份,我带着 10 多个小朋友去马来西亚潜水,为什么去潜水呢?道理也一样,潜水里有一种冒险精神,是一种对未知的挑战,这其实跟学习的发生机制是很契合的。

给大家讲一个小插曲。因为要深潜到 10 多米以下,每个小朋友都要穿潜水服。图中的这个小朋友,是我自己家里的小朋友,叫菜虫虫。我做的所有的营队他都去了,这次也不例外。他在家里面一直娇生惯养,被父母溺爱,生活自理能力不是特别好。在穿潜水服的时候,教练非常生气,因为要背氧气瓶,身上还要挂铅块,十分复杂。她也不知道这个叫菜虫的小男孩是带队老师的孩子。所以一边教孩子穿潜水服,一边数落他:你这个小朋友怎么不会穿衣服啊,家里是不是都妈妈帮你穿的?这个时候我儿子就非常开心地反问: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整个潜水营队里,大家平时都在讨论,有哪几个小朋友可能学不会潜水。这个菜虫虫小朋友就可能学不会,你看他连潜水服都不会穿。后来我们 18 个小朋友中确实有3个没有拿到潜水证,但我家菜虫不在其中。虽然他穿潜水服很难,但潜水这件有点冒险的事,他很喜欢。这样的具有一定挑战性的运动,对于孩子的多巴胺奖励是非常高的。他从水里出来后非常高兴告诉我,爸爸,我看到了《海底总动员》里的尼莫,还有《海绵宝宝》里的派大星,看到派大星是怎么走路的了。

蔡朝阳: 何以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这些活动没有家长参加,我们做这些营队,都离开父母的监护,而让孩子们独立出来,学习独立生活,自我认识、自我管理、自我激发,从而自我实现。

我为什么做这么多的体制教育以外的教育呢?甚至,我认为这些体制外的教育才是真正的教育。我写过一篇文章——《为什么夏天才是孩子们成长最快的时候》。各位爸爸妈妈观察一下,为什么这个小孩子在学校关了五个月,没有长个,精神状态也没有变得更加的自信自立,而经过一个夏天,他的心灵成长会特别的快。这是因为,只有在夏天,我们带他进入这些营队的时候,他的内心渴望被激发了,他才获得了真正的教育。在学校里面那个不叫教育,而是摧残。

我们做这些事情,归根到底的一点,就是要带领孩子们穿越成长的核心,带着孩子自我认识,自我发现,自我实现。我用一个词语,《星球大战》最新一部片子的名字——《原力觉醒》概括,唤醒孩子们内心的自我觉醒。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你们家的孩子他无法沉迷学习,却沉迷于游戏,沉迷于打荣耀不能自拔了吗?因为那个里面他有自我实现。所以如果我们把我们的学习变得像游戏一样好玩儿,我们还会被孩子们的厌学症折磨吗?不是孩子有问题,是我们的教育有问题,我们的家长有问题,我们的老师有问题,我们的教育制度出了问题。

蔡朝阳: 何以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远见卓识,做先进的爹

第三件事情是做爹。我有一句原创的话——教育就是拼爹,但是拼的不是经济实力或者位高权重,而是你的教育观念有多么先进。在这个时代,要让我们孩子不输在所谓的起跑线上,不是让我们的孩子在起跑线抢跑,而是需要家长建立一种面向未来的教育观,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就像电影《摔跤的爸爸》一样,要用自己比较超前的,比较前瞻性的教育眼光来陪伴自己的孩子,给孩子最好的教育。

像我这样的一个斜杠中年、奶爸、写作、教育者、出版人于一身的人,我可以做什么?第一件事情是写书。我家菜虫四岁时和我去一个商场,他想买一辆玩具车,而在家已经有三辆一模一样的了。我跟他讲这个已经有了,他就是要买,我说不能把所有的东西买回家啊。因为这个故事,我写了一本书——《为什么不能把所有东西买回家》,这套书在 2013 年出版,今年 2017 年 3 月份重版,目的是告诉孩子们可以了解的一些儿童经济学常识,希望他们能从小学习做一个理性经济人。

还有一本书——《我家有个小学生》。我花了六年的时间,从孩子读一年级写到他现在六年级。这六年,我把他遭遇到的很多问题都写在这本书里面。比如,有一段时间我们家孩子特别喜欢说脏话,每天回来说脏话,这在我家是不允许的。这小孩子脏话怎么来的,而面对这种情况该怎么办,我在这本书里有提到。我家孩子第一次上小学时候,交了白卷,于是有一篇文章讲述了如果孩子考零分怎么办。在体制内教育中,我们会遭遇到很多问题,我想,我通过写这么一本上学记,来讲,我们该如何温和地保护孩子的不知情权。

在这本《我家有个小学生》之前,我还写了一本《孩子,谢谢你带我认识温柔》,写了七年,从他妈妈怀孕开始就写了。这本书讲的是育儿的理念,我们怎么做父亲。照理,封底是要写一段名家推荐语的,但是我和编辑后来商量,要不让菜虫写一句吧,印在封底。于是我就去跟菜虫商量,爸爸有一本书,都是写你的,你读完觉得怎么样啊,帮爸爸写一句推荐语吧。菜虫斜眼看我一眼,不屑地说:你写我的文章,我从来不看的。

好吧,我们就把这句话印在封底:我爸写我的文章我从来不看的。这孩子这么叛逆,这么有性格,你家长的权威何在?但这个不就是我们要培养的吗?一个自由的小孩子,而不是父母的一个附属品,他有自己的独立的意识。

蔡朝阳: 何以让孩子像精灵一样成长

蔡朝阳老师在听道讲坛现场

快乐出发,做幸福的孩子

我是 70 后,特别喜欢罗大佑,他是我的音乐启蒙人。我做了父亲以后,听他《未来主人翁》这个专辑特别带感,里面有一句歌词:我们所改变的世界是他们的未来。

如果面对中国教育现在的现状,我们每个人不再做什么,而是成为应试教育的帮凶的话,我们的孩子不会快乐的。你想要我们的孩子有怎么样的未来,至少现在要做一点什么。

有人问巴顿将军为什么要去打仗,他说我不想将来我的孙子问我,二战的时候你在干什么,而我在淘粪。谢谢大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ophiaw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精彩视频
    精华推荐
    视觉焦点
    周评论榜
    精选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