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系列:《她·时代》

策划:陈书娣 编辑:陈咏欣 产品:张吕川
2014.03.14
/
  • 《新年的忧伤》闫平。1956年6月生于山东济南。1983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油画专业,获学士学位并留校任教。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油画学会理事,山东油画学会副主席,教授。 作为一个女性,她在画布上用色、用笔、用宽宏大量而又细腻入微的女性心态体悟与创造出强烈与微妙,响亮与低吟的诗一般的油画氛围。

  • 《静静的港湾》王克举。1956年8月生于青岛,1983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1989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助教进修班,2002年中央美术学院油画高级研修班。曾任山东艺术学院美术学院教授,现为中国人民大学徐悲鸿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 《暖阳下的小树》王克举。擅长风景油画,对景写生成为他油画风景创作的重要途径。然而他的创作却不受自然的束缚,山川田野在他的画面上,都经过绘画语言的处理与转换,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传递着浓郁的性格化的内涵,流露出高涨的情绪和对生命意义的抒发与表达。

  • 《桃色》张见。1972年出生于上海。1995年6月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本科毕业,获学士学位。1999年6月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中国画专业研究生毕业,获硕士学位。任教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国画系,任系副主任。

  • 《桃色》张见。2005年入中国艺术研究院攻读博士学位。2008年 获得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中国工笔人物画创作与研究。 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画院副院长。

  • 《手相》朱进。1959年生于重庆,1985年结业于北京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1983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助教研修班。1987年至1996年在国立华侨大学艺术系任教,1996年至今任福建省艺术馆创作部专职画家。

  • 《宅男之二》朱进。他的绘画表达的是一些属于他在现实中体认到的景象,这些景象是人的状态,也是风景的状态。他画中的人处在一种自我满足的世界里,这个世界与外部世界有着原本的关联,却因为精神的独立性而变得与外部世界若即若离,也因为精神的自由自为而变得拥有充分的自我。

  • 《凹舍》陶磊。建筑位于辽宁省本溪市,是专为著名艺术家冯大中先生设计的住宅、工作室、美术馆。建筑被设计成内凹的方形“砖盒子”,屋面凹形空间向中心汇聚,与三个室内院连接成了一个整体,巨大的空间张力能够把整个天空全部收纳到建筑内部。

  • 《几何山水》吴笛笛、陶磊。陶磊生于安徽,200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获学士学位,2007年,创建个人建筑工作室,坚持以实践的方式探索建筑及都市最为本质的问题,旨在传统的氛围下改变一些当下的价值观,营造属于东方式的人居环境。

  • 《静物--竹》吴笛笛。1976年出生于重庆。1996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附中。200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设计系视觉传达专业,获学士学位。

  • 《静物--竹》吴笛笛。200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四画室,获硕士学位。2004年任中央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讲师。

  • 《夏日的树》徐加存。1977年出生于山东莱芜 ,2000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之后赴西藏拉萨高等师专工作,2005年考入首都师范大学攻读硕士学位,师从刘进安先生。

  • 《夏日的树》徐加存。擅长水墨画,作品多次发表于《美术观察》、《中国美术》、《国画大家》、《艺术状态》和《经典艺苑》上。

  • 祝铮鸣,青隐、绢本设色。1979年生于浙江。200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工笔画室,获学士学位。

  • 《刹那》祝铮鸣。200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第一工作室,获硕士学位。现为北京服装学院造型艺术系讲师、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

  • 由北京时代美术馆主办,中国女画家协会、蒙特利尔当代艺术中心与腾讯文化协办的《她·时代》艺术展览于2014年3月14日在北京时代美术馆37层开幕。本次参展画家共53位,特邀国际艺术家Jocelyne。展览通过视觉语言的不同形式,呈现女性在当下时代语境中的多维身份和社会问题。

    女性艺术家创作与女性主义问题总是息息相关。蒙特利尔当代艺术中心艺术与行政总监克劳德先生接受腾讯文化采访时谈到他对中国女性主义的看法:“中国许多画廊、美术馆甚至杂志都是由女性创办的,并且出现一大批女性作家、女性艺术批评家,女性在中国社会已经占据很大的主导。”

    著名美术批评家徐虹认为“中国的女性主义时代是从九十年代开始的”。她说:“在那以前,女性从属男人的地位。民国时期讲究男女平权,建国后的性别意识更强烈,出现了一些‘铁娘子’类的画作,但终究是以男性为标准。九十年代世界妇女大会在北京召开后,女性出现了全面的反思。”

    也正是随着这种不仅从政治上,而且是从文化上、身份上的全面反思,女性艺术家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个性。“九十年代女性艺术家爱画花草,画身边的小事情,大都限制于个人的体验。这一阶段她们都在参差不齐地探索,从八十年代的没有个性走到九十年代有自己的风貌。”著名艺术批评家陶咏白说。

    “新世纪以后女性艺术家开始跟社会、跟世界融合,考虑视觉从小我到大我,这一时期的作品比较丰富,比如闫平、喻红都是这时期出来的。”陶咏白说。“她们画从天到地几百米长的油画,有的也关注人类的灾难,许多画让我很感动。比起男画家,女画家对艺术更忠诚、更纯粹。”

    比如艺术家闫平最近脱离惯用生活题材,转而思考“人性”的问题:“这次参展的《我本是男儿身》就是以《霸王别姬》里的戏词为灵感。现代社会强壮的男性、柔弱的女性这种观念正不断变化。”陶咏白也认同这个说法:“阳刚也是属于女性的词。这时期很多女性艺术家的作品都可用这个词概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