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院笔记

【本期看点】“蒙古帝国和元帝国应该分开来看,蒙古等同于一个世界性帝国,而元朝继承了华夏的法理法统。”近日,《战争史研究》丛书主编阎京生、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中国古代史教研室主任张帆做客腾讯书院探讨“从成吉思汗到忽必烈,挑动欧亚大陆”。张帆提出“必须承认蒙古的征服战争破坏非常严重,但不能成为“宋亡之后无中国”的理由,历来改朝换代都有破坏。”[详细]

张帆:成吉思汗是征服者or民族英雄?

成吉思汗是民族英雄吗?

张帆(北京大学蒙元史教授):关于成吉思汗和忽必烈到底是征服者还是民族英雄,现在有各种说法。民族英雄这个词用的比较滥了,我个人不主张称他们为民族英雄。称为杰出人物、政治家、军事家都没有问题,如果称为民族英雄,特别是中华民族的民族英雄,多少有点不贴切。

在成吉思汗时代,蒙古族和汉族的关系还是敌对关系,并不是像后来这样是民族大家庭的兄弟关系。蒙汉两个民族成为中华民族的共同成员,是因为他们先打起来,打到最后,慢慢地成了兄弟民族。汉族历史人物当中,民族英雄的帽子也不应该乱加。岳飞、文天祥是民族英雄没问题,但要说秦始皇、汉武帝是民族英雄,我就不太同意。这是比较复杂的问题。

就13世纪当时的历史环境而言,说蒙古是征服者,是可以的。今天来说离我们比较远了,我们研究当时的民族关系、征服战争等等,重点在于事实判断,就是把事情讲清楚。至于价值判断会相对次要一些。

元朝基本可以代表中国

元朝能代表中国吗?我的观点是这样,历史上很多东西很难作精确描述和定位,因此能否代表中国只是相对而言。我认为,元朝就主流而言属于中国历代王朝的一环,基本上可以代表中国。不过,它是中国历代王朝中非常特殊的一个朝代,有很多与其他王朝的不同之处,或者说带有比较强的征服色彩。就主流而言,元朝这个政权在包装上,基本还是采用前代中原王朝那一套东西。虽然说皇帝不怎么信奉儒家文化,没有把儒学当作主导意识形态,但是意识形态这种东西会凝固在制度里面,只要采用了这套制度,里面自然蕴含着儒家的治国理念。

元朝的问题并不是不按中原王朝传统的办法管理。它整个政治体系还是沿用了中原传统的内容,从制度角度来说,是可以和前后王朝接轨的。但是,它虽然按照传统的中原王朝制度来管理,但总有一些细节做得不到位,残存着北方游牧民族草原部落的习惯,所以显得比较独特。把它完全等同于中国古代的其他王朝是不全面的,它不是一个特别典型的中国古代王朝。但是就主流来说,元朝是不是中国古代的一个王朝?能不能代表古代中国?我的答案是“是”和“能”。元朝大部分人也是这么认为的。中国古代对于一个政权的认识,有关民族、血缘的关注比较少。而是更多地关注文化,特别是凝结在制度当中的文化元素。元朝大部分人,除了刚征服南宋时候的一部分遗民之外,都把元朝看成传统模式下一个新的王朝,认为它可以充当中国的代表。我们研究历史,恐怕还得考虑当时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应当考虑他们的认识角度。

汤显祖:中国古代伟大的浪漫主义戏曲家、文学家,被誉为东方的“莎士比亚”。 忽必烈基本上是说不了汉语的,他简单能说几句话,但是离不开翻译。

忽必烈基本上是说不了汉语的,他简单能说几句话,但是离不开翻译。他这个水平一直保持了六七代皇帝,这些皇帝并不比他差,可也没比他进步。到了元朝最后两个皇帝,有进步了,不仅能听说读写,还能写诗。长远来看,蒙古族作为边疆民族入主中原,需要一段时间的磨合和适应。由于元朝自己的特殊情况,这个磨合、适应过程比较长,比较费劲。甚至直到被推翻的时候,还没有完全磨合好。

仅就破坏而言,不能成为“宋亡之后无中国”的理由。必须承认蒙古的征服战争破坏非常严重,可是历来改朝换代都有破坏,蒙古破坏严重,只是量的问题,不是质的问题。因此单就破坏来说,不能成为有没有中国的评判尺度。认为宋亡无中国,主要就是说元朝不能代表中国,中国已经被灭了,现在这个政权是个外来征服政权,所以就没有中国了。我自己不太同意这样说。我认为就主流来说,元朝是一个可以代表中国的、边疆民族建立的政权,这种政权以前也有,以后也有。当然前后的边疆民族王朝,自身色彩没有元朝那么重。相对来说,元朝与传统和中原前后接轨的东西要少一点点,但无论如何主流还是接轨的。我不太同意“宋亡之后无中国”这样的说法。

蒙古人征战高丽为何失败?

高丽在蒙古的征服狂潮当中能够存活下来是一个很意外的事件,不光是我们觉得意外,在那时候的人们就很意外,说是“万国独一焉”。在蒙古控制范围之内,只有它这个国它能够保持自己的政府,拥有半独立的地位。那么多国家都被灭了,只有它还在,是非常少见的。我想有几个因素。主要是高丽的地理位置稍微偏一点,在蒙古的战略计划当中没有被作为主攻对象。或者说打别人稍带打它,也没有过。

蒙古征服的国家有大有小,有些小国像西夏,有时就稍带攻打了。蒙古灭金,以后又经营吐蕃,都与西夏有关,早晚会把西夏灭掉。可是高丽单独呆在半岛上,你要打它,就得专门打他,它旁边也没有别的国家。所以蒙古很早就打高丽,但是从来没有认真打过,打一打放一放。高丽抵抗比较顽强,也付出很高代价。蒙古人一来它就退到海岛上,蒙古人一走再溜回来。那时候蒙古水上作战不太行,拿高丽有点没办法。再往后,赶上忽必烈即位,当时正好高丽的太子来蒙古朝贡,本来要去见蒙哥的,听说蒙哥死了,拐了个弯去见忽必烈。忽必烈非常高兴,觉得我还没上台就这么拥戴我,对高丽的印象很好。觉得高丽这么多年打不下来,不如收买一下,封他为王。就这样处理。高丽也赶快表态,我们投降,不打了,换了一个半独立的地位。后来元朝又把公主嫁给高丽国王。

元朝中期,高丽有一批卖国分子,跑来说要把他们的征东行省改成和元朝内地一样的行省。说我们的行省是假的,有国王,属于半独立,希望改成和你们一样,都由中央统一管理。当时元朝考虑了这个建议。但高丽还有很多爱国人士,他们坚决抗议,并且在元朝宫廷里活动,于是就没有改。

中华民族的文人思维方式或者气质从哪里来?

文人气质也好,文化基本取向、基本价值判断也好,后来的一些氛围是在宋代形成的。过去有人写文章,说中国古代前半段是唐型文化,后半段是宋型文化,我比较同意。从宋朝开始,社会文化形态基本上是一直延续的。蒙古的征服,虽然仗打得厉害,但对汉族文化的影响很小。或者说,蒙古的入侵对于中原传统的政治和经济都有比较大的影响,但对文化影响不大。文化该怎么发展还怎么发展,像理学、通俗文学这些东西,没有元朝来,也照样发展。我是这样看的。在文化方面,目前还不好说元朝有多大的影响。关于文人气质,我比较倾向于宋代就已经这样了。[详细]

李鸣飞:蒙古士兵如何挑动欧亚大陆?

蒙古士兵为何穿丝绸内衣?

李鸣飞(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谢谢大家来参加这个分享会,《东方风暴:从成吉思汗到忽必烈,挑动欧亚大陆》这个书挺有意思的,我之前也是翻译过一些论文、学术书,第一次翻译科普书。这个书写得非常好,语句特别流畅,内容也特别有意思,起承转合,从写作水准来看也是非常棒的作品,作者是罗伯特·马歇尔,BBC纪录片资深制片人。

妥协,玩转国会政治第一课

《东方风暴:从成吉思汗到忽必烈,挑动欧亚大陆》 作 者:罗伯特 马歇尔

他对蒙古西征的时候,攻打西方的部分写的特别详细,其中还提到了我们不太了解的细节。比如书里面提到每个蒙古士兵有一件丝绸内衣,为什么蒙古士兵有一件丝绸内衣呢?因为他被箭射中的话,医生要把箭拿出来,需要拿刀把伤口割开,这样会造成更大的伤害。如果有这样一个丝绸内衣,箭射到身体里,它会把丝线缠着箭头一起射进去,士兵本人只要轻轻抽动丝线,就可以把这个箭取出来,听着就特神奇,对士兵的伤害减少,而且对于医生的依赖也减少。

作者参考过当时欧洲的记载,很偏僻的一些传说,或者当时的笔记、游记这样的东西,写成这样的书,对于我们中国的学者和爱好者来讲,很多东西是很新鲜的,越翻越觉得有意思,欧洲的部分尤其很有意思,他还提到有一个女大使,蒙古军队打到梁赞(第一个被解雇拔都汗蒙古部落的俄罗斯城市)的时候,派了一个女性大使去劝降,所以我当时翻的时候觉得长了很多知识,中国历史的部分就写得不是那么详细,但是从欧洲人眼光来看元朝中国,有一个很独特的角度,我们看了之后也觉得很有启发。

我也很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看到这本书,从很独特的角度解读蒙古军队西征的历史以及元朝的历史,它涉及的时间很长,最后一笔提到今天蒙古国的事情,视野很大,很值得一读的一本书。

蒙古人打开欧洲人的视野

13世纪,一场来自蒙古帝国的风暴改变了亚洲和欧洲的政治边界,它改变了很多地区的人种特点,改变着三大宗教,甚至连通了东方和西方,击碎了西方看待世界的欧洲中心视角,形成了现代亚洲的政治构架,而且在这个过程中首次在历史上建立了“同一个世界”的观念。

除了惊人的军事成就外,成吉思汗及他的继承者还建立了一套精巧复杂的帝国行政系统,为亚洲带来了稳定,他们鼓励宗教和民族宽容,并且使国际贸易空前繁荣

我也不是很了解欧洲历史,但我认为成吉思汗对欧洲破坏不是很大。就像元朝取代南宋没什么破坏,打的时候可以算是无血开城,南宋就投降了。长期的消耗战才是比较破坏的。对欧洲也是类似的情况,蒙古人打的特别快,像闪电一样就把东欧这一片都灭了,听起来很惨烈,最多对一代人造成伤痛,之后很快就恢复过来了。其次他们根本没打到西欧,像罗马、法兰西都没有遭到任何破坏,反而给他们带来很多好处,他们知道在远东有这样的地方,陆已经被蒙古人统一了,商人、旅行者、传教士,顺着蒙古帝国从欧洲来到最东方。对于欧洲人来说是打开眼界了,对欧洲是一个很好的走向世界的契机。

负面影响肯定有,最糟糕的是对中亚和波斯的影响,蒙古人有屠城的习惯,中亚和波斯尤其是波斯地区从古到今最重要的问题是缺水,他们有一套特别精密的灌溉系统,就是坎儿井,我们今天新疆也有。它利用地下水渠高低不同把水从很远的地方引过来,进行灌溉。但是这样的坎儿井必须有人不断疏通它、维护它,蒙古人经过这片地方,坎儿井基本上全部废掉了。伊朗的灌溉系统一旦完蛋了,那个地方永远就废弃了,那套系统是没有办法恢复的。

蒙古人最后既没有把基督教世界干掉,也没有终结伊斯兰教的命运,每次他们打到那边,这边的大汗就去世了,蒙古又没有确定的继承制度,大家必须要回来开会,确定谁当下一任大汗,那些打仗的人匆匆忙忙赶回来,开会选下一任大汗。第一次打到匈牙利的时候,已经越过多瑙河,很快会进入西方了,但是就突然回来。旭烈兀打到打到埃及,伊斯兰教差点完蛋,他也突然回来,只好把将军留在那,大汗的去世拯救了好几种文明。[详细]

阎京生:蒙元入侵对欧洲影响巨大

阎京生(“战争史研究丛书”主编):蒙古帝国和元帝国应该分开来看。蒙古等同于一个世界性帝国,当时南宋也还存在,华夏正统还是有的。元朝灭了南宋以后继承了很多华夏的法理法统。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可以从明朝对元朝的态度来看:阜成门内有一个历代帝王庙,它祭祀的帝王是由明太祖朱元璋亲自确定的,其中就包括元世祖忽必烈。另外从元史的角度看,无论是明朝的元史,还是清末的新元史,元朝皇帝出行的仪仗以及各种典章制度,完全沿用了唐宋的制度。

当年徐达(注:徐达,1332-1385,明朝开国军事统帅。)北伐攻打元大都俘虏了一些元朝皇子,按照惯例,抓获他们之后要在太庙举行隆重的仪式,向祖先汇报战果。朱元璋却要取消这个仪式,他说:我的祖先在元朝生活了好几代,我也曾经是他们的臣民,举行这个仪式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所以他下令取消了仪式,而且对元朝的皇子很是优待。元朝灭亡以后,汉族的各地守臣被红巾军、陈友谅、张士诚攻打的时候,有很多人是自愿为元死的。比如张士诚攻打苏州的时候,当地许多汉人选择上吊或者全家自焚。还有一个原因是儒教的地位不是很高,这和元朝不重视中国传统政治制度、不施行科举制有关。

中国的“诺曼征服”

元朝征服江南以后,对江南的豪族很是放纵,比明清两朝对待汉人地主优待的多。蒙古帝国的崛起可以看作是外来征服的历史,而元朝却相当于北方民族在中国建立政权。它和南北朝时期的北魏、女真政权很相似,但具体细节不一样。如果把它与国外的历史相比,可以和英国的“诺曼征服”相比较。诺曼征服是法国封建主对英格兰的征服,他们把当地的盎格鲁—撒克逊人看作低等人,只有诺曼底人才是贵族。当然,这只是我的观点。

现在网上有一种说法是:过去南北朝也好、辽金也好,统治的都是北中国,在南方还有汉人的政权,元朝是第一个把汉人政权完全消灭了的。刚才张帆老师也说了,这个问题可以从传承的角度来看。明朝被认为是华夏正统,但是它延续了很多元朝的制度。首先是户籍制度:把很多人编成户籍,官方可以无偿调用。此外,在明英宗之前,皇帝死了以后很多妃子、宫女要去殉葬,这是在元朝之前已经绝迹了好几千年的制度。这可能是宋朝之后,元朝对汉族比较大的几个影响。

蒙元入侵匈牙利对于欧洲影响巨大

蒙元入侵欧洲,消灭了当地政权之后,欧洲出现了一个很长的权力真空时期。在中世纪,中欧最大的国家是波兰,因为当时波兰和立陶宛大公国建立了联盟。立陶宛今天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国家,一开始也是,它利用蒙古军队横扫之后留下的真空,一直往南扩张领土到黑海、乌克兰地区。

《东方风暴》里也提到过蒙古军队攻打匈牙利的历史。匈牙利分为两部分——多瑙河以西,多瑙河以东。根据匈牙利作过的统计,多瑙河以东是匈牙利大平原,当时损失的人口是五分之四,多瑙河以西是匈牙利小平原,人口减少了四分之一。德意志地区编年史学家记载:匈牙利建国350年以后被鞑靼人消灭了。在那之后匈牙利国王从中欧、德国吸引移民,在边疆地区守卫。前几年有一个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是罗马尼亚的德语作家,就是当时14世纪的时候德意志移民的后代。(编者注: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穆勒Herta Muller,她就是14世纪的时候德意志移民的后代。) [详细]

张帆:蒙古人崛起大揭秘 以狩猎训练军队

铁木真“创业史”:安内攘外

张帆(北京大学蒙元史教授):成吉思汗应该是元朝最为人熟知的人,或许一般人对元朝不了解,但都知道成吉思汗,可能还知道忽必烈和马可·波罗。关于成吉思汗这个人物形象,出现在很多影视作品,小说、传记中,甚至世界各国都有出版。有人曾统计过,就中国历史人物来说,关于成吉思汗的传记比孔子、孟子都多。成吉思汗非常有名,一生经历也比较传奇。他出身于草原部落贵族家庭,属于有背景和来历的人,不是默默无闻的普通牧民。但是因为父亲死得早,小时候有过一段倒霉时期,吃了不少苦头,后来又重新崛起。

成吉思汗的创业过程可从两个方面来说,一方面和部落内部的人争夺领导岗位,另一方面还要和部落以外的人争夺草原霸权。圈里对付一些人,圈外对付其他人,两边都对付完了,也就统一了草原,成为蒙古国的缔造者。再下一步,就是对外征服。基本上就是这样的情况。

古代游牧社会的生活比我们想象得更加不稳定。风调雨顺的时候,可能过得很舒服;稍微有点意外,比如气候反常之类,就会经济崩溃。我们常说古代农民生活不稳定、靠天吃饭,其实古代牧民更是靠天吃饭。

正因如此,农民希望有个强大的人能把他们罩住,提供相对稳定的生活,这种情况对于牧民也完全适用,或者说更是如此。有强人型的领袖带着他们去跟别的部落或农民作战,他们可以抢到很多东西,不仅能维持生活,还可以过得很富裕。所以强者一旦出现,他的势力经常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这也是古代游牧民族为何会经常突然崛起、并很神速地建立庞大国家的原因。草原上部落的竞争尤其激烈,弱肉强食,强者通吃,强者的力量可以十几倍、几十倍地增长,这种发展速度要比古代中原政权快得多。

成吉思汗为何如此看重狩猎?

不仅是对于蒙古而言,狩猎对于所有古代游牧民族都非常重要。首先,狩猎是重要的生产补充方式,经济意义很大;其次狩猎对牧民来说是一种精神生活和娱乐方式,游牧民族的一大乐趣就是狩猎;第三,狩猎相当于一种军事训练,以及对部落组织管理能力的训练方式。调动一大堆人,分工协作办一件事,从一开始的布置、策划、分配任务、规定和执行纪律,直到产品的分配,既要照顾到共同利益,又要体现多劳多得,这一整套环节对社会组织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没有狩猎,就没有这一系列的游牧帝国。

游牧民族在打仗的时候可以非常自然地和狩猎接轨。首先,因为狩猎的要求,牧民从小练习骑射,这门功夫一般人没几年根本练不下来,但牧民从小就培养出了这种能力。再就是战术,打包围战、伏击战之类,狩猎的办法用于战争同样有效。如果敌方不了解、不习惯这种战法,那就要大吃苦头了。这就是我们讲的狩猎的影响。游牧民族习惯于以狩猎的打法打仗,对于敌军,不是很正面地面对面,而经常要围起来,看情况再处理。蒙古比较厉害的地方在于,它把狩猎的理念从战术层面上升到战略高度进行操作。

其实到元朝灭南宋的时候,真正动用的蒙古军已经不多了。主力都是北方的汉军,里边掺杂一些蒙古军。以后再往海外打,蒙古军的优势完全没有了。因为要跨海作战,要坐船,没有坐过船的人在海里坐一会就晕了。还有天太热。这两点对于蒙古是致命的打击。像打日本就是因为跨海太远,蒙古人基本去不了,用的主要是南宋降军。打越南,蒙古军队有去的,去的时候天气凉快,越南就坚壁清野,拖到天气热了出来发动袭击,这时候元朝军队就不行了,天一热就生病。总之打到东南亚这些地方,蒙古军队的优势发挥不出来了。

蒙古人自古缺少汉文化崇拜心理,眼界不局限于中原

蒙古人眼界比较开阔,见的东西比较多。倒不是说伊斯兰文化和基督教文化对蒙古影响有多大,只不过因为他们宗教的选择比较多,所以缺乏对汉文化的崇拜心理。一般来说,边疆民族发展起来以后,他们自己的文化不太高,刚接触到汉文化时会比较崇拜,觉得这个文化博大精深,甚至有一点恐惧感。这一点在清朝时期反映特别清楚。但蒙古没有,它对自己的文化充满自信,不认为汉文化有多么不得了,这个与其眼界开阔很有关系。他们建立了一个世界帝国,虽然西边的几块后来分了出去,但是在名义上还是世界帝国。包括蒙古草原,一直在元朝直接控制之下,它的面积非常大。如此一来,他们制定国家政策的考虑角度就会有所偏移,不可能像汉族王朝那样单纯从中原角度来考虑问题,肯定会偏一点。很多做法就明显不同了。元朝看上去汉化比较缓慢,就有这方面的原因。

还有一点,蒙古一开始是游牧民族,从草原比较靠北的地方发展起来,跟中原汉族文明接触比较少。从成吉思汗的祖先到他自己,都对中原文明缺乏了解。别的民族不是这样。比如契丹和鲜卑,长期在中原的边缘地带活动,建立国家的时候,已经很长时间地接触过汉文化,知道汉文化是怎么回事,耳濡目染,有一些接触。还有的民族虽然说一开始接触很少,但它本身是农业民族,因此一旦接触到汉文化,很快就能理解,比如女真、满族。只有蒙古,既不是农业民族,一开始又离汉族很远,因此和别的民族相比,与汉文化的磨合不是很顺利。这也是今天蒙古族能够保存自己文化传统的主要原因。

“举贤”——蒙古的继承制

汉族因为受宗法制影响,很早就确定了嫡长子继承制,把继承次序比较明确地固定到某个人身上,政权可以稳定延续。而北方游牧民族对于继承制度没有很严格的规定,倾向于让有能力的人接班,这也导致了大量的争夺、竞争、阴谋、甚至内战。

成吉思汗在蒙古帝国里完全是独裁的,但即使是他,在指定继承人方面,说的话也只能代表个人意见。他虽然指定窝阔台继承,但最后必须要全宗族的头面人物共同决定。那个时代蒙古的习俗叫“幼子守产制”,“幼子”指正妻生的小儿子,他有优先继承权,但主要是继承财产。

成吉思汗在征服各部落后建立的管理系统,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过去的部落组织,不完全按照部落组建;再加上蒙古稳定地统治草原150多年,基本上把征服的部落消化了。之前的统治民族,比如突厥、匈奴,并没有把征服的部落组织拆散,就算拆散了,统治还没稳定政权就被推翻了,也没时间消化。

元朝一百多年统治下来,在各种政策和待遇的制定上考虑到被征服的部落:草原各部落都属于蒙古人的范围,是四等人制里的第一等,这使得各部落慢慢产生了认同,蒙古族就是这样形成的。剩下一点没消化完的残余部分,到元朝灭亡前也基本消化完了,主要还是时间问题。 [详细]

本期信息

嘉宾: 张帆 李鸣飞 阎京生

时间: 2014年4月26日 15:00-17:00
地点: 北京师范大学 京师大厦
合作: 汉唐阳光

相关阅读

张鸣
进击的蒙古:欧洲骑士与匈牙利的覆没

《东方风暴》是一部引人入胜的蒙古历史读物。采用独特的视角,讲述了成吉思汗如何率领部落从草原崛起,并且最终征服了大半个世界。除历史叙事外,还涉及政治制度、经济贸易等多方面。 [详细]

联系我们

主办:腾讯文化频道

微博:http://e.t.qq.com/tencentshuyuan

电话:010-62671521

邮箱:culqqcom@qq.com

版权声明

欢迎全文转载并注明文章来源:“腾讯书院”。对于稍作删节则据为己有的行为,我们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扫描二维码,加入书院微信群

本期幕后

监制:王永治
资深媒体人,曾任职新华社、21世纪环球报道、凤凰周刊。
主编:陈书娣
文化不能使我们活得更好,但能使我们活的更多。
策划:陈菲
通过腾讯书院向全社会推动知识、智慧和审美力的交流。
制作:周立恒
真正的文化以同情和赞美为主,而不是以憎厌和轻蔑为生。

微博热议

还能输入140

往期回顾

043期
严泉、张千帆等
国会原来这样开
042期
沈林
给你一个最好的莎士比亚
041期
张鸣
共和中的帝制 民国的选择
040期
余秋雨
苦旅二十年 何为文化
039期
智效民
为什么我们要谈论民国?
038期
杨炼
中国诗人为何将流亡当卖点?
037期
梁晓声
中国启示录
036期
李肇星
说不尽的外交
035期
周国平、周氏兄弟
艺术碰撞哲学
034期
汪丁丁
正义与人生的中国式思考
033期
余光中
《乡愁》遮住了我的脸
032期
梁漱溟
毛泽东指定接班人违法
031期
叶锦添、吕胜中
试验中的传统再现
030期
苏立文、李磊、陈子善
商业严重破坏中国艺术
029期
孟京辉、孙孟晋、毛尖
挨骂也是种交谈方式
028期
葛剑雄
民国学者为何神秘消失
027期
韩昇
安史之乱终结“阳刚中国”
026期
江青、刘索拉
从电影明星到舞蹈艺术家的转身
025期
林奕华、杨照
从《三国》看现代社会输与赢
024期
梁鸿、孙惠芬
《揭秘农民为何轻易自杀》
023期
刘墉
《文学与绘画交融的趣味》
022期
陈冠中
《我们是纯粹的中国人吗?》
021期
许子东
《网络文化与意识形态》
close
腾讯书院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