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中国“80后”作家群代表人物之一,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最小说》等杂志主编。
  编者按:

近日,郭敬明发布散文集《愿风裁尘》,并且与腾讯文学达成了《最小说》出版物的电子版权合作,而且据新闻披露,刚刚经过资本运作之后,郭敬明身家逼近7亿,《小时代3》也即将开拍。作家、商人与导演,外界评价不一,他个人又有着怎样的看法?

作家我自己最享受的一个身份

腾讯文化:自打你出道以来,一直是以文笔华美著称,但是十多年过去了,大家现在谈起你更多的是导演、经商这几个身份,几乎很少有人谈你的文笔了,你觉得对此遗憾吗?

郭敬明:我觉得这不是说别人不谈我的文笔了,而是说别人还是在看故事。比如说小说还是销量很好,大家还是看《小时代》的书,还是看我出的新的书,只是不再具体到文笔华丽不华丽这上面。因为确实很多年,我是在靠文笔华丽来营造整个小说的氛围或者是散文的氛围。而且更多的是这几年写作风格也是(有)蛮大的变化,所以我觉得是这方面的区别。(我)只是在作家的身份之外多了很多新的身份,但是作家的身份一直以来还是我最核心的,或者(说)是我自己最享受的一个身份。

腾讯文化:阿城曾经评价你早期的文字里面有王朔的影子,如果你当时按照这个风格走下去,你会成为怎样的一个作家?

郭敬明:其实这也是我自己觉得挺遗憾的地方,我有一个很好的起点,我也有这方面的热情和天赋,其实按道理我可以写得至少比现在更好,但是这也是关于每一个人的价值观和他的人生选择,看作家是不是我生命的唯一,还是说我也想做导演,也想做商人。其实我自己衡量了之后我觉得:好吧,我牺牲掉一些可能性,我想要更开阔的人生。其实这个还是跟个人的决定有关系。

有钱有地位不代表就是成功

腾讯文化:人们都在谈论《小时代》的时候,你眼里有没有大时代的概念?

郭敬明:当然会有,每个人都会有大时代的概念,但是这个时代(就你个人而言),你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部分,这是永远都摆脱不了的东西。

腾讯文化:你眼里的大时代是什么样的?

郭敬明:对于我来讲,我觉得当下的中国是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就像一辆车一样,开得越快,它就越不稳定,颠簸就越多,但是至少总的方向上是好的。不管现在的中国有多少问题,但是跟20年前的生活比,老百姓的生活一定是更舒服的.以前可能连饭都吃不饱,娱乐各方面物质条件肯定远远不如今天。但是今天也有很多除了物质外,精神层面的问题,这是每一个国家,每一个社会,都会面临到的问题,只是中国处于现在这个阶段,它也一定会有属于这个阶段独有的问题,这个是跟整个民族整个国家的发展有关的,我们个人(能够)影响的东西其实太少了。

腾讯文化:也就是说无论是大时代还是你提倡的小时代的概念,并不是说任何人都会像你或者你书里面的主人公那样成功。在你看来,像这样不会那么成功的个体,在这样的时代应该怎么样生存?

郭敬明:我觉得成功的定义并不是大家所认为的有钱就是成功,有地位就是成功,对于我来讲这不是我心里成功的定义。我心里的成功很简单:如果你喜欢一种生活方式,你向往那种生活方式,而且你也确实正在按照那个生活方式来生活,我觉得你就是成功的。我心中就是这样要求的,你喜欢周游世界,而且你就正在周游世界,我觉得你的生活就挺成功的;但是如果你不爱旅游,你喜爱一个稳定的家,结果你每天周游世界,你过得也很不开心,那我觉得你就不成功。这跟你有多少钱,多少地位,或者是不是有子女(都没有关系)。

有一些人还喜欢单身呢,那你就是按照单身的生活,那你就挺成功的。但是你明明想要单身,结果(因为)家庭、压力各方面(原因)你又结婚了,又有了小孩,你每天过得很不开心,你再有钱我都觉得你不是成功的。所以关键是看你自己想要什么,跟钱地位什么都没有关系,(最重要的是)你想要的生活方式,如果你正按照这个方式在生活,我就觉得你挺成功的。

腾讯文化:按照你这个角度来衡量,到现在来说你算不算是一个成功的状态?

郭敬明:在成功的起点吧。

腾讯文化:结合你以前的一些访谈,在文学影视这些东西上,从写小说到拍电影,算不算你获取成功这种状态的一个工具?

郭敬明:工具?我觉得任何人都有工具,只看你从事什么行业。我觉得你如果从事你的行业你做得很成功,那这些也是你的行业带给你的,但是前提还是在你是否热爱这个行业。比如你跟我讲说,你去卖马桶,你卖马桶卖得特别好,你也可以成为世界首富,你也可以成功。对我来说却没有任何的吸引力,(因为)我不喜欢卖马桶。但是我喜欢写书,我喜欢拍电影,我觉得这个才是本质的。

不能要求所有的书都有社会责任

腾讯文化:有人评价说你的写作过于商业化,一个作家在作品中应该传达社会责任,你怎么评价“社会责任”这个词?

郭敬明:我觉得是大家把文学定义得太窄了,大家一提到文学就好像一定得是鲁迅,有社会责任什么的。那哈利·波特、金庸这些有没有意义?我写武侠小说有没有意义,我写奇幻小说、侦探小说,或者动作片,钢铁侠、超人有没有意义?他们也有意义,但是你说他们在追求多深刻的人性吗?或者就是我写一个爱情的罗曼史,浪漫的小说,你说它的人性意义又在哪里呢?其实有很多很多的类型,不能说所有的都必须是社会责任感,必须反映人性怎么样,这个社会的不公平(之类的),那你走进书店以后每一本都是这样的书,你也挺难受的。其实有时候我就是想看看《哈里波特》,我就想看看金庸的《射雕英雄传》,那这些作家就不活了吗?也不对,这个创作市场必须琳琅满目才好看,所有作家都写一样的东西那就没劲了。

腾讯文化:一般在评论金庸的时候,会评价他把传统文化加工得特别好,而评价《哈利·波特》则是说,作品把英国古代的一些传说再加工的比较好。有人评价说你的书里面都是现代生活,而且是你刻意营造的一种现代生活,你怎么看待?

郭敬明:我觉得每一个作品里面都会有当下时代的一个烙印,而不是说非得写古代的才是牛的,或者是一定要写传统文化才是牛的。每个人有他擅长的东西,如果有人很擅长写那些,你就让他去写,我不擅长就不要让我写,那我擅长的是什么?我可能(更擅长)记录当下的上海,记录当下的生活。我举一个例子,如果《小时代》里面完全跟现在的人不产生共鸣,我不相信会有这么多人迷这个小说,我也不相信会有那么多人去讨论它,如果写出来就是一个跟大家生活(距离)十万八千里,完全触动不了你的东西,这个是不可能(成功)的,所以只是你愿不愿意承认它的价值。

同样的道理,任何一部小说你都不要在当下急着去评判它,很多的画家当下他的画一文不值,死了之后变成了举世名作,变成世界大师。那你当时怎么评价他呢?同样举一个王朔的例子,当时王朔刚刚出道的时候,大家说这是痞子文学,传统文学根本不认,骂得一塌糊涂,但是几十年后王朔那是我们的大师,这些你又怎么去说呢?如果你要站在当时的一个眼光是没得聊的。同样的道理,任何一个东西,你就留给时间去检验,包括《小时代》也好,或者其他作品也好,也可能过了几年之后,它就已经变成垃圾,或者被所有人遗忘了,它根本不存在。

但是也有可能十年五年之后,大家还会记得《小时代》,大家还在聊《小时代》。你不能说任何一种可能是没有的,它有很多种可能性,所以大家真的别急于现在去评论。而且我觉得每一个作家,他之所以有这么多的读者,你跟我讲他是没有意义的,我不相信,不然那些人(读者)疯了吗?明明知道一个书,我又不喜欢看,又不好,什么都没有,我还拼命去买,你觉得这个合理吗?所以一定是有能够打动他的地方,一定是他看完后觉得这个书比别人写得好。我愿意买郭敬明的,一定是这样的道理他才愿意买。

只是说你接受不到这样的信息,你不知道它好在哪里,就证明你的品位不是这个品位,你有其他喜欢的东西,但是没有人能够说谁的品位才是对的,没有人能说谁的标准才是唯一的,这个世界正是每个人的品位都不一样,所以它才健康地发展。像有些人喜欢听交响乐,有些人喜欢听摇滚乐,但摇滚的意义是什么?凭什么要做这个,也不能进入殿堂,(这样想)那就没得聊了。所以艺术的东西,我从来就不认为应该有一个标准,它不是数学公式,我觉得任何一个能够打动人的故事,它都有它存在的价值,不管它在写什么。

腾讯文化:就像罗素说过一句话——参差多态是幸福之源。不能所有的东西都一刀切,是吧?

郭敬明:对,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说,你如果喜欢那个作家,你就去买他的书,你就去看他的故事,那就已经很好了。但是你别来说,郭敬明为什么他那样你不这样,为什么他这样写你不这样写,我觉得这个就很无聊。同样可以反过来,为什么郭敬明这样写你不这样写,你别写你的,你去写郭敬明那种。我从来不写这样一种要求。但是全世界的人都在对我提这样的要求,我就觉得很奇怪。

腾讯文化:你笔下的上海有一种贵族气质,奢侈品的味道比较浓一点,但是在以前的一些作品里,比如说给上海命名“魔都”的日本作家,他的题材是30年代上海大都市里面最阴暗的一些地方,比如说贫民区,比如说犯罪场所比较集中的地方。你在创作你笔下的上海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选择性的过滤?

郭敬明:不会,上海的方方面面我都在写,像《小时代》之前那本书《悲伤逆流成河》,就是写弄堂里面一个最贫穷的小女孩,她是高中生,然后莫名地怀孕了,她没有办法,家里又穷,周围的邻居也是怎么样的。那就是描写一个弄堂最底层的生活。所以其实作家不要局限说我只能写什么,只是看你那个故事选取了哪个面才能表达,并不是说那个面就一定代表你自己,也可能你写的只是你那一段时间特别感兴趣的,或者你那段时间特别集中想写的。我下一个写的上海的故事也有可能是中产阶级,甚至是最不基层的也有可能,就看你具体选择了哪样的故事和载体。

金钱是社会对我的一个肯定

腾讯文化:你在商业领域一系列的品牌都是用“最”这个字来命名的,比如说最世文化、最小说,“最”几乎成为你的商业Logo了,你是不是有这种类似“完美主义”的癖好?

郭敬明:我觉得做每件事情不一定要做到完美,但是至少是在自己这个范围里面做到没有遗憾,或者是尽全力去(做)。这是我们团队,包括我自己,我们做每一件事情,做每一个项目的一个态度。

腾讯文化:前一段时间有消息说你的身家现在大概有7个亿,那么相比十年前后,你怎么看待金钱这个问题?

郭敬明:我觉得任何一个事情,或者是任何一个项目,不管你是写书还是拍电影,其实你只要把它做好了,你都会有很好的物质回报。这个是在这个社会上,就像任何一个人,你工作做好了,老板也会(给你)发奖金、会升职、会加薪,所以这是自然而然来的一个物质上的回报。这对我来说是这一路走来,算是某种意义上这个社会对我的一个肯定吧。

腾讯文化:有一次访谈你曾经提到过弱肉强食的城市法则,这个能否算是你的价值观?

郭敬明:价值观倒说不上,但是这个社会确实有它很残酷的一面,你得把自己锻炼的更好,你得把自己的能力磨炼得更突出,你得更优于别人才有机会做到你想要完成的事情。

腾讯文化:你曾说过自己就是一个商人,你怎么看待职场商场里面的潜规则和一些人性的龌龊之处?

郭敬明:其实对我来说我还接触得比较少,我接触到的所谓的潜规则,或者是龌龊的地方其实算少的,因为跟其他行业相比,毕竟文化行业还是有一个它的艺术感在,它还是一群,大部分是有文化追求的人在从事这个行业,所以它对我来讲我觉得还好,没有太多的涉及到。

腾讯文化:那么现在你在接触资本层面操作的时候,会不会顾忌到这些东西?

郭敬明:我觉得资本层面关键还是你想清楚你要什么,它能不能给你带来帮助,或者它的加入有没有意义,你只要衡量到这一点,自己想好就行。

腾讯文化:现在移动互联网发展得这么快,数字出版这一块有没有一个规划?小说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做过电子授权,但是跟腾讯文学合作是怎么考虑的?

郭敬明:有一个规划,但是这个也在等待一个适当的机会,或者一个好的切入口。和腾讯合作,因为腾讯本身跟我们的受众重叠度非常高,也都是年轻的受众,所以我觉得它是一个很好的平台,所以也想尝试看看。

我的人生不会因某本书而改变

腾讯文化:日常你个人读书兴趣是哪方面?有没有对你影响比较大的书?

郭敬明:我看书很杂,很多领域都有,各种小说都有。也有人物传记,一些理论的书都会看。因为我看得(书)太杂太多了,所以不会有某一本就改变了我的人生。大家经常有一种很夸大地说法:某本书改变了我的人生,某部电影我看完就怎么样了。其实根本不是,走出电影院你该干嘛还是干嘛,你捧着苞米花看完这个电影,出来你该上班上班,该念书念书。没有大家所认为的整个人生就不一样了,人生观都怎么样了,真的不可能。这种变化一定是你长年累月,看了几百部电影,看了几百本书之后综合的作用力形成了你现在的价值观、人生观,决定你这个人是怎么样的人。但是绝对不可能因为某一本书而形成这个力量,这个对于我来说不成立。

腾讯文化:现在青少年的阅读方式和娱乐方式变得越来越快,特别手机普及率越来越高,你有没有担心有一天自己跟不上他们胃口的变化?落伍于这个时代?

郭敬明:任何人都会,因为这个时代的发展永远是新的事物代替旧的事物,这个不用去恐惧,你自然有一天被淘汰了,或者你跟不上这个时代了,那你再想挣扎也没有用,所以我觉得这个顺其自然就好了。

联系我们:+8610 62671188 1979267587@qq.com
扫描关注微信官号
获取更多文化信息
分享到关闭

分享按钮不再出现?

确定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