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新加坡首位女部长陈惠华在中国出版了专著《变革:市场中的政府角色》,腾讯文化对其进行了独家访谈。

陈惠华在新书中阐释了政府的定位,市场的功能和民众的角色。作为新加坡的首位女部长,陈惠华主管过新加坡财政及交通领域,因此她的思想颇具有新加坡“特色”。

不论在书中还是在采访中,陈惠华都隐隐展现了“新加坡模式”的特点。陈惠华主张政府在市场运行中扮演主导角色,包括企业运营上,这一点也符合新加坡政府的政策主张。事实上,作为城邦国家,新加坡经济正是在政府的强势主导下才得以快速发展。

不同于欧美国家主张的经济自由主义,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模式是由政府主导推动的。新加坡地狭人多,国内市场很小,为此在独立之初,新加坡政府就开始放眼海外市场,推行“走出去”的战略,这也为新加坡带来了辉煌的经济成就,淡马锡公司便是这一政策和理念的产物。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新加坡政府主导的经济模式可以被称为“国家资本主义”,政府主导经济发展,进行资源分配,因此陈惠华强调,政府要合理配置资源,为大多数人谋福利。

然而,当新加坡将这一模式推广到海外时,便会出现各种尴尬和问题,比如淡马锡在2009年便遭遇巨大亏损,在中国投资的苏州工业园也不能被称为完全成功。

其实不难看出,新加坡模式并不适应中国这样庞大的国家,中国疆域辽阔,不同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完全不一样,如果由政府统一进行调配,很难保证政府决策的科学性和合理性。

不过,陈惠华在访谈中所提出的某些意见,对中国仍然具有参考性。政府和市场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是相互补充的关系,因此不能忽略政府的作用。同样,政府在规划时需要着眼于长远未来,接纳公众意见,为公众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政府进行合理分配 大多数人才能获利

腾讯文化:您在书中提到政府为大多数民众配置资源,您怎么定义大多数民众?

陈惠华:以公共交通为例,大多数应该指多于半数的人;以医疗为例,也大约是这样的比例。换句话说,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不论是地产资源还是其他公共资源,政府在其中一定会扮演分配者的角色,当政府扮演这一角色时,多数人才能从资源配置中获利。如果任由市场来分配这些资源,那么势必会出现只有负担得起这些资源的人才能使用这些资源。

腾讯文化:您提到有限的资源,所以一定要由政府来分配这些资源?

陈惠华:是的。对于有限的公共资源,例如房地产资源,土地权等。比如新加坡曾出现过的问题,其他国家也许也有这些问题,自然资源,例如石油,天然气或者煤炭,政府就需要出台政策来配置这些资源。

腾讯文化:我想知道,如何界定对于少数人来说,政府是否维持了平等?

陈惠华:这种平衡其实很难实现,为了确保大部分人从政府的分配政策中获益,少部分人可能就不能收益,但这可能是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代价。

腾讯文化:所以政府的首要任务是为大多数人考虑?

陈惠华:是的。房地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果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能负担得起的住房,那么政府就不能在这类住房附近修路,建立学校,否则就只是为少数人服务,大多数人将无法享受这些公共设施带来的便利。

中国政府需要对决策细节进行更多解释

腾讯文化:对新加坡而言,并不需要处理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关系。但是对于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讲,如何处理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的关系呢?如你所知的,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也许会出现一些复杂的现象。

陈惠华:新加坡是一个城邦国家,我们阐明某项政策的重点和我们想要达到的目标时相对简单,执行政策决定比较容易。当有一个计划时就联系相应的政府部门,对于与公众有关的内容,就征求公众意见,向他们解释。

中国很大,有中央政府,还有地区(华南华北等),省市政府,甚至还有更小的单位,更小的地方政府。因此我认为不能假设每一个人都能理解某一项具体的政策。中国最大的挑战应该是阐明各项政策的条件和细节,让最终目标得以实现。

在新加坡,你可以选择是否事先向公众解释,因为它比中国小太多了。但是在中国,就需要事先对政策做出明确的定义,阐述各项规定。这样,在最低层级实施时,就会减少因理解错误而产生的问题。

腾讯文化:是的,教育水平也不同,您能举一些新加坡如何处理这类关系的例子吗?

陈惠华:例如,要施行一项旨在提高学校授课价值的教育政策,即使在新加坡也不容易。在新加坡,我们的管理部门在实施前会先向各学校、民众、校长作出解释,之后再逐次实施。中国的情况较为复杂,需要首先对“教育价值”作出解释,什么价值?如何授课?如何确定学校能按正确的步骤实施?如何确定评估方式,这些都要作出规定。我认为中国需要对细节进行更详细解释。

腾讯文化:就是政策的细节要更丰富。

陈惠华:非常多的细节,这样,执行后续步骤时,人们就更容易达成初始目标。

政府应该合理接纳和采用大众的意见

腾讯文化:新加坡政府对民众有各类补贴,但有的时候这种补贴会影响到国民的消费习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应该如何实施这类福利补贴?

陈惠华:对于基金或者福利金来说更普遍,这种问题经常出现在石油和资源丰富的国家,发放福利金成了一种自然现象。但是随着时间推移,过多的福利金和频繁的发放,会使人们习惯这种方式,居民消费习惯会发生变化。人们可能会更少考虑货品本身的价值。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政府劝说国民少消费也不是很容易的,所以只有政府降低福利的总体额度,人们才会去思考商品本身的价值,进而降低消费。政府应该吸取经验教训,降低补贴额度,当然这要一步一步来。政府不能一夜之间降低所有补贴,需要有步骤,同时向公众宣传解释。

腾讯文化:您提到一步一步走,但有时候,国民并不能够理解政府的政策,相反的情况是,政府在认为国民不理解的情况下不顾民意制定政策,如何解决这种冲突?

陈惠华:这种判断有时候会很困难。因为政府的政策不是每一次都会征询国民的意见。理想的状态当然是政府有新政策时能够征询国民意见,但实际上这是很难实现的,有时候甚至不可能的。比如,政府想要建设新学校、新医院,资金就需要从税收中指出,当政府询问国民是否愿意交更多税时,答案一定是“不愿意”。所以政府有时候要咨询国民的意见,有时候则不要咨询国民的意见,但要明确知道为什么做这些事。

当政府计划建设医院,修筑公路时,需要增加政府收入,这就需要明确为何要增加政府收入。有时候政府作出一些创新,需要资金支持,这些资金都来自于税收,比如石油税。这时政府特别需要解释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为什么要增加税收。增加税收,国民会因为未被征询意见而不高兴,因为增加税收影响到他们的具体生活。当然,这是一个我认为不用咨询国民意见的例子。

其他方面的例子,比如要增加一个地方的居民住宅,或休闲场所等设施,这可能就要咨询民众,通过咨询了解他们的实际需要,再制订政府的计划,从而寻找到二者之间的平衡点。

腾讯文化:重要的是告诉民众目标和方向,以及为什么这么做。

陈惠华:是的,我认为政府能合理采纳人民的意愿,而政府也应该接纳和采用大众的意见。

政府和市场是互相补充的合作关系

腾讯文化:政府应该告知民众,交更多的税就能获得更多服务?

陈惠华:这应该从广义的角度来理解,民众也许要做出一些牺牲,可能是金钱有可能是便利方面,但这些都是为了更大的利益,政府应该说服民众。

腾讯文化:这是一种牺牲?

陈惠华:这应该是短时间的牺牲,修路或建医院这些举措有时候是为了社会的整体利益,民众也许并不会立即用到医院,短时间可能不会受益,但是应该能理解建医院的举措是为了整个社会。

腾讯文化:可能新加坡民众相对容易被劝服,政府比较容易跟他们传达行政目标,不过我认为这在中国较为困难。

陈惠华:我认为政府一定会向国民说明原因的,但很多事情都处在变化之中,同民众的关系会越来越紧密,所以政府会找到能够向民众征询意见的方面,同民众进行探讨。

腾讯文化:看起来,新加坡的政府似乎比市场起到了更大作用,是这样吗?

陈惠华:我为政府和市场是互相补充的合作关系,是政府与民众之间的纽带。一些公共问题可能会涉及三方面,人民、公众、个体,我认为三者之间存在着冲突关系,就是有谁受益更多的问题。有许多经济政策可以用来平衡三者之间的关系,比如中国政府采取的补助政策。但是三者之间的复杂关系需要政府不断努力调整,并且有些政策并不见得是最优的。当民众希望富人不是始终受益的那部分人时,政府就应该在贫富分化上作出调整,比如投资。公众当然也希望政府能关注他们生活开销的成本,而不只是增加收入。随着时间推移,许多关系会发生变化。

政府应试着规划更远的未来

腾讯文化:如何成为具有前瞻性眼光的政府,在事情发生前预见更多?

陈惠华:一定的发展趋势能让政府进行提前研究和计划。例如,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在内,人口老龄化已经成为社会问题,此时政府就需要调整养老政策,平衡水来供养老人的问题。

每一个政府都应该试着规划更远的未来,有许多事情要提前计划,比如面临老龄化,政府或许要鼓励人们延迟退休,鼓励人们更好地照顾自己。

不过,面对变化迅速的市场时,政府可能就有些力不从心了。

腾讯文化:公众如何监督政府运营?因为政府的税收来自于纳税人。

陈惠华:对于政府所属的业务或企业,公众总是充满了好奇,但公众并不一定永远都是评论政府做得好或坏的合适人选,所以需要找到一种统计方式来考量政府的政策。这包括政府怎么做投资,政府有没有起到监管作用,政府的投资是否合适。

有一些企业结构类型是政府推崇的,政府也会努力让民众知晓这些结构的合理性,通过说服政府让民众确信它能够完成这些生意。政府需要再每次投资后作出合理的投资报告,因为毕竟不是每笔投资都需要征询公众意见,但是告知公众是必要的,不论好坏都需要公布结果。

政府投资是长期的事情,民众也需要长远看待。

反腐不能缺乏耐心 要找到根源

腾讯文化:政府积极参与市场运行后,如何能避免腐败呢?

陈惠华:面对腐败,最重要的是找到腐败发生的原因。经济系统很薄弱,需要多次审核,找到腐败发生的原因,才能很好的整顿这些企业。不论谁在经营这些且也,都应该寻找更好的办法加强经济管理,确保不会出现支付一笔钱却找不到接受者的状况。经营者处在掌权的位置,有签字权,他们也可能出现腐败的问题。

另外,政府官员也常常出现腐败的问题,因此,政府必须确保有强大的反贪组织,随时采取行动,就像中国现在做的这样。政府要时常宣传反腐,表明腐败是不能被容忍的。最后,要使人们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满意(收入上),使他们不至于为增加收入走上邪路。

腾讯文化:新加坡出现贪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陈惠华:新加坡很早就组织了反贪组织,但这并不意味着贪污不会发生,只是发生概率降低了。新加坡政府一直强调反贪腐,但当人们面对巨额收入时,不可避免会陷入兴奋,而当人们有机会从这些收入中拿取一部分时,就难免犯错,反腐确实是世界性的难题。

反腐败需要看政府站在什么角度来禁止贪腐,腐败治理不是一夕可成的,人们不能缺乏耐心。反腐败要做详细的调查,细致的监管,需要通过长时间的宣传告知人们腐败不被接受,政府会尽一切可能来制止贪腐,即使不能完全制止贪腐,也要让全社会知道,贪腐不能被容忍,人们便会知道不能这么做。

腾讯文化:新加坡历史上经历过腐败严重的时期吗?

陈惠华: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当新加坡政府成立时,就是我们独立之初,我们明确提出,政府一定不能出现腐败。

联系我们:+8610 62671188 1979267587@qq.com
扫描关注微信官号
获取更多文化信息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