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几千年,现存的建筑物至少两千多年,应该就是文化思想的反映。有人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李乾朗如何论述建筑是凝固的思想,且听其一一道来。

查看全文评论

    清华时代论坛与腾讯书院联合主办

【本期嘉宾】
李乾朗

台湾文化大学建筑系副教授,建筑研究者

儒讲五伦:安定的平衡感,中尊旁卑

儒的思想最主要是讲人际关系,就是所谓的五伦;讲求人际关系基本的礼,传统叫做知书达礼。所以它的美感、美学、建筑布局法就会有一个现象,在我的观察就是类似三角形,中尊旁卑。

道文化“奇正相生”:庭院的不对称

老子里面说“大象无形”。真正了不起的伟大的形象是不能名状的,它不是一个特定的形。我很喜欢“澄怀味象”。我们人去感受到一个建筑物,一个雕刻,一个环境,其实是一种五官的体会,不是只有眼睛吧,对不对?

禅宗的佛:注重澄怀观道,划定空间

中国建筑多角的接受四面的坛域的观念,最后修行到一个成果的时候就等于解脱了一个境界。建筑物顶上是有一个针的,修行到那个程度就等于是跳脱出去了。所以佛塔常常上面是很尖锐的。

第一问:中国建筑和精神是连在一起的,西方有没有类似的印照?

第二问:古建的结构都非常的讲究,这么复杂的想法是怎么传承下来的呢?

第三问:现在很多中国的古建都是重建的,也有的没有重建,想听听您的看法?

现场互动
李乾朗
李乾朗

我们有很好的文学经典,西方也有莎士比亚、苏格拉底,但是格调不一样。圣经里面讲,我要善待我的敌人,他打我这面脸,我还要把另外一面给他。【详细】

古代并没有一本建筑理论教科书由木匠传给学徒。我觉得最主要是因为中国传统的儒释道文化不存在于纸本的书里面,它存在于我们的行为规范里面。【详细】

古建筑是那个时代的函数,f(x)=A,A是建筑,x是什么东西呢?是那个年代社会、政治、经济一切的总对应。【详细】

西方他们一样有,这是人类共同的。在基督教的精神里面,西方的教堂是这个十字形状,十字架是这个十字形状,他们当然也知道用脑袋来思考。【详细】

宋营造法式就是教你柱子要用多大,梁要用多粗。论及儒释道这个部分,并没有教科书,古人把它当成是像空气一样大家都能够理解的一种学问。【详细】

这里有一个塔,古代认为塔跟殿是不一样的,一个是心,一个是脑。既然这个是心,那现在独缺脑袋,就是那个后殿,就要用现在的建筑师把它补齐。【详细】

腾讯书院第8期
以建筑论道——中国建筑与儒释道文化
查看全文
能理解建筑是你的幸福

李乾朗: 过去分析儒释道文化的图形他们比较喜欢把它画成像我们在看经济发展的报表,国民所得有几个percent。我后来觉得中国文化是两三千年的融合,它吸收了印度文化;道不是从先秦时候定型,它更古老;儒也不是在孔子定型。【查看全文】

儒的想法就是要比较一个安定的平衡感

李乾朗: 这样会不会有些呆板?会。儒家保守,天平两边是不会动的,这个美感会有点保守。画画的就会知道,如果画一张画,单画一个埃及金字塔的三角形,美术老师不会同意。 【查看全文】

真正了不起的伟大的形象是不能名状的

李乾朗: 在道文化里面“奇正相生”,就是讲中国的庭院不对称。留园、拙政园、恭王府里建筑其实是东一座西一座,但是乱中有序。古人会去观察四季的变化,光影的变化。比如说书房喜欢朝东。一个人晨起读书效率最高,所以早上六点多起床,把书打开了,却发现是暗的,这就不符合你的要求。书斋常常是窗子朝东。奇正相生的应用也是非常巧妙。【查看全文】

中国整个后代的建筑就是一个共融体

李乾朗: 如果爬上景山看下来,会发现故宫是对称的。但其实左边乾隆御花园没有完全对称。换句话说,中间这一带要对称,但是到了最左边神经末梢,是允许与这一带的环境呼应的。也许有一边会稍微缩一点,一边会伸一点,这个倒没有完全那么呆板。【查看全文】

消息加载中,请稍候

一座古建筑让人们铭记了一段历史,一座古建筑也演绎了一种文化。没有想到文化的因素竟能够被这样淋漓尽致地在静止的古建筑中表达。李乾朗老师让我们看到了儒释道三种思想在建筑领域的交融与碰撞,更教会了我们从文化比较的视角认知和感悟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