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8 第230期

“弃母不救”女孩背后的日本文化

“弃母不救”女孩背后的日本文化
导语

2015年3月11日,日本举行东日本大地震4周年纪念,纪念会上,一名名叫菅原彩加的女孩引起世人关注,菅原彩加在演讲中提到,大地震时自己放弃救母亲,现在回想起来,常常感到痛苦。菅原彩加和母亲在地震中的故事也引起中国网友关注,不少人指责母女都太自私,真实情况如何呢?【阅读原文】

菅原彩加关于地震的叙述前后矛盾

菅原彩加在追悼仪式现场,后面是天皇夫妇。菅原彩加在追悼仪式现场,后面是天皇夫妇。

在3月11日的纪念日上,菅原彩加作为遗族代表发言。她现年19岁,根据她的演讲叙述,当年她从一起遭遇海啸的母亲身边经过,为活下去而选择了离开,她在演说中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

“被钉子扎,被木头刺,脚崴了,容貌已经完全变得不认识的母亲,她的右脚被夹住,完全不能拔出,我拼命地想把她从瓦砾中拔出,但她的重量使我一个人做不到。我想救母亲,但如果一直留在这里,也要被水冲走。是继续救,还是逃跑,这时我选择了留下自己的性命。

“这个选择我今天想起来常常泪流不止。最后,我离开那里时,几次向母亲喊:谢谢你,喜欢你。而母亲对我喊道:不要离开。留下母亲是非常痛苦的选择,想说的东西非常多,但或许我一生中将没有比这更加辛酸痛苦的事情了。”

女孩子用冷静语言,非常镇静地演说,这样冷静与平淡的态度,更加使听众感到悲凉。很多听众拿出手帕,擦抹自己的眼泪,希望女孩子能更加坚强地走下去。这样的演说感动了全日本。

然而,这场在天皇与皇后注目下的演说,与四年前菅原彩加的说法完全不同,她当时说:“我爬到我家的房顶,在那里待了两晚,之后获得救助。”而本次演讲中,菅原彩加却说:“在海啸中靠我自己的力量游到附近的学校房顶上,在那里过了一晚。”前后两次说法出现了明显的矛盾。并且,值得疑惑的是,在海啸中,菅原彩加如何能够在海流中游泳?

菅原彩加改变叙述与“美谈”文化有关

菅原彩加菅原彩加

菅原彩加前后叙述的变化,展示了日本民族性中可怕的一面,一个年轻女孩,在面对巨大灾难时,能做出如此冷静的选择,这不是常人所具有的素质,依照菅原彩加的演讲,这或许是要达到某种目的的“美谈”(根据日本词典解释,“美谈”就是漂亮话的意思,听了这种话,人们会自然而然地产生感动心理)。

实际上,菅原彩加在东日本大地震中不但失去了母亲,还失去了祖母,她的祖母被列入五千多人的失踪者名单中。菅原彩加得以幸存,成为当年大地震的“体验者”,于是她被推出来进行各种演讲,以达成一种“美谈”。

不过,菅原彩加被选为演讲代表者,背景并非这么简单。菅原彩加的祖父是现在宫城县石卷市的副市长,菅原彩加是真正意义上的官三代、富三代,或许因为这层关系,菅原彩加才被选上作为大地震发言人。其实,地震后不久,菅原彩加就利用保险金、失去亲人遗族年金、援助金,获得免除学费的待遇,前往西班牙留学。

据笔者统计,菅原彩加共获得各类援助约600万日元,利用这些资金,她前往22个国家旅行,甚至还接受了整形手术。回到日本后,菅原彩加成为地震体验的演讲专家,她每年大约进行80—120场演讲,每场收入5000—20000日元。通过这些演讲,菅原彩加提高了知名度,在此次演讲之前,她已被日本著名的庆应大学综合政策学部录取,人生道路一帆风顺。

与菅原彩加相对应的是,大地震之后的4年中,笔者曾多次前往灾区,看到了很多地震灾民的痛苦场景,现在还有20万人过着避难生活,但也有各种人发着地震财,这是笔者绝难容忍的。

日本文化习惯于“在赞美恶中肯定善”

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的海啸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的海啸

很多听众对菅原彩加演说中,其浑身伤痕的母亲“不要离开”的喊声,及女儿回答近乎哀求的母亲那句“谢谢,非常喜欢你”印象深刻,她最终舍弃母亲选择逃生,这是否是真实的,也许只有女孩和天国的母亲知道。

假如她的母亲在天国也能听到女儿这番演讲,她将是怎样的心情?笔者所在的大阪,一直有南海大地震的传说,如果换作笔者自己,遇见这样的场景,在母亲喊“不要走”时,我会怎么应对呢?会不会抛弃自己母亲离开?事后会不会把这样的事情在大众前轻描淡写地说出来呢?

在菅原彩加演说结束后,笔者特地查询了她的推特,上面有这样的话:“现在与所有亲戚都断了关系,想安安静静地生活,新的弟弟也不知道。”可见,其实女孩心中充满压力,生活中、学习中能够帮助她的人都离她远去,内心处于煎熬的状态。

一个年轻女孩为何受到煎熬?地震结束后女孩关于地震的描述只是一般的地震体验,但随着知名度的上升,她从日本走到美国,再走到国际会议场,她的演讲内容越来越悲惨,如何打动听众的心成为演说的主题,真实内容已经变得不再重要。

菅原彩加之外,2014年日本也出现过几位“名人”,理科女生的代表小保方晴子,“日本贝多芬”佐村河内守,一位是可能获得诺贝尔奖的女研究员,一位是与命运作斗争的聋哑音乐家,然而,随着时间流逝,这些人头顶的光环被消失,他们都被证明是靠造假骗取利益的人。

菅原彩加关于大地震的体验和经历是否造假尚无定论,尽管日本也有很多地震受害者对她的演说表示怀疑,但提出这样的怀疑需要勇气,也需要证明。

其实,日本唯美派文学大师谷崎润一郎早在作品中对菅原彩加这种自虐式演说作出了最好的注脚:在丑中寻求美,在赞美恶中肯定善,在死亡中思考生存的意义。

结语

在赞美恶中肯定善,这是日本民族性的一个侧面,在历史问题上,日本人或许同样持此种观念。

网友立场

作者:桥本隆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