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片段
  • 第一集
  • 第二集
  • 第三集
  • 知识分子的使命是改造国人
  • 改革如同推动巨磨,须有耐心和恒心
  • 拒做儒家的优秀生

书院笔记

【本期看点】作为“最敢说的政协委员”和“平民代言人”,梁晓声从未改变自己的平民立场和底层关怀。著名作家龙应台评其为:“知识分子历来就有矫正社会恶疾和唤醒民众的使命,包括基本概念的重建。在这一点上,作家梁晓声先生是令人尊敬的。”这一理念在梁的新书《中国生存启示录》中得以延续。本期腾讯书院,听梁晓声讲使命,讲改革,讲文化,讲中国生存。

知识分子的使命是改造国人

改造国家和改造国人是知识分子的两大使命

1900年到1949年这一段,差不多可以定义为中国近代的思想启蒙时期,鲁迅、胡适、蔡元培、梁启超等等一批知识分子和作家为我们的国家和民族肩负起了使命。这所有的使命加在一起其实就是两方面,一方面要改造国家,一方面要改造国人,这两方面缺一不可。鲁迅、梁启超、蔡元培等人意识到,为了更有成效地改造国家,一定要改造中国人。蔡元培还写过关于中国人道德修养的书籍。同样地,为了更好地改造国人,一定要改造国家。中国的知识分子总是纠结这两方面以哪一方面为主,二者同时进行的时候整个知识分子群体都会觉得力不从心。

关于社会发展的思想,尤其是关于政治的思想不可以变成宗教力量。如果这样的东西被我们的孩子从小开始学习、接受,将为我们的民族造成一种民族心性上的问题。又比如说阶级斗争,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斗争不是绘画作文章,不能那样雅致、温良恭俭让,而是暴烈的行动。我们会思考,在社会向前发展的过程中是不是只有这一种方法?尤其在夺取政权之后,是不是还要用这种方法来治理一个国家,还要用这样一种政治眼光来看待一个国家?

在梁晓声看来,改造国家和改造国人是知识分子的两大使命。 在梁晓声看来,改造国家和改造国人是知识分子的两大使命。

中国文化在过去的几百年出现断裂

从1900年再往前去梳理的话,我建议在座的朋友们做一个表格,最好是画图表,把1900年之前200年的中国和西方加以比照。在这种比照之下会发现什么情况呢?和欧洲对比的时候会发现那200年正是欧洲诸种思想像礼花一样绽开的200年,而中国的这200年几乎就是空白,我们只能梳理出《康熙字典》、《全唐诗》、《四大名著》,晚清的时候出现了《官场现形记》、《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在这么大一个国度里太不够了。而西方在这200年里面出了伏尔泰、孟德斯鸠,研究了三权分立,也出现了雨果、巴尔扎克、屠格涅夫、箫伯纳。西方的诗人和我们的诗人又是多么的不同,比如雪莱和拜伦。

过去几百年的时间里,我们这个国家在文化上其实发生了断裂。往前200年是清王朝的历史所决定的,往后的这200年是由于这个世界处于冷战格局决定的。即使是这样的情况,我个人感到,这个民族依然还是在改造国家和改造国民这两点上努力着,有一些知识分子为推动我们的国家变得更进步、更民主、更文明在做着些什么。

作家与知识分子群体更应关注文化对人的改变能力

孙建平《蔡元培和北大的教授们》 孙建平《蔡元培和北大的教授们》

还有一种讨论,是关于中国人自身应该变成什么样,才有权利要求国家做得更好。这里不是说要求国家做得更好一定是要有资格的,而是存在权利自觉上和诉求效果上的不同。如果我们能够更理性,对于我们国家的现状能够了解得更多一些,我们对于国家的要求也会更切中时弊。

有人问我,一个作家为什么要关注这些?其实当年欧洲那些好作家都写过这些,雨果这样写过,托尔斯泰这样写过,屠格涅夫这样写过,箫伯纳也这样写过。我相信文化能化人,我知道文化是怎样改变了一个人。我初中毕业时开始读法国革命史,读伏尔泰,读卢梭,这样的阅读塑造了我个人对于知识分子的思考。 [详细]

改革如同推动巨磨,须有耐心和恒心

先富群体没有为社会进步做好榜样

当年那些已经富起来的人,本可能变成引领我们这个民族心性提升的可敬人士,但我们发现,并不是这样的可敬人士多起来了,而是土豪多起来了,证明了道德化的欠缺。我当年在《中国社会各阶层分析》中想表达的,并不是说只有底层、草根和平民是道德的,道德这个词专门属于底层,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依我来看,我们寄希望于那些先富起来的人变得更道德,这样寄托民族素质的愿望是没错的。我们不能以道德与否的立场去评价那么多的农村打工青年,不能去要求在井下弯着腰的挖煤矿工们,不能去要求当年在共和国的发展历程中为了这个国家经受阵痛、提前内退下岗的工人阶级,也不能去要求1949年以后一直种粮食喂养着这个国家、且要交差不多40%口粮税的农民们。

从道德层面上看我们的人民大众,他们可以算是这个世界上很好的人民了。如果我们希望随着国家的发展能涌现一些更道德的新公民,那我们会更倾向寄希望于那些物质生活上先富起来、没有经济上的后顾之忧、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但恐怕问题恰恰正出在这里。我不敢说比例是多少,但至少一部分人没有为我们做出好榜样,辜负了我们的希望。财富分配的剪刀差越来越大,由此造成了一种情况,即对于当下的民众,特别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他们对于靠勤奋工作和辛苦劳动来改变生活品质的信心受到了严重的、甚至是羞辱性的伤害,而这对于国家是很不好的事情。

我当年写过一篇文章,探讨什么叫做贵族。如果我们重读托尔斯泰的《战争与和平》,里面既有像阿纳托尔这种贵族阶层的花花公子,也有像安德烈公爵这样的爱国主义者,战争发生的时候率领军队上前线去保卫自己的国家,他的弟弟小安德烈公爵牺牲在了战场上。托尔斯泰这面镜子照出了两种不同的贵族。如果说我们国家现在的官二代、富二代是物质和资源上的贵族,那他们究竟更像托尔斯泰笔下的安德烈公爵呢?还是更像阿纳托尔呢?

改革如同推动巨磨,须有耐心和恒心

改革中国犹如推动巨磨 改革中国犹如推动巨磨

我是相信改革的,但改革这件事好比推磨。中国人口太多,对于人口数量要有形象的概念:一百多年前全世界的人口是16亿多一点,我们现在的人口只比一百多年前的世界人口少一些。我们有2.6亿多的农村季节工,这个数字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中国只这一部分人口就相当于两个俄罗斯。

前苏联叶利钦做总统的时候有一件趣事:西方媒体访问克里姆林宫打扫卫生的老大娘,问她觉得自己和叶利钦总统的工作性质区别在哪儿?打扫卫生的老大娘说:“我打扫克林姆林宫,总统打扫俄罗斯。”这个话回答得太有水平了。那么我们姑且使用“打扫”这个词,要打扫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头脑?是一件多困难的事情?我个人觉得中国非常像巨大的磨,太巨大了,中国现在这一盘磨就是一百年以前的世界之磨。

为了使巨大的磨盘转动,你们在座的着急,我肯定也着急。大家都希望这个磨盘转动得更自然一些,不要时快时慢,同时也应该有各种粮食不断地输到磨道里,不使磨盘空转。我们要承认一个事实,即谁守在磨的推把上,谁对于磨的转动是最给力的。我们大家的手都不在推把上,离最大的推把要远得很,可能连看都看不到这个磨是怎么转动的,只能听到磨转动的声音。我是政协委员,可能离磨还近一点,但是看到推磨的人也已经很吃力了。

由上而下严惩贪腐,塑造民众对于公平社会的信心

但我确实想说,过去的一年使我这样的知识分子对于我们这个国家向更好的明天迈进,确实又多了一些信心。不说别的,就说反腐这件事情,我曾经写过一篇长文章《九三断想》,当时我对腐败感到郁闷、愤懑,不知道对谁发火。对于敛财过亿的贪官污吏们,我们还没有很认真地像梳头一样清理。以前差不多单靠网络的力量来反腐,民间反腐义士们像家中养的好猫一样,在某个角落把老鼠咬死之后放在政府的窗台和办公桌上,说:“他在偷粮食,还把成捆的人民币拖到洞里去做窝了”,政府当然要管。而如今我们的反腐是自上而下的,我确实看到了这种自上而下结合民间力量而形成的一种活力,我期待这种活力形成更理性、更一致的一种愿望。

韩国曾经有一位总统陷入了受贿门,那天夜里很多韩国的出租司机喝醉了,他们觉得总统贪腐一次相当于自己一辈子挣的钱,他们失衡了。如果国家在反腐上能够做得更有力一些,政府变得清廉,贪腐的钱被追讨回来了,即使我们上班累一点,所承担的一切快速发展时代的压力我们都会觉得可以忍受。只要社会公平了,贪腐少了,有些由于发展速度而造成的现象是我们可以承担的。工人阶级为了中国的改革开放而下岗内退过,阵痛落到他们身上,他们挺过来了。 [详细]

拒做儒家的优秀生


中国应该补上“好人文化”

《中国生存启示录》中有一篇题为“敬畏在中国为什么水土不服?”的文章,探讨我们应该敬畏什么?比如人格的互敬、法律、良知、自然。然而当下种种现实都表明,中国人对法律、环境的敬畏之心是不够的。

梁晓声在现场剖析了这个问题。在他看来,敬畏的产生,最初源于宗教对天堂和地狱的想象,人们害怕下地狱而不敢做坏事,希望上天堂而愿意做好事。后来文化从宗教那里接过了传棒,把宗教好的部分变成诗歌、小说,体现在主人公身上,在舞台上形象化,在荧幕上形象化。让人们在文化中产生敬意,愿意像文化中塑造的人物一样生活。

“这种文化不断的太重要了,这是我们中国应该补上的。在西方我认为他们一直有好人文化这一课,好人文化的样板我个人觉得至少是雨果的《悲惨世界》……我们没有补上这一课,我们的宗教也没有达成这样的任务,文化也没有做好二传手。”

1949年之后,中国还经历了一个强调阶级斗争的年代。一个政治家关于政治的思想被赋予了宗教的力量。阶级间的斗争是暴烈的行动,而不是不是绘画、做文章那样雅致、温良恭俭让。一旦变成阶级敌人,身边的人对你都像寒冬一样残酷无情。这就是当时的一种文化。

“这样的社会太不适合善良的人生存了,”梁晓声在现场感叹到。善良就是他在说好人文化时想表达的全部意思,“无论西方或者东方这一点一定是第一位的,是最主要的”。在一部马上开播的电视剧的结尾,梁晓声借一位母亲的嘴说出这样的话,“我们应该感谢为我们的民族和国家培养出了善良儿女的父亲和母亲们。如果一个青年不善良,不管有多大的能量和才华,他最终不能成为一个好人。”

拒做儒家的优秀生

儒家思想其实不只是在当代被称为国学,而是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被认为是国学,尤其为历代帝王所尊崇。我对孔子是这样来定位的:第一,可以肯定地说他是伟大的思想家。孔子的思想产生的年代和希腊的苏格拉底、伯拉图、亚里士多德相差几百年,那时的东方和西方之间不可能实时交流,世界还不是平的,甚至我们还不知道有希腊这样一个国家。同样地,希腊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古国的存在也是了解甚微,我估计那时候中国最多也就是几千万人。但是在这两个国家同时开始生长思想,而且思想的内容存在相似的地方,这是一个足以令人类感到非常骄傲的思想现象。

第二点,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孔子是封建历史时期的思想家,这是一定要看到的。孔孟的像历朝历代都是并排在一起的,孟子也被尊称为雅圣。但孔子说过,“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而孟子认为,“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明代朱元璋听了这话很不高兴,坚决地把孟子这种思想剔除出去了。正因为孔子的思想中有着这样的一些方面,我才认为我们不能仅仅学他。

第三点,不能因为孔子是封建时期的思想家,就断然否定他的思想中存在关乎人类自身价值的营养,但也决然不可以认为把当时的思想直接拿到今天来就可以疗治、解决当今人类的全部问题。不但中国的孔孟思想做不到,西方的苏格拉底、伯拉图的思想也不能做到。所有的思想都应该在人类的近代社会中经过洗礼、整合,产生出更好的思想。我个人认为,如果想使自己有思想的话,一定要既看孔子,也要看苏格拉底,还要看十七、十八世纪启蒙时期的西方思想,以及1900年后的一些思想现象,把这些都整合在一起,你会发现是很享受的。你会看到,人类的思想现象有的时候在某些点上是那么的一致,对于一些问题的看法是那样接近,你会感到欣慰,并且感到一种极大的愉悦。正是这一部分形成了人类的普世价值。你也会看到,由于东西方的差异、历史文明的长短、被外族所侵略的次数多少,思想之间也会发生差异。这种差异会使我们更了解自身的历史为什么会是那样的,而不是和别人一样的。

我有些朋友以研究古典思想或古代思想史为专业,研究了一生,理所当然地形成了一种要维护的心态。但是我不认为,一个希望自己有思想的中国人应该把古代传统思想作为盾来抵挡西方的思想,或是认为“不用你们,即使我要变得有思想,有自己的老祖宗就够了”,这种心理是我绝对不赞同的。[详细]

总结

以知青文学成名,以民主探索立名,梁晓声可能是唯一一个反复写民主话题的作家。他是一位作家,更是一位执着于改造国家与国民的知识分子,坚信文化在改变人上的力量。如他所言,“如果我们更理性、对于我们国家的现状了解得更多一些,我们对于国家的要求也会更切中时弊。”

本期信息

嘉宾: 梁晓声

时间: 2014年2月28日 19:00-21:00
地点: 彼岸书店

相关阅读

梁晓声
中国应该补上“好人文化”

敬畏的产生,最初源于宗教对天堂和地狱的想象,人们害怕下地狱而不敢做坏事,希望上天堂而愿意做好事。后来文化从宗教那里接过了传棒,把宗教好的部分变成诗歌、小说。 [详细]

联系我们

主办:腾讯文化频道

微博:http://e.t.qq.com/tencentshuyuan

电话:010-62671188-36083

邮箱:culqqcom@qq.com

版权声明

欢迎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书院”。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扫描二维码,加入书院微信群

幕后人员

监制:王永治
资深媒体人,曾任职新华社、21世纪环球报道、凤凰周刊。
主编:陈书娣
文化不能使我们活得更好,但能使我们活的更多。
策划:陈菲
通过腾讯书院向全社会推动知识、智慧和审美力的交流。
制作:周立恒
真正的文化以同情和赞美为生,而不是以憎厌和轻蔑为生。

微博热议

还能输入140

往期回顾

036期
李肇星
说不尽的外交
035期
周国平、周氏兄弟
艺术碰撞哲学
034期
汪丁丁
正义与人生的中国式思考
033期
余光中
《乡愁》遮住了我的脸
032期
梁漱溟
毛泽东指定接班人违法
031期
叶锦添、吕胜中
试验中的传统再现
030期
苏立文、李磊、陈子善
商业严重破坏中国艺术
029期
孟京辉、孙孟晋、毛尖
挨骂也是种交谈方式
028期
葛剑雄
民国学者为何神秘消失
027期
韩昇
安史之乱终结“阳刚中国”
026期
江青、刘索拉
从电影明星到舞蹈艺术家的转身
025期
林奕华、杨照
从《三国》看现代社会输与赢
024期
梁鸿、孙惠芬
《揭秘农民为何轻易自杀》
023期
刘墉
《文学与绘画交融的趣味》
022期
陈冠中
《我们是纯粹的中国人吗?》
021期
许子东
《网络文化与意识形态》
020期
杨牧
《朝向一首诗的完成》
019期
江青 陈丹青
《江青对话陈丹青:艺术家为何出逃?》
018期
杨奎松
《中国知识分子的特点》
close
腾讯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