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视觉】柒零捌零:白色剧场_腾讯文化_腾讯网

柒零捌零:白色剧场

策划:陈书娣 编辑:黄利粉 陈晶晶
2014.08.12
/
  • 北京时代美术馆于2014年7月12日至8月10日推出“旋构塔·2014中国青年艺术家推介展”,罗苇的作品作为“从戾场到立场——青年人的主体构建”的一部分进行展出。此次展出的作品分为球体状、网络状、晶体状等三种结构形式。本幅为《旁观者11》,炭笔画,12.7x15cm,创作于2012年。

  • 1989年,罗苇出生于广东。毕业才两年时间,这个年轻女孩的作品已经参加过不少国内外展览,被冠以“年轻的才女艺术家”的称号。然而,罗苇从不看重这些,对她来说,别人的评价不重要,这些都是外在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如何获得自身自由和他人的自由。本幅为《每天5》,纸上素描,31x36cm,创作于2011年。

  • 罗苇选择艺术是一个顺其自然的过程。她说自己其实完全可以不做艺术,可以去做商业或者教育。她做艺术的初衷就是想如何获得真正的自由,这是她对自由的一个表达的很直接的过程。本幅为《透明系列6》。

  • 一次独居的经历对她来说十分重要。在那之前,罗苇都是按照教育的系统去学习、考学,跟周围的人一样过着普通的生活。那次独居她一个月没有跟任何人说话,想自己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事情,忽然间好像感觉到自己要去做什么,便开始了真正的寻找。本幅为《透明系列13》。

  • 她怀疑眼前所见的事物,觉得所看到的东西并不是真实的,真相其实隐藏在一些表象的背后。于是,罗苇开始探索一个真实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开始了旁观者系列,零结构、球状结构等作品的创作。本幅为《透明系列15》。

  • 艺术创作需要天分,也需要创作者平日的积累。罗苇平日里兴趣十分广泛,宗教、占星、音乐均有涉猎。她很喜欢阅读佛经,偶尔也去抄写。罗苇的家庭基本上都有一些佛学的素养,她也慢慢进入这些东西。但这并不是她的终极方向,只是寻找的一个过程。本幅为《透明系列16》。

  • 罗苇有时候会去参加一些基督教的会议或受洗的过程,她会根据宗教去寻找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她觉得这些东西挺有意思:在一个宗教系统里面教徒觉得那个世界就是天堂、地狱,每个人受到一个集体意识平台的控制之后,那个意识就变成了他的世界。本幅为《透明系列32》,综合材料,40x28cm,创作于2014年。

  • 宗教不是她的信仰,只是罗苇探索道路上的辅助工具。占星术也一样,她研究占星术却不会完全相信。她认为占星术并不神秘,只是因为我们不知道。我们看到一个人的脸,或者听到一个名字,实际上这背后都有一个极大的网,有一个庞大精密的系统。本幅为《起源》。

  • 慢慢探索的过程中,罗苇发现所有的行星对人的控制还有行星之间相位的东西都是人类一个系统的激变,实际上并不是原初带来的。我们如果知道哪一方面缺失,其实可以依照出生图去找到这些方式,去解答自己的问题,但它是一个错误的东西。本幅为罗苇个人展览图片。

  • 很难想象,其实罗苇一开始是在做音乐,后来才画画。在此次的展览中,罗苇现场拉了手风琴的音乐,作为她的影像的配乐。对于跨界的问题,她认为“如果你觉得有界的时候,就需要跨界;如果你觉得无界的时候,那就不需要跨界,你轻轻的走过去就好。”本幅为罗苇个展行为音乐、舞蹈作品。

  • 在罗苇的世界里,界限都变得模糊。她的创作基本没有限制,媒介对她来说并不在很重要的位置上,媒介是为人所用的,并不是限定人的东西。她认为可以见到的所有的媒介都可以去运用,关键在于你运用它去表达什么。本幅为《大西洲》,综合材料,157x300cm,创作于2014年。

  • 罗苇的作品的色彩很有意思。一开始“旁观者”系列是纯黑色的,慢慢到“每天”系列是灰色的,到“翅膀、身体、灰尘”系列就搀杂了一些色彩,但是是比较松散的颜色。到后来是完全的颜色,再之后到透明系统是发光的视觉效果。本幅为《白色剧场4》,46.8x68.8cm,创作于2014年。

  • 此次展出的“白色剧场”,是更加纯化的过程。颜色对于她来说,并不是简化的过程;反而更加的纯化,纯度要比较高。罗苇认为我们眼前所见的颜色,其实并不是真实的。她更希望光是自己可以发出去的,是幻彩的效果。本幅为《白色剧场5》,69x48.3cm,创作于2014年。

  • 她从不会为了迎合观众去做些什么,但她会为了公众去做一些事情。这并不是为了被认可,而是为了打开公众更多的感知,比如身体、思维、知觉的感知体验。观众对她画的认可度不是她衡量作品是否成功的标准,她仅仅当作是观众给出的反馈。本幅为《白色剧场》系列作品之一。

  • 作为一名女性,罗苇并没有感觉到针对女性本身的压力。在她的世界里,性别并不是太大的问题,男或女都只是作为人的本质的而存在。她不希望成为男性或者女性,而更愿意以中性的角度去看待不同性别群体的问题,比如男性更加像战士,需要占有、欲望的根源。本幅为之前展览的现场。

  • 目前,罗苇在构建自己的一套艺术系统,同时又不希望它特别的系统化。罗苇就是这样,总是走在平衡的中间,去旁观两边颤抖的世界。正是这种旁观者的态度,使她更加了解自己与命运、与万物的关系,知道未来如何改变自己,去得到真正的自由和解脱。本幅为艺术家罗苇本人照片。(摄影:曹雪峰)

  • 在罗苇的生命中,有三个特别重要的关键词:“自由”、“界限”和“探索”。对于罗苇来说,“自由”是最重要的一个关键词。她的思想深受老庄哲学的影响,强调自由和自然。她完全遵循自己的内心,把自由作为生命的最高追求。

    在她眼里,别人定义给她的“才女”、“艺术家”这些称号都是外在的东西,外在的东西不是最重要的,甚至她所从事的艺术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何获得自由。也许正是这种想法,让罗苇的创作都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没有过多压力的她反而更能释放自如。

    我们总是被生活所控制,为了活得更好而四处奔波,往往身心俱疲。罗苇却稳稳地掌控着生活,她的生活她做主,随性而自在。怀疑眼前的事物,她就去探索;被占星的神秘所吸引,她就去学习。她总是朝着自己内心的方向走。

    在她的世界观里,“界限”都是模糊的,在有限与无限中相互转换。男人和女人没有区别,都是作为人的本质而存在;眼睛是局限的,但我们的想象是无限的。没有界限,就无所谓跨界。所以从音乐走到画画,罗苇的步子跨得很自然。

    在对罗苇的访谈中,“探索”这个词出现的频率很高。她一直在探索未知,企图去发现隐藏在一些表象之后的真相。她读佛经,看电影,看书,这些都是一个个探索的过程,但不是她的终极道路,这些只是在为那个终极铺路。

    罗苇心中的终极之路是什么呢?也许就是一直走下去,永远没有终极,终极只是另一个开始。罗苇的最新作品于2014年7月12日至8月10日在时代美术馆展出。本策划由腾讯文化独家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 蓼萧从生活中抽离自己,朝确定的绘画之路坚定地走下去。

  • 黄洋摸索版画的更多可能性,为版画创作提供新的维度。

  • 阎洪子明不断的修行,努力去达到艺术的“化境”。

  • 帕维尔·阿瑟曼不满足于做个“孤独的创造者”,将合作引入艺术。

  • 戴汉志想要筹备一部收录有5000个中国艺术家名字的词典。

  • 申树斌把对社会和人的体验与反思用视觉呈现出来。

  • 刘庆和用“新水墨”真实地描绘这个时代的人。

  • 邹涛邹涛的画融合了中国画的线条与西方插画的风格,初读有趣,再读却是悲伤。

  • 邹涛用变形的人物与黑色幽默的荒诞画出现代中国人的盲目、贪婪、寂寞与迷茫。

  • 上世纪30年代,梁思成带领营造学社成员测绘了两百多处古建,留下珍贵手绘图。

  • 民国画家王悦之用一只画笔画下那个时代对战争与殖民的痛恨及回归祖国的渴望。

  • 11张图

    VOL.18 看台湾

    台湾艺术家郭维国与陆先铭一个画自己、一个画城市,从两个角度来观察台湾。

  • 旅美艺术家赵刚用西方现代艺术的手法画中国历史题材,探索自由与体制的关系。

  • 艺术家邱昕把用拆迁废弃的材料作画,无声胜有声地抗议“拆呢”China。

  • 青年艺术家用废弃的材料为载体,用史前壁画般强烈又朴素的画反映中国式拆迁。

  • 17张图

    VOL.14 美人图

    率性艺术家朱新建用水墨画春宫,大胆探索中国人的欲与禁忌。

  • 17张图

    VOL.13 生存

    “AAC”评出的年度艺术家们作品里描绘的现代中国人生存新景观。

  • 诗人马莉为中国当代诗人造像,怀念了一个耀目的黄金诗歌时代。

  • 诗人马莉的中国当代诗人肖像画,色彩明烈,意象大胆,是对诗人的另类刻画。

  • 艺术家吴大伟用线条利落、用色清新的雕塑创造出一个和谐的世界。

  • 诗人马莉凭着对诗歌的独特触觉及对诗人朋友的了解,描绘出中国当代诗人肖像。

  • 艺术家吴大伟用他朴素、干净的雕塑,刻画出中国青年安静思考的空灵姿态。

  • 14张图

    VOL.7 新人类

    新锐艺术家利用卡通化、生活化的表达,描绘他出们对现代都市生活的感觉。

  • 14张图

    VOL.6 新人类

    新锐艺术家利用大胆的想象与华丽的色彩,探索中国现代人的生存状态。

  • 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运用大胆创新的手法描绘心中的中国景与中国情。

  • 中国当代女性艺术家们利用各种形式的艺术展现她们眼中的中国世代。

  • 14张图

    VOL.3 繁衍

    喻红是中国当代著名的油画家,在她的作品里描绘着她心中的中国人。

  • 艺术家蔡广斌以现代人使用手机自拍为灵感,与水墨结合创作了新式中国人画像。

  • 艺术家卜烨运用她充满想象力的画作,以儿童为灵感创作出独特的中国人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