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百姓的文化狂欢:
    香港书展能带给内地什么启发?

    香港书展刚过,余温尚存,接下来即将迎来的是北京国际书展等内地文化活动。香港不过是弹丸之地,办一场书展竟然能调动98万民众的积极性,个中原委值得深思。与香港书展相比,北京书展越来越像为领导捧场的面子工程,民众参与度很低,商业合作成交量也很少。香港书展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没有体制上的束缚,主办方将参展商与参展民众看作书展的主体,围绕他们开展工作。细看香港书展,有太多有点值得学习。以香港为师或许是北京书展未来的发展趋势。

.
01

主办方:低调有服务意识 招待无酒显“抠门”


强调服务意识 活动从简

没有盛大而干涩的开幕式,没有懒婆娘裹脚布一样臭长的领导讲话,没有嫩模搔首弄姿的表演,也没有奢华的宴会,随着参展民众的涌入,书展在不声不响中开幕。主办方香港贸发局没有邀请特区政府要员来视察和指导工作,展馆也没给贸发局的内部人员开小道,他们佩戴参展证,与民众一起排队入场。主办方组织了大量高素质的志愿者,他们遍布展馆,为参展媒体和民众热情周到地排忧解难。

 

对香港书展来说,主办方的工作重心是为参展商和民众服务。从参展商的角度看,他们的目的是卖书,获得好的经济效益。主办方为他们提供了宽敞的展台,以及详细周到的后勤支持,包括设立餐饮区和休息区。从民众的角度看,他们希望参加更多文化活动,也想买到价格适宜的书。举办方尽可能邀请内地及港台的一流作家和文化名人过来做讲座或办活动,此外,主办方还为不同的参展群体设立了单独的参展区。

尤为难能可贵的是,很多重要的活动都办的非常简单。今年的年度作家颁奖会不过是一个小型的招待酒会,在3D敦煌展区的一个小台子上举办。酒会的议程非常简单,贸发局的副总裁周启良简单致辞后便退入人群中,随后是给陈冠中颁奖。酒会的文艺活动是一支民族舞和一曲琵琶。整个活动也就持续了半个多少小时,简单,大方,干净,利落。喝点酒水,吃点点心,不一会整个活动就结束了。

今年香港书展的招待酒会,即年度作家陈冠中的颁奖典礼,办得简单而质朴。图为2013年香港书展年度作家陈冠中专区。

招待无酒 剩菜打包

对媒体的招待也是简单到了“抠门”的地步。书展第一天傍晚,香港贸发局的郑经理带领大家到海港城的一家港式餐厅吃饭。吃饭的地方不过是个小馆子,吃的是家常菜。菜品不多,分量也少,也没有所谓的“硬菜”。喝的是免费茶,没有饮料,更没有酒。吃惯了大餐的内地记者还不太习惯这种招待,见菜量较小,大家也没好意思饕餮一顿,大都很文明地用餐,所以也剩下了一些菜。最后,贸发局的朋友将剩菜全部打包。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贸发局作为非政府机构能做到这点与香港的政治文化有关。在香港,即便是特首招待贵宾也不准有鱼翅、鲍鱼。公款吃喝的菜品原则上不超过6道,吃不完打包。没有酒,只提供饮料。午餐、晚餐的人均上限分别为350和450港币。在金贵的香港中环,这只能够几个人点一份勉强说得过去的西式套餐,或在平常的中餐馆里吃一桌普通的五菜一汤。

  

香港任何一笔与“公”相关的开支都极为审慎,香港的所有公务接待都必须提前申请报备,表格内容包括:宴请人数、宾客名单、宴请缘由、陪同人员、预计费用、人均支出以及按照香港环境保护署保护鲸的要求所签署的一个“未点鱼翅”的声明。香港特区政府带头做到了清正廉洁,所以才有社会大众的节俭之风。贸发局的简单招待折射的是整个香港的社会文化,值得深思。点击查看《香港书展的不可取代性:地缘文化是优势》

02

参展商:有生意人的教养 无官老爷的作风


微笑服务 文明有教养

如果说主办方是书展的牵线搭桥人,那么让书展获得成功的主力是遍布展馆的参展商们。香港书展更多突出的是图书的销售性质,各大书店、出版单位都在书展设有展台。几乎每家书店都来了一大帮人。有展台的服务人员,有收银人员,他们着装正式,举止大方。有些单位还印制了文化衫,便于为书店做宣传。

香港书展参展商的整体敬业程度较高。从第一天到最后一天,他们一直盯着展台,非常认真,非常有礼貌,也非常谦和。与他们打交道,你能感觉出那种透着文化底蕴的教养。这不像是装出来的,而是积淀出来的。即便是基层的工作人员和临时雇来帮忙的人,都表现出了很强的敬业精神。从他们的态度可以看出参展商对书籍的敬重,进而可以看出他们对文化的敬重。

无论走到哪个展区,参展人员总会微笑着走到你身旁,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如果你想查一本书,恰好他们展台没有,他们会告诉你,去哪里能够找到这本书。所有的书都整齐地摆放在台子上,让人很难觉得这些书是商品。参展商会不断在展台上走动,将读者那乱了的书摆放到原来的位置上。在与一位参展书店的负责人聊天的过程中了解到,如果有读者拿起一本书看得入迷,最后不小心带着书走了,他们一般不会追究的。

在香港书展的展区,你看不到一本丢在地上的书,哪怕是一本小册子也不会丢在地上。

内地问题多 需向香港学习

与香港书展相比,北京书展突出的是图书版权交易,虽然也卖书,但更多是版权商务活动,所以负责参展的多是版权部门的负责人。由于版权部门一般没有拍板权,所以通过北京书展谈下版权项目的几率非常小。北京书展的任务更多是,把本年度社里的好书摆到架子上,仅此而已。对内地参展商来说,北京书展更像是一场给“上边”捧场的活,交点“份子钱”弄个展台,报几个虚假的版权贸易数字,随后就万事大吉了。

2012年北京书展撤展的时候,参展人员将贵重的书打包带走,其他的书能卖掉的卖掉,不能卖掉的就当场处理掉。处理的方式多为扔到地上,或扔进垃圾桶。尤其是外地来京的参展商,带回去相对麻烦,所以就地处理了。有些参展商干脆把书当废纸卖掉。当所有参展商撤离展馆后,整个展馆的地上有大量被抛弃的书。在香港书展的展区,你看不到一本丢在地上的书,哪怕是一本小册子也不会丢在地上。就连孩子们都恭恭敬敬地将书捧在手上看,而不是任意折乱。

在内地,体制因素决定了中国出版社的社长或总编辑多是有行政级别的官僚,难免有各种官僚作风。一般参与国际书展的多是他们这一级别的人。出了国门后,他们也闹过很多笑话,在业界广为流传。他们给国外出版人留下的印象是,喜欢旅游,不喜欢商务活动。一般国外出版人与中国出版人约见前都会问,你准备在展馆待几天,以便安排会见。还有很多出版人出去参展不注重文明礼貌,入乡但没能随俗,给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从这个角度讲,内地人应该好好学习香港人,至少在文明礼貌上要学习。点击查看《香港书展严格规范宣传语 “最畅销”不可随意使用》

03

僧俗共赏:宗教展台高调 儿童展区庞大


僧尼前来参展 信众虔诚购书

香港书展设有宗教展台,与北京书展相比,这算是特色了。宗教展台并不隐晦,在展馆的三层有一大片展区。其中香港佛教联合会的“佛教坊”最为引人注目。“佛教坊”三个字的顶端是一朵巨大的莲花,而左边和右边分别是两朵发光的莲花灯。从展品的设置看,有佛经,有高僧大德的随笔,有关于宗教的严肃论著,当然更多是通俗化的经文解读。书籍的旁边也有些宗教画像和小配饰,装点于书中更显文化气氛浓厚。

来宗教展区参观和买书的并非仅仅是俗家人,也有很多出家的僧尼和居士。在展馆的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僧人和尼姑的身影。有的单独参展,有的结伴而行。有的是戴着眼镜的年轻僧人,有的是步履蹒跚的老尼姑。这里集聚了大批信众,有的在展台看书,有的买了在旁边席地而坐,认真阅读。僧人与俗人交织在一起,更显出书展的多样性和宗教宽容性。其他宗教的展区也同样很有人气,只是信徒们外在形象的特点不如僧尼们明显罢了。

在内地,宗教类书籍有固定的传播渠道和场所,一般不可以登上“大雅之堂”。从书店的产品格局也可以看出,宗教类书籍以学术性强的为主,通俗类的不多。像南怀瑾一样用通俗语言讲佛经的书已不多见。近年来,一些高僧大德也在内地出版了很多宗教类的书籍。从零售市场的走势来看,卖得相对平一些。与佛教沾边但卖得相对好的书是归于心理自助范畴内的励志书。比如,星云大师的《放下:快乐之道》,索达吉堪布的《苦才是人生》等。

僧人与俗人交织在一起,更显出书展的多样性和宗教宽容性。所有人都很自然,没有谁是来瞎逛的。

孩子的乐园 成群结队来参展

香港书展另一个有特色的细节是设有儿童和青少年图书的展区。在内地,书展没有单独设儿童及青少年图书的展区,而是将这类书分散到各个展位。这个展区的规模非常大,为孩子们提供的可选择作品相当多。更为可贵的是,很多书籍已经加入了大量文化创意,把书做成了各种各样有附加值的产品。比如,一本书打开之后,其中的楼房、动物都可以自动折叠为立体状。合上是一页纸,打开是一幢楼,构思巧妙,形象逼真,不仅具有可读性,还具有可观赏性。

香港书展的儿童和青少年展台吸引了大量的小朋友,很多小学生与同学结伴而来。他们不是来凑热闹的,而是来购书的。他们大都提着大包裹,或拉着行李箱,走进展台边看边选。有些孩子买完书就找个墙角,席地而坐,认真地读书,成为墙角一景。香港孩子买书的自主性非常强。对很多少年来说,买书是他们独立的事情,并没有父母的干涉,这点与内地差别很大。对内地青少年孩子来说,要么是老师为他们选书,要么是家长为他们选书,独立选书的孩子少之又少。

香港的孩子书展参与度非常高。整个展馆到处都是孩子,他们遍布每个展区,每个角落。当然,多数是汇集在儿童和青少年展区。之所以有这么多孩子参与,与展馆设在市内有一定的关系。北京书展在新国展举办,太过遥远,成人都不愿意去,更何况孩子。北京书展一直在求大,求规模,但是却忽视了书展的真实意义。归根到底,书展应该为民众服务,应该为孩子服务,让他们多接受文化熏陶,培养读书的爱好与兴趣。点击查看《晶报:内地同仁最该向香港书展学习自由包容》

香港孩子买书的自主性非常强,书展参与度非常高。

04

全民狂欢:民众参与是书展核心


四百多场活动座无虚席

王家卫携手编剧张大春来书展分享《一代宗师》的创作历程,成了今年香港书展最为重量级的活动。

近几年,香港书展的参展人数一直保持在近百万且稳步上升。根据贸发局统计的数据,2011年的参观人数是94.7万,2012年的参观人数是90万,而2013年的参观人数是98万。根据2012年6月的统计,香港人口为713万。2013年香港书展参观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为13.7%。香港贸发局的郑先生告诉腾讯文化:“每年的香港书展都是香港民众的文化盛宴,尤其是书展的最后两天是周末,很多家庭都是全家出动,拉着箱子,来书展购书。书展已经成了市民文化生活的一部分。”

可以说,香港书展是名副其实的全民狂欢。每日展馆开门前,门口早就集结了大批的市民。他们等待入场的时候稍显混乱,一旦准备入馆则非常有秩序,有礼貌。整个展馆不一会儿就充满了来购书的人。他们大都带着大包小包,回去时包里都装得满当当的。今年的香港书展,主办方安排了400多场文化活动。这些活动涉及到传统文化、影视文学、旅游文化、文化历史等领域。

王家卫携手编剧张大春来书展分享《一代宗师》的创作历程,成了今年香港书展最为重量级的活动。王家卫的到来,部分填补了莫言与韩寒的“爽约”带来的不良影响,让书展的名人气息浓厚了很多。内地的作家王安忆、吴稼祥、安意如也都分别举办讲座,分享创作心得。尤为难能可贵的是,香港书展的活动场场爆满,很多听众是对相关领域的问题有研究的,与专家可以直接对话。 点击查看《王家卫张大春一台戏 八年唱出<一代宗师>》

很多香港的民众对敦煌艺术有自己的看法。

体制灵活能提高民众参与

近之所以能举办这么多符合大众口味的活动与贸发局的性质有较大关系。香港贸易发展局并不是官方组织,而是官方授权的民间组织,更能代表大众的需求。它与内地的新闻出版总署有着本质的区别。总署是政府机构,难免将官僚气息带入到书展中。书展的领导巡展也好,好大喜功也好,与僵化的体制不无关系。从国际角度看,书展的意义就是服务大众的文化活动。图书销售性质的书展目的是服务书店、出版社和民众;版权交易性质的书展目的是服务成出版商和参观民众。书展归根结底应该是一场民间活动。

在内地,衡量一场书展是否成功的标准在领导,不在参展商。中国出版社都是隶属于政府机构,受总署统筹的出版单位。在这种相对僵化的体制下,很难让书展真正为民众服务,而民众的需求也不太好表达出来,整个政治沟通的是存在障碍的。书展的很多活动都是负责宣传的政府机构策划的,策划的过程中是否参考了民意,这个不得而知。但从民间的反馈来看,这些活动不叫好,也不叫座。香港书展能做到商业性与公益性相结合,与贸发局非官方性的灵活性有着本质的关系。

如果内地出版商能够脱离体制的限制,真正实现市场化,那么未来参加国际书展的人应该是出版社内懂外语的版权业务人员,而不是去旅游和观光的老一辈社长和总编,那样讲话少闹些笑话。近年来,很多地方都在搞书展类的文化活动。地方性的活动与北京书展相比有了更多灵活性和自主性,或许在不久的将来,也能办出像香港书展一样有着大量民众参与的文化活动。书展走进民间是难以阻挡的未来发展趋势。点击查看《100万港人参与背后:香港书展具有文化爆发力》

结语

香港书展是一场全民参与的文化盛事,是主办方、出版商与社会大众良性互动的产物。对比香港书展,北京书展相形见绌,存在太多问题需要解决。或许在书展文化上,内地要以香港为师。

书展该不该是民众参与的文化活动?

0
0%
0%
0

专题评价:

00%
00%

微博热议

还能输入140

联系我们

微信扫一扫,每天收获一点新文化

发评论得Q币

欢迎广大网友踊跃参与发表评论!
评奖规则:评论获置顶的1名网友,奖励50q币。选出高质量评论20条,每人10q币。

往期回顾

2013.07.15
第147期:中国农民为什么自杀?
2013.07.12
第146期:低调回归:老字号生活书店能走多远
2013.07.08
第145期:“消费”历史:逐渐庸俗化的当代通俗史叙述
2013.07.05
第144期:南渡北归:逝去的民国多样化历史叙述
2013.07.02
第143期:天下幻灭:中西碰撞下的晚近历史叙述
2013.06.24
第142期:革新与图强:进化论思潮下的晚近历史叙述
2013.06.21
第141期:好文渐绝种:谁阉割了高考作文的文学性
2013.06.08
第140期:文化失序下的高考:时代洪流中的四考生
2013.06.07
第139期:谁动了她的胸罩:作弊为何屡禁不止
2013.05.31
第138期:作家的面子 : 为钱写作丢人吗?
2013.05.29
第137期:传统出版业死循环:做书是死,不做书也是死
2013.05.24
第135期:出版业乱象:“嫖客”心态搞文化
2013.05.08
第134期:致我们渐无追求的青春文学
2013.04.26
第133期:博士后当中学教师:屈才还是进步?
2013.04.24
第132期:从汶川到芦山:回看新闻当事人
2013.04.19
第131期:凤凰万人坑:被金钱绑架的文物古迹
2013.04.17
第130期:剪刀与颜料 : 文艺作品删改趣事
2013.04.11
第129期:文学批评有底线 才会有自由
2013.04.10
第128期:中国影评人的黄昏:未生已死?
2013.04.03
第127期:朝鲜画家:画领袖画最崇高
2013.03.31
第126期:张国荣十年忌:理想艺人缺位下的中国产物
2013.03.27
第125期:影响中国几代人的俄罗斯文学黄金时代
2013.03.25
第124期:花甲知青:时代中的人与文
2013.03.21
第123期:画布上的中国:从四幅画看中国农民流变

策划团队

  • 出品腾讯文化
  • 撰稿有毛僧
  • 编辑李岩 王晓岭
  • 设计吕沛东
  • 制作王晶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