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系列:割肉 打酒 买麻花

策划:陈书娣 编辑:陈咏欣 产品:张吕川
2014.05.22
/
  • 邹涛于1984年出生在沈阳,2009年从鲁迅美术学院毕业,这是他毕业后的第一个正式个展。“割肉、打酒、买麻花”是他的展名,也是当地农村在过去待客的高规格,从东北“那旮沓”传到北京,他用自己做足了画面感与充满市井气息的作品,招待着欣赏他作品的观众。本幅为《发霉的面团》,150x120cm,2009。

  • 《大粪工厂》是邹涛最早期的作品之一,把人的身体化成机器,他说:“人类身体就像无休止运行的机器,贪婪地吞食着一切可以吞食的,生产着一切可以生产的。无论怎样总有一些丑恶的部分,这些问题就像是大粪,人们讨厌它却无法回避它。”而那些规整冰冷得与他后来作品扯不上关系的机器,灵感来自于他成长的东北工厂。本幅为《大粪工厂》,160 X 200cm,2011。

  • 邹涛来自于一个工人家庭,那些高大的机器在他看来几乎是一种制度与条框的象征,从来不得他的欢心。于是,从小除了画画他几乎都坐不住,整日地往外跑。后来国企改革,大批下岗工人使小区里环境变得复杂起来,原本不同意他学画的父母为了留住他便也同意了,“成绩上不去净打狼了,这玩意儿让他画吧”,邹涛这么转述。本幅为《孤独的人》,80 X 60cm,2009。

  • 他画画是从小就开始的。他妈妈说4、5岁就自己画点小涂鸦,真正开始学是小学二年级在学校开始的兴趣班里,“要是学画画下午就不用上课”的那种,他说。那时的老师是他同学的父亲,教了一年以后兴趣小组就原地解散了,邹涛就继续自己瞎画瞎琢磨,到小学五年级他进了沈阳铁西文化馆正式学习西洋素描。本幅为《送你回家》,80 x 60cm,2009。

  • 邹涛强调小时候的视觉符号对人的一生都有着影响,那个时代的视觉图像信息还很匮乏,他渴望着图像的出现,“逮住什么就看什么”,经常把报纸上的东西剪下来制成自己的小画册。童年时候对他影响最深的是各种漫画,经常蹲在学校附近的书摊边看盗版的,一元钱、一下午,“今天能画画,还得感谢西藏人民出版社”,他说。本幅为《boss》,100 X 50cm,2013。

  • 初中时候的他疯狂地喜欢梵高,那时梵高的画册一本要70块钱,对年幼的邹涛来说是一个天价。买不起他就自己骑车去看,从家里到书店一个小时,一看就是一下午。受着梵高的影响,他那时的画笔触疯狂,色彩强烈,老师说“这个东西上大学的时候会表扬你,考前还是要中规中矩地来”,但他不认同。本幅为《三剑下天山》,100 X 80cm,2013。

  • 后来他考鲁迅美术学院,用两年考上,依然延续着他画里的自由与疯狂。他的好友刘光光说真正开始注意邹涛就是因为新生展上他一幅改编玛格丽特的画,依然是红色窗帘与破碎的景物,却多了一个用手捂着头站在窗边的毛主席。“他作品里的那种幽默感,很简单但是很直接的打动了我”,刘光光如是说。本幅为《一碗饭》,80.5 X 60cm,2012。

  • 邹涛说当初喜欢画画时因为成绩不好,画画可以证明你还有用。而进入鲁迅美术学院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憧憬。“美院标榜是学美术最高的学府,你就得往牛的地方去”,他说。在那里他学习到了更多的技巧,那里面的艺术氛围是别处不能提供的。但他还是不喜欢美院:“体制化的东西太折磨人,啥事都管着挺遭罪的。” 本幅为《进城打酒》,46 X 61cm,2013。

  • 他不是个能够忍受约束的人,看他画里面的变型,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唯有放松与放达之下才能达到。这些天马行空又不是脱离现实的,若细看,反而发现他的每一幅画都来自于生活的细节。邹涛说他喜欢市集,喜欢乡土的东西,他的画看着怪诞不羁,仿佛他的作者有着最叛逆的精神,他却其实是最接地气的一个画家。本幅为《无题-跌倒》,60 X 50cm,2013。

  • 鲁迅美术学院毕业后,很多同学北下京城,来到这个艺术家最多的地方寻觅机会,他却坚持留在了东北。“北京乱糟糟的,毕竟你在一个城市出生、生长,亲朋好友都在这儿,就有安全感。毕业变成待业青年,突然好像一个人在这儿孤军作战,不像以前了,心里还是有点害怕的。”他说。本幅为《N》,150 X 120cm,2013。

  • 于是他在自己最熟悉的地方,每个周末去去逛二手市集,收藏旧的家具、玩具,还有80年代、70年代更早的怀旧的东西。在这里他也看见了形形色色的人:退休的老人、没有工作的人、一些捡废品的人等,大多数都是平民。在市集里他不知不觉地在观察、在汲取营养,这些后来都化成了他作品的主题。本幅为《苏打水与旋转面包》,150 X 120cm,2013。

  • “食物、疾病、穷困、贪婪、信仰”,这几年他都围绕着这些在创作。但他从来不直接把现实生活中的元素直接用到画里:“你可以在里面吸收养分,但不要完整地表现生活,那还不如去拍电影或者纪录片来得更纯粹。”因此他执着于变形的利用,男性的生殖器变成了意气昂扬的boss,面目全非的骷髅揽着食物一路高歌。本幅为《盐与糖》,150 X 120cm,2013。

  • 他的画往往到最后就与刚开始的草稿面目全非,因此他也说不清每一幅画的意义,只是随着心随着笔意,画到最后觉得合适的状态。那种黑色幽默或许是他的本性,因为他的画看着那样浑然天成,在你还没看懂画意之时已经失声笑出。本幅为《酸啤酒与蒜味香肠》,150 x 120cm,2014。

  • 毕业两年以后,惯用西洋画法的他也开始对中国画感兴趣。他以前不懂国画,觉得没有力量,后来才懂国画的力量都在那线条之中,也尝试把那种蕴含情绪的急速书写运用进了自己的画里。“巴洛克的绘画用圆润动感肉欲的东西表现整个画面,跟中国的圆润苍劲都是一脉相承的”,他发现这种过渡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本幅为《牛奶与薄饼》,50 x 40cm,2014。

  • 2012年以后,他的画里有了更多活着的线条,《民国画家》《庄子与骷髅》是他早期尝试中国画画法的作品,后来渐渐复杂,他用这种流畅的线条画出前所未有的骷髅,画面也变得丰富,横飘的彩带上写着字,是欧洲老式插画的绘法。展览现场的一边是他的早期作品,一边是最近的作品,根本看不出是同一人所画。本幅为《大盗贼》,60.5 x 45.5cm,2014。

  • 邹涛很喜欢这种感觉。他说画画跟东北乱炖也很像,“你喜欢吃什么就往里面放点什么,在一个锅里煮一煮”,如果一早就坚持一个风格,反而会把创作的激情浇灭。他有许多喜欢的画家,但现在的邹涛对于视觉图像越来越谨慎,因为一不小心就会拿到画里来。他把自己定位为人像画家,但从来没有画过群像,这就是他展览后的下一个目标。 本幅为《布袋头》,150 X 130cm,2009。

  • 关于艺术家的追求邹涛有自己的理解,在这幅《民国画家》中有所体现。这幅画的是徐悲鸿。邹涛觉得民国的画家身上有一种悲剧的力量,因为他们在特别认真的做着一件荒谬的事——把西洋画强硬地中国化。他说中国画西化应该是一个自然进化的过程,那时的画家比起为“师夷长技”而西化,更应在完成自身的艺术追求中进步。

  • 这一幅《怕冷的人》想象的是徐悲鸿已经老态龙钟的时候,假如他没有回到中国做一个教育家,而是继续留在法国完成艺术家的追求,那样徐悲鸿可能更鲜明、更鲜活,而不是留下一个艺术家最终的无奈。“名气大了就会有很多应酬,很多画家就毁在这里,然后失去了很多表达自己的自由。”他说。

  • 这幅《自画像》画在一个微醺的夜晚,邹涛说他的大画都在白天完成,晚上就循着感觉画一些小画。这一幅他反复改了很多次,直到最后感觉对了。他说人不可能借助外力看到真正的自己,而你可能会在某一种情景下接触早永远触摸不及的自己,自画像最好的体现就是可以冷静的审视具体的你。这一幅是哪一面的他?他笑说喝醉了自己也不知道。

  • 邹涛本人在画室,他的画大小不定,而只有在自己满意的画上他才会签上自己的名字,他说他的签名是一个躺着的自己。

  • 和邹涛的采访约在展览开幕的前一天,他在现场布展,一条裤管往上挽着,指挥工作人员挂画。采访的时候他随手搬来了一把椅子,然后给自己找了个板凳,开了瓶啤酒,面对面坐着就算开始了。“喝些酒采访的时候没那么紧张”,他咕噜咕噜咽下几口啤酒后说道,语气间浓浓的东北味。

    看着眼前这个身材高大的东北汉子,几乎不能与他充满细节的画册自述联系起来,通篇在讲东北市集与他的家人,愣是没有提半点画画的事。“我就是想用很多细节来讲故事”,他说,至于要讲一个怎样的故事,他自己也不太清楚,正如他画这些画:“现在所有人都处于一种麻木又贪婪的状态,我也是”。

    贪婪,生活中常有触动他的情绪,促使着他拿起画笔来表达,想疯狂地追求一种东西。麻木,画画有时也像是个习惯性动作,漫无目的地给不出意义。邹涛说他并没有期望通过画画改变些什么,更多时候他像一个旁观者,不参与、不表态,只负责联想与记录,画画时也尝试尽量不把情绪过多地带入。

    但到底他承认自己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一个悲观的人看一杯水也会觉得很悲伤”,他说。所以他的画里,那些变了形的人那样夸张地手舞足蹈,那样明媚的色彩,表面都是快乐,读久了却都是悲伤。那些借助外力的快乐都是一个骗局,人只有明白了自己真正所求才会来劲,才会有意思。

    像是我们这个时代,充足的物质、繁华的车水马龙、奢靡的灯红酒绿,每个人灿烂地活着却都有着一种自哀的心情,浮躁正弥漫于每一个情境,找不到落地点于是没有归属感。那个头上包着布的小人,拿着伞和行李箱,似乎在一个雨夜里无家可归,邹涛说那是一种寂寞,你是否有过同样的感受?

    采访的最后邹涛说明天开展他走进来或许都认不出这是自己的画,画作完成就是独立的存在,于他像是一篇篇日记提醒他那日的情景,你是否想一读这个有着细腻心思的东北老爷们的日记?展览于2014年5月10日至6月3日在北京798艺术区卓越艺术空间举行。本策划由腾讯文化独家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 上世纪30年代,梁思成带领营造学社成员测绘了两百多处古建,留下珍贵手绘图。

  • 民国画家王悦之用一只画笔画下那个时代对战争与殖民的痛恨及回归祖国的渴望。

  • 11张图

    VOL.18 看台湾

    台湾艺术家郭维国与陆先铭一个画自己、一个画城市,从两个角度来观察台湾。

  • 旅美艺术家赵刚用西方现代艺术的手法画中国历史题材,探索自由与体制的关系。

  • 艺术家邱昕把用拆迁废弃的材料作画,无声胜有声地抗议“拆呢”China。

  • 青年艺术家用废弃的材料为载体,用史前壁画般强烈又朴素的画反映中国式拆迁。

  • 17张图

    VOL.14 美人图

    率性艺术家朱新建用水墨画春宫,大胆探索中国人的欲与禁忌。

  • 17张图

    VOL.13 生存

    “AAC”评出的年度艺术家们作品里描绘的现代中国人生存新景观。

  • 诗人马莉为中国当代诗人造像,怀念了一个耀目的黄金诗歌时代。

  • 诗人马莉的中国当代诗人肖像画,色彩明烈,意象大胆,是对诗人的另类刻画。

  • 艺术家吴大伟用线条利落、用色清新的雕塑创造出一个和谐的世界。

  • 诗人马莉凭着对诗歌的独特触觉及对诗人朋友的了解,描绘出中国当代诗人肖像。

  • 艺术家吴大伟用他朴素、干净的雕塑,刻画出中国青年安静思考的空灵姿态。

  • 14张图

    VOL.7 新人类

    新锐艺术家利用卡通化、生活化的表达,描绘他出们对现代都市生活的感觉。

  • 14张图

    VOL.6 新人类

    新锐艺术家利用大胆的想象与华丽的色彩,探索中国现代人的生存状态。

  • 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运用大胆创新的手法描绘心中的中国景与中国情。

  • 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们利用各种形式的艺术展现她们眼中的中国世代。

  • 14张图

    VOL.3 繁衍

    喻红是中国当代著名的油画家,在她的作品里描绘着她心中的中国人。

  • 艺术家蔡广斌以现代人使用手机自拍为灵感,与水墨结合创作了新式中国人画像。

  • 艺术家卜烨运用她充满想象力的画作,以儿童为灵感创作出独特的中国人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