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笔记

【本期看点】“莎士比亚的影响是怎样的?我们为什么要读莎士比亚?”4月20日,莎士比亚研究专家沈林等做客腾讯书院,在莎翁诞辰450年周年之际展开对话,沈林认为“翻译文学创造了中国当代文学,如同盗版光盘催生了中国电影发展。而莎士比亚之所以经久不衰,因为其‘有用’”。[详细]

姜红:为什么要读莎士比亚?

无处不在的莎士比亚“朋友圈”

首先,我们需要思考两个问题,第一,莎士比亚的影响是怎样的?第二,为什么能够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或者说我们为什么要读莎士比亚?作为一个普通人,作为一个生活在中国21世纪的普通人,我们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件事?

英国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认为,即便与古希腊盲诗人荷马相比,莎士比亚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诗人。其他几位浪漫主义诗人拜伦、雪莱、济慈也对莎士比亚推重备至。

华兹华斯认为,即便与古希腊诗人荷马相比,莎士比亚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诗人。 英国浪漫主义诗人华兹华斯认为,即便与古希腊诗人荷马相比,莎士比亚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诗人。

拜伦在19岁时就称自己像《雅典的泰门》,因为他愤世嫉俗,在议院和同堂的贵族疏远,这时候他把自己比作法庭上的“夏洛克”;在讽刺贵族时,他自视为“科利奥兰纳斯”。性格上,总体来说他觉得自己和“哈姆雷特”最相契合。拜伦在自己的作品中大量引用莎剧,有时候直接摘引,有时候转述暗指,构成拜伦式的修辞方式。拜伦式的写作风格,其中一个要素是大量用直接和间接的方式来引莎剧。另外拜伦很有名的作品《恰尔德·哈罗尔德游记》、《唐璜》,中间都有提及莎士比亚非常有名的“生存还是毁灭”这段独白。有意思的是,拜伦经常在雪莱面前批评莎士比亚,可他不是真的对莎士比亚有多大的意见,而是想引诱他的朋友雪莱为莎士比亚做辩护。这样一种爱戴方式蛮有意思。(编者注:乔治·戈登·拜伦,是英国19世纪初期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文中所提及的“雅典的泰门”、“科利奥兰纳斯”“哈姆雷特”等,均为莎士比亚笔下的作品和人物,可见拜伦对莎士比亚的爱戴和推崇)。

雪莱(英国浪漫主义民主诗人、第一位社会主义诗人、小说家、哲学家。)的诗剧《钦契一家》,情节中有一些类似《奥赛罗》和《麦克白》,其中广泛征引莎剧中的戏文,而且充满着莎士比亚风格的意象。有人统计,雪莱征引莎士比亚的作品多达60处,其中最多的是在悼念济慈的挽歌《阿多尼斯》中。济慈的莎剧造诣很深,他的《恩迪米翁》就受惠于《暴风雨》和《仲夏夜之梦》。他很有名的一句诗“美就是真,真就是美”,思考的就是莎士比亚《李尔王》提出的关于美和真的问题。还有著名诗人丁尼生,他受莎士比亚影响的一个表现是用素体诗来写剧,但他不止于形式上的模仿,他把《哈姆雷特》看作是“我所知道的文学中最伟大的创造”。诗人勃朗宁在信中、剧作或者诗中提起莎士比亚,总是带有崇敬之情。他在1850年发表的诗《圣诞前夜》中,把莎士比亚比作基督,在1884年发表的《名人》中,要求给予莎士比亚的名字与耶和华的名字同样的敬意。这些都可以做比较文学的题目,很有意思。

再就是奥登,原本是英国诗人,后移居美国,上世纪30年代非常有名,在中国也很有影响。作为诗人和评论家,奥登与莎士比亚有着密切的关联,他在1944年出版的剧作《大海和镜子》就琅琅上口,无论人物还是结构,都与莎士比亚的《暴风雨》近似,只有结尾的地方才有他本人对艺术和现实之间关系的思考。他《忧虑的时代》的第二部分是对《皆大欢喜》第二幕第七场中“人生七个时期”的生理活动的一个解释,他在1962年出版了《染工的手》,这是从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11首中受启发而起的标题。

欧美文学深受莎士比亚影响

说到小说家的话,很多人认为简·奥斯汀是英国最伟大的女小说家。以前我没有想到过把奥斯汀和莎士比亚做比较。很多人认为《傲慢与偏见》和《爱玛》是她最好的作品,一些评论家把她小说中的幽默感和写作技巧,与莎士比亚喜剧的相同之处对比。《无事生非》与《傲慢与偏见》里的对应之处更是引人注目。在很多方面,《傲慢与偏见》抓住了《无事生非》的精神实质,把它放在19世纪中产阶级的环境背景中。狄更斯是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家,曾写文章论莎士比亚笔下的伊阿古和哈姆雷特,这就不细讲了。艾米莉·勃朗特的《呼啸山庄》有莎士比亚人物的影子在里面。小说家和诗人哈代、小说家康拉德的作品中都有莎士比亚人物的影子。还可以提一下伍尔芙,她跟莎士比亚也有一点关系,她写过一本有名的小册子《一间自己的房间》,其中虚构了一个人物,就是莎士比亚的妹妹。不知道在座有没有人读过这本书?她是在什么意义上用莎士比亚的?我先不回答,把这个问题留给大家。

爱尔兰有名的大家包括詹姆斯·乔伊斯、肖伯纳、叶芝,都评论过莎士比亚。美国文学早期作家,像库柏、爱伦·坡,都受到莎士比亚影响。我喜欢梅尔维尔,《白鲸》的作者,他也受莎士比亚的影响。大剧作家奥尼尔也是受莎士比亚影响的人。

在德国,莱辛、歌德、席勒都是非常推崇莎士比亚的。18世纪中,德国出现莎士比亚崇拜,这跟莱辛的努力有关。

俄罗斯从普希金开始,大家就以崇高的敬意对待莎士比亚。当然也有不同的声音,如托尔斯泰。

法国很有意思。18世纪莎士比亚传到法国,一开始法国很排斥他,也谈,是把莎士比亚当成笑柄来谈的。因为当时的法国处于古典主义势力很强的时代,而莎士比亚对于古典主义的突破,恰恰和法国当时的文学主流相悖。到了19世纪浪漫主义文学时期,雨果写过一本集子专论莎士比亚。这个集子还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出版。雨果拿莎士比亚说事,实际上,他对莎士比亚的重视恰恰反映了他自己的文学取向。

还有一些思想家,这些思想家完全跨越了国界,如黑格尔。不能说黑格尔受莎士比亚的影响,但黑格尔给了莎士比亚很高的评价。当代文学中缺不了的思想家是弗洛伊德。他以俄狄浦斯情结来阐释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他的著作中有一百多处都是引莎士比亚,以莎剧中的事例阐明自己的心理分析观点。更近一点可以谈德里达,谈新历史主义的代表人物格林布拉特。格林布拉特对莎士比亚研究造诣很深,著有《文艺复兴时期的自我塑造》、《莎士比亚式的协商》、《炼狱中的哈姆雷特》,还有2004年出的《俗世威尔——莎士比亚新传》。“新历史主义”这一术语是格林布拉特提出的,这个概念跟他自己的莎士比亚研究完全连在一起,不能分开。这是我想回答的第一个问题。

《莎士比亚全集》,朱生豪、苏福忠等译,新星出版社出版

《莎士比亚全集》,朱生豪、苏福忠等译,新星出版社出版

四百年云烟过眼,莎士比亚永远理解众人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莎士比亚能产生这么大的影响?或者为什么我们要读莎士比亚?用沈林老师的话来说,为什么说莎士比亚对我们是有用的?我想主要是因为莎士比亚是一个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人。

我带来了王佐良先生的《莎士比亚绪论》,我从里面引王先生几段诗来说明自己的观点。王先生讲到哈姆雷特时,说:“有信念,何惧死亡!/不是兽,不是神,是人的高昂!”。这是一个组诗,题目是《春天,想到了莎士比亚》,有好几节,我引的那两句是讲哈姆雷特的一节。作为一个普通读者,我怎么看莎士比亚?王先生诗中有句“绿野的清风,溪水的声音”,换句话说,莎士比亚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描写的是有血有肉的人,这样一些人是那个时代的,但又是永恒的、跨越时代的。从人和人物塑造的角度,莎士比亚对我们来说是有用的。

不论是从艺术、语言魅力或是艺术表现手法来看,还有从莎士比亚以及他所处的时代相对位置来说,他都给了我们启迪。他当时站在一个突破了很多禁锢的角度,他的一些具体的主张在现在来看可能不是那么新鲜,甚至有些过时,但他那样一种姿态,那样一种忠实于生活,而不拘泥于已经有的条条框框,特别是艺术创作上的条条框框的姿态,是非常有价值的。

莎士比亚是我们思考世界的工具

莎士比亚不仅仅是莎士比亚,他已经成为了一个文化符号。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识有局限性,好多东西都得要先提出假设,然后论证。那么怎样提出假设?我们靠的是一种隐喻性思维,要拿语言符号作为思考工具。我想以语言打比方,语言是一种文化符号,莎士比亚已经成为类似于语言一样的文化符号。我们要了解我们的历史,必须得了解莎士比亚;没有历史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们想了解我们的今天,也必须要了解莎士比亚。如果缺少作为文化符号的莎士比亚,我们就少了一个思考的工具。[详细]

陈国华:汤显祖无法比拟莎士比亚


汤显祖不是东方的莎士比亚

近年来一些学术出版社出的莎士比亚全集中,苏福忠这本译文质量很高,翻译得很认真。当然也不是说没有任何问题,还是放得不太开,如果能够像朱生豪一样更加自由一点,我想可能会更好,但翻译态度是很好的,严谨治学的态度我非常钦佩。

今年是莎士比亚诞辰450周年纪念,我们怎么看待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在英国有崇高的地位,英国有一个莎士比亚,这是他们引以为豪的。换句话说莎士比亚在戏剧史上的地位,其艺术造诣超过了古希腊的戏剧。英国很多作家都是在莎士比亚影响之下发展起来的,即使有人某些方面有所超越莎翁,但从总体艺术成就来说,我认为还没有人到达莎士比亚的程度,甚至包括著名剧作家萧伯纳。

有人说汤显祖是中国的莎士比亚,(编者注:汤显祖,中国古代伟大的浪漫主义戏曲家、文学家,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因为两个人所生活的时代非常接近(编者注:莎士比亚生卒:1564年-1616年,汤显祖生卒:1550年-1616年。),汤显祖的著作也很多,他是不是中国的莎士比亚?不是,汤显祖的作品能够翻译到外国,能被外国人知道的,能有几部?他不是中国的莎士比亚,他是中国的汤显祖。

汤显祖:中国古代伟大的浪漫主义戏曲家、文学家,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 汤显祖:中国古代伟大的浪漫主义戏曲家、文学家,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牡丹亭》的创作者。

我国古典戏剧远远没有达到莎士比亚戏剧的高度,而莎士比亚不仅仅是一个人,而是同时代出了一大批其他相当辉煌的剧作家,只不过其他剧作家的成就没有莎士比亚那么大,但他们也有一些非常好的剧本,甚至有的作家的作品直追莎士比亚,和其最伟大的作品不相上下。在这方面,我国还比较欠缺。

中国古典戏剧地域性强,缺乏普世性

我反对“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的说法。我国古典戏剧很民族,具有鲜明的中国特点,但不一定“很世界”。为什么?因为我们缺乏一些普世的东西,缺乏能够引起全世界共鸣的东西,它比较local,比较地域性,这是一个问题。或许能够引起一些人某方面的审美感,比如白先勇昆曲版本的《牡丹亭》在国外很受欢迎,但也仅是从表演、唱腔、戏剧美学的角度来看比较优秀,真正从语言、思想角度来看,无法与莎士比亚相比拟。

戏剧翻译要有戏剧翻译的特点,要把“戏剧性”翻译出来,如果你翻译一篇小说,或许你能够翻译得很准确,但戏剧语言不像小说“啰里八嗦”,戏剧语言非常精碎,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落实为精炼的语言,就不是称之为好译本。沈老师非常推崇曹禺老师的翻译莎士比亚的版本,我比较赞同。

莎士比亚“悲剧”与中国式“惨剧”

翻译好的国外戏剧译本,以下三个方面存在提升空间:第一,戏剧的翻译大多数不是很成熟,语言环境以及文化背景的差异化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很多喜剧翻译成汉语,导致笑料没出来,包袱没抖成,人们往往笑不出来。这方面有改进空间。

第二,中国古代戏剧包括现代戏剧,语言上有很大改进的空间。这里的“语言”是广义的语言,不仅指是用词,还包括文本、结构等。即使莫言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的语言也存在有不足的地方。莎士比亚的语言到今天还“活”在人们的语言中。可我们的古典戏剧包括当代的戏剧,有多少能够成为我们的谚语、成语流传至今?这些都值得进一步努力。

第三,莎士比亚的“悲剧”不是我们想象的“悲剧”,泰坦尼克号沉没,是悲剧吗?不是悲剧,是惨剧。高铁被撞是惨剧不是悲剧。我们的悲剧和西方国家的悲剧意义不同。我们所理解受了冤屈的叫“悲剧”,比如《窦娥冤》。《赵氏孤儿》才符合西方国家的悲剧标准,就是人物在最后都死光了。读者得到的感受是pity(可怜)和fear(恐惧)。我们的戏剧中有少有“悲”,但主要表现为惨剧。我们喜欢大团圆,讲求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们不能只局限于中国传统的悲剧观来理解西方的悲剧。[详细]

沈林:莎士比亚因为有用 所以经典

沈林:莎士比亚 因为有用 所以经典

沈林认为,戏剧翻译要有戏剧翻译的特点,要把“戏剧性”翻译出来。 沈林认为,戏剧翻译要有戏剧翻译的特点,要把“戏剧性”翻译出来。

今天的主题是“给你一个最好的莎士比亚”,很有意思。歌德说“莎士比亚说不尽”。今天我从什么地方说?就从这主题说起。有句广告词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翻译也是这样,当然一段时间内,在既有的版本中或许能挑出一个最好,但在更长时段里,只要我们不停止翻译,就该有更好的出现,在这种情况下就“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了。

为什么我们总在不断追求最好?因为“诗无达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解。我们在翻译莎士比亚作品的过程中,常常会增添新内容。有人说:翻译文学创造了中国当代文学,说得有道理,就如盗版光盘催生了中国电影发展一样。

为什么莎士比亚在很多国家倍受尊敬?这也和翻译者有很大关系。大文豪帕斯捷尔纳克(编者注:鲍利斯·列奥尼多维奇·帕斯捷尔纳克,苏联作家、诗人、翻译家。)翻译的莎士比亚对俄罗斯文学的贡献很大。德国的施莱格尔翻译莎士比亚是对德国文学发展也有很大贡献,以至于德国人说莎士比亚是“我们的”。换个角度来说,莎士比亚成就了这些国家的文学,反过来这些国家的文学翻译也成就了莎士比亚。这不仅局限于文本创作,音乐界亦有体现,从贝多芬到孟德尔森,很多大音乐家也从莎士比亚那儿获得灵感。莎士比亚给诗人、音乐家、画家很多灵感,而这些诗人、画家、音乐家的创作又帮助莎士比亚流传到今天。我们今天纪念莎士比亚,更要感谢他催生了众多新作,累积了一个文学艺术的传统。

莎士比亚:因为有用,所以经典

24年前北大召开中国第一次英国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讨论会,一位老先生说,读莎士比亚虽有一点点困难,但有好大好大的益处。你可以先读莎士比亚,然后再来读读对莎士比亚的褒贬之词。有人尊重他,比如德国作家对莎士比亚推重备至,因为他帮助德国戏剧迅猛发展;比如一些俄罗斯作家,鲍里斯·古多诺夫明显受莎士比亚的影响。也有不喜欢莎士比亚的,如托尔斯泰,他觉得莎士比亚缺乏道德感,比如启蒙之父伏尔泰,他对莎士比亚说了很多难听话。这种情况下,我们读一本莎士比亚评论史,就等于读了一部欧洲文学趣味和文体流变史。如此说来,读莎士比亚很有用。(编者注:托尔斯泰觉得莎士比亚缺乏道德感,他甚至还专门写了《论莎士比亚和戏剧》的长篇论文,全面、系统地批驳了早已为人们认可接受的莎士比亚,使其“体无完肤”。用后来评论家的说法:“制造出文学批评史上一大公案”。)

德国著名戏剧家与诗人布莱希特的《大将军寇流兰》是一次很好的改编尝试,他说过一句话,“一个人不会崇拜对他没有用的东西” 。正如神龛里的偶像虽被崇拜,却是死掉的,他们和木乃伊没有区别,当然不会有人崇拜木乃伊。只要莎士比亚对我们有用,莎士比亚就会和我们在一起;什么时候莎士比亚对我们没用了,大家会自然而然地忘掉他。

给你一个最好的莎士比亚

具体来说说莎士比亚最好的译本吧,可不可以有?有出版社为今年450周年想做个版本,虽然我觉得做一个更好的全集译本要50年。但他们没耐心再等50年啦,现在就要最好的莎士比亚,我会怎么做? 我会做个“百衲版”(编者注:百衲指代僧人的袈裟,因用许多方形小块布片拼缀制成而得名,泛指补丁很多的衣服。后指后指用多材料集成完整物的方式。)。

找哪些译者的译本呢?朱生豪先生的肯定要收入,虽然他译的悲剧有个别漏译,但准确而有激情,喜剧则舛误遗漏多一些,所以我挑朱生豪的悲剧,方重、方平和吴兴华先生的历史剧。再想想诗人作家,卞之林先生的哈姆莱特翻译得最好,曹禺先生是大剧作家,又是清华英语专业高材生,《罗密欧与朱丽叶》译得好。还有一位译者我觉得值得我们学习,原人艺院长、著名演员英若诚先生,他和曹禺一样,知道翻译戏剧和小说不大一样,要求落地彩,话说出来就要有反应,不能说到家细想想才觉好,这是戏剧的要求,所以特别要求留意“戏眼”,要揣摩这场戏要达到什么效果。比如《哈姆雷特》有一场奥菲利亚被王子装疯给雷倒,跑回来说给父亲听,小女孩的惊恐和诧异,卞之林都译出来了。相比之下,梁实秋译得呆板,可能是为了忠实于原著,甚至有病句。所以要做最好的莎士比亚,译本里应该收有卞之林、曹禺、吴兴华、英若诚、方重、方平先生的翻译作品,我就说这些。 [详细]

苏福忠 :“找茬”朱生豪译文呆板是误解

“顶礼”莎士比亚

我本来想说我和莎士比亚的缘份,但觉得意义不是很大,就融入著名翻译家朱生豪的一个词:“顶礼”莎士比亚。

我在人民文学出版社当编辑,第一套《莎士比亚全集》是我们在1978年推出的,后面的版本多少参考了这一版。当年莎士比亚的书轮不到我编,因为有很多比我学问大的老编辑。到了1991年时我已经在出版社待了十多年,期间看了莎士比亚一些很有名的剧本,如《哈姆雷特》、《李尔王》、《威尼斯商人》等。如果不是因为后面机缘巧合,我可能不会更深入地接触莎翁,因为他的作品确实离我们远了一点,毕竟是四百多年前的人物。

1991年,我受邀去英国做访问学者,在英格兰中部的班布里小镇进行了为期八周的英语学习,小镇离莎士比亚的故乡只有半小时的路程。1991年年底,我去莎士比亚的故乡参观,那十几天英国一直是阴天,只参观了两个小时天就黑了,没太看清楚就回来了。当时感觉比较遗憾,但也很兴奋,在当时,即使你做了一辈子莎士比亚研究、学了一辈子英语,可能也没机会去看看莎士比亚的故乡。回国后,我学习了莎士比亚作品中的一些英文片断,这是我深入了解莎士比亚的第一个过程。

后来,我去英国学习,夏天的时候我又去参观了莎士比亚故乡。英国的冬天白天只有7-8个小时,夏天可以长达12-13个小时,这次参观时间很长,而且晚上还可以看看一个英国皇家戏剧学院皆大欢喜的演出。那时候开始,我觉得用英文理解和研究莎士比亚要比用中文容易。

梁实秋中式译文中的“瑕疵”

当时印度是英国的殖民地,他们一些文人就说,我们能丢掉一个印度也不能丢掉莎士比亚。印度不丢也得丢,莎士比亚想丢也丢不了。还有这样一个说法,在莎士比亚的博物馆里有一座模拟天桥,下面有一个地球模型一直转着,世界地图在那儿放着,上面有一句英语:“From the four corners of the earth they come. To kiss this shrine, this mortal breathing saint.”,大意是:从地球的四个角他们都来了,崇拜这个展览馆里的莎士比亚。

我分析这个例子主要目的是想谈中文翻译的过程。和鲁迅“打过仗”的梁实秋对莎士比亚有很大贡献,他是目前为止中国唯一一个把莎士比亚作品全部翻译完的人,而且也是翻译最早的人。梁实秋“从四面八方都有来人,来围着神圣的圣像,这人间的仙子。”这句话的译文,好像也没错,接地气,句序也没有乱。但内行人会发现有一个问题:“四面八方”和“地球的四个角”韵意能否对得上?四面八方包含五湖四海的含义,更简明了地球四个角的意思,但这是一个病句。莎士比亚写的这句话时,每一句话用10个语音发音,节奏有强有弱,把“come”放在后面,但我们翻译时一定得找主、谓、宾语,如写作一样,如果找不出来,这句话译不顺。梁实秋译文显然没有按照这个方法。

“来围这神圣的圣像”,“shrine”本身是类似于圣坛或者一个槛里面放的圣像,属于宗教性术语。译文中这个意思其实不是很准确。这句话在《威尼斯商人》中描述的是著名的女性鲍西亚,说这句话时是表示很欣赏这个女人,结果梁实秋先生译说“围着一个神圣的圣像”,这里没有顾及到当时其实是描述一个活人。所以这句话不但多出好多东西来,还是错的。“人间的仙子”是对的,里面有这个意思。

朱生豪译文最接近莎士比亚创作

朱生豪的译文是“他们从地球的四角迢迢而来,顶礼这位尘世的仙真。”好像把“shrine ”省了,但要注意到,翻译的剧本具体到鲍西亚时是一个活人,不可能译圣像。另外前面“shrine ”和后面“mortal”是从属关系,也就是说后面的东西要放在“shrine ”里,所以把这句话合起来。现代有些人会因为朱生豪翻译不够生动而找茬,其实这个茬找错了。

朱生豪对莎士比亚的剧本有很深研究和大量阅读,他对莎士比亚有非常深的了解,而现在的人翻译一个剧本难以看翻阅十本书。现在大学一些教授认为梁实秋的译本最忠实原文的是因为“Kiss”的处理。“Kiss”这个词一开始是神圣的,应该用在孩子身上,看到了他们很可爱,就想“Kiss”他,在爱情层面,也比较神圣。后来各种电影出来了,各种“Kiss”恨不得把嘴唇咬破,就不神圣了,还有描述汽车撞时,经常用“Kiss”,所以“Kiss”要用好。

有人觉得忠实原文的翻译不好,是因为他们没有抓到实质。这是我们这次版本把朱生豪版本校订、补充出书的主要原因之一。举这个例子的意思主要是用实际情况来说明朱生豪的译文是最好的。但我也很珍惜梁实秋的译文,因为没有梁实秋的比较,就不知道朱生豪是用这种方法翻译的,会发现朱生豪的译文是最接近莎士比亚创作的。

朱生豪译本的最大特点是文句典雅,译笔流畅,好像是高山飞瀑,一泻千里,读之琅琅上口,绝无佶屈聱牙之弊。他在翻译莎士比亚戏剧的时候,消耗的是他22岁-32岁这样充满才情、诗意、热情、血气方刚而义无反顾的精华年龄段。非常了不起。现在一些人都是老得不行才去翻译,以为有经验了,但这时候很难做到莎士比亚想象的那种境界。

我们该版本《莎士比亚全集》是在97年版本基础上做的修订,主要是补充了过去翻译中漏译的人名、地名补充,校正了以前不规范的地名错误等,同时也增加了背景和纪要,文中涉及的所有莎士比亚的剧本和诗歌都有补充增加。大家也许看不了那么多莎士比亚,但至少可以买一套书放在家里,阅读世界文学的样板,作为对莎士比亚的尊敬。 [详细]

本期信息

嘉宾: 沈林 苏福忠 姜红 陈国华

时间: 2014年4月20日 19:00-21:00
地点: 炎黄艺术馆
合作: 新学园

相关阅读

张鸣
莎士比亚文学地位的确定是德国人的功劳?

莎士比亚在18世纪之前,在英国没有什么特殊的声望。墙内开花墙外香,他后来在英国的流行完全是因为德国人的功劳。在另一个意义上,甚至可以说他的精神有一部分是来自德国。 [详细]

联系我们

主办:腾讯文化频道

微博:http://e.t.qq.com/tencentshuyuan

电话:010-62671521

邮箱:culqqcom@qq.com

版权声明

欢迎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书院”。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扫描二维码,加入书院微信群

本期幕后

监制:王永治
资深媒体人,曾任职新华社、21世纪环球报道、凤凰周刊。
主编:陈书娣
文化不能使我们活得更好,但能使我们活的更多。
策划:陈菲
通过腾讯书院向全社会推动知识、智慧和审美力的交流。
制作:周立恒
真正的文化以同情和赞美为生,而不是以憎厌和轻蔑为生。

微博热议

还能输入140

往期回顾

040期
张鸣
共和中的帝制 民国的选择
039期
余秋雨
苦旅二十年 何为文化
038期
杨炼
中国诗人为何将流亡当卖点?
037期
梁晓声
中国启示录
036期
李肇星
说不尽的外交
035期
周国平、周氏兄弟
艺术碰撞哲学
034期
汪丁丁
正义与人生的中国式思考
033期
余光中
《乡愁》遮住了我的脸
032期
梁漱溟
毛泽东指定接班人违法
031期
叶锦添、吕胜中
试验中的传统再现
030期
苏立文、李磊、陈子善
商业严重破坏中国艺术
029期
孟京辉、孙孟晋、毛尖
挨骂也是种交谈方式
028期
葛剑雄
民国学者为何神秘消失
027期
韩昇
安史之乱终结“阳刚中国”
026期
江青、刘索拉
从电影明星到舞蹈艺术家的转身
025期
林奕华、杨照
从《三国》看现代社会输与赢
024期
梁鸿、孙惠芬
《揭秘农民为何轻易自杀》
023期
刘墉
《文学与绘画交融的趣味》
022期
陈冠中
《我们是纯粹的中国人吗?》
021期
许子东
《网络文化与意识形态》
020期
杨牧
《朝向一首诗的完成》
close
腾讯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