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思享会 桑德尔谈成长:18岁,辩论输给时任州长里根 腾讯思享会实录 桑德尔谈成长:18岁,辩论输给时任州长里根_腾讯文化_腾讯网

桑德尔谈成长:18岁,辩论输给时任州长里根

本期嘉宾:桑德尔

2013-12-16 第246

桑德尔谈成长:18岁,辩论输给时任州长里根

导语 一个世界级的明星教授是如何炼成的?12月9日,以教授哲学公开课“公正”而风靡全球的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桑德尔到访上海于商城剧院首次谈起他的成长故事和私房经历。18岁,一场辩论让桑德尔输给了时任加州州长里根;21岁时,他在报社当实习记者,全程参与水门事件的报道;读康德时突然意识到,想要真正的理解公平和公正问题,必须要从哲学开始,从此爱上政治哲学……[全文实录]

18岁,一场辩论输给时任加州州长里根

主持人(陈瑜,申江服务导报副主编): 桑德尔教授五次来中国,从未在公开演讲中聊过自己,这一次,我们特别通过一个访谈环节,来聊一聊桑德尔的人生。他特别愿意来告诉我们他的人生究竟有怎样的不同,而我们也非常想知道一个世界级的明星教授是如何炼成的,所以这个环节非常特别,这也是教授第一次和中国观众一起聊一聊他的私房故事。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张图片,这位是里根总统,里根在加州当州长的时候,桑德尔教授还是一个高中生,他当时是他们学校一个最大的学生组织的主席,18岁那年,他成功的邀请里根州长去他的学校,并且和里根展开了一场辩论,这件事情很有意思,我特别想知道你是怎么说服里根的,他怎么就听了一个18岁高中生的意见?

桑德尔:就像你刚刚讲的,我那时候18岁,当时的里根是加州州长,还没有做总统,而我在加州念高中。在我的高中,许多学生不认同里根的政治观点,比如当时正值越南战争,我们这些学生中大多数持有的观点是反战,而里根是支持越南战争的;我们中大多数当时是支持一个有关允许18岁的年轻人投票的新法律,而里根反对这个法律;我们中大多数是支持联合国,而他是反对联合国,因此我们的观点基本是完全相反的。

所以我觉得把他邀请到学校来进行辩论是很有趣的一件事,于是我当时就给他的办公室写了一封信,没有得到任何反应。之后我母亲在杂志上读到一篇报道,说里根喜欢吃糖豆。于是我买了一袋6磅的糖豆放在一个盒子里面,外面绑了一些非常漂亮的带子,给他写了一封邀请信,我拿了这个盒子到他的住所。有人收了信和糖果,当时里根并不在。几天之后他打电话到学校说他会到学校来。

桑德尔桑德尔

他来之后我就在大礼堂里和他辩论,当时的我是个自信心过度的18岁少年,觉得自己准备好了最难的问题。可我一个一个问题抛出来,关于越南战争、关于联合国、关于18岁投票权……他一个个接,用幽默鲜明的观点,显示出十足的魅力,又不失对我的尊重。我发现我根本没法在辩论中占上风,我的同学也一样。到最后,虽然他没在道理上说服我,可不知怎么的,他用魅力征服了我们。当时是1971年,我们提前了9年,就发现了里根州长有做总统的出色素质。

这也可以说是我输掉的第一场辩论,并且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输那场辩论。

21岁,报道水门事件的实习记者

主持人: 所以,和你辩论的人如果获胜的话他就可以成为总统。我有一个猜测,是不是在小时候你就是一个特别对政治和辩论有兴趣的人?

桑德尔:是的,的确是这样,我一直非常的关注政治的辩论,这就是为什么我年轻的时候就曾经想进入政治界。我本来还想过做一名专门报道政治新闻的记者。

主持人:桑德尔教授和政治真的是特别有缘,在21岁的时候他在休斯敦的一家报社的华盛顿分社当实习记者,就在那一年他碰到了水门事件,于是他得以全程参与这个事件的报道,而且他的署名文章屡屡上头版,一个年轻的记者碰到如此重大的新闻事件,那个时候你是什么样的感受?

桑德尔:我觉得我非常的幸运,当时的我是新闻界的新人,21岁的那个夏天,我寄信给许多报社希望能有实习的机会。有一家报社回复了我,并且让我去华盛顿实习。

正是在这个夏天,美国的国会对尼克松总统的弹劾进行听证会,当时他陷入了水门事件的丑闻,这是具有历史性的事件,因为总统被弹劾在美国非常少有。那个时候我只有21岁,但是我有机会见证了这段历史,并且写了关于总统弹劾和辞职方面的文章,他最后在听证没有完成之前就辞职了。

在暑假结束之后我的老板,一个五十岁的男人,就对我说他考虑要退休了,因为像这样的历史性的故事不可能再重复发生了,我就跟他讲了,如果你都准备要退休了,那我该怎么办?

虽然最后我没有成为一个新闻工作者,而是爱上了哲学,从事学术研究,做一个老师,但是我总是希望能够把哲学跟世界联系起来,当然也包括公共事件。

准备写经济学论文时,爱上了哲学

主持人:桑德尔说他爱上了政治哲学,这里面还有一个契机是这本书——《Critique of pure reasons》,有一年,他去西班牙度假,带了四本书,这是其中一本,他在旅途上看本书的时候,突然之间就知道自己未来要干什么了,这本书对于他的职业选择非常的重要。桑德尔曾说,“在读这本书的时候自己被勾住了”,被“勾住了”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桑德尔: 在牛津读书时会有4个学期和长长的阅读假,但冬天的牛津又冷又湿,我的朋友和我就决定去西班牙南部度假,在休假的时候继续阅读。

我带了一些书过去,当时我对经济学非常感兴趣,我认为我应该对经济学进行进一步的研究,甚至试着用经济学的方式,把自由市场和公平联系起来。我的朋友有数学和经济学的功底,我们就计划着一起在西班牙完成一篇论文。当然我也带了一些哲学书,《Critique of pure reasons》就是其中之一。之所以会带上哲学书,是因为我的哲学课老师跟我讲,如果你要了解公正,光有经济学的知识是不够的,你一定要研究哲学。当然,我的经济学教授是不同意他的观点的,所以当时我也不确定应该相信谁。(观众笑)

我的朋友每天半夜睡觉,下午才醒,和他错开的时间,我就用来阅读。读康德,我突然意识到,哲学是我愿意继续研究的领域,我也开始我哲学教授的观点,也就是说如果想要真正的理解公平和公正的问题,必须要从哲学开始,因为哲学是基础。

关于经济学的那篇文章,我最终没有写完。

“感谢盛名带给我走遍世界的机会”

主持人:所以后面的故事就是往政治哲学方向走了,大家看到这门课是正义公开课的现场,在1980年的时候就上这门课了,到现在已经有33年的历史了,倒推一下他第一次上公开课的时候只有27岁,那后面这一路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公开课上了网络之后他一下子变得名满天下,你能够诚实的告诉我,你享受这个名声吗?

桑德尔:我非常感谢成名给我的机会,这样的机会是我从来都没有想象到的,我可以周游世界并且跟来自于不同国家的人进行辩论。可以到世界各地倾听不同的社会,不同文化背景人的对于伦理,公正,市场,还有良好的社会和美好生活的看法,对我来说这也是一次很好的教育机会,我非常的感激。

主持人:你会有任何负面的感觉吗?有一天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桑德尔:如果你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话,最好是问我的妻子或者我的儿子。

主持人:在世人眼中,这样的场景一定叫成功,在桑德尔的字典里面如何定义成功?

桑德尔:我们定义成功总是用一些表面的东西。但我认为成功就是要有快乐,要有充实感,也就是说你已经完全运用了你的能力,并且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另外一方面要有一个家庭,跟家庭的联系很紧密,这样的话让你觉得你在这个世界上是有根的,你有独特的位置,这就是我对于成功的定义,而不是那些表面的东西。

“我的梦想是创造全球课堂”

主持人:非常赞同您的观点,在这样的现场,在里面的学生是幸福的,曾经有一个美国记者采访一个复旦的女生,有一天她在网络上无意间看到了这门课,看完这堂课的时候,她热泪盈眶,她说这一辈子很少碰到这样的老师,可以激励自己这样独立思考,她说她很希望能坐在桑德尔的课堂里。知道这样的故事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桑德尔桑德尔

桑德尔: 我听到这样的故事我也会感动,很受激励。这样的故事会让我感到我们应该创造这种开放的讨论,而且让哈佛的课程在网上公开,可以让世界各地的任何一个人,不论他们的生活状态,不论他们的贫富差别,都有机会看到这样的课程,考虑这些思想,还可以跟身边的家人朋友讨论这些问题。

现在我们又想往前再迈进一步,我的梦想是创造一个全球课堂,来自世界不同国家的学生可以通过新的技术,进入到哈佛的教室里面来,不仅仅是听课,甚至是参与讨论,和哈佛的学生辩论。这个想法已经在初步进行中,我的全球课堂如今在中国的复旦大学,以及巴西、日本和印度都有尝试。

主持人:那世界各地的学生进入同一个课堂后,他们产生了怎样的化学反应?

桑德尔: 现在使用了这项技术,我们不仅能够看到彼此,听到彼此,而且真正的还创造了一种化学反应,让我们所有的参与者,这些学员,师生感觉到好像共同在一个现场,用这些远程的技术,我感觉到这种化学反应真的在发生。但是这方面也有挑战,比如说技术是不是能够充分的克服距离感,真正能够创造一种共享的对话和共享的体验,我觉得可能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技术的改进我们今后是可以实现的。

主持人:桑德尔在邮件中告诉我们,这个全球教室是他最新的梦想,回到了我们这次演讲的主题“推进全球教育”,这个主题是桑德尔教授自己定的,当时我拿到这个主题的时候甚至想能不能改一改?这个题目太宏大了,现在,我想要和你确认一下,推进全球教育是不是你加赋在自己身上的使命?

桑德尔: 我觉得一定程度上是的,我希望新的技术,可以使我们更好地,更大范围地分享经验,相互学习,跨越国家和文化的边界,听上去这个想法好象很抽象,很学术,但是听一下我们今天的讨论,这个绝对没有太学术。我们看到了激情,非常的活跃。这是我第五次来到中国,这是我的荣幸,我有机会拜访了十到十二个大学。除了上海之外,我还去过北京,西安,厦门,广州,深圳,中国的学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去中国的每个地方学生都很有激情,公众也很有激情,他们都很愿意参与这种对话,他们都很愿意谈公正,伦理,公共利益这些话题,我可以感觉到中国学生身上发自内心的渴望,饥饿感,求知欲,他们希望通过这样的对话发现自我和发现别人,就像今天的对话让我非常的感动,也觉得深受鼓舞,现在有了新的技术,就可以使我们更好的,更大范围的分享经验,相互学习,这时候就可以更好的来跨越国家和文化的边界,我觉得这让我感觉到非常兴奋,充满了希望。

主持人:这我们来说也是个梦想,我们希望有朝一日都可以成为你全球课堂里的学生,谢谢桑德尔教授,谢谢今天给我们分享的故事和经历。

桑德尔回答观众提问:哲学讨论丰富人生

让孩子做到最好的自我

现场提问 1:谢谢教授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我有一个15岁的女儿,3年之后她将会读大学,您作为哈佛大学的教授,是不是能够给我提供一些非常实用的建议?她应该怎么做才能被哈佛大学录取?

桑德尔:我相信她读书一定很用功,我只能够建议她要用功读书。但另外我要加一点,我认识许多进入哈佛的学生,为了有好的成绩,在高中,他们承受着非常大的压力。我有点担心,有时候给我们的孩子压力过大了。他们只是一些青少年,我们希望他们进入到最优秀的大学,我们认为这是为他们的未来考虑,但是作为父母亲也需要小心一点,不要给孩子的压力过大了。

压力过大之后,他们就没有机会培养新的爱好,去了解自我,去探讨更广泛的话题,比如说哲学,艺术,美学,音乐,建筑,诗歌等等,我给你的建议你女儿确实是要用功的读书,但同时对我们所有的孩子来说,不论他们今后会去什么样的大学,我觉得年轻人他们更重要的是要有机会去开发自己新的兴趣,要培养自己个性的养成。这个需要孩子冒一定的风险,他们选的科目不一定获得最优秀的成绩,但是能够做到最好的自我。

哲学让我们提问、质疑

现场提问2:我们学哲学是为了解答自己的疑惑,可是有时候我们知道的越多,就会有更多的疑惑产生,我想知道是不是学习哲学有一个终极的目标或者终极的信念,我们最后能不能找到一个稳定的东西是让我们可以去相信的?

桑德尔:的确是如此,哲学不断的在动摇我们,我们刚学习哲学的时候总有这样的一种预期,就是学了哲学会突然之间受到启发,,突然之间我们就知道正确的生活方式是怎样的,但是哲学最本质不是这样的。

哲学让我们提问,让我们对自己的生活方式、做事方式提出质疑。

有学生在上了我的课之后跑来问我,说“以前,我觉得自己知道该相信什么,但现在,我质疑许多事情。我觉得很困惑,那些关于公平和美好的信念都变得不确信了。我该怎么办?我过去是不是错了?”我对他们的回答是,你们现在开始动摇就说明你们对于这些问题进行了更深入的思考,你们在挑战自己。

我们学习哲学最终的目的地是什么?是不是最终哲学会让我们到达一个彼岸?我不确定。哲学是一段旅程,这段旅程是艰难的,但也是充满启发的,是自我认知,自我理解的旅程,我们不确定这个旅程会把我们领向哪里,但是这个旅程是我们自己的,我们是这个旅程的中心,因此我们要努力,我们要有这样的需求,不断的质疑自己来推动自己,推动自己的假设,直到有一天我们觉得我们得到了正确的答案,我想这才是学习哲学的目标,虽然这并不容易,但最终这是非常具有启发的。

教授哲学的使命是激发学生

现场提问3: 我的问题是,您有很多的学生,他们都是社会的精英,当您的课不断的引发人们进行辩论,并且思考关于道德的问题,您有没有看到过去30年当中,您的学生离开了大学之后,为社会作出更多的贡献,并且不断的在推动社会的公平和公正?

桑德尔:这个问题非常好,也非常难回答。我很难知道我大部分的学生在完成学业之后有没有这样去做。最好的一种发现方式就是,当几年以后学生们重新回到哈佛来看我,告诉我他们做了什么,并且他们学习了什么。

不管他们从事什么样的职业,自我探索、自我思考的能力总会帮助他们为世界做出一些贡献。可能是参与了非政府组织,可能是成为了学者或是教师,或者进入商界、政界,我无法确定回答。但我有这样一种印象,在学生年轻的时候他们有这样的体验,他们开始想要进一步去挖掘和探索关于公平和公正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他们也改变了我们,这不仅仅是一个学术的话题,也是一个个人的问题。这牵涉到你想要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教授哲学的使命是能够激发学生,让他们过着体面的生活的同时,也能够为社会的福利作出贡献,如果是这样的话,在一定程度上我的课就成功了。

我不确定,我只能期望最好的情况发生。

经常和儿子辩论

现场提问4: 您是一位父亲,您在每一本书上都会写这本书献给我的儿子,我很好奇的是,您在家里的时候是不是经常会和您的儿子辩论或者在家里的时候您的儿子会经常和您辩论?

桑德尔:这个问题很好,我要在这里稍微纠正一下,在我所有的书当中,我当然都会提到我的儿子,但同时也是写给我妻子的。当我们的孩子还很小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跟他们讨论,不论是一起吃饭、一起看报纸,还是一起旅行,我们都会对各种话题进行辩论。这养成了我孩子们辩论的习惯,哪怕有分歧,哪怕是质疑我,他们也会非常自信地说出来。但同时,他们也非常尊重地去倾听比尔的话。有时候,我们的讨论是非常激烈的,但在讨论中,拉进了家庭成员的关系。所以我觉得哲学和家庭和社区,是可以相辅相成的。

就犹如我们今天晚上,这样的讨论我丰富了我的人生和经历,谢谢大家给我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

结语

哲学是一段旅程,这段旅程是艰难的,但也是充满启发的,是自我认知,自我理解的旅程,我们不确定这个旅程会把我们领向哪里,但我们是这个旅程的中心,通过不断的质疑来推动自己的假设,直到有一天我们觉得找到了正确的答案,我想这才是学习哲学的目标。

2013-12-16 第246

嘉宾桑德尔

桑德尔:美国哲学家、著名政治学家、作家、哈佛大学“最受欢迎的课程讲席教授”之一。

主持人:陈瑜(申江服务导报副主编)

本期信息

出品:腾讯文化

策划:杨子云

本期制作:金鑫

本期主办:腾讯思享会、中信出版社

联系我们:010-62671521

邮箱:yanshanforum@qq.com

分享
腾讯微博
QQ空间
QQ好友
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