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片段
  • 第一集
  • 第二集
  • 第三集
  • 东西方文化碰撞 共性比个性更重要
  • 叶锦添提出“新东方主义”是因为愤怒
  • 艺术大师创作谈:不信写实主义 写实并非真实

书院笔记

【本期看点】经历了五四、文革,历史的车轮一步步碾过滋养我们祖先的五千年传统,在西方文化浪潮下,我们的生活中是否留存传统的碎片?能展示一个国家精神的艺术作品,在当今的艺术创作中能从自己的传统文化中汲取多少养料滋润今日创作,让过去在当下有呈现,赋予艺术作品生命、意义、灵魂。如今课堂上对传统的实验,影视作品中对传统的再造,结合艺术家个人的人生观、世界观、艺术观,充满虔诚设计每一部作品,怀着赤诚之心创作,让艺术和生活相结合。

东西方文化碰撞 共性比个性更重要

吕胜中:文革并未彻底摧毁传统

吕胜中作品《小红人》。 吕胜中作品《小红人》。

五四以后,所谓新文化是由文化精英提倡。为何他们名为“精英”?因他们十分精明,发现在他们倡导新文化之后,传统文化会因此逐渐退出历史团舞台。于是当时许多学者开始抢救保存传统文化,蔡元培是其中代表。

蔡元培十分重视传统文化的保留。《北大歌谣》当时创刊,他组织的民间美术采风考察队历时五年,跑了十几个省市,采集上万件实物,保存在当时的中央国务院,亦即现在的南京博物馆。

文化大革命也是告别传统,摧毁一切四旧。我们也曾误以为文革摧残传统,结果1993年之后,全国各地旧货市场类似于潘家园、城隍庙,让我们发生很大改观。我竟然在这些地方找到我下乡没找到的东西。于是,民间文化骤然进入主流。自90年代中期之后,民间物品逐渐由小摊贩贱卖升值为价值不菲的物件,市场价格逐渐肯定文化价值,吸引大收藏家乃至博物馆的注意。

我们不断向传统挥手告别,但准备不充分,由此经历曲折。对传统的重视,实际上百年来一直并未间断。抗战时红色根据地深入民间,学习剪纸、做窗、搜集年画,都证明了对传统的特别重视。

吕胜中:今人先理解传统文化 而不要给它毁容

新中国成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11月24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布了新年画运动的指示。日理万机的毛泽东还亲自批示此类文件,足以见其对民间艺术的极度重视。

此外,中央美术学院的成立之前,筹备期不到四个月。为何如此迅速?因为毛泽东召集一些老艺人谈话,希望能够帮助央美,成立专业。直到80年代初,中国主要外汇是民间手工艺品赚得。中国美术创作是新年画运动中最大的一词运动,它的影响至今波及美术界。国务院曾专门设立一个部门,后来改成第二轻工业部,监管民间手工艺。

甚至皮影戏也要演新戏。原本皮影戏脸部镂空,后来设计为非镂空,变成油画;工艺美术大家采集的民间传统纹样,创造新的工艺产品。但“工艺”美术这个词是有问题的,导致对传统文化本身不负责任,和文革后文化搭台经济唱戏一个道理。将传统文化变成拉动旅游经济的元素。所以我现在产生了点儿个人情绪,不必先使用传统,要先保存。我也曾写过小文讨论保存传统文化,首先我觉得保存在博物馆是第一重要的。今天的人首先去理解它,而不是误读它,也不是给它毁容。

举个例子,我去陕北采风,看到一张剪纸,两个老头带着两个小孩儿抽烟。我理解为真的有小孩偷着抽烟的,因为那边的孩子基本上是自然生态养殖。然后我发表了这个剪纸,而专门的剪纸专家看后说这不是抽烟,而是“传递烟火”。在民间,子孙万代相传用烟火代替。过去人家房顶上的烟筒冒烟,证明家庭人口兴旺。这些和我原先理解中的生活中的抽烟完全两码事。

吕胜中:脱下文化衣装 我们基本相同

我们央美学生下乡去陕西,看到大街上卖绣花鞋,5块钱一双,一人买了一双,把人家的摊儿都包了。而这个集市上摆摊儿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些北京来的娃真大胆,因为那是给死人穿的鞋!这种误读我看过很多。中国文化随着经济上升而逐渐自信,中国符号也越发吃香。传统文化在变异。今天的人如何传递尤为重要。先了解和研究再储备使用,尤其是做美术创作的同学要注意。

关于东西文化差异性,我们讨论了多年。可我突然觉得,为何要强调差异性?难道我们从根上真觉得和外国人不同?有一次我去德国访问,邀请方是一个展览机构,希望能安排艺术家和市民互动。我住在一位市民家里。我们语言上有很多障碍,于是就用身体语言,以及拿手戏画画,后来带动他们两口子也开始画画。后来发展到什么程度?居然可以用画画的方式讲中国笑话,全家人笑得嘎嘎的。在德国一家民俗博物馆,看到求子还愿的艺术品。我越发觉得,脱下文化衣装,我们基本上是一样的。 [详细]

吕胜中剪纸作品。 吕胜中剪纸作品。

叶锦添提出“新东方主义”是因为愤怒

叶锦添:我想抛开传统概念 跳跃时空创作

叶锦添:我提出“新东方主义”是因为愤怒,在文化上,我们很多话讲不出来。中国文化好与坏之争,不只是西方给我们的压力,我们东方文化里有很多既定的东西,有好也有不好。但是在我的立场可以看到东方文化中很多有趣的东西,我希望凭自己的想象和对文化的理解去帮它们找出路。我相信这个出路会变成非常有力度,到最后其实没有东西方的壁垒。

中式家具都不舒服,西方的沙发才舒服,而我认为中国家具才是真正懂身体,明清家具非常关心人的七经八脉,西方的椅子脚刚好会碰到地,但是中国椅子则高一点点,脚放在横杆上,使气血流通。整个是提供高尚人格和身体的椅子,而不是单纯让你坐在那舒服享乐的椅子。

腾讯文化网友:我想请问叶老师你要求索的东西,它就在传统之中?

叶锦添:空间是灵活的。我们所说的空间,就是一个天堂,你可以用走廊把一个一个空间连接扩充成自己的天堂。在这个空间里,所谓的传统其实只是一个数字,但自成系统。比如你的家族是一个系统,这个家族里的每一个物质都含有精神力量推动着人格发展,进而影响家族关系的演变。你的精神沉淀在你的家族里,过去或未来,年轻或衰老,都没有分别。现在西方人推崇个人世界,他们认为世界已经发展到人可以独立的不需要与另一个别人有联系。

在印度舞、日本舞、中国舞蹈中,它们为何如此呈现?它们背后承载哪种文化形态?我觉得我们不用限定在文化里去理解这些舞蹈,它们的形式还会继续演变。我们只活在一个时间点里,所看到的东西其实早已完成,就像一个时间轮,把现在和过去重叠,除非我们不在时空里。相对于无限大的世界,我只讲能感受的有限空间。如把一样东西摆到一个空的空间里,这个空间就会生新的东西来。所以当我把一个椅子摆到原本是满的空间里面,此时我们看到椅子摆放部分是空的。这种虚实转换很有意思。这让我想到庄子梦蝶,我想庄子在说,所有物质都是具有不确定性。最后是我的时间观念。这里的时间不是平常时间算法。我注重时间容量。时间对不同人有不同容量,一秒钟对不同人有不同长度,有些人的一个小时也比不上别人的一秒钟。印度文化认为现在是由地球时间缔造出来,过去是一种回忆。西方的时间观是公元零零直至现在,而我尝试跳跃时空。我创作的最大特点是即兴,把过去、现在、未来所有东西瞬间合在一起。比如做电影时我会把导演所要求的东西都融合到一块,让它们形成一个整体,我觉得这才是最真实的东西。我在自己的时空观里创作,包揽一切文明到我的艺术世界里,如同把各种不同形状的珠子串在一起,也许外表看起来很奇怪,而我却置身于艺术的曼陀罗里。

叶锦添:我喜欢当下 对理论没兴趣

腾讯文化网友:在你的印象中传统给你什么概念来指导你创作?

叶锦添:你讲传统是形式的传统吗?

腾讯文化网友:你心里面的传统。

叶锦添:我们会思考为什么会有传统。其实我很抗拒西方的东西。在欧洲,我理解一样东西不会受到文化差异禁锢,可以自由进入较深思维的希腊文化、拉丁文化。在他们世界中,人住在地球上,人头顶最高的地方是神,只要你心中有神,神会赐予你力量。这是西方人理性的来源,神会给他们指示,去建立他们理想的文明世界。

叶锦添《卧虎藏龙》设计图。 叶锦添《卧虎藏龙》设计图。

综观整个世界,人会对自己的喜好进行无限量放大,比如在玻璃房里你看见很远的地方,虽然你所处的空间很小。对于越来越窄的世界,我并不悲观,世界发展脉络都有时间内容,我感受到古老中国的双手伸向我们,让我们和过去接连,把虚和实融会贯通。如同你在空间里放一个单细胞,这个单细胞会重复自己做另外一个单细胞。新的单细胞不知道从哪里来,但它又不断生成新的单细胞。如同世界里的物质,整个世界不断被新物质推动。在这个时空关系里,时间在磨蚀着生命。你会变老,会消亡,同时会有新的东西在生长出来,其实整个世界在循环中产生有趣的关联。所以当我面对一样东西时,会联想到它的来源,想象它最早是什么样子,最后会变成什么。

叶锦添:我跟随内心创作 无关宗教

腾讯文化网友:请问叶老师,在你的创作中,传统是作为文化历史存在还是创作元素?能否阐释传统的意义?在你的演讲中我听到时空、时间、精神性、物质还有理念这些词,我觉得这些词都是基督教的词,所以我想知道你的传统是扎根于东方还是扎根于西方?

叶锦添:基督教的东西其实跟中国的东西是相通的。

腾讯文化网友:中国有传统巫术道,你谈的既不是庄子也不是儒家,你的传统从哪个方向切入?

叶锦添:在我看来,中国其实最早和别的国家有着一样的文化,只是后来建立了新的文化,开始有图腾,这些图腾具有强大力量。比如《山海经》里只用一种东西来代表很多别的东西,赋予这种神圣力量,让大家相信存在一个用心灵感受的神圣世界。我的一个印第安朋友,在他们祖传的森林里有块圣地,那里的石头非常珍贵,只要用你用心在石头附近打坐,你就可以感受到另外的世界。我追求没有既定的东西,却如同信仰般给我通透的感觉,我可以把事情做得干净、纯粹,这样才有力量去对抗现实世界中的问题。在创作上我希望能找到一条通往过去的路,可是在我这里没有过去。我不过问宗教,基督教于我只是基督教,我不会全盘接受它,反观中国的传统,我们发现传统不是都有灵气,我感觉到传统压在心里的重量。我追求身心的轻盈,没有任何力量阻碍我创作。我觉得现在最珍贵是,我在跟随内心创作。我不用考虑外部因素,也无关任何宗教。[详细]

艺术大师创作谈:不信写实主义 写实并非真实


叶锦添:我不相信写实 真实必须有个人性

腾讯文化网友:叶先生,在《橘子红了》的服装设计上,你做了一些不属于那个时代的调整。你在其中哪些部分要一定保留住?又会在哪些部分上做出改变,让它与众不同?

叶锦添:我自己对于原创性的东西经常抱有执迷。所有的历史都是原来的产物,它在不同时间段呈现,拥有不同桥段以及独有的精神内核。一个人,他的生活本身是与设计的作品建立关系的,可以从物质上看到精神。每个物质都有自己的灵魂。当你看到从前的衣服,某些记忆埋藏其中,你会觉得似曾相识,对其美感有归属感。这些东西支撑你去展望和想象,以及表达自己。并非我对写实有抗拒,而是我不相信写实。写实本身是一种风格,而对我来讲它并非真实。我花了很长时间去了解何谓真实。真实必须有个人性,因为它不是大家齐心合力就能完成,而是一个人能跟作品接近,长时间摩擦、了解而最终产生的。你可以看到我的设计作品形态为何经常变来变去。坦白说,我对形式本身毫无兴趣。

叶锦添作品 叶锦添作品

举个例子。很多人看到我用色方式独特,通过这个颜色可看到更多延展空间,拥有更多想象。这种想象是用颜色组合、时间、光度、透明度组成。有时候你在清晨的路上行走,看到一个景象非常熟悉,这种熟悉感就十分有趣。我做表演艺术那么久,真正学到的是:所有的衣服都不重要,而是要看穿上它的人要做什么动作——梅兰芳为何要做兰花指?当代人容易将事物物质化,看不到其精神内核。打个比方,谈到椅子,人们认为只要有木头就可以制造一把椅子,然而木头本身并非这把椅子的魂魄,在我眼里,一把椅子本身可能是一棵树。

我和意大利人有过一次长时间对谈。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说,他设计椅子之前首先要思考线条构造,制作过程也要亲自参与,不可能画图交给别人做。意大利家具发展到今天,和美国非常不同。它是中小企业手工化生产。手工匠比艺术家还严肃。后来我发现,真正要做有意义的艺术品,首先自己要力图将它做到最好,有完美意识。当你力图做到最好,你的时间、内心品格、对人的尊重、对所有细节的了解、对物质的了解和尊重,都会在作品里留下来,并传递下去。日本人亦是如此。中国人做事从不立名,没有作者参与物品其中。然而艺术品的世界并非留在地面,它悬置于高空,你必须充满虔诚。在西方粉彩里,他有一套自己的审美观和比例,固定的色彩系统。西方服装发展到文艺复兴,会变成人穿衣服是穿气质,人本身的品格要正才会好看,外在的东西并非最重要的。当然外在会给你一半气韵。在一个人使用一件器物之际,器物本身已经提供给了精神意蕴。

吕胜中:传统已自我表达 现代人无需为传统说话

腾讯文化网友:在传统表现方面,是用现代化的方式表现传统的观念,还是用传统的方式表示现代的理念呢?请问两位更喜欢哪一种?为什么?

吕胜中:你为什么要表达传统的观念呢?你难道不想表达你自己的观念吗?传统观念不需要你表达,传统文献和艺术已经自我表达了,今天的你需要做属于你自己的作品,需要表达自我、诉说自我。你没必要去替传统说话。

腾讯文化网友:我觉得许多现代年轻人已经不愿意接受传统,不愿意翻阅传统书籍。是否可以提供现代化的方式,让他们更为接受?

吕胜中:互联网就是使用现代方式提供资讯,同样的,电影和电视剧亦是如此。我和叶先生的区别就在于这里。我尽可能忠实地表达传统。叶先生则会在设计上尝试多样变化。譬如如果要做出一件唐代艺术品,他不会依原样设计,他会加入明清特色。

腾讯文化网友:我在西安美术学雕塑毕业,对吕老师的作品有一些了解,你刚刚说陕北的建筑构件等,也属于雕塑。你对如何看雕塑创作和传统文化的结合?对于现当代雕塑家和作品,你有可以推荐吗?

吕胜中:在民间传统里没有美术学院诸如雕塑、油画、国画、版画的概念。我们习惯上称传统民间艺术为原始性的艺术,也有学者叫做非艺术的艺术。但民间不会把它定义为艺术。我们去采风时遇到一个人的剪纸技术非常好,我们称她为艺术家,一开始她不太理解,还以为我们夸她。可是过两天,他家小孩不干了,因为全村的小孩都对他说你妈是艺术家。其实艺术家这个身份在民间不被公认。对于艺术,民间一直没有把它从生活中独立出来,艺术占据生活中重要部分。[详细]

总结

艺术并不是高处在殿堂,不必过于追究中西方的分别,在艺术的最深处藏着相同的语言,人们可以无障碍沟通。传统在时代的发展中,仍在延续着它强大的生命力,滋润着我们生活,我们的艺术创作。

本期信息

嘉宾: 叶锦添、吕胜中

时间: 2013年9月28日15:00-17:00
地点: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A区301报告厅

相关阅读

叶锦添
叶锦添:除了思想哪儿都不前卫

叶锦添有着“金牌设计师”的身份,自己却总是标志性的黑上衣、棒球帽。当问起,他是否是个前卫的人,他说:“除了思想以外,其他方面都不是。”他认为,美术指导应该隐藏起来,不应该跳出来。 [详细]

联系我们

主办:腾讯文化频道

微博:http://e.t.qq.com/tencentshuyuan

电话:010-62671188-36083

邮箱:1871312247@qq.com

版权声明

欢迎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书院”。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扫描二维码,加入书院微信群

幕后人员

监制:王永治
资深媒体人,曾任职新华社、21世纪环球报道、凤凰周刊。
主编:陈书娣
文化不能使我们活得更好,但能使我们活的更多。
策划:王姝蕲
通过腾讯书院向全社会推动知识、智慧和审美力的交流。

微博热议

还能输入140

往期回顾

030期
苏立文、李磊、陈子善
商业严重破坏中国艺术
029期
孟京辉、孙孟晋、毛尖
挨骂也是种交谈方式
028期
葛剑雄
民国学者为何神秘消失
027期
韩昇
安史之乱终结“阳刚中国”
026期
江青、刘索拉
从电影明星到舞蹈艺术家的转身
025期
林奕华、杨照
从《三国》看现代社会输与赢
024期
梁鸿、孙惠芬
《揭秘农民为何轻易自杀》
023期
刘墉
《文学与绘画交融的趣味》
022期
陈冠中
《我们是纯粹的中国人吗?》
021期
许子东
《网络文化与意识形态》
020期
杨牧
《朝向一首诗的完成》
019期
江青 陈丹青
《江青对话陈丹青:艺术家为何出逃?》
018期
杨奎松
《中国知识分子的特点》
017期
陈丹青 邵建
《陈丹青对话邵建:三个胡适 三个鲁迅》
close
腾讯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