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意味着什么?团聚?乡愁?还是狂欢?中国劲酒特约《大家》专栏,与你一起寻找精神家园。
陈念萱:童年的殇痛远去,那份忙碌亢奋的年味,让我宁愿到邻居家做小佣人,也不去母亲那儿被伺候。
陈思呈:在我与它们之中,仿佛有一个最别扭的拥抱,怎么拥抱,姿势都不对。
闫红:时间真是有牙齿的,同时,它还有一个非常强大的胃,怎样的恩怨情仇,它都能一口吞下。