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片段
  • 第一集
  • 第二集
  • 第三集
  • 中国人到底靠什么活着?难道是钞票?
  • 梁漱溟的乡村运动是建设新中国的最初实践
  • 梁漱溟公开质疑毛泽东 称其指定接班人违法

书院笔记

【本期看点】2013年10月18日,梁漱溟来到这个世界刚好120年。从1893到2013,百年中国经历了“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这变局或许至今仍未完结。而梁先生所思所虑,纵题千古,思陈八方,古今上下而求索之,早在百年之前,就已将我们现在所思考的想过了,重温他的精神遗产依然是解决中国问题绕不过去的一座桥。

中国人到底靠什么活着?难道是钞票?

艾恺:梁漱溟如同甘地 是“活动家”甚于“学者”

晚年的梁漱溟 晚年的梁漱溟

近几十年,我常向国外介绍梁漱溟时,给他冠以“哲学家”之头衔,因他以哲学闻名。不过此时我认为更应强调其“活动家”这一面。他就像印度的甘地。

他常说,我并非学者,我承认自己是一个有思想的人,并且是本着自己的思想去实行实践的人。他多次跟我说他没有资格当一个学者。他唯一的嗜好只是思考问题。

1924年他离开北大,此后他一直积极寻求中国出路,他企图保存中国传统精华,他的《东西文化及哲学》是唯一为中国文化辩护的书。他没有伙伴,孤身上路,如同他的父亲,充满独立思考的精神。最终他落实到公共事务,也就是乡村建设。

1931年到1937年,他到山东省邹平县办了一个实验县政府,也是一个乡村实验研究院。很快成为乡村建设运动的全国思想领袖,抗战爆发后,他又起身活动,参加政治参议会议,提供解决问题的办法。1938年,他去延安和毛泽东探讨问题,在延安呆了十几天,日夜切磋。毛泽东要强调中国与其他社会的共同点,而梁先生要强调它的特点。刚开始他们意见不一致,是毛泽东经过和他的讨论之后,才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了。我是老外,所以我敢说,毛泽东是受了他的影响。40年代,梁漱溟发起民主同盟的前身组织。当然此前他已经创立过三个组织。譬如去香港创立的《光明报》,也就是现在的《光明日报》前身。在日占区,他担心内战频发中国分裂,一直在国共两党之间做中间人来调停。一直到1947年,他觉得黔驴技穷,有些失望,于是在四川北部成立了一所学校。

我当然承认他是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甚至于学者。不过我认为,再过100年,到他220年诞辰之际,大家对他的称呼已然改变。

美国汉学家艾恺被誉为“梁漱溟研究第一人” 美国汉学家艾恺被誉为“梁漱溟研究第一人”

许章润:面临历史上的西方打压 中国暴露文明缺陷

174年来,从1840年以后到今天,中国核心的历史主流意志和主流问题所围绕着的根本之处,不外乎一个是中国问题,一个是人生问题。因为中国近代面临西方的打压,暴露了文明在制度、理念各个方面存在的各种缺陷。因此,174年来,中国要进行现代化强行军,以全民勒紧裤腰带,把脑袋吊在裤腰带上来实现从传统的帝制朝代国家向现代立宪民主,人民共和的转型,从农耕社会向工商立国、法治民主的社会转型。这样一个174年来,数代人前仆後继的大业,至今仍在努力。今天我们讲中国问题则是重温梁先生在120年前所已然思考的问题。而梁先生所思所虑,纵题千古,思陈八方,古今上下而求索之,早已经将我们所想过的想过了,所以重温他的精神遗产仍然是今天解决中国问题绕不过去的一座桥。

梁先生关心的第二个问题是人生问题,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仁。梁先生一生不以学问见长,却以认真思考人生,以一己之行动见于其思考结果而见长。我们常常说立德、立功、立言构成三不朽,则梁先生尤其以立德而构成三不朽之核心。梁先生感到,满尽西学东来,中国传统的儒家义理一派独悌,我们中国人的灵魂往何处安放,故有的儒家义理,包括它的生命意义的解说,五伦关系的解说究竟还有没有用?如果没有用的话,我们中国人靠什么活着,难道我们仅仅是坚船炮厉吗?难道我们仅仅是靠钞票和粮票来过日子吗?中国的精神价值崩落,而新的义理和精神价值、生命意义还没有建立起来。

我觉得梁先生这辈人所体现的那种君子人格,圣人情怀和儒绅的风骨,的确百年来几乎被摧残殆尽。而中国问题的解决,人生问题的追求,不能不有这样的读书人的担当和追求,不能不返身回顾体现、重温君子人格、圣人情怀和儒绅风骨。

今天我们谈梁先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梁先生一生以佛家的态度对待自己,而以儒家出世的态度来对待社会。于己则淡泊名利,一生吃素,于社会则鞠躬尽瘁,奔走于华夏大地,用则行之,不用则藏之。所以1953年之后20多年里面梁先生尽避其锋芒,但不失其心智。前几天我们在北大开会纪念梁先生120年诞辰,我和钦宁兄谈到来祖的事迹,感慨一件事情。我在看来梁先生日记里面看到几条,1957年红卫兵和造反派到梁家抄家,将梁先生先生和夫人罚跪在地、鞭打。当着他们的面要将家传的字画烧毁,老人家跪在地下默默忍受,而梁夫人挨打血透衬衣,从背上露出了鲜血。中国的读书人在此十年受尽屈辱,最后忍受这种羞辱,最后以一种坚定的意志熬过它,笑在最后。担当起读书人的救世情怀和书生事业。所以艾恺先生说他是最后一个儒家。我很赞同,今天说儒家的人是吃儒家饭的,并不是真儒家。所以这是对梁先生先生的心向往之,虽不能至的原因所在。 [详细]

青年时的梁漱溟 青年时的梁漱溟

梁漱溟的乡村运动是建设新中国的最初实践

许章润:梁漱溟是毛选中的反动文人 是曾经活着的孔子 是一流的法学家

我个人余生也晚,1977年15岁读高一,可能钦东兄、钦宁兄都有体会,那一年华国锋主任出版了《毛选第五卷》,我们每天下午中学生必须要读毛选,以便写读后感一篇。当年《毛选第五卷》收了一篇文章《批判反动文人梁漱溟》,以下有一个注释,梁漱溟,男,反动文人。

有时候想想生命和生活中充满了巧遇和奇迹。像我这样一个懵懂的灵魂,这样一个愚笨的人在穷乡僻壤,原不知道中国有孔子和梁漱溟。幸亏1972年、1973年批林批孔让我知道两千多年前有一个民间教师叫做孔子,从此吾国文教之松如此地质朴而博大。1977年幸亏有毛选五卷罚我们读,才让我知道有一个当今活着的孔子。如牟宗三先生所说,梁先生把孔子的生命活化了,他是一个生命化了的孔子。从此以后凡是梁先生的书找到就读,一晃至今也有40多年,真理的声音常常借助魔鬼的翅膀而翱翔,用在孔、梁身上及我们晚辈追随其心思、模仿其人生、研究其思想的努力来说,我想也很恰当。

梁先生说你们这些立法者,以为中国社会和人生像软绵糖一样,随你揉捏,染苍则苍,染黄则黄。行吗?不行。所以梁先生说要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人的生活态度、生活方式。如何去改变?我们一般的读书人只能限于作文发稿,梁先生说中国是一个农业社会,中国是一个伦理本位的社会,它的文化之根在广大的农村,所以梁先生身体力行到农村去搞乡村建设运动,实际上是一个建设新中国的最初实践。有人说梁先生是一个失败者,我要说梁先生是一个成功者。虽然其乡村建设运动随着抗战爆发而偃旗息鼓。但是各位想想中国百年以来的建国、立国何尝不是这样。直到今天经过了急风暴雨式的工业化和城市化之后,乡村的问题没有解决则中国的问题没有解决,所以还是要回到中国乡村,回到中国文化的根。梁先生不仅在这个角度上思考中国法律的问题,梁先生是思考中国宪政最深刻的思想家。

1935年,从事乡建运动同仁合影于邹平。前右一为梁漱溟。 1935年,从事乡建运动同仁合影于邹平。前右一为梁漱溟。

梁先生在30年代开始所写的关于宪政的诸多文章,十分之精妙。他指出在中国要宪政,必须要有道理和力量,所谓的理和力两方面的力量才行。梁先生关于宪政的思考是今天中国宪法学家们还没有超越的最高深的理论。梁先生早年并不主张法治,但是经过了1949年的生活,越到晚年越强调法治的重要性。梁先生说指望人的自觉和道德,终究是有指望而没有把握的事情,说到底人是一个靠不住的东西。

梁钦宁:文革抄家 梁漱溟“不生气”

由于我跟梁漱溟先生有这种亲缘关系,所以生活中他的一些情况,我介绍给大家。

他对人、对事物都是非常包容。80年代我上大学的时候,大概是1984年、1985年时期,西方舞蹈刚刚进入中国,我们父辈这个年龄的人都很反感,但是年轻人就喜欢这个,挡不住,我在学校也学了一些招式。我是最小的孙子,胆子比较大,回到家中,我就给爷爷表演看。表演完了就问:爷爷你喜欢吗?我记得当时,他扶扶了眼睛,莞尔一笑,说:“你喜欢就好。”对这些事物他不是干涉别人,而是包容,是尊重每一个人个体的选择。

刚才讲到文革抄家,那个时候我年龄比较小,才两岁。没有什么印象。但是从父辈、亲戚朋友中知道我们家的一些情形。等到年龄长的一些跟祖父问询,“爷爷,文革抄咱家您生气吗?”当时他回答了三个字,简简单单,“不生气”。我当时就很奇怪,立刻追问到“为什么?”他说,“他们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跟他们生什么气。”他对这些事情看得很淡。

这是教育我们的孙辈,我父亲也讲过他的一个小事情,我父亲在小时候有一次考试,考得不及格。补考通知书寄到我祖父这里,我祖父看了看,就直接交到我父亲手里,一句话没有说。我父亲看过这个之后,很有愧,提前结束假期回到学校去补考。而且考了很高的分数。回来我父亲告诉我,这一科以后的学习是他最擅长、最好的一门科目。 [详细]

梁漱溟与家人。 梁漱溟与家人。

梁漱溟公开质疑毛泽东 称其指定接班人违法


梁钦东:梁漱溟公开质疑把林彪作为接班人写进宪法 称完全违背法律精神

1970年,祖父看到宪法里面提到关于未来的接班人的事情,对于把林彪作为接班人放到宪法里面,他有非常大的疑问,而且他的这个疑问是公开提出来。宪法应该是限制权力,在宪法中把接班人都指定出来,这完全违背了宪法精神。在那个年代敢于做这样的思考,并且公开提出来,说明他自己对宪法本质有非常清楚的认识。

70年代批林批孔运动,梁明确表态:“我的态度是不批孔,只批林。”从而引起对梁的大规模批判。 70年代批林批孔运动,梁明确表态:“我的态度是不批孔,只批林。”

在八几年的时候,他岁数非常大了,大概是90岁以后了,在那个阶段我们几个孙子辈,包括儿子辈的,包括我父亲和伯父,基本会轮流陪伴他住,我们有各自的家庭,但是大家像值班一样每天都去陪他。有一次恰好是我去陪他住,他通常休息比较早,大概9点钟就休息了。我看书看到了两三点以后,第二天早晨他就跟我说,“人就是不要贪,即便是看书也不要贪”。按照我们一般的看法,小孩爱看书是好事,应该多鼓励,他愿意熬夜就熬夜。但是对他来说熬夜看书不是生命可持续的一种方式,可持续发展的生命方式是该休息要休息,该看书要看书,即便是看书也不要贪。这给我也是很大的启迪。

艾恺:梁漱溟之父粱济是投湖自杀是在殉中国文化

腾讯文化网友:关于梁济先生投敬业湖,也就是今天的积水潭自杀这件事,当时他投积水潭之后,当时的一些学者如胡适等人认为他是为殉情而死的,后来随着研究的深入,有的人认为他是死于对共和体制的失望,还有人认为他死亡是因为当时他创办的报纸《京话日报》办报失败导致的自杀。我想问一下艾恺教最近研究梁济之死有没有心得?

艾恺:我认为他们都错了,他是殉中国文化。我我敢说,他一定是殉文化,不是殉情,也不是因为他的报纸失败。他几之前年就已经决定自杀了,而不是那个时候才决定的,跟他的报纸没有关系,跟辛亥革命有关系。

许章润:梁漱溟的《朝话》是二十世纪的《论语》

梁漱溟代表作 梁漱溟代表作

腾讯文化网友:我想问一个知易行难的问题,我觉得有两个宿命论,有的人命定就有那么高的层次,比如梁老师20多岁就能够写出《究元决疑论》深度的文章。而我们,这些普通人,年轻的时候还会思考一些国家的问题,人生的问题。但是毕业以后获得了一些权利,处在高位上的时候,很多正确的道路上也都放弃了,请问各位老师是如何看这个问题,如何在当下建立这种梁漱溟式的儒者风骨的?

梁钦宁:其实这个问题在我祖父的一本书中已经有解答,就是《朝话》。他说“古人云,智者不能自见其面,勇者不能自举其身。”我们要亲师取友,找到自己去学习的对象,去接近他,去提高自己。大家可以去读这本书,我个人觉得我祖父的这本书对当下甚至以后的年轻人都有很深的教育意义。

许章润:您的问题牵扯到哲学的知行问题,就是中国传统哲学的概念,我又不懂,那就没有办法多说。如果说多了,就有点心灵鸡汤的味道,可是与今天的场合不符,梁先生什么时候说这些心灵鸡汤呢,梁先生不管这些事,那是于丹要做的事情。我想说的是什么呢?有人说知易行难,有人说知难行易。这些话各有其理,各有其智。我完全同意钦宁兄所讲的,梁先生终其一生光荣典范是在于树立了知行的标杆,知其所知,行之所行,知其所当知,而行其所必行,这是梁先生所树立的标本。

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我们每个人虽然说都秉有普遍的人性,但是我们的确是有贤愚之别、有高下之别,这是不能否认的。在这种情况下心智和心性是有差别的,所谓心性是指趋向于善还是恶,趋向于豁达还是郁闷,趋向于幽默诙谐,还是趋向于呆板沉闷。所谓心智是指一个人智商、情商的高低。比如说两个人智商一般高,但是有人擅长研究科学,有人擅长艺术,这是讲的常人。

但是有一类人横空出世,不能以常人来衡量,梁先生就是这种人。梁先生一再讲从小没有对《四书》、《五经》下过功夫,所以梁先生成年以后对儒家典籍,口不能成诵。什么意思?从小没背过,因为梁先生从小在顺天府中学英文,接受现代教育,这也是梁济老先生的安排。后来梁先生再反过来读这个书,一读就通,通过了以后就生命化了。终其一生像孔子一样行事。比如说刚才钦宁兄所引用的《朝话》里面的句子,不就跟《论语》一样嘛,不就是二十世纪的论语嘛,那这种情况下你说他是怎么学习来的?我觉得高山仰止,别在那儿瞎琢磨,咱们达不到,心向往之就行了。[详细]


总结

转型时代,怀抱中国文化使命,是知识分子最为重要的承担。梁漱溟的一生都为身为儒者的责任奔走呼号,山河破碎时他勇于承担重任,强权面前他的脊骨依然挺直。“最后的儒家”,人们这样称呼他,这不止是对他敬重的表达,这其中也有深沉的悲哀,当今中国,我们该去哪寻找这样的梁漱溟?

本期信息

嘉宾: 艾恺、梁钦宁、许章润

时间: 2013年10月20日14:30-16:30
地点: 字里行间书店(德胜门店)

相关阅读

艾恺
美国汉学家艾恺研究梁漱溟的四十年

艾恺从上世纪70年代起研究梁漱溟,但那时,“因言获罪”后,梁漱溟的名字长期无人敢提起。“这么重要的思想家,这么重要的人,谁都不理他,没有人研究他,我才决定深刻地去了解他。梁先生独一无二的地方,不是一个只在书房中独立奋斗的人,他还是中国的甘地,是个活动家。” [详细]

联系我们

主办:腾讯文化频道

微博:http://e.t.qq.com/tencentshuyuan

电话:010-62671188-36083

邮箱:1871312247@qq.com

版权声明

欢迎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书院”。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扫描二维码,加入书院微信群

幕后人员

监制:王永治
资深媒体人,曾任职新华社、21世纪环球报道、凤凰周刊。
主编:陈书娣
文化不能使我们活得更好,但能使我们活的更多。
策划:王姝蕲
通过腾讯书院向全社会推动知识、智慧和审美力的交流。

微博热议

还能输入140

往期回顾

031期
叶锦添、吕胜中
试验中的传统再现
030期
苏立文、李磊、陈子善
商业严重破坏中国艺术
029期
孟京辉、孙孟晋、毛尖
挨骂也是种交谈方式
028期
葛剑雄
民国学者为何神秘消失
027期
韩昇
安史之乱终结“阳刚中国”
026期
江青、刘索拉
从电影明星到舞蹈艺术家的转身
025期
林奕华、杨照
从《三国》看现代社会输与赢
024期
梁鸿、孙惠芬
《揭秘农民为何轻易自杀》
023期
刘墉
《文学与绘画交融的趣味》
022期
陈冠中
《我们是纯粹的中国人吗?》
021期
许子东
《网络文化与意识形态》
020期
杨牧
《朝向一首诗的完成》
019期
江青 陈丹青
《江青对话陈丹青:艺术家为何出逃?》
018期
杨奎松
《中国知识分子的特点》
017期
陈丹青 邵建
《陈丹青对话邵建:三个胡适 三个鲁迅》
close
腾讯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